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172章 十二岁那年

    我丢下这句话,迈着酸涩的步子,离开了司徒傲的办公室。

    我离开医院之后,便直接去了厂长的家。

    厂长也是我在作坊信任的其中一个员工,他木讷老实,原本被别的工厂强迫下岗,家庭很困难,我因为知道他的遭遇,便聘请他到我的作坊,因为我相信他的人品,一定会管理好我的作坊的。

    “慕总,你怎么会过来的。”我来到厂长家的时候,他家好像是没人,厂长有一个妻子,但是一直在住院,他就是因为妻子才会这么拼命的工作,是一个老好人。

    “进屋谈吧。”我看了厂长一眼,淡淡的说道。

    厂长连忙拿出钥匙开门,领我进他家,我看了厂长的家一眼,有些破破烂烂,就连那个沙发,都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前的。

    厂长看了我一眼,有些局促的对着我干笑道:“抱歉,我家……就是这个样子,让你见笑了。”

    我看着尴尬不已的厂长,淡淡的摇头道:“不会。”

    “慕总,你过来是和我说辞职的事情是不是?这一次的事故,我会负责的,都是我没有管理好整个作坊,才会6”

    “昨晚你去哪里了。”我打断了厂长的话,目光幽深道。

    厂长一直都是非常负责人的,除了上一次的事情他因为休假没有在,他在工作上,就没有出现过这种失误。

    “昨晚……我老婆突然病危被送进手术室,我就和保安的老王说了一下,去医院了,谁知道,作坊就发生火灾了。”厂长看着我,满脸愧疚的解释道。

    “也就是说,你昨晚上将作坊让保安室的老王看着。”我抓住厂长说话的中点,继续剖析道。

    “是的,老王也是一个很能干的人,慕总,这件事情,我要负起责任。”

    “先不要说这些,我这一次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你现在只需要好好做好下面的工作,就可以,知道吗?”

    我起身,对着厂长说道。

    厂长似乎对于我这一次没有责怪他非常感动,激动的双手都在颤抖。

    “慕总,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在让你失望了。”

    “那就好。”

    我欣慰的看了厂长一眼,和厂长说了一下,便离开了。

    离开厂长的家之后,我便去了作坊,我没有进入作坊,只是去了保安室。

    保安室只有一个新来的保安在那里守着,看着我过来,立刻对着我恭敬道:“慕总,你怎么会过来这里的?”

    “老王呢。”

    “老王?他现在在食堂和慕辰吃饭。”

    老王和慕辰的关系很好吗?

    老王是保安的头,保安室的人,都归老王管。

    “慕辰和老王的关系很好吗?”

    “是的,两个人关系很好,经常看到他们两个人一起喝酒聊天的,老王性格比较木讷,但是和慕辰很聊得来。”保安似乎不懂我为什么这个样子问,却还是老实的回答。

    慕辰和老王的关系很好?慕辰那个个性,根本就不喜欢个性木讷的男人,没有想到,竟然会和老王称兄道弟。

    我和保安说了一声,就去了保安的食堂。

    我过去的时候,食堂内只有零星的几个人正在吃饭,我直接上楼去找慕辰,问了看到慕辰的人说,慕辰喜欢在楼上用餐。

    上一次我怀疑是慕辰将那些老鼠放进作坊的,慕辰还和我大吵了一架。

    这一次的事情,如果也和慕辰有关系的话,我绝对,不会轻易绕过慕辰的。

    “慕辰,这一次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就是走了一下子,怎么就发生这种事情。”

    我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左侧的位置传来老王叹息的声音。

    我凝神,慢慢的走上楼,来到了屏风后面。

    这里食堂都是被屏风隔开的,所以我站在屏风后面,慕辰他们,应该不会看到我。

    “老王哥,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又不是我们可以阻止的。”

    “昨晚上是你看着作坊,你没有看到什么可疑人。”

    老王再度对着慕辰问道。

    看来,昨晚上虽然是老王看着作坊,但是老王好像是有什么事情离开了,所以就将作坊交给了慕辰看管?

    慕辰看着作坊的话……

    我的眸子不由得微微一冷。

    如果是慕辰看着作坊的话,那么……这一次的火,是不是和慕辰有关系?

