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176章 拿下冠军,顾夜爵出现

    听了我的话,化妆师有些疑惑的看着我说道:“慕董,要是淡妆的话,在镜头下可能效果不好,而且,舞台上是有聚光灯的,到时候恐怕会有影响。”

    “这些你不用担心,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我看了化妆师一眼,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个样子说,化妆师似乎还想要说什么,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仔细的给我化妆。

    我看着镜子中带着高贵冷艳气息的自己,突然有些恍惚起来。

    我很少会化妆,一般都是擦点气垫提亮肤色,像是画眼线唇线什么,我都不会弄。

    当化妆师弄好之后,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突然有一种认不出自己的感觉。

    难怪别人都说,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化妆之后的我,和平时的我,真的有很大的区别。

    “慕董……很漂亮。”化妆师帮我换上婚纱之后,对着我由衷的赞叹道。

    我将皇冠戴在头上,勾唇笑道:“谢谢。”

    “这个婚纱是要配上这个高跟鞋的,慕董你的脚好像是受伤了,没有问题吗?”化妆师将高跟鞋给我取过来,对着我露出担忧的神情道。

    我看了化妆师一眼,将目光落在那双高跟鞋上,为了配合婚纱的优雅,必须要穿上高跟鞋,哪怕会扯动身上的伤口,我也只能够沉默的忍受。

    “没问题。”我点点头,对着化妆师说道。

    她帮我换上高跟鞋的时候,荧幕上已经开始出现了我们的出场号码了。

    终于要开始了吗?

    我压下激动的心情,和同样穿着婚纱的模特一起走了出去。

    伤口隐隐作痛,我只能够尽量的克制住,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我绝对不可以在这个时候倒下去,绝对不可以。

    我从后台走上了舞台,台下是十个评委,他们看到我领着那些模特出来之后,就开始交头接耳。

    我的蝴蝶飞不过沧海,是用中西结合的方式设计的婚纱,带着优雅,却又忧伤的气质,如同一只展翅的蝴蝶,渴求蓝天一般。

    我跟着音乐的节奏,在舞台上尽情的展示着。

    却不想,在高潮的时候,我的脚踝的位置,突然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这股疼痛,袭遍我的全身,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声。

    完蛋了……脚好像是在刚才旋转的时候扭到了。

    我的后背冒出丝丝的冷汗,我感觉整个人都不能够动弹了,好像是有鲜血,从我受伤的伤口里流出来,我看到膝盖位置的婚纱开始渗出淡淡的绯红色,就像是一朵梅花一样,绽放在我的婚纱上。

    我咬牙,只能够硬撑着,脸上依旧展现出迷人的微笑,面对着每一个评委。

    好疼……

    该死的,我没有力气了,怎么办。

    当我走完了一圈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力气了,身体也摇摇晃晃,仿佛马上就要摔倒的样子。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就这个样子摔倒,不可以……

    我用力的掐住手心的位置,感觉到血液正在流出来,我却无暇顾及。

    “慕小姐的婚纱,会变色?”表演结束之后,一个评委突然发出一声惊叹。

    他说的变色?不会是……说我流出的血吧?

    我笑得异常僵硬道:“是的,这就是沧海的眼泪,也是他在挽留蝴蝶时候流出的血泪,这就是这件婚纱的奥义。”

    其实,这些我真的是胡诌的,我现在简直欲哭无泪了。

    我这么拼命的想要拿下这一次的冠军,不知道会不会让评委觉得我这件作品不好。

    “啪啪啪。”就在我紧张的屏住呼吸时候,台下突然响起一阵阵的热烈的掌声。

    我被这个掌声给震惊了,只能够呆呆的看着那些评委起身,对着我露出满意的微笑。

    “清泠,你让我看了一场非常不错的表演。”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一身黑色西装的辛乌,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边,优雅绅士的对着我伸出手。

    “辛乌?”我迷茫的看着辛乌,就连握手都忘记了。

    好在辛乌没有生气,依旧用温和绅士的目光对着我说道;“今天你的表演,很精彩,谢谢你,清泠。”

    辛乌这个样子说,是我……成功了吗?

    我压下激动的心情,和辛乌的手握在一起。

    “谢谢。”

    “不,应该是我要谢谢你,你教会我,一山还有一山高,清泠,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法国大公司?我重金聘请你成为我们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工资等同于你在席氏集团CEO的两倍。”

    辛乌这是对我抛出橄榄枝?想要将我收归己用吗?

