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152章 他是凶手

    席慕深任由方彤打自己,却没有将方彤推开。

    方彤发出撕心裂肺的大叫声:“席慕深,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我,怎么可以?你说过会爱我的,你忘记了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吗?你怎么可以这么忘恩负义,怎么可以。”

    “够了。”

    席慕深沉下脸,冷冷的看着方彤。

    “不要在无理取闹了,方彤。”

    “席慕深,你爱慕清泠,可是,慕清泠却和萧雅然勾搭,将你的公司毁了,现在还和萧雅然联手,将你关在这里,唯一可以救你的就是我,只要你答应我,和慕清泠断绝所有关系,将孩子拿掉,我可以不计较以前的事情,我们两个离开京城,好不好?慕深。”

    方彤抓着席慕深的手,恳求道。

    席慕深没有说话,一张冰冷的俊颜浮现出丝丝异常寒冷的气息。

    我有些紧张的看着席慕深的表情,心中涌起一股奇妙的感觉。

    席慕深会做出什么选择?会答应方彤的话吗?

    “对不起。”良久,就在我紧张不已的时候,席慕深目光带着些许暗淡的朝着方彤道歉。

    “席慕深,慕清泠杀了你的母亲,你的母亲被慕清泠杀了,这个样子,你是不是还想要和慕清泠在一起。”

    “方彤,你胡说什么?”

    我再也听不下去了,没有想到,方彤到了这个时候,还想要抹黑我。

    看来,王兰的事情果然不是这么简单,指不定就是方彤找人干的。

    “你刚才说什么?”席慕深阴着脸,抓住方彤的手,对着她沉声道。

    我看着席慕深这个样子,担心他会误会我王兰是被我杀了的,张嘴就要解释的时候,方彤却对着我露出一抹一样恶意的冷笑。

    “慕深,你还不知道吧?慕清泠杀了你的母亲,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慕清泠是一个杀人凶手,不仅是这个样子,她原本应该被抓了的,可是,是萧雅然将她带出来的,她和萧雅然还有联系,他们肯定是还有阴谋的,慕深,你不要相信慕清泠这个女人,她这么恨我们,你不要上了慕清泠的当。”

    “席慕深,事情不是这个样子的,你听我……”

    “慕清泠,我妈妈死了,对不对?”我看了方彤那张有些扭曲的脸一眼,担心席慕深会受到方彤的影响,忍不住和席慕深解释。

    可是,我的话说到一半,席慕深松开了方彤,直接朝着我走过来。

    他在监狱的这些天,身形消瘦的厉害,那张原本俊美的脸,此刻更是深刻冰冷。

    那双幽深冰冷的眼眸,紧紧的盯着我,似乎带着些许阴霾和冷酷的凝视着我。

    被席慕深用这种目光看着,我的心中难免泛着些许的酸楚。

    “是,你妈妈……为了救我……死了。”我艰难的将这些话说话,一边方彤唯恐天下不乱一般,对着我讥讽起来。

    “慕清泠,你撒谎,明明就是你将王兰杀了,你就是嫉恨王兰以前那个样子对你,而且,你害了慕深,害了整个席家,王兰经常找你麻烦,你气不过,就将王兰抓起来,杀了王兰。”

    “你给我住口。”我冷下脸,对着方彤呵斥道。

    “你……”方彤没有想到我会这个样子对她吼,姣好的面容扭曲变成,有些愤怒的瞪着我。

    “阿漠,你将这个疯女人先带出去。”有方彤在这里,我怎么和席慕深说话。

    我不耐烦的看着张牙舞爪怒视着我的方彤,朝着门口的阿漠吩咐道。

    阿漠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抓着方彤的手臂,毫不怜惜的便扯着方彤往门口走。

    方彤扯着嗓子,异常羞恼的大叫起来?“慕清泠,你这个死女人,你想要做什么?放开我。”

    “你可以叫的在大声一点?”我掏了掏耳朵,嗤笑了一声,冷嘲的看着方彤憋屈的样子。

    现在我没空对付方彤,等我将萧雅然解决之后,就和方彤好好算账。

    “慕清泠,我妈妈是怎么死的。”没有了方彤,整个牢房变得异常安静。

    席慕深眯起眼睛,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我抬起头,深呼吸一口气,缓慢道;“如果我说,你妈妈的死,和我没有关系,你会相信我吗?”

    就算是外面有很多人都认为是我杀了王兰,但是,我只想要知道席慕深的想法?席慕深是不是也认为,是我杀了王兰?我也仅仅只是想要知道席慕深的想法。

    席慕深目光幽冷的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才沉沉道:“我相信你。”

    “你妈妈是被人带到了紫铭路后山的仓库,我接到她的电话,她说让我去救她,我过去的时候,你妈妈身上还有被人打了的伤痕,我想要带着你妈妈出去的时候,仓库的门被人关上,接着就有人放火,想要将我们两个人都烧死,我让你妈妈从窗子逃出去救火,你妈妈将我救出来之后,我们就要离开仓库,这个时候,几个男人出现,一刀刺中你妈妈的腹部,你妈妈就死了,我因为动了胎气,昏迷过去,醒来就说是我杀了你妈妈,侦办这一次事情的警察还说,我当时拿着带着你妈妈血的刀子。”

    我将事情的原委简单的和席慕深说了一下。

    我相信,以席慕深的智慧,一定可以找出这件事情的端倪的。

    这件事情,看起来,好像是有物证什么的,但是,仔细看疑点重重。

    我为什么要杀王兰?我既然杀了王兰,为什么不逃走,那个地方又没有人,我还倒在那里,等着别人来抓我?

