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199章 我只有十七岁啊

    “想要我放了慕清泠和你的孩子,行啊,只要你……跪在地上求我,我说不定可以考虑一下。”

    “萧雅然,你卑鄙。”没有想到萧雅然会想出这种招数,我气的不行,忍不住对着萧雅然低吼道。

    “给我闭嘴,慕清泠。”萧雅然阴着脸,刀子用力的抵在我的脖子上。

    我被刀子冰冷锋利的割开,疼的不行。

    “麻麻……”

    泠泠似乎被吓到了,一直叫着我的名字。

    我低下头,看着泠泠,安慰道:“泠泠别怕,麻麻在这里。”

    “萧雅然,你要是敢碰他们一下,我要你后悔。”席慕深的眸子,一直盯着萧雅然的刀子,嗓音低沉而冷酷道。

    “怎么?吓我?”萧雅然嗤笑一声,面容带着狰狞。

    “席慕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怎么?慕清泠和你的孩子,都不足以让你跪在地上吗?”

    “席慕深,不要。”我不要席慕深为了我和孩子遭受这种屈辱。

    “慕清泠,我会将你和孩子带回去的,相信我。”席慕深目光深沉的盯着我,随后便将目光看向了萧雅然。

    “萧雅然,只要我跪了,你就会将泠泠和慕清泠放了吗?”

    “那就要看看你的诚意了。”萧雅然冷笑的看着席慕深道。

    “席慕深,不要跪,就算是你跪了,他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萧雅然对我们的恨这么浓,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过我们。

    席慕深知道,我也知道。

    但是,席慕深现在却没有第二个选择了。

    他将手枪交给身后的手下,对着萧雅然,便要下跪。

    “老板。”席慕深的手下看着他真的要对着萧雅然下跪,忍不住叫了席慕深一声。

    席慕深却没有理会那些人,目光深寒刺骨道:“萧雅然,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

    “席慕深。”我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席慕深对萧雅然这种卑鄙小人下跪。

    我看准了时机之后,咬住了萧雅然的手臂。

    “啊。”

    萧雅然吃痛的松开我,我解开胸口的带子,将泠泠朝着席慕深的方向扔过去。

    “席慕深,接住泠泠。”

    我相信席慕深肯定能过接住我们的孩子。

    席慕深慌张的将泠泠抱在怀里,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就要朝着席慕深跑过去的时候。

    萧雅然红着眼睛,疯了一样,对着我的胸口猛地刺了过去。

    “慕清泠,你这个贱人,你敢咬我。”

    “嗤。”

    “慕清泠。”

    利刃刺穿身体的声音,很清脆,我甚至可以听到鲜血流出来。

    我惊恐的看着刺进我胸口的刀子,回头就看到席慕深恐怖的俊颜。

    席慕深……

    我伸出手,想要叫席慕深的名字,却发现,喉咙在此刻,发不出一点的声音。

    席慕深……

    “去死吧,慕清泠。”

    萧雅然疯狂的拖着我,朝着悬崖走去,将我推下去。

    我怎么可能就这个样子让萧雅然得逞,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抓着萧雅然,一起朝着悬崖倒下去。

    “慕清泠。”

    席慕深撕心裂肺的声音划过我的耳膜,随后我看到一个黑影朝着我扑过来。

    “慕清泠……你他妈的还没有履行你对我的诺言,你敢就这个样子死掉。”

    这个声音是?顾夜爵……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感觉风不断从我的身体吹拂,我什么都不知道了,身体被一个强硬的怀抱,紧紧的抱住了,耳边是他混合着风声的声音。

    “慕清泠,我真是疯了,竟然跟着你一起跳下来了,你究竟给我吓了什么蛊。”

    顾夜爵……你真的疯了?为什么跟着我一起跳下来。

    “轰隆。”一声巨响之后,黑暗将我整个人吞噬掉,胸口的剧痛开始蔓延,这一次,我想,我是真的死定了。

    席慕深……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我们的孩子……知道吗?

    一定要……

    泠泠,记住,妈妈很爱你。

    爸爸,妈妈,你们一定要……好好的活着,一定要……

    ……

    “布谷布谷。”

    好吵……

    什么声音,怎么会这么吵?

    我听到好多的声音,有鸟叫声,有虫鸣声,还有风声,雨声。

    这些声音,穿透我的耳膜。

    一遍遍的,让我有些迷茫。

    “动了,她的手指动了。”

    “看来是有反应的,我们立刻去汇报。”

    我听到有人在说话,我勉强的睁开一条眼缝,我想要看清楚,这个在说话的人,究竟是谁。

    可是,我努力了这么久,却只能够看到一个恍惚的影子,晃晃荡荡的,除了这个,我什么都看不清楚。

    刺目的白色,一切都是白色的,让人……莫名的有些害怕。

    席慕深……你在哪里?

