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094章 不要怕,我在这里

    低哑迷人的声线,在我的耳边划过,我有一瞬间,意乱情迷,甚至情不自禁的想要伸出手,抱住席慕深。

    最终,理智占了上风,我用力将席慕深的身体用力推开,席慕深的脸色,微微带着些许冷酷的看着我。

    “慕清泠。”

    “席慕深,你有自己的未婚妻,我也有自己的未婚夫,我们的关系,已经在离婚之后,不复存在了,不要在坐这些无聊的事情。”

    “我对你做的事情,对你来说只是无聊?”席慕深捏住拳头,仿佛感觉到不到疼痛一般,我看着那些血,滴在地板上,触目惊心的感觉,心脏的位置,一阵剧烈的颤动起来。

    席慕深……真的疯了吗?

    “是。”我闭上眼睛,让自己不要去看席慕深,只有这个样子,我才可以狠心。

    “我知道了,慕清泠,你比任何人都狠,你这个女人……没有心。”

    席慕深倒退了一步之后,看着我,低笑了一声之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我的病房。

    我怔怔的听着席慕深离开的脚步声,浑身的力气,仿佛在这一刻被抽干了一般。

    我苦笑了一声,坐在地上,安静的看了地上那些鲜血看了许久许久。

    席慕深,你究竟想要我怎么样,究竟想要我怎么样?

    ……

    席木柏死了,我接受了他死掉的事实,可是,我却还是不能释怀。

    席木柏死掉的那天,席木柏的妈妈就疯了,所以才会在医院的时候,拿着刀子,想要杀了我。

    对此我非常愧疚,萧雅然一直在安慰我,说不要将席木柏死掉的这件事情责怪自己。

    可是,我怎么可能不会责怪自己?

    席木柏出殡的这一天,天气不是很好,电闪雷鸣,我看着窗外的闪电,心中一阵惆怅,那个有着阳光明媚微笑的男人,就这个样子死掉了。

    这一刻,我才明白,生命其实真的很脆弱,真的很脆弱。

    我怔怔的看着外面许久,直到门铃响起,我才去开门。

    看到站在门口一身黑色西装肃穆的萧雅然,我舔着唇瓣道:“我们走吧。”

    虽然席木柏的妈妈可能不想要我参加席木柏的葬礼,可是,我还是想要去看席木柏最后一眼。

    萧雅然牵着我的手,安慰道说道:“不要怕,我在这里。”

    “嗯。”

    我看了萧雅然一眼,用力的握住萧雅然的手。

    萧雅然说都没有错,他在这里,我不需要这么怕的。

    我们去席木柏的葬礼的路上,就已经开始下起了大雨。

    这一场雨,下的很大,淅淅沥沥的,就连车子行走都有些困难。

    “清泠,现在堵车,你要是困了,就靠在一边睡觉吧。”萧雅然回头,目光温和的朝着我说道。

    我微微的点头,却没有一点睡意。

    我看着窗外的雨,朦胧的大雨,让我看不清楚任何情况。

    我皱眉,盯着外面匆匆的行人看了许久许久之后,车子才缓慢的行走着。

    要是平时,到葬礼的地方,只需要十分钟的车程,可是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雨堵车还是因为什么关系,我和萧雅然竟然用了很长的时间。

    等我们到了葬礼的地方里面已经站满了人,多数都是席家的一些亲戚,平时虽然没有任何往来,毕竟出了这种事情,他们也会过来悼念的。

    那些人看到我出现之后,一个个用不屑的目光看着我,在我还是席慕深妻子的时候,他们就是用这种目光看着我的,我早就已经习惯了。

    我和萧雅然只是上前鞠躬上香,便沉默的站在一边。

    席木柏的妈妈,认出了我,突然发疯似的要朝着我扑过去,好在被她的女儿抓住了。

    席木柏有一个妹妹,我之前是知道的,只是她的妹妹一直在国外,基本没有回来过,我也没见过。

    她妹妹席玲玲看了我一眼,让人带着发疯的母亲离开之后,便朝着我走进。

    我以为,她会质问我害死她的大哥,可是,她只是看了我许久,才说道:“慕小姐,可以请你跟我来一趟吗?”