    “席慕深。”席慕深许久都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我。

    被席慕深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有些发憷,忍不住讷讷的叫着席慕深的名字。

    席慕深不相信我吗?

    “慕清泠,很快了。”

    席慕深突然抱住我,将我紧紧的抱在怀里,低下头,亲吻着我的耳朵道。

    我怔怔的看着席慕深,有些迷茫的看着席慕深俊美的脸。

    席慕深他相信我吗?

    “什么都不要说。”席慕深捧着我的脸,眼睑的位置带着些许的悲伤。

    “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个样子善罢甘休的。”

    席慕深那双黝黑冰冷的凤眸,划过些许异常冰冷嗜血的寒冰。

    看着席慕深眼睑隐隐泛着的冷酷,我不由得开口道:“席慕深,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我,好不好?”

    相信我,我不是要和萧雅然联手,等我们的孩子平安,我就会救你出来的,好不好?你等我。

    “好。”席慕深低下头,亲吻着我的嘴巴,温热的气息,让我心中泛起阵阵涟漪。

    席慕深……真的好爱好爱你,怎么办?真的很爱你……

    “慕清泠,很快了……就可以将这一切解决,你在等我一下,在等一下……”

    席慕深模糊的声音,在我的耳膜响起,我却来不及的深思,只能够沉浸在席慕深的热吻中,迷失了方向。

    我和席慕深吻别之后,便离开了警局。

    我抱着肚子,刚想要坐上车子的时候,方彤竟然还没有被阿漠赶出去。

    她从一侧冲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眼神阴狠恐怖的对着我威胁道:“慕清泠,你给我听清楚了,我绝对不会让你将我的东西抢走,你休想将我的东西抢走,休想。”

    我刚想要甩开方彤的手,方彤已经疯疯癫癫的松开我,离开了。

    看着方彤的背影,我不由得皱眉,坐上了车子。

    “小姐是不是累了。”阿漠启动车子,见我满是疲惫姿态,忍不住关切的问道。

    “有点,直接回去吧,我想要好好睡一觉了。”

    最近的事情一个接着一个,我是真的已经开始陷入了疲惫状态了。

    “是。”

    车厢内,响起一阵阵悠扬的音乐声,安静的音乐,让我有一种想要睡觉的冲动,我昏昏欲睡的听着音乐,摸着肚子里的孩子,陷入了睡梦中。

    ……

    “滴答滴答。”我醒来的时候,玻璃外面好像是正在下雨,滴滴答答的雨声,敲击在玻璃上,特别的清脆。

    我忍不住从床上起来,走到窗子边上,看着外面的雨,心情莫名的带着些许的沉重。

    过不了几天,我就要在法庭上,指证席慕深是这一次事情的犯人了。

    席慕深,你会恨我还是相信我?

    我摸着嘴唇,上面仿佛还带着些许温热的气息,我还可以感受到席慕深的呼吸。

    我放下手,摸着肚子,感受着孩子在我的肚子里欢快的跳来跳去的感觉,惆怅道:“宝宝,你说,你爸爸会不会恨我?”

    “淅淅沥沥。”宝宝自然是不可能回答我的,窗外的雨,下的越来越大。

    夜色朦胧而凝重,我安静的听着那些雨声,却怎么都没有办法睡觉。

    这一场雨,下了很久,一直下到了第六天。

    我的精神也受到很大的影响,王兰的事情渐渐的有些平息下来,可是,针对我的言论却还是层出不穷。

    下午的时候,阿漠就开始在张罗明天要开庭的事情,但是,那些重要的资料,却不翼而飞了。

    当阿漠告诉我的时候,我只是沉默不语,没有说话。

    阿漠似乎知道什么一样,他目光复杂难辨的看了我许久,说出了些许我听不懂的言论。

    “这就是小姐你的决定吗?”

    “是。”

    我幽幽的看着阿漠道。

    我必须要保护肚子里的孩子,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绝对不可以有事情。

    “你不相信老板可以保护孩子吗?”阿漠反问道。

    我没有办法相信席慕深可以保护孩子,毕竟萧雅然太阴险了,一旦我错失这个机会,说不定,孩子就会胎死腹中了。

    “希望小姐你不要后悔。”阿漠最终什么都没有说,离开了别墅。

    这一场仗,我们彻底的输了。

    第二天二审。

    我站在证人席上,看着对面的席慕深,席慕深在看到我的出现之后,俊美的脸上泛着些许不可置信。

    我隐忍着心中那股酸涩和痛苦,用力的捏住拳头,抱住肚子里的孩子,淡漠的抬起手,指着席慕深道:“他是凶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