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162章 被强了?

    我疑惑的回头,就看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外国男人,带着一群穿着西装的男人朝着我们这边走过来。

    跟着他们走过来的还有方浩然。

    我立刻对着方浩然礼貌的伸出手道:“方董,我今天过来交货的,但是方小姐好像是可以为难我。”

    “慕清泠,你不要在这里血口喷人了,明明是你的交的货有问题,我只是按照合同走,爸,你看看慕清泠做了什么事情,这些货,和合同上的根本就不一样,慕清泠投机取巧,她就是一个奸商,想要骗我们方家的钱。”

    方彤抱着方浩然的手臂,对着方浩然撒娇道。

    听到方彤恶意的指责,我直接冷下脸道:“方小姐,你能为你说的话负责吗?这个罪名有些大,不知道方小姐你能不能为你说的这句话负责。“

    “慕清泠,你横什么?明明就是你自己交的货物有问题,还敢在我们面前嚣张?这批货我们方家不要,你等着赔违约金吧。”方彤漂亮的脸上有些狰狞,声音异常凄厉和轻蔑道。

    毫无疑问,方彤就是故意的,我怎么可能让方彤如愿?

    我刚想要解释的时候,那个刚才开口说话跟着方浩然一起的外国男人,指着我身后的那些衣服,发出一声赞叹,随后便和方浩然不知道在嘀咕什么,因为他说的语言我不是很懂,而且,说的太快了,我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

    “将慕清泠赶出去。”方彤嚣张的声音划过我的耳膜,我蹙眉看了方彤一眼,看到方彤身后的保安朝着我走过来,就要将我和林曼赶出去的时候,方浩然开口了。

    “住手。”

    我紧张的看着方浩然,林曼也是。

    方彤见方浩然帮我说话,有些生气的朝着方浩然道:“爸,这批货我们方家不要,你看看慕清泠都做了什么,这批货,完全和合同上写的不……”

    “法雷尔先生很喜欢。”方浩然成熟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满意的看着我,随后朝着方彤说道。

    方彤的脸倏然僵硬了,而我则是一脸欣喜道:“方董,我在这批货的设计上稍微改动了一下,不过你放心,这批货的选材还是一样的。”

    “你做事,我自然是非常信任的。”

    方浩然看着我,目光温和道。

    听到方浩然这个样子说,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法雷尔先生,就是刚才那个说话的外国男人,原来这个男人,就是这一批货的主人。

    他很欣赏我的设计,在接收了那批货之后,支付剩下的定金之后,还额外给了我一百万作为奖赏。

    当他将支票给我的时候,我立刻摇头:“法雷尔先生能够喜欢我做的衣服,我很高兴,这笔钱,我不能要。”

    “这个是我给你的辛苦费,不需要推辞。”法雷尔先生是一个很豪爽的人,他说算是给我做出这么好衣服的奖赏,我也不好继续推辞,要是继续推辞的话,就会让人很矫情。

    我看了法雷尔先生一眼,便将支票收了起来。

    我和法雷尔先生讨论了一下关于下一批订单的事情之后,才离开了方氏集团。

    离开的时候,方彤气的要吐血,一双眼睛满是狠毒的看着我。

    “清泠,你看到没有?刚才方彤的脸色,哈哈哈……实在是太好玩了。”在回去的路上,因为这一批货成功交货,林曼的心情也非常好。

    我抿唇笑了笑,看着手中的支票,摇晃道:“这个月我们有了额外的收入,今晚我们就去水晶萃,大家明天休息一天,后天正式开工了。”

    毕竟我们一起一个星期都在不眠不休的赶工,大家都很累,我希望今晚吃喝玩乐之后,明天大家就可以养足精神,后天精神满满的继续工作。

    “我怎么发现你越来越有老板的派头了。”林曼摸着下巴,瞅着我,笑嘻嘻道。

    我敲了一下林曼的额头,挑眉道:“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走,我们现在马上就去定餐。”

    能够顺利完成方浩然的订单,我也非常开心,而且,这一次也算是因祸得福,我竟然再度的拿到了法雷尔先生新的订单。

    他旗下的酒店,需要定制一批统一的制服,但是要和别的酒店不一样,表现出特色,让客人眼前一亮,过目不忘的制服,他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要简洁大方,甚至是优雅迷人。

    我已经有了构思了,明天我就可以开始帮他设计,而且这一次,可是一笔大订单,他旗下的酒店就有一百家,分布在全国各地,一个酒店就有上千的员工,折合起来,这就是一笔大收入,我自然要好好对待。

