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153章 席慕深被枪决,慕清泠早产

    萧雅然将一切都算计好了,用我当裁判席慕深的刽子手,我按照萧雅然说的,将那些铁证呈交上去,席慕深的作坊制作出对人体有害的物质,导致人死亡的事情变成了铁证,席慕深一下子变成了黑商和杀人犯。

    我承受着那些目光,却什么话都不敢说,只能够安静的等待裁判,当席慕深背叛死刑的时候,我被吓到了。

    怎么会?不是无期徒刑吗?怎么会变成死刑。

    我看着席慕深被人带走,席慕深离开的时候,看着我的目光,充满着冰冷和恨意。

    他以为我背叛了他,以为我和萧雅然联手将他置之死地。

    不是这个样子,我只是想要拿到解药,然后一步步接近萧雅然,掌握萧雅然的罪证,将席慕深救出来的。

    为什么会变成死刑?

    我疯了一样,想要跟上席慕深,却被人抓住了手臂。,

    “慕清泠,你以为这个时候,你还可以救得了席慕深吗?”

    “萧雅然,你骗我。”我回头,怒视着萧雅然道。

    萧雅然扯着我,将我从法庭拉出来之后,便将我塞进了车子。

    我抱着肚子,疯狂的挣扎,想要下车,却被萧雅然的话,止住了所有的动作。

    “你是想要孩子流掉吗?孕妇的情绪过于激动,对肚子里的孩子,可一点都不好。”

    我抱着肚子里的孩子,凶狠的看着萧雅然。

    “萧雅然,你不得好死。”

    “可惜的是,现在死的那一个,是席慕深,席慕深会带着对你的怨恨下地狱的,我真是同情他。”

    萧雅然将整张脸靠近我,对着我吐气森冷道。

    我看着萧雅然那张脸,气的举起手,就要朝着萧雅然的脸上挥过去,萧雅然却在这个时候,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他面色冰冷的看着我,阴森森的威胁道?:“慕清泠,我说过,不要在挑战我的耐心,要不然,我直接弄死你。”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反正你已经杀了这么多人。”我梗着脖子,对着萧雅然嘲讽道。

    “我怎么舍得杀了你?我还要娶你,当席慕深亲眼看着自己的女人变成我的女人,还有他的儿子,叫我爸爸的情景。”

    萧雅然不怒反笑,有些疯癫的看着我说道。

    “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喜欢当别的男人孩子的爸爸,真是一个特殊的癖好。”听到萧雅然的话,我不由得厌恶的撇唇道。

    萧雅然闻言,眼神异常凶狠的盯着我,他抬起手,用力的掐住我的下巴,强迫我看着他。

    “慕清泠,我说过,不要在挑战我的怒火了,要不然,我会让你后悔。”

    “我现在已经后悔了。”我冷冷的看着萧雅然,讥讽道。

    如果不是我认人不清,怎么会惹出这种风波。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要将席慕深从监狱里带出来。

    可是,已经立案判了死刑,我要怎么救席慕深出来?

    “席慕深必死无疑,至于解药,等席慕深死掉之后,我便会给你。”

    萧雅然松开我,冷冷的对着我说道。

    我听到萧雅然的话,放在肚子上的手,不由得一抖。

    “萧雅然,你一定会有报应的。”

    “我等着。”

    萧雅然毫不畏惧的看着我笑了笑,原本俊逸的脸,此刻在我看来,却显得异常憎恶。

    ……

    席慕深被判死刑的时候,在整个京城掀起了一股轩然大波。

    大家似乎都没有想到,堂堂的席氏集团的总裁,最终竟然会走上这种道路。

    从那天出庭作证开始,我便一直将自己关在家里,我哪里都不想去。

    我每天看着电脑上那些新闻,看着那些人对我的抨击,我想笑,又想哭。

    这一次,我慕清泠,真的是成为一个网红了。

    他们对我的评论都是,蛇蝎心肠,阴险毒辣,不知廉耻,水性杨花。

    我连辩解的余地都没有。

    三天后,在我浑浑噩噩的陷入颓靡的时候,林曼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今天席慕深被执行枪决了。

    “清泠,今天席慕深被执行枪决了,你……知道吗?”

    “砰。”

    林曼的话,给我的打击很大,我原本拿在手中的水杯掉在地上,破裂开来。

    我怔怔的盯着地上的碎片,看了许久许久。

    我整个身体都僵住了,浑身都在颤抖。

    死了……

    席慕深被执行枪决,死了?

