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181章 对自己的身世展开调查

    我看着方彤这个样子,不由得带着讥诮。

    方氏集团的千金?现在就算是方浩然在这里,也救不了她了。

    “慕清泠,你给我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慕清泠,你给我等着。”方彤在被人带走的时候,还异常嚣张的对着我发出撕心裂肺的低吼。

    我冷眼看着方彤被人带走之后,便直接离开了慕家。

    解决了方彤和慕辰之后,我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查清楚。

    “当年你妈妈生下你的出生证明?”我来到了我小姨家,虽然我们以前的关系不怎么好,但是现在我毕竟在京城有些名气,所以他们对我也没有不客气,反而有些热情,我将自己的来意说明了之后,小姨似乎没有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

    “嗯,我找不到我的出生证明,想要问一下。”

    “哦,这件事情,你可以问你妈妈。”

    “我妈妈不记得了,她以前和你的关系最好了,小姨你应该记得我出生的事情吧?”

    “其实,我也不是记得很清楚,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小姨看着我疑惑道。

    我只是随意找了一个借口搪塞过去,见小姨这边没有办法得到我想要的答案,无奈之下,我只好去医院。

    “你要验血?”司徒傲听了我的来意之后,似乎很惊讶的样子。

    “嗯,帮我检验一下,然后将报告书给我。”

    “好。”司徒傲带我去验血之后,一个小时之后出结果。

    司徒傲将报告书给我之后,便离开了。

    我将报告书带回家之后,翻出了以前医生给爸爸做检查的病历报告。

    我对比了一下我的血型,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我……不是慕家的孩子?

    爸爸的血型是A型的,但是我的血型是O型RH血型,妈妈的血型是B型,不管怎么组合,都不可能生出我这个血型?

    原来,我不是慕家的孩子,所以妈妈才会这个样子对我?

    既然我不是慕家的孩子,那么……我是谁的孩子?

    我撑着脑袋,怎么想都想不通。

    方彤不是方家的孩子?从今天妈妈说的那些话中,我只能够得出这个结论。

    想到叶然和方浩然就这么一个女儿,竟然还不是他们的女儿?他们该有多么的伤心。

    我现在一切都还只是猜想,必须要实质性的证据证明方彤的却不是方家的孩子。

    但是我要怎么证明?

    我正苦恼着要怎么证明方彤不是方家的孩子的时候,门铃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我有些疑惑这个时候会有人过来找我?难不成是林曼?

    我来到门口,打开门,看到的却不是林曼,而是帝国庄园的管家。

    “慕小姐,很抱歉过来打扰你休息。”

    “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我怔讼的看着眼前绅士优雅的管家道。

    “可以麻烦慕小姐你去一趟帝国庄园吗?”

    “啊?”我被管家的话吓到了,忍不住张大嘴巴。

    我和帝国集团的人,好像是没有什么交集?除了……团子?》

    “小少爷一直哭,我们都没有办法,家主说或许将你请过去,你会有办法。”

    管家一板一眼的对着我说道。

    “团子哭了?怎么好端端的会哭?”

    听到是团子在哭,我着急的看着管家说道。

    “小少爷从下午就一直哭,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停止,我们担心他这个样子会哭坏嗓子,只能够过来请慕小姐过去安慰小少爷,小少爷好像是和慕小姐很有缘分的样子,也很喜欢慕小姐,所以可以麻烦慕小姐吗?”

    “好,我马上就过去。”

    听到团子在哭,我什么都顾不上了,关好门,就和管家上车了。

    ……

    “管家,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坐在车上,我看着开车的管家,忍不住开口问道。

    “慕小姐有什么事情,请说。”管家态度异常温和的朝着我说道。

    我舔了舔唇,想了想之后,还是决定问一下。

    “那个,你们的主人,就是那个……慕先生,你上一次是说他的中文名字是慕吧?”

    “是的。”管家回头,对着我点头道。

    “团子的母亲,不在吗?”

    团子这个样子哭,他的妈妈不在吗?

