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170章 席慕深,是你吗?

    林曼的声音似乎带着些许挣扎道。

    “怎么?现在开始起了同情心了?林曼别忘了,你拿了我多少好处,慕清泠毁了,你就是席氏集团的老板,也可以开设属于自己的工作室了,难道你真的想要一直被慕清泠压着?”

    方彤有些阴森的话语靠近林曼,冷嘲道。

    什么……被我压着?方彤在胡说什么?

    我皱眉,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

    我看到林曼转头看向我,目光似乎带着些许复杂,随后,她什么都没有说渐渐离开,我伸出手,想要抓住林曼,却怎么都抓不到。

    “慕清泠,我说过,我会让你不得好死的。”我正看着林曼模糊的背影发呆的时候,方彤突然走进我,修长的手指,掐住我的脸颊,对着我轻蔑道。

    “你是……方彤……你在我家干什么?”

    我的脑子一片混沌,以为自己现在正在家,方彤又来找我干什么?她还真是阴魂不散。

    “呵呵,你不是喜欢勾引男人吗?这一次,我就让你得偿夙愿,你可不要太感激我了。”方彤抓住我的头发,将我的脑袋撞到身后的墙壁上。

    脑袋磕到墙壁上,让我原本就眩晕的大脑,此刻更是晕的不行。

    我有些难受的看着方彤那张冰冷诡谲的脸,脸白如纸一般。

    “小姐。”就在我难受不已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朦胧间,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走到了方彤的面前。

    “将这个给她注射。”方彤面无表情的对着那个男人命令道。

    我不知道方彤想要做什么,只是不断抗拒的摇头。

    可是,最终我还是被牵制住了,有人抓起我的手臂,对着我不知道注射了什么东西,我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就昏过去了。

    “慕清泠,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我绝对不会让你抢走属于我的东西,绝对不会。”

    在昏过去的时候,我听到了方彤带着阴冷甚至是恨厉的话,特别的阴暗刺耳。

    ……

    滚烫的像是岩浆温度,快要将我整个人都吞噬掉了。

    我难受的一直在扯着自己的衣服,我想要摆脱这种灼热,却怎么都没有办法摆脱。

    “慕清泠,你他妈的给我安静一下。”

    我的手,好像是摸到了什么东西,滑腻的,非常有触感。

    我正摸得舒服时候,一道怒吼划过我的头顶。

    我睁着朦胧的眼睛,目光迷离的盯着头顶的男人。

    男人的五官异常朦胧,看不真切,可是,那个轮廓,是……席慕深吗?

    “席慕深……是你吗?”我伸出手,摸着头顶的男人的脸,自言自语道。

    原本抱着我的男人,身体似乎因为我的话僵硬了。

    我没有理会他僵硬的身体,继续用手轻轻的摸着他的脸,苦涩的笑道:“席慕深……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没有……真的没有……”

    “没有什么?没有背叛我,没有想要置我于死地?慕清泠,你的心是石头做的,以前我的却是做错了很多事情,我以为,你已经放下仇恨了,为什么要联合萧雅然置我于死地?为什么?”

    身体被人用力的摇晃着,我听到一声愤怒的咆哮,就像是黑暗下的孤狼一般。

    我被他这个样子对待,整个脑子都晕乎乎起来。

    我勉强的抬起眼眸,对着不断抓着我用力摇晃的席慕深苦涩道:“我不想要……你死的……宝宝……也死了……我很难过……席慕深……我们的孩子……也死了……怎么办?我真的要疯了……”

    “该死的,你给我住手。”

    他的声音,突然变得粗嘎浑浊起来。

    我不知道自己抓到了什么东西,只是觉得这个东西很有趣,我一边抓着那个变大的东西,一边呓语着席慕深的名字。

    我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倒在床上,紧接着,便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是被压到床上了。

    我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衣服碎裂的声音特别的清脆,脑子有些发晕。

    身体被一双粗粝甚至是带着薄茧的手摸着,带给我一阵阵颤栗感。

    “慕清泠,我不会和你相认,这是我对你的惩罚,对你无情的惩罚。”

    我感觉身体被人最大限度的拉开,然后便是熟悉的满足。

    我忍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娇吟声,用力的扭动着腰肢。

    “席慕深……快一点……”

    “该死的……方彤那个贱人给你注射了什么东西。”

    “还想要……我还想要。”

    我攀着席慕深的身体,不断渴求着更多。

    这种放纵的感觉,让我迷恋,就像是罂粟一般,将我一步步引进深渊。

    身体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像是疯了一般,缠着身上的男人,不知疲惫的和他纠缠着。

    我不知道,身上的男人,看着我疯狂迷乱的样子,眼底涌动着的究竟是什么?