    说真的,法国大公司,是整个设计界的向往,辛乌的公司很大,很多设计师都想要去法国大公司,成为他们的设计人员。

    现在辛乌聘请我成为首席设计师,是设计师最想要得到的,很多知名的设计师都未必可以得到这个待遇。

    但是……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还是想要打拼属于自己的事业。”我婉拒了辛乌的邀请,辛乌似乎有些惊讶,大概他也觉得,没有哪个设计师,会拒绝自己的要求吧,毕竟他的条件,真的很诱人。

    “既然这个样子,我也不会勉强你,反正以后我们就是合作伙伴了。”辛乌笑了起来,俊朗的脸上配上他阳光的微笑,让辛乌整个人都看起来越发的迷人。

    我们两个人握手的样子,被媒体拍下来,很快成为了宣传的海报。

    我在总决赛中,逆袭成为了第一名,我还记得,萧雅然当时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他目光阴鸷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在所有人都过来对着我道喜的时候,他却离开了。

    我不知道萧雅然用那种凶狠的目光看着我想要干什么,我现在也无暇顾及这些。

    我从会场出来之后,整个人都虚脱了,我让林曼给我脱掉婚纱,当林曼看到染血的婚纱之后,发出一声惊呼。

    “清泠,你真的疯了,不要命了?”

    “不要声张。”我抓住林曼的手,虚弱无力道。

    我现在刚获得辛乌和所有媒体的好感,绝对不可以在这个时候发生任何事情。

    “可是,你这个样子没有问题吗?我们现在必须马上去医院。”林曼看着我身上的鲜血,忍不住对着我提议道。

    “先帮我将伤口重新包扎一下,整理好再去医院。”我忍着眩晕的脑袋,对着林曼,虚弱无力道。

    “好。”

    林曼点头,拿出了医药箱开始给我整理伤口。

    我忍着剧痛,冷汗直冒,一直攥紧拳头。

    林曼见我这个样子隐忍,忍不住朝着我说道:“疼的话就叫出来,我不会笑话你的。”

    “这点疼,我还可以忍受,林曼……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你还记得吗?”我看着低眉顺眼的林曼,恍惚的说道。

    我看到林曼拿着棉签的手微微抖了抖。

    她仰头,似乎有些迟疑的看了我一眼道:“我……知道,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清泠,你为什么会这个样子说。”

    我松开拳头,握住林曼的手臂,断断续续道:“从我接下席氏集团开始,你就一直在我身边鼓励和支持我,林曼,我……是真心将你当成我的家人,我希望,我们之间的友谊,可以一直……都这个样子。”

    “好。”

    林曼在许久之后,才回应我,可是,却没有抬起头,看我一眼。

    我没有在意,只是忍着伤口传来的剧痛,半个小时之后,终于将伤口处理好了。

    林曼帮我穿上衣服,让人将婚纱拿去清洗,扶着我,离开了休息室。

    我们走出会场,外面集聚了很多的记者,我一看,便让林曼走后门。

    今天是我拿了冠军的日子,而且舞台上我和辛乌握手的样子也成为了热搜,席氏集团也再度出现在公众的面前,这些媒体,自然不会放过这一次的新闻。

    我们没有走正面,避开那些记者,直接走后门,不想,我们走了几步之后,我就撑不住了。

    大概是在舞台上,我太用力了,此刻我的脑子晕乎乎的,浑身滚烫滚烫,就连眼睛都看不清楚,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

    “清泠,你怎么了?清泠,你别吓我。”林曼蹲在我的身边,抓着我的手臂,扯着我的手臂,想要将我拉起来。

    我顺着林曼的力度,很想要站起来,可是,我真的没有力气,没有办法站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车子尖锐的刹车声,我有些怔讼的看着停在我和林曼不远处的车子,喉咙像是要冒出火一样,特别的难受。

    “慕清泠,上车。”

    车门打开之后,我听到一道熟悉而又清冽邪气的声音。

    这个声音……好像是?

    我还没有想清楚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身体已经被人抱住了。

    一股淡淡的古龙水的香味,钻进了我的鼻子。

    “喂,你是谁,你要将清泠带到哪里去?”

    “维克多,将这个聒噪的女人扔到另一辆车上。”

    我听到抱着我的男人,对林曼不屑的命令道。

    随后,我便看到林曼被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带走了。

    “顾……夜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