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171章 作坊起了火灾

    林曼迟疑许久之后,才看着我小声道。

    “好……你说。”我捏住拳头,极力的克制自己惶恐不安的心情。

    “事情是今天凌晨三点钟发生的,作坊……发生了火灾,虽然事后被员工扑灭了,但是……损失惨重,我们这些天制作的衣服,全部……烧毁了。”

    轰……

    林曼的话,让我浑身像是遭到雷击一般,无法动弹一下。

    “清泠,你没事吧?”看到我面如死灰的样子,林曼担心的扶着我的身体问道。

    我虚弱无力的看了林曼一样,哑着嗓子,许久之后,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烧毁……多少?”

    我们还有两个多月,就要先交第一批货,总数是一万件,这是第一批货。

    不会……我们这些天制作的成品……全部毁于一旦吧?

    “全部……烧毁了。”林曼看了我一眼,眼眸划过些许的愧疚,可惜的是,我没有看到。

    我被林曼的话刺激到了,原本酸软无力的双腿,此刻更像是被抽干了空气一般。

    我整个人都坐在地上,浑身抽搐。

    没有了……全部烧毁了……

    “慕总。”厂长看着我,有些担心的扶着我起来。

    我摇摇晃晃的推开了厂长的手,朝着作坊里面走去。

    里面还有员工正在那里收拾,我看到被烧毁的机器,还有烧焦的衣服。

    那些员工看到我之后,朝着我行礼,一个个脸色都非常的难过。

    “慕总,对不起,我们……没有看好作坊。”

    员工中,在我的作坊做了最近的刘嫂有些愧疚道。

    刘嫂做工一直很仔细,所以我很喜欢她,一直让她留着现在,她是目前作坊年纪最大的一个。

    “起火原因。”我深呼吸一口气,面对着这种打击,我只能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起火原因现在还不清楚,听技术工人那边检查说是机器突然着火,可能是电压过大造成的影响。”刘嫂迟疑了一下,对着我解释道。

    “电压过大?我们作坊的电压都是在正常的电阻下进行的,每次工作之后,所有的电力都会被关掉,怎么可能会造成火灾?而且,我们这边是新的线路,我一个星期就会让电工过来检查一次。”

    我冷下脸,看着刘嫂,分析道。

    听了我的话,刘嫂似乎也有些迟疑的样子,只是摇头道:“那我不清楚了,他们说很有可能是机器着火,造成这一次的火灾。”

    我走道那些被烧毁的机器面前,蹲下身体,检查了一下,却没有检查出有任何人为的可能,就在我想要离开的时候,在机器里面,有一个发光的东西,我有些疑惑,将那个东西捡起来,却发现,是一个没有烧毁的烟蒂?

    可能是藏在机器最里面,没有被完全烧毁掉的关系,我可以看出是一个烟头。

    这里怎么会有烟头?

    我们作坊虽然也有男的员工很多,但是我已经三声五令的说了,不许在作坊里面抽烟。

    毕竟这里都是机器成产,万一造成火灾就麻烦了。

    所以我还另外设置了一个吸烟区,休息的时候,那些想要抽烟的就可以在吸烟区吸烟。

    “清泠,你怎么了?是发现了什么吗?”

    林曼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的身后,对着我说道。

    我回过神,将那个烟蒂藏起来,起身漫不经心道:“没有,我们先出去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将自己找到烟蒂的事情隐瞒林曼,按照道理说,林曼是我最好的朋友,从我接下席氏集团开始,林曼就一直在我的身边支持和鼓励我,我们两个人,一直辛苦的坚持到现在。

    可是……我今天竟然隐瞒了林曼,说真的,我的心中隐隐有些难受,有什么东西,仿佛要破土而出的样子,可是,我只能够隐忍着这种感觉。

    我让员工将作坊尽快整理好,就算是发生了这种事情,作坊还是要继续,至于被烧毁的机器,我只能够重新购买了。

    购买一台机器都要几十万,这一次烧毁了三台制作机器,我也只能够认栽,目前,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快将法雷尔先生的订单完成。

    可是,只有两个月,从设计到重新选材,然后制作,时间恐怕……

    “清泠,现在我们要怎么办?”回到住处之后,我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林曼将水放在我的面前,有些担忧的对着我问道。

    我看了林曼一眼,疲惫不堪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要不然……我们……将手中的设计图卖给别的公司?让他们给我们制作?我们只要从中收取一点点设计费,然后衣服做好之后,交给法雷尔先生。”林曼看着我,一脸迟疑的对着我问道。

