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122章 我也是一个罪人

    王兰的声音夹杂在那些护士的声音中,我不由得皱眉,萧雅然牵着我的手,朝着我淡淡道?:“走吧。”

    “嗯。”我看了萧雅然一眼,轻轻的摸着肚子,跟着萧雅然,走进了席慕深的病房。

    “砰。”

    “席慕深,你疯了?闹够没有。”我们刚走进去的时候,一个杯子朝着我和萧雅然的面门上砸过来,好在萧雅然带着我避开了那个杯子,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看着地上的狼藉,又看了看坐在床上,拒绝那些护士和医生靠近的席慕深,不由得沉下脸。

    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湿漉漉了,不仅是这个样子,鲜血晕染出来,看起来异常的触目惊心。

    可是,席慕深竟然还在这里闹,不肯让医生他们靠近一步,他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慕清泠。”席慕深看到我之后,便要从床上起来,我冷冷的看着席慕深说道:“席慕深,你想要见我,究竟是想要做什么,我现在来了,你想要说什么,就说吧。”

    或许是看到我这么冷漠的样子,刺激了席慕深,席慕深只是呆呆的看着我,伸出手,想要碰我的脸,却被萧雅然一把抓住了手。

    “席总,慕清泠现在是我的妻子,你做出这种举动,有些不好吧。”

    “滚开,是我的,她是我的,你这个卑鄙小人。”席慕深像是疯了一般,将萧雅然一把推开。

    我看着席慕深突然发狂的样子,伸出手,拦在了萧雅然的面前。

    席慕深看着我的动作,整个人都僵住了,只是睁着一双眼睛,看着我,脸色白的吓人。

    “慕清泠……你在帮他是不是?”

    “席慕深,不要在闹了,我真的……很累。”我看着席慕深,无力道。

    我不想要和席慕深有任何纠葛的时候,席慕深却这个样子痴缠着我。

    他这个样子,只会让我越发的疲惫不堪。

    “慕清泠,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我错了。”

    “这个世界上,总是存在那么多的错误,不是我错了就可以改变的,我现在是萧雅然的妻子,我想要和萧雅然一辈子在一起。”

    我淡淡的看着席慕深,轻轻的佛开了席慕深的手。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慕清泠,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席慕深抖着嘴唇,眼底满是恳求的看着我。

    “不要让我看不起你,我认识的席慕深,不是这个样子的,他冷漠无情,不是你这样的,你之前做的不是很好吗?席慕深?”

    我歪着脑袋,看着眼前面带脆弱的席慕深,淡漠的说道。

    席慕深被我的话刺激到了,突然按住心口的位置,呕出一口血,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却死死的看着我。

    “慕深。”王兰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声,我被王兰的尖叫吓到了,怔怔的看着地上的鲜血。

    “医生,快点,医生。”

    王兰将我撞开,一直叫着医生。

    四周很乱,医生和护士将席慕深围住,然后便将席慕深送到手术室去。

    我抱着肚子,手指僵硬的不成样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王兰怒火冲冲的来到我的面前,一巴掌扇到我的脸上,脸上传来麻麻的感觉。

    “慕清泠,你这个贱女人,你这个扫把星。”

    王兰嘶哑的叫着我的名字,再度举起手,想要打我的时候,萧雅然一把抓住了王兰的手,脸色难看道:“席夫人,是你儿子缠着清泠的,和清泠没有任何的关系。”

    “滚开,我警告你们两个,慕深要是出什么事情的话,我绝对不会善摆甘休的,慕清泠,你给我等着,慕清泠。”王兰对着我疯狂的大叫,听着王兰的声音,我不由得皱眉,眼眸微微沉了下来。

    “怎么样,疼吗?”萧雅然走到我的面前,摸着我的脸,眼底满是疼惜道。

    我看着萧雅然摇头道:“我们回家吧。”

    我看了地上触目惊心的鲜血一眼,有些眩晕道。

    “好。”萧雅然什么都没有说,扶着我,离开了病房。

    外面还在下雨,淅淅沥沥的大雨,让人听了莫名的有些烦躁。

    我坐在车上,整个人都昏沉沉的,滴滴答答的雨声,交织在我的耳膜的位置,莫名的让我有一种害怕甚至是恐惧的感觉。

    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听到了一道嘶哑而沉痛的声音。

    他说,慕清泠,对不起。

    他还说,我也是一个罪人,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雅然?

    我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都没有办法睁开眼睛,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眼就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房间。

    萧雅然见我起来,将手中的毛巾放在一边,将我搂在怀里道:“怎么样,感觉更好一点吗?”

    “我怎么了?”我感觉浑身无力,就连说话都有些困难。

    “有些发烧,现在已经退烧了,有没有想要吃的?”