    “清泠,你还在听我说话吗?清泠……”

    “哪里……在哪里?”我哑着嗓子,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对着林曼嘶吼道。

    席慕深怎么可能会死?不会的,一定是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

    他答应了的,他说,自己还要赎罪,他还没有求得我和孩子的原谅,怎么可以就这个样子死掉。

    “在紫林那边执行枪决,已经结束了,你现在过去,估计也只能够看到尸体,不,可能尸体都看不到了。”

    林曼似乎有些忧愁的朝着我说道。

    我什么都听不进去,我拿着手机,抱着肚子,离开了住处。

    我走出住处,就拦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送我去紫林。

    紫林一直是京城执行枪决的一个地方。

    凡是犯了重大案子的犯人,都会在紫林这个地方执行枪决。

    我以为,我出庭作证,只会让席慕深被判无期徒刑罢了,最起码,还有活命的机会,以后我还有机会可以救席慕深的,但是,萧雅然已经决定要置席慕深于死地。

    他竟然伪造了证据,说席慕深贩卖军火。

    在京城,私自贩卖军火是死罪,这无疑就是将席慕深往死路上逼。

    席慕深先是因为作坊质量问题导致夺命顾客死亡,又是洗黑钱,现在还贩卖军火,条条罪证,加速了席慕深的死亡,萧雅然的心实在是太狠了。

    他用我的手,在席慕深的心口插了一刀,让席慕深带着对我的怨恨离开。、

    席慕深……你说过,会相信我的?

    你说过的……

    我捂住脸,痛苦不堪的看着前方。

    “小姐是有什么亲戚要在紫林被执行枪决吗?”

    在我心急如焚的想要尽快赶到紫林的时候,前面的司机突然对我这个样子问道。

    我闻言,怔怔的看了司机一眼,手指用力的握紧成拳。

    司机见我没有说话,自顾自道:“到了紫林的人,都会被执行枪决,尸体会直接拉到殡仪馆直接活化的。”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够用力的捏紧拳头。

    席慕深……席慕深……

    紫林到了之后,我慌张的下车,四周都是铁丝网,我来到枪决的门口,请求见席慕深。

    “席慕深?席氏集团之前那个总裁吗?已经死了,尸体已经被拉到了火葬场了。”门口的狱警看了我一眼,直接挥手让我离开,这里毕竟不是任何人可以过来的地方。

    “死了?”我怔怔的看着面前神色不耐烦的狱警,自言自语道。

    “早上九点半举行的枪决,诺,那边还有血。”狱警怪异的看了我一眼,抬起下巴,指着不远处的鲜血说道。

    我怔怔的看着不远处的铁丝网里,那里的水泥地上,还有一滩鲜血没有处理干净。

    席慕深……真的死了?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

    “啊。”我将手举过头顶,发出一声尖锐的低吼声。

    “喂,你怎么了?”

    狱警看着我这个样子,神色紧张的朝着我说道。

    我看了那个狱警一眼,想要说,我没事,我很好。

    可是……肚子传来一阵尖锐的剧痛。

    我痛苦不堪的抱住肚子,脸上浮起一层冷汗。

    “疼……好疼……肚子好疼。”我抱着肚子,目光惊恐的看着从我双腿间流出来的液体。

    羊水破了……

    孩子……我的孩子……

    不可以……不可以有事情,我的孩子……

    “救我……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我倒在地上,抓住慌张不已的狱警的手叫道。

    “你……你等一下,我马上去请示。”那个狱警大概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惊悚万分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慌张的离开了这里。

    我抱着肚子,在地上一直在打滚。

    钻心的疼痛,将我整个人吞噬掉。

    好疼……

    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

    好疼……

    “慕清泠,为什么要过来这里?你不是和萧雅然合谋,想要我死的吗?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

    小腹下坠的厉害,我在地上痛苦不堪的打滚的时候,突然一片阴影将我整个人都遮住了,我什么都看不到,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抱起来,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席慕深……是你吗?席慕深……”

    我抖着嘴唇,哑着嗓子,嘶哑的叫着席慕深的名字。

    我感觉抱着我的人身体似乎僵住了,他用力的掐住我的腰身,仿佛要将我的腰肢折断一般。

    “老板,现在没办法去医院,萧雅然的人看的太紧了。”

    “那么就去后山的小木屋,去将司徒傲带来给她接生。”

    “是。”

    是谁在说话?

    我被肚子里的疼痛折磨了,不断尖叫着。

    我张开嘴巴,想要咬住舌头,一双手伸到我的嘴巴里,我用力的咬下去,视线模糊不清的只能够看到一张异常朦胧的脸。

    席慕深……是你吗?还是这个只是我的错觉?

    你没死对不对?

    “慕清泠,这一次之后,我就不欠你的了。”

    “从此,我们再也不要见面了。”

    不……不要……

    你听我解释……席慕深,我没有……没有背叛你,没有想要你的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