    席慕深……

    “慕清泠,醒一醒,慕清泠。”

    一声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不断叫着我的名字。

    我勉强的睁开眼睛,看清楚了眼前的脸。

    “席慕深……是你吗?”我嘶哑的叫着眼前的人。

    我见那个人好像是突然僵住了身体,可是很快,他便伸出手,将我呵护在怀里,淡淡道:“医生说,你睡的太久了,身体可能会很僵硬,不过很快就没事的。”

    “什么……睡?我生病了吗?席慕深……你突然……对我这么好,会让我……很眷恋的。”

    我没有想到,一向对我冷冰冰的席慕深,竟然会对我这么好。

    他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我给他做了一个蛋糕,可是,却被席慕深扔了,他不喜欢我,我却还是忍不住想要靠近他。

    “席慕深……我给你……做了一个蛋糕,你……都不要……我做的很辛苦很辛苦……”

    “我真的……很喜欢你……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很喜欢你了……爷爷说……以后我会成为你的妻子,我会……努力做好你的妻子的,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一想到我将蛋糕给席慕深,得不到席慕深一点的夸奖,反而换来席慕深的厌恶之后,我感觉心脏都有些难受。

    “慕清泠,你在说什么?该死的,你怎么了?”

    “席慕深……我好累,我想要睡觉,你别吵我。”

    耳边的声音,好吵,我才不要听,太吵了。

    ……

    “说,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说的话这么奇怪。”

    “爵爷,你先冷静下来,我们……刚才分析了一下,这位小姐当时撞到了岩石,又受了这么重的伤,我们估计,她大脑可能受到了外界的刺激,形成了一种返潮现象。”

    “给我说人话。”

    “意思就是这位小姐的记忆,停留在以前的时候,可能是十多岁,也可能是七八岁……”

    “这种情况还有救吗?”

    “这个……目前我们也不知道,人的记忆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

    “没用的东西,都给我滚出去。”

    吵死了……

    谁在这里说话?

    我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欣长的身影背对着我,好像是在发脾气的样子。

    我舔着唇瓣,有些害怕道:“席慕深……对不起……我……知道,我不应该闯进你的房间。”

    我怎么忘记了,席慕深最讨厌的就是我进他的房间。

    以前我为了能够接近席慕深一点,总是不自觉的会走进席慕深的房间,每次哦度被席慕深驱赶出来。

    我有些沮丧,不知道要怎么做,席慕深才会喜欢上我。

    “慕清泠,谁让你起来的。”

    我撑着身体,就要从床上起来,我还以为,我是因为贫血昏倒在席慕深的床上,惹得他不高兴了。

    还没有等我起来,席慕深已经朝着我冲过来,一把按住我的肩膀,声音沉冷道。

    我见他戴着一个面具,有些稀奇道:“席慕深,你喜欢戴面具吗?好丑。”

    我嘀咕了一声,用尽力气,将他脸上的面具摘掉了。

    “该死的……慕清泠,你竟然……”

    “你怎么好像是老了?席慕深……你的脸怎么好像是成熟了不少?不过,还是这么帅。”我笑嘻嘻的摸着眼前的俊脸,一脸兴奋。

    我想,我现在肯定是在梦里,要不然,那个看到我就会皱眉冷言冷语的席慕深,此刻怎么会给我这么好的脸色,乘着在梦里,我一定要多调戏一下席慕深。

    “慕清泠,你看清楚,我是顾夜爵,不是席慕深。”

    他抓住我的手腕,寒眸泛着寒气道。

    “你改名字了?你喜欢叫顾夜爵吗?这个名字挺好听的,如果你喜欢这个名字,我以前就叫你顾夜爵好不好?要不然,我叫你爵,可以吗?”我捏着身上的被子,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俊美的男人说道。

    时刻仰望着席慕深,已经变成了我的习惯了。

    只要席慕深对我笑一下,我就会很开心。

    “慕清泠,我都说了,我叫顾夜爵,你给我看清楚。”

    “好嘛好嘛,你喜欢这个名字,以后我就叫你爵,爵,我们可以一起去上课吗?我不会打扰你的,我会很乖的,我就想要和你一起去学校。”

    我抓住顾夜爵的衣服,可怜兮兮道。

    顾夜爵看了我一眼,眼睛闪烁着些许复杂,突然问我:“慕清泠,你知道你现在多少岁?”

    多少岁?他怎么会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不过我还是乖乖道:“我十七啊,你就比我大三岁,你忘记了吗?你过十八岁成年礼生日的时候,我给你做了一个蛋糕,你都不要,还将蛋糕给扔出去。”

    一想到我费尽心机做好的蛋糕,被席慕深扔出去,我到现在都还有些难受。

    “席慕深,你想要什么样的蛋糕,或者是什么样子的生日礼物,等你二十一岁生日的时候,我再给你做,好不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