    是爱,还是恨?亦或者是嘲讽和不屑?

    ……

    “唔……疼。”

    翌日,我醒来就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环境,身体像是被卡车直接碾压一般,疼的我一直在抽气。

    我迷蒙的坐起身体,看着地上被撕碎的衣服和丝袜,又看到自己身上那些掐痕咬痕,还有大腿根部上,竟然还有吻痕,狼藉的身体看起来异常的靡丽。

    我将毯子扯过来,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

    “啊。”

    该死的,怎么回事?难不成这一次是我酒后乱性?找了一只鸭子慰藉我空虚的灵魂?

    整个房间就只有我一个人,回荡着我刚才的尖叫声。

    我哭丧着脸,看着身上那些深浅不一的痕迹,简直就想要撞墙了。

    尼玛,这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

    究竟是谁?

    我抓了抓稻草一样的头发,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我不是和模特们在庆祝吗?为什么会在陌生的房间醒来?

    还有,昨晚上和我上床的人究竟是谁?

    脑袋像是要被针刺穿一般,疼的难受。

    “丁零。”就在我抱着脑袋发呆的时候,我听到了一道铃声。

    我看着地上被当成破布一样的衣服,苦笑了一声,从床上艰难的下来。

    我翻到自己的手机之后,拿出手机,看了来电显示一眼,有些无力的打开了接听键。

    “慕清泠,你现在在哪里?为什么我在303找不到你……”

    刚打开电话,便传来林曼的咆哮声,我掏了掏耳朵,有些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有气无力道:“林曼,你说什么303?”

    “我是说你怎么没有在家?你现在在哪里,快点回来,作坊出事了。”林曼似乎有一瞬间的停顿,可是很快又恢复正常了。

    我挠着后脑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脑子还没有清楚的关系,总觉得刚才林曼的语气有些奇怪。

    “我马上回去。”一听到是作坊出事情了,我哪里顾得上什么?作坊正在制作法雷尔先生的那批货,可千万不能够出事情啊。

    我打电话让客服给我送了一套衣服之后,才知道,这里是昨晚上那个KTV楼上的酒店,而我竟然在酒店和别的男人有了一夜情?

    不对,我怎么好像是看到了方彤的样子?

    还有席慕深?究竟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我做梦?

    “没有记录?”我到了前台,将自己的房间号码报上去之后,对方说没有我的开房记录。

    “是的。”那个前台只是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解释道。

    “小姐,你在逗我吗?没有记录我怎么会在你们酒店的套房醒来?”我僵着脸,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眼前异常高冷的柜台小姐问道。

    没有记录的话,酒店的人会让我在酒店的套房醒来?难不成他们免费赠送啊?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酒店的活动赠送给你的,我很忙,小姐要是没事,可以离开了。”

    前台小姐只是看了我一眼,没有多余的解释,让我不由得有些气闷。

    什么玩意啊?这个酒店的人是怎么回事?我白白睡了他们的套房,他们竟然一点都没有感觉?

    不过,和我上床的人究竟是谁啊?没有开房的记录,我不就不知道昨晚谁去了我的套房?

    不对,林曼应该知道吧?我记得昨晚上,是林曼扶着我离开包厢的?

    因为昨晚一夜疯狂的原因,今天我的双腿走起路来,就一直在打颤。

    我坐上出租车,直接去了作坊。

    刚到了作坊的时候,就看到员工们都围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什么,平时不是应该都在工厂里面的吗?

    “怎么回事?你们都跑出来干什么?今天不用工作吗?”我黑着脸,迈着难受怪异的步子走进那些员工的后面道。

    “慕总……出事了。”厂长看到我之后,立刻走到我的身边,眼底满是担忧和急切道。

    “出什么事情了?”我看到厂长的脸色这么难看,心下不由得一冽。

    “清泠,你昨晚去哪里了?我找了你一个晚上。”厂长张口就要和我说什么的时候,林曼在这个时候朝着我走了过来,抓住我的手臂道。

    我看了林曼一眼,想到今天自己醒来在酒店套房的时候,说道:“我……在宾馆睡了一晚上,这件事情我们等下再说,先说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作坊出事了?还是……法雷尔先生的那批货出什么问题了?”

    面对着我的问题,林曼和厂长两个人同时沉默了下来,我看着厂长和林曼两个人沉默的样子,心脏的位置,忍不住一阵剧烈的跳动起来。

    看林曼和厂长这幅样子,难不成,真的是法雷尔先生这批货出什么问题了。

    “清泠,我们接下来说的事情,你一定要冷静下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