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148章 大火,王兰的死

    我将自己的设计图交给维拉尔。

    维拉尔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他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和之前那些轻浮的生意人很不一样。

    他很认真的看了我的设计图一眼,抬头看了我一眼之后,用巴西语说道:“我很喜欢你们中国人设计的衣服,而且,中国旗袍在我们巴西很受欢迎,你的设计图很有特色,带着中国特色的民族风,我很满意。”

    一边的助手帮我翻译之后,我听了之后,立刻谦虚道:“可以让维拉尔先生你喜欢,是我的荣幸,既然这个样子,不如我们就将合同签下来。”

    维拉尔也是一个非常爽快的人,点点头,我见状,心下一阵欢喜起来。

    我努力了一个多星期,熬夜赶出的设计图,终于有了回报。

    我起身和维拉尔先生握手,就要和维拉尔先生签合同的时候,方彤带着一个穿着套装的女人走了过来。

    “维拉尔先生,不如看看我们方氏集团的设计图,我爸爸是方浩然,你应该认识的。”方彤用流利的巴西语和维拉尔先生说话。

    维拉尔先生的眼底带着些许欣喜的和方彤握手,然后歉意的看了我一眼,便和方彤的助手离开了。

    我看着维拉尔先生离开,满脸怒火的瞪着方彤:“方彤,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刚才不是看到了?维拉尔先生现在想要和我们方氏集团合作。”

    “你……”我看着方彤嚣张的样子,气的肚子都疼。

    方彤勾起唇瓣,扭着腰身走进我,对着我阴森森道:“慕清泠,你有什么资格帮慕深?我警告你,慕深是我的,以后你和任何人合作,我都会插上一脚,我看你怎么维持席氏集团。”

    “卑鄙小人。”我冷冷的看着方彤得意得意的样子,忍不住低吼道。

    “和我斗,你就是在找死。”方彤冷笑的看着我,那双漂亮阴毒的眼睛,突然看向了我的肚子。

    被方彤用这种目光盯着,我的后背不由得一寒。

    我抱住肚子,蹙眉道:“你想要做什么?”

    “慕清泠,我等着你的孩子死掉的那一天。”

    方彤突然异常诡异的看了我一眼,笑得花枝乱颤的离开了咖啡厅。

    看着方彤像个疯子一样离开,我的手不由得一冷。

    方彤现在在我的心中就是一个疯子,一个疯子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不可预料。

    所以我必须要提防方彤。

    这一次的事情被方彤搞砸了,席氏集团再度陷入了危机,不知道是不是方彤在搞鬼的关系,原本和席氏集团签订了合同的合作方,纷纷离开了,甚至是连违约金都支付了,就是不肯和席氏集团合作。

    “慕小姐,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助手看着我,有些着急的问道。

    我垂下眼睑,看了助手一眼沉声道:“别着急,你先去忙别的事情,我想想后面要怎么走。”

    “好。”

    助手离开之后,我一个人坐在办公桌上,我撑着脸,疲惫不堪的想着应对的计策。

    方彤的却是很有本事,竟然可以让我好不容易拉到的客户一下子转投到方氏集团。

    方彤想要利用这种手段,逼我吗?

    “慕清泠,是你吗?你快点过来救救我。”

    我正打算打电话给我一个大学的同学请教的时候,接到了王兰的电话。

    王兰自从上一次骂了我之后,就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知道她被赶出席家,好像是回自己娘家的样子。

    “怎么了?”我听到王兰慌张不已的声音,疑惑道。

    “我在……紫铭路后山的仓库里,你快点救我,看在我曾经是你婆婆的份上,你救救我……嘟嘟嘟。”

    “王兰?”

    王兰的语速有些快,我还没有听清楚,电话就被切断了。

    我皱眉的看着发出嘟嘟的电话,心下有些不安起来。

    王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紫铭路?

    我抓起桌上的钥匙,拿起手机给阿漠打了一个电话。

    “慕小姐?”阿漠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按了一下电梯之后,对着阿漠说道:“阿漠,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陵城。”阿漠沉沉的声音让我有些错愕。

    陵城?

    对了,我们前天发现了几个出现在作坊的人,他们出现的时候,就是那几个客户死掉的时候,所以我让阿漠去陵城调查那几个出现在作坊的人,现在阿漠在陵城?