    “没有,这一次是意外,又不是有人故意的,哪里会有什么可疑人?好了,老王哥,这不是我们操心的事情。”

    “那我先走了,哎,这一次损毁了这么多东西,只怕慕总现在头疼的不行。”

    老王在那里摇头,满脸愁容的离开了食堂。

    看到老王离开之后,我便瞧见慕辰眼底的讥讽。

    我看到他拿起桌上的湿巾,厌恶的擦拭了一下手指,将湿纸巾扔到桌上,眉心拧紧,表情厌恶到了极点。

    看慕辰这个样子,我便看出来了,慕辰其实打从心底是非常不喜欢老王的,但是,却和老王称兄道弟,这里面,肯定是有猫腻的。

    我没有出现在慕辰的面前,只是暗中观察着慕辰的样子。

    慕辰拿起牙签,剔牙之后,便起身离开了食堂。

    我跟在慕辰的身后,想要看看慕辰还要去什么地方。

    他回到保安室,换了衣服便离开了作坊。

    我抿唇,拦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跟着慕辰的车子。

    我以为,下班之后,慕辰是回慕家去休息,但是,看他的路线,似乎不是回家这么简单。

    我一直跟着慕辰,直到慕辰来到了一片小树林。

    没事来这种没有人过来的地方?肯定是有猫腻。

    我让司机在路上等我,而我则是跟着慕辰走。

    走了大概三分钟,便看到慕辰往树林里面走去,我跟着过去,就看到树林里面的那个大坪里,正停放着一辆车子,看车子的造型,有些熟悉?是方彤的车子吗?

    我蹲在不远处的位置,看着慕辰朝着那辆车子靠近。

    慕辰在周围看了一眼之后,敲了敲前面的车窗玻璃。

    玻璃缓缓降落之后,我便看到了方彤那张脸。

    方彤穿着一身枚红色的长裙,粉嫩的肌肤,更是透着一股水光。

    我捏住拳头,压下心中的怒火。

    果然,慕辰和方彤两个人,绝对有什么阴谋。

    “给,这一次给你的报酬。”方彤从自己随身的皮包里,拿出了一张支票交给慕辰。

    慕辰将支票拿过来,看了一眼之后,搂着方彤的肩膀,笑眯眯道:“姐,你就给我这么一点?上一次慕清泠都怀疑我了,我可是冒着很大的风险帮你做事情。”

    姐?

    慕辰脑子抽了?还是怎么地?为什么叫方彤姐?

    我看慕辰和方彤两人亲密的动作,不由得沉下脸。

    难不成,慕辰和方彤两个人?

    我不由得往那种色色的方向去想,方彤还真是饥不择食,竟然连慕辰这种男人都看得上?

    “我给你们的钱还少吗?最好管住你们的嘴巴,我要是完蛋了,你们也一样会跟着我一起完蛋。”方彤突然生气的推开了慕辰的手,脸色冰冷的朝着慕辰嗤笑道。

    “哼,你现在是嫌弃我们碍手碍脚吗?有本事你自己一个人对付慕清泠。”慕辰听到方彤这么不耐烦的话,脸上也浮起一层不悦,朝着方彤讥讽起来。

    方彤被慕辰的话气到了,她瞪着慕辰,声音冷了几分道:“你们还想要怎么样?这些年,我给你们多少钱,你们算算?你要是在问我拿多的,我没有,要是我的身份曝光了,你们同样也有麻烦,你还想要享受荣华富贵?还想要拿着大把的钱去澳门赌钱,玩女人?做梦去吧。”

    “怎么可能会曝光?慕清泠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而且,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死了,只要我们不说,慕清泠永远都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情。”

    “我不放心,慕清泠总有一天会想起什么的,就算是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但是十二岁那年的事情,她肯定会记起的,到时候她就会知道……”

    “反正席慕深都死了,知道又如何?就算是她知道十二岁那年是她救了席慕深的,也没有关系。”慕辰一脸无所谓道。

    “蠢货。”方彤厌恶的看了慕辰一眼,甩手道:“要是慕清泠知道这件事,肯定不会放过我的,到时候就会牵扯到别的事情,顺藤摸瓜就会察觉到别的,不管如何,我都不可以冒险,你尽快给我解决慕清泠,我不仅要让慕清泠在京城混不下去,我还要慕清泠生不如死……”

    “十二岁那年,救了席慕深的人,是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再也听不下去了,慕辰和方彤说了这么多,我就抓住了一句话。

    方彤说,十二岁那年,救了席慕深的人是我?

    究竟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的出现,让方彤和慕辰吓到了,两个人活像是见鬼一般看着我。

    “告诉我,你们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盯着方彤和慕辰,冷冷道。

    他们究竟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为什么十二岁那年的事情,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神经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方彤明显有些心虚,用拔高的声音,对着我愤愤不平道。

    我听到方彤的话,目光泛着些许的冰冷。

    我将目光看向了慕辰,扯着唇道:“慕辰,作坊的火,是你放的。”

    “慕清泠,你不要血口喷人,作坊的事情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有本事你就拿出证据,没有本事,就不要乱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