    管家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对着我摇头道;“抱歉,这是主子的事情,我们不好过问。”

    难不成团子的母亲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或者是……

    我的脑子里,忍不住脑补了一下那些豪门野史。

    “到了,慕小姐。”正当我正在脑子里想着团子的母亲是怎么过世的时候,却听到前面的管家对着我沉声道。

    我回过神,尴尬的看了挂你家一眼,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

    再度来到帝国庄园,我的心情不由得带着些许的复杂。

    “小少爷正在楼上,请慕小姐随我过来。”

    “好。”我看了管家一眼,点头跟在了管家的身后。

    别墅还是和我上一次过来的时候一样,两边是训练有素的佣人,奢华的楼梯带着些许的冰冷,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哇哇哇……妈咪……要妈咪……”

    孩子稚嫩的哭泣,吐字不清,却在扯着嗓子大哭。

    “小少爷,求你不要哭了。”

    “小少爷,来,这是刚从木菲尔草原那边运送过来新鲜的牛奶,你以前最喜欢喝的。”

    “妈妈……哇哇哇……”

    “团子。”我听着孩子撕心裂肺的哭泣声,再也顾不上了,推开门,走进去,就看到坐在那张婴儿床上,不断大哭的团子。

    他哭的一张脸都红了,捏着小小的拳头,红肿的眼睛,看起来异常的可怜。

    “麻麻……麻麻……”团子看到我之后,伸出手,做出一个抱抱的动作。

    我立刻上前,将团子抱住。

    “麻麻来了,团子乖,不哭。”

    团子将脸埋进我的胸口,脸颊一直贴在我的胸口一直在拱。

    我有些无奈的回头,对着房间里目瞪口呆的佣人说道:“那个,你们先下去,我有办法哄团子。”

    团子只怕是想要喝奶,但是这么多人在这里,我怎么好上演这种直播。

    “是。”

    那些佣人怪异的看了我一眼之后,便退出了房间。

    我看着那些佣人离开,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我低下头,摸着团子红肿的脸颊,瞅着他那双漂亮的凤眸,忍不住心软道:“我还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每次看到这个小家伙,我就不自觉会心软,大概是这个孩子的眼睛和席慕深很像的关系吧?

    “吃吧。”我将衣服解开,摸着团子被泪水打湿的鬓发说道。

    团子很自觉的将嘴巴凑近我的胸部,一把含住之后,便握住拳头,不断吮吸着。

    我被团子这个样子弄着,双颊不由得一阵滚烫,其实,这种体验,对于我来说,还是有些尴尬的。

    毕竟,我明明没有奶水,还要这个样子喂小孩子,心里这一关,怎么都过不去。

    团子吸了很久,总算是安静了下来,我吻着团子的脸蛋,有些无奈的想着,我明明没有奶水给团子喝,为什么团子总是喜欢往我胸部上凑?难不成团子一出生,就没有喝过奶?

    不可能吧?团子的母亲难产死了?

    我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目光柔和的看着已经熟睡的团子,见团子睡的很熟,我便将团子放下,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团子好像是知道我要离开一般,竟然在这个时候豁然的睁开了眼睛。

    我看着睁开眼睛的团子,忍不住低声道:“怎么了?”

    “麻麻……”团子睁着眼睛,看着我,小小的手,抓住我的手指,闭上眼睛,嘴巴吐着泡泡再度睡着了。

    看着团子这幅可爱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要是我的孩子还活着,年岁应该是和团子差不多大吧?

    “慕小姐。”我靠在床边,安静的看着团子许久,直到管家走进来,身后是端着托盘的佣人。

    我闻到一股很香的味道,感觉肚子都在唱空城计了。

    我舔了舔唇,讪笑道:“管家,能麻烦你将团子的手掰开吗、”

    我刚才想要甩开,但是别看团子这么小,力气还真是不小。

    我又不忍心掰开团子的手,只好让管家来了。

    管家笑眯眯道:“慕小姐肚子饿了吧?我让厨师给你做了一点汤盅,你要不要尝尝看。”

    我的却是肚子饿了,闻着那些香甜的味道,我的肚子就已经开始发出咕噜噜的声音了。

    我也没有矫情,让管家给我将东西端上来,我大快朵颐的吃完之后,却见管家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大概是从未见过我这种举止粗鲁的女人吧。

    “让你见笑了。”我脸一红,佯装镇定的对着管家说道。

    “不,慕小姐很率真,慕小姐今晚就睡在这里吧,小少爷的房间很大,慕小姐要是困了,可以在这里睡。”

    “只能这个样子。”我苦笑一声,回头看着一直抓着我的手的小团子。

    我要是走,估计团子还会闹,想到刚才团子哭的撕心裂肺的样子,我心疼道:“团子的爸爸哪里去了?孩子哭成这个样子,他这个样子像话吗?”

    我像是严厉的老师一样,看着管家道。

    管家有些尴尬道;“家主他……不会哄孩子,只说让我们将你请来就行了。”

    我来过这里两次,却一次没有见过别墅的主人?

    难不成,这个帝国集团的总裁,就真的这么神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