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142章 保护我们的孩子

    原来,萧雅然竟然筹划的这么精细,为的就是在这一天,将席慕深送进监狱吗?

    “那些人拿了钱?”我抿唇,看了阿漠一眼道。

    “那些人的口供对老板非常不利,一旦他们死死的咬住,我们这边又拿不出新的证据的话,老板就会被判无期徒刑。”

    无期徒刑……

    高高在上的席慕深,怎么可能受得了这个打击?

    我被阿漠的话震惊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到了。”在我自责和痛苦的时候,车子到了警局。

    阿漠率先从车上下来,打开车门,请我出来。

    我抱着肚子的孩子,从车上下来,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建筑物。

    想到那个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竟然被人关在这个地方,心中涌起丝丝刺痛的感觉。

    “走吧。”我收回了目光,对着身后的阿漠淡淡道。

    阿漠领着我去了关押席慕深的地方,席慕深虽然现在被这个案子缠身,毕竟席慕深的身份还是摆在这里。

    席家在京城也是立足很久了,哪怕现在已经风雨飘摇了,那些警局的人,也没有苛待席慕深。

    我去拘留室的时候,席慕深背对着我站在拘留室房间的中央。

    他的身上还穿着今天出席设计大赛穿着的西装,身姿挺拔,欣长昂藏的身躯,莫名的让我有些难受。

    “席慕深。”我抿唇,走进席慕深的背后,哑着嗓子道。

    席慕深回头,在看到我之后,眉心不由得一拢:“谁让你过来这里的?”

    “我看到新闻了。”我看了席慕深冰冷莫名的俊脸,鼻子有些酸涩道。

    “记者就喜欢扑风捉影,马上回到别墅去。”席慕深沉下脸,看着我说道。

    “你都知道对不对?”我走进席慕深,放在身侧的手,不由得用力握紧成拳。

    席慕深沉默,只是用那双深沉黝黑的凤眸,凝视着我。

    他的目光那么的直白,让我竟然有一种心慌的感觉。

    “你都知道我会帮萧雅然对付你对不对?”见席慕深不说话,我咬牙重复道。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席慕深伸出手,轻轻的摸着我的脸道。

    “啪。”席慕深的话让我愤怒,我一巴掌挥开了席慕深的手,冷冷的看着席慕深。

    “席慕深,你凭什么这个样子决定?是我帮着萧雅然怎么样?我就是想要你失去这一次设计大赛的资格,我不想要你得到这一次的项目。”

    “我知道。”面对着我带着些许尖锐甚至是咄咄逼人的话,席慕深却没有生气,他的目光充满着柔和甚至是缱绻的看着我。

    “我知道你恨我,不管说多少对不起,都没有办法抵消我曾经对你做的那些事情,慕清泠,这一次我接受制裁,如果我可以平安的出来,我们就重新来过,好不好?”

    他上前,轻轻的搂着我的腰身,低声的呢喃道。

    听到席慕深这个样子说,心脏最柔软的腹地,像是被最尖锐的倒刺刺穿了一般。

    有些疼,疼的难受。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抱着我的席慕深推开,冷笑道:“我为什么要和你重新来过?席慕深,我问你,我爸爸的死,和你们席家,有没有关系?”

    “慕清泠,记住我说的话,不要相信眼睛,不要相信耳朵。”

    席慕深没有解释,只是苦涩的朝着我说道。

    “我会让阿漠送你离开这里一段时间,先将我们的孩子生下来,等这件事情平复之后,我就会去接你们两个。”席慕深走进我,灼热缱绻的呼吸,从我的鼻子四周涌过。

    我怔怔的看着席慕深的脸,指甲从我掌心划过,很疼。

    “以后我会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你的,但是不是现在,萧雅然现在没有办法动你一下,不要靠近萧雅然,他,我会对付,你只需要,好好的保护我们的孩子就可以了。”

    席慕深将我轻轻的搂在怀里,低声的呢喃道。

    我咬唇,眼眶泛着些许薄雾的看着席慕深完美的侧脸,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明明掌握了那么多席家害死我爸爸的证据,为什么我就没有办法狠心?

    席慕深捧着我的脸,温润的唇瓣,轻轻的贴在我的唇瓣上,低声道:“等我回去,回去之后,我们就一辈子在一起,永远都不要分开,好不好?”

    永远吗?

