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211章 乔栗,我找不到回家的路

    现在也只能够等席慕深他们回来了。

    ……

    “夏天,你怎么会受伤?你去哪里了?我找了你这么久。”叶然的管家将我送到了我现在的住处便离开了。

    乔栗今天没有去上班,应该是在找我。

    她看到我双腿受伤之后,着急的不行,扶着我回家。

    “乔栗,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张开嘴巴,无声的对着乔栗说话。

    我不知道乔栗能不能听懂,可是,乔栗的眼睛,却带着些许的红色。

    她伸出手,轻轻的摸着我的脸道:“你又去找回家的路对不对?夏天,你找不到家?是因为你现在被毁容了?没有人认识你对不对?”

    乔栗果然是最懂我的,她知道,我是因为被人毁容了,所以我的家人都不认识我了。

    “会好的,夏天,我在你的身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乔栗抱紧我,柔软的胸部撞击着我的身体。

    我趴在乔栗的怀里,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这么努力的活着,这么努力的回到京城,这么努力的找到了叶然,可是……我就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却不认识我?没有人知道我是谁,他们都不知道,我才是慕清泠。

    萧雅然,我不会就这个样子屈服的,绝对不会。

    那次之后,我依旧每天都去方家,叶然渐渐的和我熟悉了,她没有因为我脸上的伤疤被吓到,反而温柔的摸着我的脸,问我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好几次,都是只能够看着叶然发呆,用悲伤绝望的目光看着叶然,叶然说,我的眼神过于悲伤了,然后告诉我。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活着是最好的,你很坚强。”

    叶然这个样子对我说。

    我苦笑一声,张口对着叶然无声道:“我必须要活着,我要保护我的爱人和孩子,还有亲人。”

    所以,不管多么困难,我都会活着,我会想尽办法让他们知道,我才是慕清泠。

    “你的手好像是神经坏死的关系,我找医生给你看看吧。”叶然看着我软弱无力的手,对着我温和道。

    我一听,不由得睁大眼睛点点头。

    要是我的手能够好起来,我就可以用写的。

    叶然对我很好,或许是我们之间血缘的关系,虽然她现在不认识我,却还是忍不住亲近我。

    她带我去了医院,让院长给我做了一个检查,可是,结果却让人失望。

    “方夫人,这位小姐双手的神经坏死,现在能够拿起一点东西已经算是奇迹了,要想要复原,恐怕很困难。”

    这个意思,就是说我的双手彻底残废掉了吗?我以后,再也不可能画设计图了?

    我看着医生,怔怔的忘记回神。

    “没有一点办法吗?”叶然摸着我的头发,对着医生再度问道。

    那个医生看了叶然一眼,摇摇头,似乎在告诉叶然,他也非常为难。

    我从床上起来,抿着唇摇头,对着叶然甜甜的笑了笑。

    他没有完全说不可能恢复,就是还有希望,只要有一点点的希望,我也绝对不会放弃的。

    叶然看着我,目光温柔道:“不管怎么样,我会帮你的。”

    不管多久,叶然还是这么善良,这个就是我的妈妈。

    叶然说还要找院长说一些事情,让我在医院门口等她。

    我便一个人坐了电梯,在医院大门口等着叶然。

    就在我等叶然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我睁大眼睛,看着从车上下来的顾夜爵。

    是……顾夜爵……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顾夜爵当时让人对我说的话,我言犹在耳,想到顾夜爵那张和席慕深一模一样的脸,我的心中不由得泛着些许的复杂和难受。

    “爵爷,就是这里。”

    我侧着身体,背对着顾夜爵的方向,却听到顾夜爵的手下,对着顾夜爵不知道在说什么。

    “确定是在这里吗?”顾夜爵低沉冰冷的声音,带着些许冷酷道。

    “是的,我们的人曾经发现了他的踪迹,应该是躲藏在这里。”

    顾夜爵是在找人吗?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就等顾夜爵彻底离开。

    谁知道,一个黑影突然站在我的面前,让我不知所措。

    我抬起头,就看到了站在我面前的顾夜爵,那张银质的面具,面对着我,让我浑身不由得一颤。

    “你……”顾夜爵眯起那双渗人的寒眸,沉冷的声音,让我的后背,不由得一僵。

    顾夜爵认出我来了吗?

    “爵爷,你怎么了?”站在顾夜爵身后的保镖,见顾夜爵一直看着我,似乎有些疑惑的样子。

    他或许在想,我这种丑女,怎么会让顾夜爵停下脚步吧?