    虽然我现在的时间有些紧迫,但是为了还债还有将席氏集团撑下来,我必须要努力才行。

    设计大赛也渐渐逼近了,我的时间越来越不够了。

    水晶萃。

    今晚是我给员工的庆功宴,我用法雷尔先生给我奖赏的钱,弄了三个奖项,发给了这一次最给力的员工,第一名是一万,第二名是八千,第三名是五千。

    每个员工增加了一千块钱,算是这一个星期的加班费。

    大家越来越有干劲,我也非常欣慰。

    宴会到了中央的时候,我喝了一点酒,脑袋晕乎乎的便和员工说了一下,就去了洗手间。

    今天实在是太高兴了,忍不住多喝了一点。

    我晕头转向的在水晶萃的走廊找厕所,却怎么都找不到。

    我在幽静的长廊里转来转去,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我转来转去,竟然转到了电梯面前。

    我刚想要往回去找电梯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一双手,抓住了我的手臂,将我扯进了电梯,随后电梯门合上,我脑袋蒙了一下,随后回过神,皱眉道:“你……是谁?”

    我抬头,想要看清楚将我抓进电梯的人是谁,薄冷而令人窒息的吻,已经朝着我铺天盖地的涌来。

    我发出一声闷哼,双手无力的想要将抱着我亲吻的男人推开,可是,来人的力气很大,不管我怎么推,都没有办法。

    “慕清泠,这是你欠我的,慕清泠……”

    我听到一道嗜血冰冷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感情,隐隐带着滔天的憎恨和愤怒。

    我的脑子越来越迷糊了,身体软的就像是一滩泥。

    强劲的手臂,搂着我的腰身,将我按在电梯的内壁上,我今天穿着一套职业套装,他将我的裙子往上推,将我的丝袜扯开,分开我的双腿,强硬的挤进我的身体。

    “唔。”没有一点怜惜的撞击,让我发出一声痛呼声。

    我有些难受的抓住他的手臂,拼命的捶打着他的胸膛,却还是没有一点办法。

    “你欠我的,慕清泠,你欠我的……”

    他反复重复着这些话,低哑的声音,似乎带着些许阴戾和憎恨,他的双手,越发用力的扣住我的腰身,仿佛要将我的身体掐断一般。

    好疼……

    “疼。”

    我难受的发出一声低呼声,想要男人松开我。

    可是,我显然是想多了,我的痛呼,没有得到他一点的怜惜。

    他只是在我的身体里横冲直撞,连连换了好几个姿势。

    我已经很久没有和男人在一起了,自从席慕深死了之后,我的身边就没有出现过任何男人。

    身体干涸许久,被他这个样子粗暴的对待,我竟然隐隐有了些许的快感。

    “慢一点……疼。”

    我抱住他的脖子,不知道是不是受到酒劲的影响,我竟然主动配合着他的动作。

    “慕清泠,是不是任何一个男人,你都会张开双腿?”暴戾的声音划过我的耳膜,带着隐隐的愤怒。

    我有些不耐烦的抬起头,醉眼朦胧道:“要做就快点,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正好我很久没有男人了,好好侍候我,我给你钱。”

    我晕乎乎的,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话,不过我好像是惹怒了身上的男人,因为他的动作,越来越粗暴,我只能够无助的攀着他的身体,放声尖叫。

    电梯仿佛停在这一层楼的样子静止不动了。

    电梯内的我却和一个我看不清楚的男人,极致缠绵着。

    “席慕深……”

    当我的身体被推开的时候,我哑着嗓子,自言自语的叫着席慕深的名字。

    我看到站在我面前穿衣服的男人身体倏然僵硬了起来。

    “原来……你还记得这个名字,我以为……你早就已经忘记了……呵呵……”

    “咔擦。”我还没有回味这个男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电梯门却已经在这个时候打开了。

    我听到离开的脚步声,就知道,这个男人已经离开了。

    我却像是被人抛弃一般,坐在电梯上,双腿因为刚才被使用过度的关系,现在都没有办法合上。

    “清泠,天啊,你怎么了?”我正难受的时候,听到了林曼的声音。

    我睁着眼睛,哑着嗓子道:“林曼……难受……”

    我说完,整个人就坠入了黑暗。

    心难受,身体也难受……整个人都好难受……

    ……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我昏昏沉沉的醒来,就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

    林曼看到我醒了,双手合拍的朝着我说道。

    我勉强的看了林曼一眼,强撑着身体,就要起身的时候,却被林曼一把按住了身体。

    “不要起来,你身体……咳咳咳……撕裂……的有些严重,医生说,你暂时不要乱动,好好休息。”林曼言辞闪烁,甚至不敢看我的眼睛。

    我起先还不知道林曼究竟是怎么了,直到一些凌乱的画面涌进我的脑子里,我才想起自己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