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184章 当我的女人,我不会亏待你

    “清泠,求你了,你要惩罚就惩罚我好了,我求你不要去方家认亲,不要夺走彤彤的幸福。”

    卢美芬抱住我的大腿,对着我厉声道。

    我低下头,看着紧紧的抱住我双腿的卢美芬,微微的扯动了一下唇瓣,讥诮道:“方彤的幸福,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的,你觉得,我会这么简单的放过方彤吗?我要让方彤知道,偷来的幸福,永远都不会长久。”

    “不要,不可以,不可以将彤彤的幸福抢走,慕清泠,你要是真的要这个样子做,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卢美芬疯狂的起身,朝着我猛地撞了过来。

    我整个人被她撞到一边的篱笆上,疼的我不由得抽气。

    她捡起地上的木棍,眼神疯狂的对着我厉声道:“你要是敢揭露出彤彤的身世,我就杀了你,杀了你,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听到卢美芬的话,我不由得浑身冰冷。

    她真的是疯了,为了不让我将方彤的身世说出来,竟然真的要对我下手吗?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看着卢美芬的样子,浑身不由得冰冷刺骨。

    “杀了你,不可以让你毁掉彤彤。”

    卢美芬手中的木棒,眼看着就要朝着我的身上挥过去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出现,挡住了卢美芬的动作。

    “慕清泠,你傻了?对我的时候不是挺横的吗?”邪佞冷酷的声音从我的耳边响起,我怔讼的抬起头,就看到了顾夜爵那张邪肆诡谲的面面具脸。

    他单手抓住了卢美芬的手,一双渗人的绿眸,满是冰冷的看着不断扭动着身体的卢美芬。

    :“你敢动我的女人,找死吗?”

    喂喂喂……

    什么叫我是他的女人?

    这个男人脑子抽了吧?

    “维克多,将这个女人给我绑起来。”

    卢美芬睁着一双眼睛,奋力的挣扎,想要挣脱,却被顾夜爵扔到了维克多的怀里。

    维克多将卢美芬抓了起来,冷下脸,让人将卢美芬绑起来。

    “怎么样?受伤了没有。”顾夜爵走到我的身边,看着我手臂上的伤口道。

    “没……没事,就是,有些疼。”我从地上站起来,看向了自己的手臂,上面被蹭破皮,火辣辣的疼。

    “你傻了?人家都举着木棒过来了,你还木呆呆的站在这里被人打?平时你不是挺能干的吗?”顾夜爵不悦的看了我一眼,用手戳着我的额头道。

    “顾夜爵,你不要太过分了。”我被顾夜爵这个样子对待,忍不住气冲冲道。

    “哼。”顾夜爵邪冷的看了我一眼,一把将我整个人抱了起来。

    “喂,你干什么。”

    突然被顾夜爵抱住,我不由得扭动了一下身体,就被顾夜爵按住了腰身。

    “给我安静一下,要不然,有你好受的。”

    顾夜爵黑着脸,不悦的捏住我的脸蛋道。

    这个混蛋男人,无耻……

    我气呼呼的瞪着顾夜爵,只能被他强硬的抱着。

    “慕清泠……你要是敢说出去,我不会放过你的。”

    顾夜爵抱着我朝着门口走去的时候,我听到卢美芬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我感觉自己耳鼓的位置,被卢美芬刺激了。

    我垂下眼帘,回头看了卢美芬一眼,看着她疯狂扭曲狰狞的样子,我不由得冷嘲道:“你一直就没有放过我。”

    她为了方彤,做了多少事情?为了方彤,伤害了我多少?

    为什么有的人的心肠会这么硬?

    “卢美芬,你知道吗?我是真的将你当成了母亲,哪怕你以前,对我一点也不好,但是,我一直没有怀疑过,你为了自己的孩子好,我可以理解,但是,假的就是假的,偷来的幸福,永远不会长久。”

    我淡淡的看了卢美芬一眼,冷笑一声,便让顾夜爵带我离开。

    离开的时候,我还听到卢美芬撕心裂肺的声音。

    欠了的,总是要还的,就比如现在,方彤就是欠了我的,她就必须要还给我。

    ……

    “你不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坐在顾夜爵的车上,我看着已经包扎好的伤口,挑眉的朝着顾夜爵问道。

    顾夜爵看了我一眼,眸子微微幽深道:“你想要告诉我。”

    “……”我白了顾夜爵一眼,有些累的靠在身后的座椅上。

    明天,我就和叶然还有方浩然说出自己的身世,方彤,你占据了属于我的身份,我的父母太久太久了,也是时候要还给我了。

    “慕清泠,当我的女人吧。”

    我正昏昏欲睡的时候,却在这个时候,听到顾夜爵沉沉的声音。

    听到顾夜爵的话,我差一点没有喷出一口血。

    我抖了抖嘴唇,睁开眼睛,看着凑近我的这张诡谲的面具,嘴角绷紧的有些僵硬。

    “那个……你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顾夜爵说什么混账话?

