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131章 那个项链?

    我冷冷的看着方彤狼狈的样子,眸子迸发出些许的恨意。

    “方彤,当初你害的我流产,这笔账,我一直记得,你还想要利用慕辰和我妈妈,想要将我烧死,很可惜的是,我现在还活的好好的,余下的日子,我会好好的看着,看着你怎么死的,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丢下这句话之后,我便用力的将方彤推开。

    我对方彤的恨意,不止这些,我恨她,恨不得撕碎她。

    但是,我知道,撕碎她太简单了,我要让方彤体会一下当初我是什么感受。

    当丈夫被人抢走,孩子被人害死时候,被所有人抛弃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慕清泠,你去死。”

    方彤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的朝着我扑过来。

    我看着方彤的动作,没有闪躲,就在方彤快要触碰到我的身体的时候,方彤被人一脚踢开。

    她的身体,整个都滚落在地上,像是一只翻壳的乌龟一样,显得特别的狼狈。

    方彤捂住胸口的位置,娇俏的脸上带着些许狼狈的对着抬起头,看着抱着我的席慕深,声音异常尖锐甚至是凄厉道:“席慕深,你竟然这么心狠?为了慕清泠,你真的想要伤害我吗?”

    “方彤,我一再的警告你,你要触碰我的底线。”席慕深沉下脸,目光阴凉可怕的朝着方彤冷冷道。

    “哈哈哈……底线?席慕深,你怎么可以这么狠,你忘记了这个吗?”

    我看着从地上拍起来,身形摇晃的方彤,正有些奇怪的时候,方彤从自己的脖子里,扯下一个项链,对着席慕深斯歇底里道。

    席慕深看着那个项链,身体不由得僵住了,我抱着肚子,有些难受的喘息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和方彤这个样子对峙,弄得我呼吸有些困难,肚子隐隐有些作痛。

    “你忘记了,当初我是怎么救你的,第一次救你在我十二岁,第二次,是在你和慕清泠结婚的那天,第三次,是上一次,我帮你挡了一刀,难道这一切,你都忘记了?席慕深,你说过,这一辈子,只会爱我一个人的,你现在是想要辜负我吗?”

    方彤的话,尖锐刺耳,刺痛了我的耳膜。

    我抓住席慕深的手臂,难受的看着方彤手中的项链。

    好熟悉……

    真的好熟悉……

    这个项链……我好像是真的见过,为什么我看到那个项链,会觉得那么的亲切?

    好像……这条项链原本就是属于我的一样。

    “慕清泠。”就在我意识渐渐的迷糊,视线也开始模糊的时候,我听到耳边传来了席慕深的低呼声。

    我想要张开嘴巴,回应席慕深的,却始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好黑……

    “呜呜……你不要死啊,不要死。”

    “怎么办?坏人来了。”

    “别怕,我会带着你们离开这里的。”

    “啊……”

    “慕清泠。”

    “救救我……救救我……”

    “慕清泠……”

    “慕清泠,你终于醒了。”我感觉自己好像是一只急剧下降的小鸟一般,我正痛苦不堪的时候,突然一道白光从我的脑子里划过,我被这个白光刺激到了,不由得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就看到了席慕深那张憔悴不堪的脸。

    他在我呆萌不知所措的时候,一把抱住我,将我整个人都抱在怀里。

    “没事了,慕清泠,别吓我。”

    “孩子……”我哑着嗓子,轻轻的推着席慕深的身体,有些恐惧的摸着自己的肚子。

    当摸到了肚子微微隆起的地方之后,我知道孩子还在,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没事,我们的孩子没事。”席慕深抱着我,浑身都在颤抖。

    “席慕深……你怎么了?”我看着席慕深好像是有些不对劲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道。

    席慕深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将脸颊埋在我的脖子上,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我有些怔讼的看着席慕深,抿着唇,双手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席慕深的腰身。

    “对不起……慕清泠,我不应该为了方彤,隐藏对你的感情的,我一开始就是错的,一开始就是错的,我究竟做了什么?我究竟,做了什么?”席慕深像是疯了一般,一巴掌一巴掌的朝着自己的脸上挥过去。

    他的力气很大,将整张脸都弄得红肿不堪,俊脸变得异常糟糕。

    我抓住席慕深的手,阻止了席慕深继续自虐的行为。

    “你疯了吗?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神色复杂的看着席慕深,轻轻的摇头道。

    我可以理解席慕深,毕竟方彤救了她那么多次,席慕深曾经承诺过,一辈子自会爱方彤一个人。

    才会让方彤的执念越来越深吧?

