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144章举步维艰,永不放弃

    “老板让我保护好慕小姐和小少爷。”阿漠冷冷的挥开了王兰的手,面无表情道。

    王兰的脸色变得极度难看,她自言自语,神态有些癫狂道:“慕深,你这个傻孩子……为什么要喜欢上这种女人。”

    “慕清泠,你害了我们席家,要是慕深出什么事情,我不会放过你的。”

    王兰不甘心的看了我一眼,对着我低吼了一声之后,才离开了院子。

    我怔怔的看着王兰佝偻的背影,记忆中,王兰虽然刻薄尖酸,却一直很在意自己的形象,但是今天出现在我面前的王兰,却像个泼妇,人也好像是苍老了很多。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不由得一阵复杂。

    我没有想过要毁掉席慕深的所有,我只是……

    只是什么?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想的,或许是爱的太深,恨得太沉。

    “小姐,你有没有受伤。”

    阿漠的声音,让我不由得回过神,我摇摇头,目光泛着些许薄弱道:“我没事,阿漠,我让你调查的事情,你都调查清楚了吗?”

    我之前让阿漠去调查一下那几个死者的情况,就算是法医已经鉴定了,但是我还是不放心。

    “和法医鉴定的结果是一样的,萧雅然既然想到了用这一招,便会做的滴水不漏。”阿漠刚毅的脸上浮起一层阴霾。

    “要是还找不到证据,一旦真的定案,老板就很难翻案了。:”

    就算是席慕深之前是整个京城的商业帝王,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更何况现在所有的证据出现,都对席慕深不利。

    “带我去找那个模特的家属。”

    我摸着肚子,沉默道。

    既然这些表面上的证据没有办法攻克,我只好从另一个地方下手了。

    原本要参加这一次设计大赛,代表席氏集团出场的模特,是在京城小有名气的一个模特,她的名字叫杜莎。

    我们去了杜家的时候,杜父杜母知道我是问关于那次的事情之后,义愤填膺的对着我说道:“席氏集团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我和我老伴一定会战斗到底的,我要让这个坏人恶有恶报。”

    “就是,现在的商人,为了利益,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莎莎的死,我绝对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

    看着杜父杜母的情绪这么激动,我抿唇道:“我很了解两位的心情,我这一次过来,就是想要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杜莎是穿了那件婚纱才突然死掉的吗?”

    “对啊,莎莎离开的时候,还说今天有一个设计大赛,她是压轴的那一个,很开心的告诉我们让我们看新闻,谁知道,后面就说莎莎在席氏集团的作坊的化妆间里死了,死的时候就是穿着那个婚纱,法医从那个婚纱上取证说,婚纱的制作布料上,混合着对人体有害的物质,导致了莎莎的死亡。”

    “杜莎在之前,有没有碰过什么东西。”我蹙眉,再度问道。

    既然我滴在婚纱上的东西,只是普通的睡眠粉的话,应该不会造成杜莎的死亡?

    可是,现在杜莎的却是死掉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席慕深知道我想要阻止他的人参加设计大赛,没有阻止我,反而任由我,萧雅然就是看出了这一点,利用我设计陷害席慕深,关键是……那些毒,什么时候下的?

    “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杜父杜母听了我这个样子说,表情异常不悦道。

    我见两位的表情不悦,立刻回神解释道:“我只是担心伯父伯母你们被人蒙蔽了,想要问清楚……”

    “不必说了,我知道你,你曾经是席慕深的前妻,后面还和席慕深不清不楚,然后又嫁给了萧雅然,后面又离婚,你这种不检点的女人,滚出我们杜家。”

    杜父起身,目光异常严厉的盯着我说道。

    我还想要看看杜莎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的,但是,杜父杜母两个人的情绪很激动,将我赶了出去。

    我无奈,只好耸拉着脑袋,离开了杜家。

    我刚走出杜家,一辆黑色的车子,便停在了我的身边。

    我警惕的看着停在身边的车子,目光冰冷的看着缓缓降落的车窗。

    “慕清泠,你现在是为了席慕深在奔波吗?”

    萧雅然那张俊逸温和的脸露出来。

    他沉下眼眸,目光闪烁着些许不满的看着我说道。

    “萧雅然,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正人君子,没有想到,你比任何人都卑鄙,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你竟然枉顾人命?”我抱着肚子,讥诮的看着萧雅然道。

    “只要可以打倒席慕深,死一两个人,对于我来说,不算是什么。”萧雅然摸着下巴,对着我冷笑道。

    萧雅然的话,让我有些愤怒。

    “你就不怕有报应吗?”