    林曼的话,无疑也是一个办法,但是,做生意讲究的就是诚信,我要是将自己的设计图卖给别的公司,让那个公司给我制作,然后在买回来交给法雷尔,我能够从里面得到中介的费用,而且价格还不低,的却是可以大赚一笔,这个样子,既可以完成法雷尔先生的订单,又可以赚两笔钱。

    可是,我无法确定,我交给的公司会不会和我一样慎重的选择衣服的材料,现在的生意人,为了赚钱,都会投机取巧,虽然我有很好的设计,但是如果质量不过关的话,也是没有用的。

    “不,我们自己重新来过。”

    “但是我们没有时间了,你要参加总决赛,又要重新来过,我们的时间根本就不够用。”林曼一脸着急的对着我说道。

    她似乎很想要我采用她的那个想法。

    我眯起眼睛,多看了林曼两眼,垂下眼眸,漫不经心道:“林曼,我昨晚上记得你扶着我回家了,怎么我醒来,没有看到你?是不是我喝醉了,太迷糊了。”

    “我……我原本是扶着你的,后来你说想要去洗手间,我就在楼下等你,谁知道,你……竟然自己在宾馆开了房间睡觉,清泠,你昨晚上,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林曼看着我,目光有些怪异的问道。

    “你觉得我会发生什么事情?”面对着林曼的目光,我不由得挑眉问道。

    林曼似乎也没有想要我会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她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还不是担心你吗?昨晚上你喝了那么多酒……”

    我看着林曼渐渐变得僵硬的脸,眸子泛着些许的冰冷。

    林曼……不要让我对你失望……

    “丁零。”就在我们互相看着对方的时候,林曼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我们之间异常古怪的气氛。

    林曼看了我一眼之后,立刻将手机拿了出来。

    不知道给她打电话的人究竟是谁,我看到林曼的脸色,突然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我眯起眼睛,淡漠的掀起唇瓣道:“谁的电话。”

    林曼有些慌张的看了我一眼,尴尬道:“我爸爸的电话,我先去接电话。”

    林曼说完,有些慌张的离开了客厅,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看着林曼离开的背影,眉心不由得微微一皱。

    林曼有什么事情隐瞒我?

    还有,昨晚上……究竟是怎么回事?

    想到昨晚上,我便想到自己身上那些痕迹。

    该死的贱男人,你最好不要被我抓到了,要不然,我绝对要阉了你。

    上一次是被人强奸,这一次直接是我自己迷迷糊糊的和别人睡了?

    难不成,我真的因为工作压力大?这么饥渴了?

    我揉了揉酸痛的腰身,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才拿着手中的烟蒂,离开了住处。

    我身体实在是难受,便没有开车,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医院。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司徒傲看到是我,有些不客气道。

    自从席慕深死了之后,司徒傲对我就不怎么客气了。

    我也非常理解,没有生气。

    虽然司徒傲对我说话总是不客气,还时不时的带刺,但是,我有什么事情,司徒傲也不会拒绝。

    “我想要你帮我查一下这个烟蒂的指纹,有没有残留的DNA可以验证。”

    我将装好的烟蒂,交给司徒傲。

    这个烟蒂的滤嘴,应该是之前有人咬了的,很有可能是引发这一次事故的凶手留下的。

    这是唯一的线索,我绝对不可以放过。

    “你要我检查这种东西做什么?”司徒傲厌恶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不理解我此刻要做的事情一样。

    “我的作坊今天凌晨发生了火灾,这件事情,你应该有所耳闻?”

    毕竟是一场火灾,我相信司徒傲这边,应该已经知道了些许了。

    “知道又如何?你自己没有能力好好管好自己的作坊。”

    面对着司徒傲毫不客气的话,我的眼角猛地一抽。

    我看了司徒傲一眼,头疼道:“好吧,是我没有好好管理好自己的作坊,但是我怀疑这次的事情不是意外,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帮我检测一下。”

    司徒傲慢条斯理的将桌上的烟蒂拿起来,淡淡道:“结果下午帮你弄出来。”

    “谢谢。”司徒傲这个样子说,是答应帮我了?

    我松了一口气,感激的说道:“我希望你可以帮我保密。”

    我要秘密调查这件事情,以免打草惊蛇。

    “慕清泠,你变了。”

    司徒傲目光幽深的盯着我,眼眸异常认真的说道。

    “人,都是会变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