    顾夜爵眼神冰冷的盯着我,伸出手,将手覆在我的眼睛。

    “这双眼睛……”他靠近我,身上那股阴凉的气息,萦绕在我的身体四周,让我整个身体都忍不住剧烈的颤抖着。

    我捏住拳头,咬唇没有说话。

    顾夜爵要是可以认出我,我也算是成功了一半,如果他认识我,我可以求顾夜爵帮我夺回一切,阻止萧雅然的计谋。

    “将这个女人带走。”

    顾夜爵放下手,冷漠的抬起下巴,对着身后的手下命令道。

    “这……”顾夜爵的手下显然没有想到顾夜爵会做出这个命令,看着我脸上斑驳的痕迹,那个男人似乎有些被吓到。

    “怎么?你对我的命令有意见。”顾夜爵见自己的手下一脸呆呆的看着我,声音不由得冷了几分。

    “不……威尔不敢。”

    我不知道顾夜爵想要做什么,现在我也只能够拼一拼。

    以顾夜爵的聪明,要是我拼命的告诉顾夜爵我是慕清泠的话,或许顾夜爵会知道。

    我被顾夜爵的人带走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向了医院里面。

    不知道叶然知道我被顾夜爵的人带走会不会担心我。

    但是,我现在什么都不可以想,我现在,必须要恢复我的身份。

    ……

    “女人,说话。”顾夜爵将我带回别墅之后,站在我的面前,居高临下的对着我命令道。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顾夜爵阴沉着脸,抓起我的手臂,见我双手软绵绵的,顾夜爵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马尔医生请到了吗?”顾夜爵盯着我的双手,放下之后,朝着身后的保镖命令道。

    “已经过来了。”很快,被称为马尔医生的男人走了过来。

    他在看到我的时候,似乎有些被吓到,毕竟我这张脸,不被吓到的人很少。

    “给她看一下。”

    顾夜爵指着我,淡漠的命令道。

    马尔医生给我检查了一下双手,又让我张开嘴巴,然后对着顾夜爵道:“爵爷,初步估计,这位小姐应该是注射了一种神经坏死的违禁药,但是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

    “她的脸,可以治好吗?”

    “目前来看,有些困难,这些伤痕很深,但是也不是没有可能。”

    马尔医生的话,让我心中不由得有些激动起来。

    如果我的脸好了,是不是就可以证明我是慕清泠了?接下来,只要去检测DNA,我就不信那个冒牌货的血型也会好我一样。

    “需要马上给她做手术吗?”马尔医生继续对着顾夜爵问道。

    “不需要,你先出去吧。”顾夜爵冷眼看了我一眼,却拒绝了马尔医生。

    我被顾夜爵的话弄得有些怔讼,顾夜爵这么费尽心机的让医生给我看,应该是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吧?

    我起身,用手轻轻的抓住顾夜爵的衣服,虽然我的力气很轻,但是顾夜爵应该是感觉到了。

    “你的这双眼睛,我很喜欢,所以我打算将你变成我的。”

    顾夜爵抬起我的下巴,目光带着些许恣肆道。

    这是顾夜爵的一贯作风,我也早就已经习惯。

    可是,现在明明不是这个样子。

    “你们,带她下去洗澡,让发型师给她做一个发型。”顾夜爵推开我的手,对着那些佣人命令。

    我被两个佣人拉着离开,我看着顾夜爵,想要叫顾夜爵,但是,却只能够看着顾夜爵那张冷酷的面具。

    顾夜爵不知道我是慕清泠吗?既然这个样子,为什么要将我带回来?

    他肯定知道我是慕清泠,故意这个样子的,他就是报复我,因为他恨我和席慕深走了。

    我被那些佣人拖着去浴室洗澡。

    洗完澡之后,便换上了一套名贵的长裙,接着就有发型师给我剪头发。

    我已经很久没有剪头发了,头发很长,还没有规则。

    他们将我的头发弄好之后,就给我戴上了一个类似于中世纪那种贵妇人用的纱帽,那些黑纱,将我的脸遮挡住了,整个人看起来朦胧而高贵。

    “爵爷,不知道这个样子,你还满意吗?”

    设计师带着我走下楼,对着坐在沙发上的顾夜爵问道。

    顾夜爵手中端着一杯红酒,邪肆的眼眸微微抬起。

    他看了站在设计师身边的我一眼,嗓音微微喑哑道:“很满意,以后就给她这个样子装扮。“

    “是。”

    我有些着急的走到顾夜爵的面前,抬起手,有些无力的比划。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有一点你要清楚,当我的女人,一定要乖,今晚开始侍候我。”

    顾夜爵看着我,一脸冷傲的命令道。

    听到顾夜爵的命令,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