    “没有……我就想要睡觉。”我摸着肚子,哑着嗓子,朝着萧雅然说道。

    我现在整个人都昏沉沉的,除了想要睡觉之外,我真的什么都不像。

    听到我这个样子说,萧雅然爱怜的婆娑着我的额头道:“那你继续睡一觉,我就在你的身边陪着你。”

    “好。”

    萧雅然的声音,特别的温柔,让我再度跌进了梦乡。,

    “慕清泠……慕清泠,我真的爱你,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谁?是谁在说话?

    我迷蒙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在一片黑暗中,四周什么都没有,只能够听到一声声沉痛的声音。

    为什么这里会有席慕深声音?这里究竟是哪里?

    我看着四周,有些迷茫,一眼望过去,四周漆黑了一片,我什么都看不到。

    正当我绝望和惶恐的时候,我看着席慕深趴在地上,捂住胸口,一直在吐血,他躺在血泊中,一双邪魅的凤眸,却异常固执和认真的看着我。

    “慕清泠,我错了,慕清泠。”

    “席慕深。”看着席慕深这个样子,我吓出了一声冷汗,我就要上前将席慕深从地上扶起来的时候,一道白光,突然划过了我的眼睛,我被这个光芒刺痛了,疼的异常厉害。

    “唔。”我捂住眼睛,难受的低吟了一声。

    “清泠。”这个时候,我听到了萧雅然异常熟悉的声音,我有些迷茫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萧雅然的脸。

    萧雅然看到我,不由得抱住我,一脸抱怨道:“你真的吓到我了,为什么身体不舒服也不和我说?你想要吓死我吗?”

    “雅然,你先松开我,难受。”萧雅然抱的我有些紧,让我呼吸有些困难。

    听到我的话,萧雅然才缓缓的松开我,得到空隙的我,不由得咳嗽了一声,萧雅然看着我狼狈的样子,伸出手指,轻轻的婆娑着我的脸颊道:“刚才烧刚退了,又开始反复了,不舒服怎么不叫我,你真的要吓死我了。”

    原来,是高烧反复,我就说,自己怎么整个人都晕乎乎的,昏沉沉的。

    “我也不知道。”我讷讷的看着萧雅然,有些无力道。

    “你先在床上好好躺着,我去超市买点菜回来。”萧雅然目光温和的看着我说道。

    我看了萧雅然一眼,轻轻的点点头。

    萧雅然离开之后,我便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我现在脑袋都还有些晕,看东西都有些模糊不清,还伴随着一股很恶心的感觉。

    “宝宝,你要乖乖的,妈妈现在身体很难受。”我摸着肚子,对着肚子里的宝宝轻声道。

    宝宝似乎知道我现在很难受,没有闹我,很安静,我昏沉沉的再度睡着之后,迷迷糊糊有人敲门,我才睁开眼睛。

    我揉着眼睛,从床上起来,穿上鞋子,脚步有些虚浮。

    我咽了咽口水,无奈的来到了门口的位置,哑着嗓子道:“谁?”

    “是我。”

    王兰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听到王兰的声音,我不由得吓了一跳。

    我怔怔的打开门,就看到了王兰。

    王兰挑剔的看了我一眼,冷笑道:“不错嘛,这个地方虽然比不上我们席家,却也小巧玲珑。”

    听到王兰的话,我不由得皱眉道:“你有什么事情?”我冷冷的看着王兰,不耐烦道。

    “什么事情?你竟然问我来这里有什么事情?要不是为了我的儿子,你以为我愿意过来找你。”

    “我身体不舒服,如果是因为席慕深的事情,麻烦你离开,我没有这个闲工夫听你说席慕深的事情。”我看了王兰一眼,冷着脸道。

    “慕清泠,你现在是什么态度?你竟然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王兰似乎被我的这种口气气到了,一张脸变得异常难看,目光凶狠的瞪着我说道。

    我看了王兰一眼,冷笑道:“这种口气?你觉得我用什么口气?我只会这种口气,我在说一遍,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请你离开,我没这个功夫听你说话。”

    “你……你……”王兰被我的态度气到了,指着我,浑身都在颤抖,仿佛得了帕金森病的病人一般。

    我斜睨了王兰一眼,也没有将王兰的动作和样子放在心上,只是淡漠的看着王兰,一本正经道:“好了,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吗?再不走,我可就要赶你走了。”

    “你要怎么样,才肯在医院陪着慕深。”王兰那张雍容华贵的脸上带着些许憋屈,看着我,有些生气的问道。

    听到王兰的话,我有些惊讶的多看了王兰一眼,用这种类似于妥协一般的口吻和我说话,我还是第一次。

    “席夫人,我想我应该说的很清楚了,就像是你见到的这个样子,我是萧雅然的妻子,我和席慕深早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这不是你愿意看到的吗?你现在这个样子问我,真是让我有些纳闷,我从未缠着席慕深,也不想要缠着席慕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