    “慕清泠,不要离开我,求你,不要离开我。”席慕深圈着我的身体,将脸埋进我的脖子里,哑着嗓子,一遍遍的念着我的名字。

    不可否认,在这一刻,我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我不知道究竟是因为被席慕深的话感动了,还是别的因素,我的心口,隐隐涌起一股难以控制的情感。

    “席慕深……”

    我低声叫着席慕深的名字,两个人仿佛是两个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一般,紧紧的抱在一起。

    窗外的风,安静甚至是缱绻的从我的脸颊淡淡的拂过,我闻到了一丝名曰,幸福的味道。

    我和席慕深,真的有这个可能,重新来过吗?

    那些曾经撕心裂肺的疼痛,真的可以……烟消云散吗?

    我有些迷茫,甚至是不敢去赌,因为我太怕心再度被撕开的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

    ……

    “方夫人?你怎么会过来这里的?”席慕深陪了我很久,一直到公司有重要的会议,席慕深才离开病房,留下阿漠和几个保镖看着我。

    我睡了一觉之后,便起床吃水果,便看到了站在门口,拎着一个水果篮的叶然。

    看到叶然,我多少有些惊讶,对于这个高贵雍容的贵妇人,我是真的……很喜欢。

    只是,因为她是方彤的母亲,我和她没有办法走的很近。

    “身体感觉怎么样?孩子还好吧?”叶然将水果篮放在桌上,漂亮的眼睛看着我的肚子问道。

    我舔着唇瓣,低头道:“嗯,很好,孩子现在很乖,偶尔才会闹我,大部分时间都很心疼我。”

    “真是一个乖孩子。”叶然目光慈爱的看着我,然后伸出手,轻轻的摸着我的肚子。

    “慕小姐,我这一次过来,主要是因为彤彤的事情。”

    闻言,我只是看了叶然一眼,浅浅道:“方夫人想要说什么,直接说吧。”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彤彤变成这个样子,说到底还是我们的错,我会将彤彤送到心理医院去治疗。”

    叶然的话,让我不由得惊讶的睁大眼睛,叶然竟然舍得将方彤送到心理医院去吗?

    “彤彤其实很早之前就有这种心理疾病的,我应该早一点带彤彤去看心理医生的,可是,不瞒你说,我一直都舍不得,可是这一次,我已经下定决心,让彤彤接受心理治疗了。”

    “那样最好。”我看了叶然一眼,凉薄道。

    方彤原本就是心理有问题,去心理医院,也是最好不过了。

    叶然看了我一眼,手异常慈爱的摸着我的肚子,自言自语道:“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莫名的觉得非常亲切,这种感觉,很奇怪。”

    亲切吗?

    原来,不仅是我有这种感觉,就连叶然都有这种感觉?

    我第一次看到叶然的时候,也莫名的觉得非常亲切,那种突如其然的亲昵,让我有些疑惑。

    我以前对妈妈,从未有过这种亲昵的感情,可是,面对着第一次看到的叶然,我却……

    “清泠,你愿意,成为我的女儿吗?”叶然当下手,突然有些紧张的看着我。

    我被叶然的话吓到了,不由得张大嘴巴,看着叶然。

    叶然看着我露出这种表情,不由得笑了笑道:“我很喜欢你,我希望你可以成为我的女儿,这个样子,你和彤彤,或许可以好好相处……”

    我被叶然的话,弄得像是泼了一盆冷水一样,我推开了叶然的手,淡淡道:“抱歉,恐怕你要失望了,这一辈子,我和方彤,都没有办法好好相处。”

    我和方彤之间,横亘的是一条人命。

    而且,我相信方彤,也绝对不会和我好好相处的。

    “我希望,你们可以好好相处,如果你和彤彤没有办法好好相处,我也无能为力,清泠,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以后我们还可以在一起玩,聊天,有时间,你来方家陪陪我,好不好?”叶然没有因为我刚才的话生气,反而神色复杂难辨的朝着我说道。

    我看了叶然一眼,轻轻的点头道:“好。”

    最终,我对叶然,还是没有办法狠心。

    我始终,对她还是有些心软了。

    不是因为她是方彤的妈妈,只是因为,她是叶然。

    方彤离开之后,我一个人站在窗子边上发呆,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小雨,冰冷的雨丝,打在玻璃上,莫名的给人一种寒冷的气息。

    我不由得微微缩了缩身体,刚想要将窗子门关上的时候,背后却传来了妈妈沙哑的声音。

    “清泠。”

    我回头,就看到了拎着一个饭盒,头发花白,目光憔悴的凝视着我的妈妈。

    她比我上一次看到的时候,还要的苍老,脸上的沟壑,让人心酸。

    我垂下眼睑,淡淡道:“你出狱了?”

    我虽然将自己的母亲和弟弟告上了法庭,毕竟证据不足,也就管了几个月,罚钱警告罢了。

    我都忘记他们出狱的时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