    “当我的女人,我不会亏待你,以前席慕深可以给你的东西,我都可以加倍的给你。”顾夜爵凑近我,握住我的下巴,对着我露出一抹意味深长道。

    我听到之后,眼角抽的异常严重,良久之后,我才黑着脸道:“没得商量。”

    “那你欠我的那一夜怎么算。”顾夜爵没有生气,只是将脸靠的我越发近。

    我被顾夜爵用这种近距离的姿态气到了,耳根忍不住微微热了起来道。

    “咳咳咳……那件事都过去那么久了,你怎么还惦记着啊。”

    “不要告诉我,你是一个不守信用的人,慕清泠。”顾夜爵伸出手,握住我的下巴,冷冷的对着我说道。

    毕竟是我当初答应顾夜爵的,现在被顾夜爵这个样子说,脖子不由得一冷,头皮发麻道:“我……会负责给你找一个你喜欢的女人的,怎么样?”

    顾夜爵不是很好色吗?既然这个样子,我给他找一个绝世美女,这个样子,够义气了吧?

    “慕清泠,我只要你的身体。”

    顾夜爵说完,便将我压在身下,我被顾夜爵的动作吓到了,发出一声尖叫之后,想都没想,抬起脚,一脚踹到顾夜爵的身上。

    顾夜爵猝不及防,整个人都朝着后面仰,脑袋磕到玻璃上。

    看着顾夜爵这么狼狈的样子,我忍不住脖子发麻道:“那个……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谁让你动不动就对我做出这种事情来,你活该。”

    “慕清泠。”顾夜爵一张脸都黑了,声音冰冷的对着我低吼道。

    我被他吼的脖子都发麻了,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脖子。

    顾夜爵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我还真的是有些被吓到了。

    “该死的女人,我一定要你好看。”

    顾夜爵冷冷的盯着我,说着无比凶狠的话,却没有真的朝着我扑过来。

    看到顾夜爵这个样子,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虽然顾夜爵这个男人一正一邪的,想来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凶狠的事情来吧?

    这个样子想着,我的心中不由得更加放松下来。

    “到了。”车子到了我的住处之后,顾夜爵不悦的对着我说道。

    “谢谢。”从刚才顾夜爵企图对我做出那些事情之后,顾夜爵在后面很长一段时间,都非常的老实,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我从车上下来之后,对着顾夜爵轻轻的点头道。

    顾夜爵只是抿唇看了我一眼,便让人开车离开了。

    我目送着顾夜爵的车子离开,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我将门关上,随意的洗了一个澡,刚想要睡觉,门口就传来一声熟悉的哭泣声。

    “哇哇哇……”

    “呜呜呜……”

    “泠泠,不许哭。”

    “哇哇哇6”

    泠泠?

    我听到这两个字,立刻从床上爬起来。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

    难不成是团子过来了?

    我慌张的穿上拖鞋冲出了卧室门,打开门,果然,看到了抱着哭的面红耳赤的团子的慕。

    他的那张俊美的脸,泛着些许寒气,薄唇抿成一条线。

    “团子。”我张大嘴巴,看着哭的身体都在颤抖的团子,忍不住伸出手,将团子抱了过来。

    “妈妈。”团子抱着我的脖子,哭泣的叫着我。

    我看着团子满脸泪痕的样子,心疼的不行,只能够将团子紧紧的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团子的手,安慰道:“妈妈在这里,不哭。”

    “饿。”团子将脸埋进我的怀里,湿漉漉的嘴巴对准了我的胸口。

    我被团子的举动,弄得身体不由得一颤。

    我抬起头,看了面色冷峻的慕一眼。

    “席慕深,你也进来吧。”

    虽然他一直说自己不是席慕深,但是我很清楚,他就是席慕深。

    我会让他承认自己的身份的。

    “慕。”他皱眉,看了我一眼,吐出一个字道。

    我抓到他会中文的弱点,佯装惊讶道:“你的管家不是说你不会中文吗?我刚才明明就听到你说中文,席慕深,骗我很好玩吗?”

    他抿唇,没有说话,面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

    身后的保镖,将他推进我家,就离开了。

    我冲好牛奶,将奶瓶递到团子的嘴巴。

    上一次团子在我家呆了一段时间,我便准备好了奶瓶。

    团子这一次没有闹,张开嘴巴,含住了奶瓶,稚气可爱的喝了起来。

    看着团子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正看着团子发呆的时候,一道视线,落在了我的手臂上。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将目光放在我的手臂上,我怔怔的看了他一眼,暖暖的笑道:“我没事的,今天受了一点小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