    ……

    我不知道自己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从警局出来的,我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空很黑。

    昏沉沉的天空,四周寒风涌动,仿佛我此刻的心情一样。

    我走出去的时候,阿漠便打开车门,让我上车。

    我刚想要上车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车子,却已经在这个时候停在了我们车子的身边。

    车门打开,我便看到了从车子里面走出来的萧雅然。

    “清泠,我们回家。”萧雅然换了一套衣服,穿着我从未见过的黑色衬衣,黑色并不是很适合萧雅然。

    不是说萧雅然穿着黑色的衬衣很难看,只是觉得,黑色配上萧雅然的话,显得有些压抑的感觉。

    “萧雅然,从今往后,我们之间不必说什么。”

    我看着萧雅然,冷淡道。

    这个我曾经想要爱上的男人,到头来,不过就是一直将我当成利用的工具罢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利用你。”

    萧雅然的目光异常温和道。

    萧雅然每一次都是利用我打压席慕深的。

    阿漠说过,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关系,席慕深不会这么疏忽大意。

    那么强大的席慕深,怎么可能会钻进萧雅然的套里?

    一切都是因为萧雅然的手段高明,他抓住了席慕深的软肋,让席慕深放松警惕,然后便设计将席慕深引进去。

    “为了席慕深?你要和恩断义绝吗?”萧雅然脸上完美的微笑似乎再也没有办法维持的样子,他冷下脸,目光泛冷的盯着我道。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了,那么我也不会在继续这么傻相信萧雅然是真的爱我了。

    如果爱我,就不会在红油地让人放火了?

    他无非就是想要接近我罢了,让我一步步卸下心防罢了。

    “我不管你和席家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这一次,你的所作所为,我不会认同。”

    我摸着肚子,对着萧雅然冷冷道。

    为了报仇,他可以不顾人命,这一点,我真的没有办法认同。

    “你以为是我害死那些人的吗?那些人都是因为席慕深的关系才死掉的,清泠,你将席慕深想的太好了,他是一个商人,追逐利益都是商人的意志,席慕深才是枉顾人命的畜生。”萧雅然说的大义凛然,我看着萧雅然那张俊逸甚至是扭曲的脸,心下却涌起一股冰冷。

    莫名的冰冷,让我遍体生寒。

    “难道你不顾你父亲被席慕深害死这件事情吗?我知道你对我还有些误解,清泠,我们都是对席家有恨意的人,我们都想要报仇对不对?你也想要帮你爸爸报仇吧?还有你的孩子,当初要不是席慕深包庇方彤的话,你的孩子就不会死了,难不成你现在又对席慕深动心了?”

    萧雅然靠近我,语气带着些许疯狂道。

    “萧雅然,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害怕。”

    我抬起头,冷淡的看着靠近我的萧雅然,有些失望的摇头道。

    这个样子的萧雅然,真的让我陌生,甚至是害怕。

    “慕清泠,你以为现在席慕深还有翻身的可能吗?这一次席家会彻底的从京城消失。”

    萧雅然抓住我的手,凶狠的抓住我的手腕道。

    他的力气很大,掐的我的手腕很疼,我忍不住皱眉,刚想要甩开萧雅然的手的时候,一只手将萧雅然的手隔开,阿漠便开始和萧雅然打了起来。

    “萧总,你未免有些太急躁了一点。”阿漠冷着脸,对着萧雅然攻击道。

    “果然是席慕深最得力的助手,身手不错。”萧雅然那张俊逸的脸,泛着些许狰狞和扭曲,他冷笑一声,动作却丝毫不拖泥带水。

    “不管你相处什么计谋陷害老板,我们等着你自食恶果。”阿漠眯起眼睛,抬起脚,一脚踢向萧雅然。

    萧雅然讥讽的看了阿漠一眼,挡住了阿漠的攻击。

    双方势均力敌,随后萧雅然才收回手,优雅的整理了一下衣服之后,回头对着我说道:“清泠,不要在犯傻了,你现在应该要和我站在统一战线上,别忘记了,你爸爸的死和孩子的死,还有你遭受的委屈。”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关心,我最痛恨的就是利用了,萧雅然,从今天开始,我们之间,形同陌路。”

    我抿唇,看了萧雅然一眼,冷冷道。

    这一刻,我算是彻底看清楚了萧雅然的真面目。

    我傻傻的以为,萧雅然是真心喜欢我的吗?

    却原来,他只是想要利用我,编制一个个套,等着席慕深掉下去。

    “既然你这个样子,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席慕深必死无疑。”

    萧雅然似乎被我不识趣的话刺激到了。

    他直接冷下脸,也不打算在我的面前伪装了,直接撕破脸皮,丢下这句话之后,便离开了警局。

    看着萧雅然离开的背影,我不由得一阵心寒。

    我第一次发现,一个人竟然可以这个样子伪装,萧雅然就是这么一个人。

    “慕小姐,关于你父亲的死,请你自己考虑清楚,不要被萧雅然蒙蔽了。”上车之后,阿漠突然对着我这个样子说。

    我的心下顿时一突,我抱着肚子,抬起头,看着阿漠道:“阿漠,你知道什么?”

    这件事情,实在是有些奇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