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192章 睡想你

    我和席慕深跟着泠泠到了病房,我给泠泠擦了擦脸,看着泠泠漂亮的脸蛋此刻却一片粉白,心中泛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好了,孩子不是没事吗?别哭了。”席慕深见我看着泠泠一直在哭,忍不住皱眉的对着我说道。

    “都是我没有好好照顾好泠泠,泠泠还这么小,就要遭受这些。”我红着眼眶,抬起头看着席慕深哑着嗓子道。

    “慕清泠,你在这个样子,我就生气了。”席慕深沉下脸,不悦的看着我,伸出手,异常粗鲁的擦拭着我眼睑的泪水。

    “你总是惦记着这个小鬼,别忘了,我是你男人。”

    “席慕深……你不可理喻。”听到席慕深吃味的话,我忍不住白了席慕深一眼道。

    “以后不许将对他的关心,超过我,别忘了,我才是你的男人。”席慕深邪肆的挑眉,一脸认真的朝着我说道。

    我被席慕深霸道的话,弄得面红耳赤的时候,叶然过来了。

    她估计也是知道了泠泠突然生病的消息吧。

    “清泠,我的外孙现在怎么样了。”

    叶然紧张的看着我,雍容的脸上满是担忧。

    “没事,是急性阑尾炎,现在已经没事了。”

    “没事就好,我听到司徒医生说然然在手术室,真的吓坏了,我可怜的外孙。”

    叶然走上前,看着躺在床上的然然,心疼的摸着然然的脸说道。

    “妈,然然好了之后,我就将然然交给你照顾,好不好。”

    我看着叶然,做了一个决定。

    我和席慕深都有工作要忙,没有多少时间照顾泠泠,要是将泠泠交给叶然照顾的话,我也比较的放心。

    “好,反正我和你爸爸没什么事情,你爸爸说,过几天就将公司整个交给你,我和他正好给你带孩子。”叶然听到我的话,欣喜不已道。

    “爸爸还老当益壮,不能在继续管理一下公司吗?”我瞅着妈妈,有些无奈道。

    现在我回到了方家,爸爸就开始不想要管公司的事情,什么事情都扔给我做,美其名曰他受伤了,要养伤。

    可是,爸爸的身体底子很好,明明就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却还是赖在医院不肯离开。

    我第一次发现,那个在外界说,有着铁血手腕的方浩然,也会有这么无赖的一面。

    “你爸爸辛苦了这么久,现在有你在,我们自然不会继续管公司,而且,这些原本就是留给你的,你是我们唯一的女儿,公司什么都交给你,我和你爸爸,只要享清福就可以。”

    叶然看着我,目光慈祥道。

    我一听,只好无奈道:“好吧,不过有些重要的事情,我还是要找爸爸决策的。”

    “行,清泠,你今天也很累了吧,先和慕深回去休息吧。”

    叶然见我疲惫的样子,不由得说道。

    我的却是很累,最近公司很忙,泠泠又发生这种事情。

    “我今晚留在这里看着泠泠吧。”我摇摇头,就算是在怎么累,我也不想要离开泠泠。

    席慕深听了我的话之后,原本难看的脸色,蒙上一层寒冰。

    叶然无奈道:“清泠,听话,身体要紧,泠泠我来照顾就可以了,你现在马上回去休息。”

    看着叶然固执的眼神,我只好和席慕深离开泠泠的病房。

    我们坐上电梯的时候,我刚想要和席慕深说话,席慕深却将我按在墙壁上,霸道粗暴的咬住我的嘴巴。

    “呜呜呜……”我被席慕深用这种方式堵住嘴巴,忍不住捶打着席慕深的胸膛。

    “慕清泠,你是我的,听到没有。”

    席慕深目光凶狠的瞪着我,声音沉沉道。

    我有些无语的白了席慕深一眼。

    “你又在吃什么醋?”席慕深松开我的嘴巴的时候,我忍不住摸着自己红肿的嘴巴抱怨道。

    这么用力,当我的嘴巴是香肠吗?疼死我了。

    “不许你这么担心泠泠。”席慕深挑眉,一脸认真的朝着我说道。

    我闻言,黑着脸,掐住席慕深的耳朵道:“泠泠是我们的儿子,你这说的什么话?”

    “反正是别人的老公。”席慕深不满道。

    我一听,顿时有些好笑。

    “慕清泠,我们结婚吧。”

    我和席慕深正享受着拥抱的温馨,席慕深突然抬起我的下巴,对着我轻声道。

    结婚吗?

    我和席慕深虽然重新在一起了,却没有想过结婚的事情。

    看着席慕深沉沉的眼眸,我忍不住说道:“你就这个样子?想要娶我?”

    “你想要怎样?”席慕深恣肆的掀唇,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魅惑道。

    “我现在可是方氏集团的代理董事长,马上就是正式的董事长,要迎娶我这个董事长,你不拿出一点诚意怎么可以?”