    “慕小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见我许久不说话,阿漠沉沉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听了阿漠的话,我思索了一下之后,淡淡的摇头道:“不,我没什么事情要你去做,你先将这件事情办好,一定要撬出有用的消息。”

    “是。”

    挂断了阿漠的电话之后,我面色阴郁的看向了电梯的楼层。

    我不能够什么时候都依赖阿漠,看来,只好我自己过去一趟了,纵使以前王兰从我对我好过,王兰毕竟是席慕深的妈妈,她要是出什么事情的话……

    “叮咚。”

    电梯到了一楼之后,我直接开车去了紫铭路。

    我循着王兰说的地址,找到了后山的仓库。

    我过去的时候,四周一片的荒芜,也没有什么人在。

    我叫了几声之后,就听到仓库里传来王兰虚弱无力的声音。

    “慕清泠……我在这里……”我立刻朝着王兰走过去,就看到王兰趴在地上,脸上还有些伤痕,身上的衣服也脏乱不堪,这个样子的王兰,狼狈到不行。

    “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我朝着王兰走过去,有些吃力的将王兰从地上扶起来。

    “还不是你害的,他们说都是因为你,才打我的,一定要我给你打电话才不打我。”王兰有些生气的推了我一下,我差一点被她推倒。

    我稳定身体,冷下脸道:“关我什么事情?你的脾气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你以为你现在还是席氏集团的夫人?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

    “你现在是在奚落我吗?”王兰黑着脸,有些生气的瞪着我。

    我看着王兰,看了看四周,这里已经没有人了?难不成这些人只是想要打王兰?

    “我没这个闲工夫奚落你,现在我们还是离开这里。”

    “哼,快点过来扶着我。”王兰不满的看了我一眼道。

    我黑着脸,看着王兰那副慈禧太后的样子,隐忍着心中的暴脾气。

    我就要扶着王兰离开仓库的时候,不想,刚要走到大门的时候,大门突然在这个时候被关上了。

    “啊……我们还在这里,开门啊。”王兰甩开我的手,朝着大门扑过去,不断拍打着门大叫道。

    但是外面根本就没有人,不多时,我便看到滚滚的浓烟从门下面钻出来。

    看着那些浓烟,我被吓到了,脸不由得一白:“刚才那些将你抓来这里的人为什么突然离开了?”

    难怪我走进来的时候这里没有人?他们是打算要烧死我吗?

    “我不知道……他们打了我一顿之后,让我给你打电话,然后就离开了,我因为身体很痛,没有办法走。”王兰也被那些浓烟吓到了,脸白如纸一般的看着我哆嗦道。

    听到王兰的话,我的脸不由得一黑。

    该死的,上当了。

    “救命啊,救命啊……”

    王兰拼命的拍打着门,不断尖叫着。

    听到王兰的尖叫,我感觉额头的太阳穴一突一突的。

    我抱着肚子,艰难的呼吸了一下,看着四周,发现了身后的气窗,这个窗子很小,在很上面的样子,好在这里还有凳子,我们的身形都是比较纤瘦的,虽然我现在怀着孩子,但是要是王兰出去之后,应该可以打开门救我吧?

    “王兰,你从窗子里出去,等下将火扑灭打开门将我放出去。”

    我将凳子叠好后,对着王兰大叫道。

    王兰看了我一眼,慌张的踩上凳子,有些狼狈的从气窗离开了。

    她在离开之前,回头看了我一眼道:“慕清泠,你让我出去,绝对我会回来救你吗?你应该知道,我很讨厌你。”

    “如果你的良心过得去的话?”我咳嗽了一声,淡淡的对着王兰说道。

    我只是在赌,赌王兰的心肠没有狠到这个地步。

    赌赢了,我和孩子,都可以得救。

    赌输了,也只能说,这就是我慕清泠的命。

    “宝宝……别怕,奶奶会回来救我们的……”

    我坐在离门最远的地方,不断咳嗽着。

    我坐在肮脏的地板上,浑身无力,那些烟越来越多,门的四周隐隐还带着火光。

    火势似乎越来越大了。

    王兰是不是已经逃跑了?

    也是,她这么恨我,讨厌我,席家现在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我的关系,她肯定是恨不得我死掉吧?

    “席慕深……怎么办?我们说好……会有最后一次机会的,说好的……可是,我好像是……要食言了?”

    视线开始渐渐的变得越来越迷糊了,眼前什么东西都看不清楚,窒息的感觉,将我整个人都席卷了。

    我就要昏昏欲睡的时候,一道巨响,从我的耳边划过。

    “砰。”

    “慕清泠,快点过来……”

    我听到王兰着急的呼叫声,我勉强的睁开眼睛,就看到拿着一些翠绿色树枝叶的王兰,站在门口大叫着我的名字。

    我勉强的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的朝着王兰的方向走去。

    我浑身无力,差一点摔倒在地上,这个时候,王兰伸出手,扶住了我的身体。

    “怎么这么没用?以前就没用,现在还是这么没用。”王兰不满的对我嘀咕了一声,却还是扶着我离开。

    我们走出仓库之后,我浑身无力,肚子还一抽一抽的。

    “喂,你怎么样?”王兰见我难受的抱着肚子,满头大汗的样子,忍不住着急道。

    “我的……肚子……有些疼……”我抱着肚子,疼的皱眉道。

    “啊?怎么会这个样子?是不是动了胎气,你别怕,我现在马上带你去医院。”王兰抖着嘴唇,就要扶着我去医院的时候,突然一个黑影朝着我们走进,一道白光朝着我的眼前划过,我惊恐的睁大眼睛,就看到一把刀子,刺进了王兰的腹部。

    王兰只来得及闷哼一声,便倒在地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