    我应该和席玲玲从未认识,可是,她的要求让我有些诧异。

    萧雅然握住我的手,就要拒绝的时候,我阻止了萧雅然。

    既然是席木柏的妹妹,我便不能够拒绝,不管席玲玲是想要和我说什么,我都会承受。

    “好。”我看了席玲玲一眼,点点头。

    “清泠。”萧雅然似乎还是担心席玲玲会伤害我的样子,忍不住握住了我的双手。

    我看着一脸担心的萧雅然,忍不住握住了萧雅然的手说道:“别担心,我会没事的。”

    萧雅然见我这个样子说,才面色沉凝的朝着我说道:“我就在门口等着你,有任何的事情,一定要和我说。”

    “嗯。”

    我有些好笑的看了一脸紧张的萧雅然,便跟着席玲玲上楼。

    席木柏的葬礼原本你就是在席木柏他们家外面的院子举行的,席玲玲带着我,去了席木柏的房间。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席玲玲,席玲玲却什么都没一说。

    “很早之前,我就知道你的存在了。”席玲玲带着我到了席木柏的房间之后,突然对着我说道。

    我闻言,有些怔讼的看着席玲玲带着些许惆怅的脸。

    席玲玲的话,让我有些疑惑,更多的是不理解。

    我不明白,席玲玲说的这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很早之前,就知道我的存在?

    “是因为我当初嫁给了席慕深吗?”我看着席玲玲,试探性的问道。

    可是,席玲玲只是看了我一眼,淡淡的摇头。

    “不是。”

    “在你嫁给席慕深是之前,其实我就知道你的存在了。”

    在那之前?那是什么时候?我以前和席玲玲认识吗?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席玲玲走到了一个抽屉边上,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看起来有些古朴的盒子。

    我看着席玲玲拿在手中的盒子不明所以的看着席玲玲。

    “这里面,有我哥哥对你的回忆。”

    席木柏,对我的回忆。

    “我想,我大哥,肯定是想要你看到这个木盒子的,现在他不在了,我想,你有这个权利知道这个盒子里的东西。”

    席玲玲的话,让我的心情渐渐的变得沉重起来。

    我走道盒子面前,看着精致小巧的盒子,喉咙泛着些许干涩。

    “这个是……”我打开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不可置信的看着席玲玲。

    “我大哥就是这么一个人,蠢得让人心疼。”席玲玲惆怅的摸着那个盒子,看着我,摇头道。

    我拿起里面的照片,看着照片中那张熟悉的脸,眼泪不由得流出来。

    这是我在高一时候春游拍的照片,为什么席木柏会有这张照片。

    “我大哥,其实很早就喜欢你了,一直都隐忍着没有告诉你,他在你上高中的时候,原本想要和你表白的,后来,他发现你喜欢的热那是席慕深,我大哥就没有告白了,而是将自己的这份心思,隐藏起来。”

    “这些年,他一直隐藏的很好,直到有一天,我大哥和我说,你和席慕深离婚了,他说,他很开心,可是,又很难过。”

    “我问他,既然她都已经离婚了,你不是可以和她在一起了吗?可是,你知道我大哥这个傻瓜怎么说的吗?”

    “他说,她的心里还是爱着席慕深的,我不想要她为难,我只要每天偷偷的看她一眼就可以了。”

    “席木柏……”听到席玲玲的话,我控制不住眼泪,漫灌了我整张脸。

    我从不知道,席木柏对我竟然……会这个样子……

    我从未想过,席木柏……爱的这么卑微……

    “我不是想要责怪你,我只是觉得,这是我大哥的意思,他想要你知道,他的心意。”

    “不管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大哥,我只是希望你可以记住,曾经有一个男人,真的很爱很爱你,为了你,他可以什么都不要。”

    席玲玲的话,让我的心情变得非常沉重。

    我抱着席木柏留给我的木盒子,离开了席木柏的房间。

    我下去的时候,萧雅然站在门口的位置,拿着一个打火机正在玩,看到我下来之后,萧雅然将打火机扔到一边,朝着我走过来。

    “你这么哭了?”萧雅然见我脸上还带着泪水,一张俊逸的脸,不由得带着些许难堪道。

    我摇摇头,握住了萧雅然的手,对着萧雅然小声道:“雅然,我们走吧。”

    席木柏这件事情,让我清楚的明白了一个道理,珍惜眼前人。

    我不可以让萧雅然,成为第二个席木柏了。

    我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就绝对不会再次被动摇了,绝对不会在被席慕深霍乱心智动摇了。

    我和萧雅然离开席木柏的家的时候,雨吓得特别大,萧雅然牵着我的手,带着我,离开的时候,刚好撞到了前来吊唁的方彤和席慕深。

    席慕深看到我的时候,一直盯着我看,哪怕他的身边,此刻站着方彤。

    “真是好巧,没有想到,慕小姐的动作这么快,是比是心里有愧?才会这么快?”方彤笑容甜美的朝着我说道。

    我懒得和耍嘴皮子,毕竟我现在心情不是很好,也不想要和方彤说话。

    方彤见我不理会她,一张脸变得异常难看。

    “雅然,我们走吧。”我抱紧怀中的木盒子,对着萧雅然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