    “哈哈哈……”

    听到我的话,萧雅然仰头大笑起来。

    我蹙眉的看着萧雅然异常夸张的大笑,手指僵硬的摸着肚子。

    “报应那是什么东西?要是世界上真的是有报应的话,那么席家不是应该早就应该死无葬身之地吗?可是,他们还好好的,不是吗?”萧雅然那张俊逸的脸,突然变得异常狰狞刻骨起来。

    看着萧雅然脸上的表情,我不由得皱眉。

    我刚想要说什么,萧雅然从车上下来,拽住我的手,强行拉着我想要我上车。

    我被萧雅然这个样子对待,气的不行,举起手朝着萧雅然的脸上挥过去。

    萧雅然抓住我的手腕,目光阴冷道:“慕清泠,我的耐心已经到达了极限了,你要是在不识趣的话,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滚。”

    我抬起脚,一脚踹到萧雅然的脚上,萧雅然狞笑了一声,用力的一拧,我的手就被萧雅然弄得脱臼了。

    “啊。”我发出一声惨叫,冷汗直冒的看着自己变得软绵绵的手。

    “我让你乖一点,你却总是要惹怒我。”萧雅然拖着我,就要将我拖进车子的时候,这个时候有两个穿着黑衣的保镖,朝着萧雅然攻击过来。

    萧雅然看到那两个保镖,将我推到一边,和那些人缠斗起来,将我推到了一边。

    我正疼的抽搐的时候,一个人朝着我走进,扶着我上了另一辆车子。

    “阿漠。”我勉强的睁开眼睛,看着扶着我的男人。

    “小姐,我先带你离开这里。”

    “好。”我看了阿漠一眼,昏沉沉的点点头。

    萧雅然现在的势力不简单,阿漠的人也不是萧雅然的对手。

    只能说,萧雅然之前隐藏的太好了,之前萧雅然的公司被席慕深弄垮之后,我还以为萧雅然也就只有一个时光集团,直到这一次的事情之后,我才清楚,萧雅然究竟隐藏多么深。

    可笑的是,萧雅然这个男人,一直都是戴着面具生活的。

    一个人长时间戴着面具生活,或许会连现实都分不清楚吧。

    ……

    “有点疼,忍着一点。”阿漠将我送到了司徒傲的别墅,让司徒傲给我将脱臼的手接上。

    在接骨的时候,很疼,我差一点就咬掉了自己的舌尖,好在司徒傲的技术很好,虽然过程很痛苦,但是总算是很快就过去了。

    “萧雅然现在是越来越嚣张了。”司徒傲给我倒了一杯牛奶,漫不经心道。

    “他现在一跃成为整个继承最大的富豪。”

    我抿唇,看了司徒傲一眼道。

    这一次的事情,对席慕深的影响很大,席慕深不仅被抓起来了,席氏集团也垮了,而在这个势头乘胜追击的公司,就是萧雅然的公司。

    萧雅然在短短的几天,便成为整个京城最大的富豪。

    “他还真是等不及。”司徒傲目光阴沉沉的嗤笑了一声。

    我沉默的看了司徒傲许久,才喑哑的问道:“司徒傲,有机会将席慕深救出来吗?”

    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席慕深真的要一辈子待在监狱吗?

    我有些受不了,那个天之骄子,对于我来说,像是神一样的男人,有一天,会因为我的关系,被关进了监狱。

    “很难,基本不可能。”司徒傲蹙眉,轻轻的摇头道。

    “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席慕深,也就说说,不管是哪个证据,对席慕深都是非常不利的,席慕深的罪只怕真的要坐实了。”

    “席慕深没有做过那些事情。”我看着司徒傲,坚定道。

    “我们知道没有用,关键是那些证据的存在,还有认证。”

    司徒傲头疼不已的换了一个姿势,继续说道:“我已经托人去调查这件事情,但是不得不说,萧雅然这一次做的很绝,就连我的人都没有办法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就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吗?”

    “我们只能够等待时机。”

    司徒傲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道。

    我听了之后,苦笑一声,起身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放弃。”

    我一定会将席慕深从监狱里带出来的。

    我的孩子,不可以没有父亲的,席慕深欠了我太多,没有还清之前,绝对不可以就这个样子放任席慕深。

    “慕清泠。”我刚想要离开司徒傲的别墅的时候,背后传来了司徒傲沉沉的声音。

    我停下脚步,侧头不解的看着司徒傲变得有些古怪沉凝的眼睛。

    司徒傲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才启唇道:“慕深爱的人……一直都只有你,或许曾经他为了方彤做错了很多,但是,他已经醒悟了,我希望,你可以给他一次机会。”

    机会吗?

    如果席慕深这一次可以平安的话,我愿意……给他和我一次机会,最后的一次机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