    我挑眉,抱胸的对着席慕深道。

    “那……你想要什么诚意?嗯?”席慕深走进我,突然咬住我的耳垂道。

    席慕深这个卑鄙小人,明明知道,耳垂是我最敏感的地方,现在竟然这个样子挑逗我的神经。

    我勉强的稳定心神,朝着席慕深冷哼道:“看你自己了,要我满意才行。”

    “是吗?满意吗?”席慕深突然看着我,用一种异常诡异的目光。

    我被席慕深这种古怪的目光看的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后背也毛毛的。

    我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结结巴巴道:“席慕深……你想要做什么?”

    席慕深干嘛突然用这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我?怪……渗人。

    “咔擦。”电梯在这个时候开了,席慕深抱起我的身体,对着我幽幽道:“你不是要我让你满意吗?今晚老公就让你满意。”

    “混蛋,我不是说这个满意……”我一听,就知道席慕深说的是什么,顿时为席慕深这种不要脸的话,气的面红耳赤。

    “不是这个满意?是什么满意?嗯?”可是,席慕深却靠近我的脸,恣肆的朝着我懒洋洋道。

    我被席慕深的话,刺激了整个身体,羞恼不已的瞪着席慕深。

    最终,在席慕深的强硬的攻势下,我最终还是沉浮在席慕深的身下。

    第二天,我躺在床上,揉着酸痛的腰身,看着站在我床边正在打领带,神清气爽的席慕深恼怒道:“席慕深,你一个月别想要碰我。”

    昨晚他竟然这么用力,腰都要断了。

    席慕深暧昧的对着我挤眉弄眼道:“宝贝泠泠,你总是这个样子说,最后还不是任我为所欲为。”

    这个混蛋,他在得意什么劲啊?

    我有些愤怒的抓起一边的枕头,直接朝着席慕深的脸上挥过去。

    席慕深一把抓住了那个枕头,朝着我摇头道:“好了,昨晚是我太激动了,有些过分了,作为补偿,方氏集团的工作,我今天帮你做了,怎么样。”

    “哼,这还差不多。”

    今天我可以休息,我自然是开心不已。

    “小狐狸。”席慕深捏住我的鼻子,对着我笑道。

    “中午你要回来给我做饭,听到没有。”我扯着席慕深的耳朵,像个女王一样命令道。

    “知道了,乖乖在别墅躺着,等我回来。”

    席慕深在我的嘴唇上用力的亲了一口,起身离开了卧室。

    看着席慕深离开的背影,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雨过天晴之后,一切都这么的美好。

    我一直相信,经历了挫折之后,会越来越好的。

    ……

    “卢美芬自首了?”中午,我吃完了饭之后,听到席慕深带给我的消息之后,忍不住皱眉道。

    “上午传来的消息,卢美芬跑到警局说方彤和慕辰做的那些事情,都是她指使的,是她威胁方彤和慕辰这个样子做的。”席慕深的面色泛着些许冷漠道。

    “那……现在怎么样了?”

    “卢美芬手中有很多证明自己才是幕后的证据,最终方彤和慕辰被放出来了,她被判终身监禁。”席慕深摸着我的眼睛,淡淡的解释道。

    最终结果,竟然是这个样子?

    方彤和慕辰竟然会被放出来?卢美芬这个样子做,无疑就是想要救方彤和慕辰罢了。

    虽然我恨卢美芬当年为了让自己的女儿得到幸福的生活,将我换掉,但是,卢美芬对方彤和慕辰的母爱,却让我莫名的有些酸涩。

    “方彤和慕辰我会让人看着的,要是他们还想要找死,也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席慕深冷下脸,对着我说道。

    “你放心,我会盯着这两个人的,不会让他们再度有机会翻身。”

    不过,就算是卢美芬这个样子做,方彤和慕辰也没有办法翻身。

    方彤因为之前做的事情全部曝光,已经在娱乐圈除名了,现在她不是方氏集团的千金,就算是出来,也翻不出什么浪。

    但是,话虽然是这个样子说,我却还是要提防,毕竟嫉妒和怀着恨意的女人,是非常可怕的。

    “下午我要去出国开会,可能要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你给我乖乖的,知道吗?”

    席慕深摸着我的脸颊,对着我命令道。

    “你要去出差。”

    我一听席慕深要去出差,便将方彤和慕辰的事情抛到脑后,忍不住惊讶道。

    席慕深已经很久没有出差了,现在席慕深要离开我,我心中当然非常舍不得。

    “一个星期,怎么?想我?”席慕深将脑袋靠近我,薄冷诱人的呼吸,从我的脸颊划过。

    我忍不住抖了抖身体,结结巴巴道:“谁想你了,你给我听清楚了,你现在是我的男人,你要是敢在外面拈花惹草,看我怎么收拾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