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219章 最终输的一败涂地

    席慕深站在客厅中央,一身黑色的西装,锐利的目光如同翱翔的鹰,异常的渗人。

    “这一次,我放过你,下一次,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席慕深将泠泠抱起来,对着我冷冷道。

    我看着席慕深冰冷莫名的脸,嘴角微微扯动了些许。

    席慕深……哪怕我现在离你这么近,你却还是……不知道我是谁吗?

    “妈妈……泠泠要妈妈。”泠泠被席慕深抱在怀里,席慕深就要带着泠泠离开这里的时候,泠泠突然疯狂的扭动着身体,伸出小小的手臂,朝着我伸过来。

    我看着泠泠的动作,眼眶不由得泛着些许的红色。

    泠泠……

    “泠泠乖,妈妈正在别墅等着你回去,我们回家。”

    席慕深耐着性子,安抚着怀中的泠泠,对着泠泠说道。

    泠泠似乎有些疑惑的看了席慕深一眼,又看了看我一眼。

    我垂下眼眸,隐忍着想要将泠泠重新抱过来的冲动。

    泠泠最终还是被席慕深带走了,看着泠泠离开的背影,我的心脏有些难受。

    我想要和泠泠在一起,我疯狂的想念席慕深。

    席慕深,为什么你不认识我?我就在你的面前,你却不认识我?

    我想到了萧雅然当初对我说的那些疯狂的话语,他说,要让我们相爱不相识,相见不相知,相遇不相认。

    萧雅然的却是成功了,我和席慕深两个人,明明站在这么近的距离,却没有办法相认,我承受着一次次锥心的痛苦,可是,我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

    “夏天,别难过了,你要是喜欢孩子,下一次我们去游乐园,那边有很多可爱的小孩子的。”乔栗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的身边,见我神情落寞,忍不住开口道。

    我没有办法回答乔栗,更加没有办法告诉乔栗,我不是喜欢那些孩子,我只是喜欢我自己的儿子罢了。

    我喜欢的,只是我的儿子罢了。

    这一次的见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再见了?

    泠泠离开之后,我的情绪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我心情低落,就连乔栗和我说话,很多时候,我都不想要理会。

    顾夜爵似乎对于我现在这个样子,非常生气的样子,他上前,抓住我的肩膀,目光冰冷道:“慕清泠,你现在是在对我冷暴力吗?”

    我抬起眼皮,看了盛怒的顾夜爵一眼,便再度垂下眼皮。

    我现在真的谁都不想要理会。

    顾夜爵见我这个样子,眼底的幽冷和寒气越发的浓烈起来。

    他沉下脸,双手异常用力的掐住我的肩膀。

    他的力气非常大,我一点都怀疑,他会将我的肩膀给捏碎。

    就在我以为顾夜爵一定会对我发火的时候,他却慢慢的松开我的肩膀,目光冷凝的对着我说道:“慕清泠,对你,我总是有太多的不忍心。”

    我怔讼的看着顾夜爵那双渗人而闪烁着绿光的眸子。

    他淡淡的直起身体,拍了拍手之后,我便看到了几个穿着白衣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

    看到那些医生,我有些疑惑的看着顾夜爵。

    “这些是给你治疗脸的,你不想要自己的脸恢复吗?”

    顾夜爵整理了一下衣服,对着我说道。

    可以吗?顾夜爵真的肯给我治疗脸吗?

    “先不要高兴的太早了,就算是你的脸恢复了,你依旧是我的人。”

    顾夜爵直接冷哼,对着我说道。

    我看着顾夜爵,没有说话,心中却满是激动。

    不管如何,只要我的脸可以恢复就好了。

    随后,那些医生便开始给我检查。

    我脸上的刀伤,因为萧雅然当初划得很用力,又拖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们说,要完全恢复,有些困难,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但是治疗的过程会很困难,他们要用传统的方式,先将脸上的那些疤痕刮掉,然后植入新的皮肤,这个过程比较痛苦,问我答不答应。

    而且,植入之后,我的皮肤会变得很脆弱,毕竟我受伤很严重,这也是唯一的办法。

    他们需要用那些液体,分解那些细胞,所以全程不可以用麻醉,因为麻醉会破坏细胞的组织。

    听到这些话,顾夜爵直接冷下脸,对着那些医生发火。

    我却摇头,目光坚定的看着顾夜爵。

    我必须要好起来,不仅是脸,还有手,还有我的声音。

    所以,我必须要忍受这些痛苦。

    “慕清泠,你知道这样做意味着什么吗?”顾夜爵阴沉着脸,绿色的眸子,因为生气,更是显得浓郁。

    我张嘴,无声的回应着顾夜爵:“我知道。”

    “你既然知道,你还想要做吗?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对于我来说,你就是你,即使你现在很难看,我也喜欢,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顾夜爵凝视着我,声音沉冷道。

    顾夜爵不想要我承受这些痛苦,他想要我打消做这个手术。

    可是,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我怎么可能就这个样子轻易放弃?

    不管如何,我都不会放弃这一次的机会。

    我看着顾夜爵,然后走近他,伸出无力的手,轻轻的拉着顾夜爵的衣服。

    “你要我答应你?”顾夜爵看着我,声音不由得冷了几分。

    我点点头,恳求的看着他。

    最终,顾夜爵还是答应了,他说,如果我想要改变主意,立刻和他说。

    我既然做了决定,便不会这么轻易的改变自己的主意。

    我想要回到席慕深的身边,迫切的想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已经遭受了这么多磨难了,自然也不会畏惧这些磨难。

    确定了手术时间之后,顾夜爵给我建立了一个地下的小医院,我每天都躺在地下室里,接受各种治疗。

    手术刚开始的手,很疼……

    当刀子将那些伤疤刮开,我疼的浑身抽搐。

    顾夜爵将手伸到我的面前对着我冷声道:“咬住。”

    我睁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顾夜爵,在剧痛再次来临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咬住了顾夜爵的手臂。

    过程非常的痛苦甚至是艰辛。

    一切之后,我昏睡了三天才彻底的醒来。

    乔栗看到我醒来,眼泪一直流。

    “夏天,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乔栗面容憔悴,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此刻也显得异常暗淡。

    看着乔栗那双暗淡的大眼睛,我有些无力的扯了扯唇瓣。

    “你的脸已经上药了,他们说,一个星期不可以碰水,一个星期之后,就可以拆开了。”

    乔栗将吸管放在水杯上,递到我的面前。

    我看了乔栗一眼,轻轻的点头,喝了一口水之后,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乔栗,你先出去。”就在我安静的喝水的时候,顾夜爵从外面走进赖。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袖子卷到手肘的位置,我看到了他手臂上缠绕着的纱布。

    那个是被我咬的痕迹。

    想到顾夜爵为我做的事情,我的心中不由得带着些许的复杂。

    乔栗目露担忧的离开之后,整个病房变得异常安静下来。

    顾夜爵坐在我的床边,淡漠道:“慕清泠,你的替身怀孕了。”

    轰……

    我呆呆的看着顾夜爵,浑身僵硬的看着顾夜爵。

    顾夜爵说什么?

    方彤……怀孕了?

    怎么会……怎么可能……

    “刚才得到的消息,方彤怀孕一个多月了,他们刚去做了检查,方家和席慕深都很开心,在你受苦的时候,席慕深却和她恩爱缠绵,你值得吗?”

    顾夜爵都知道……

    就连那个替身是方彤的事情,他也知道。

    “我早就派人调查过那个女人了,后面的结果出乎我的意料,没有想到,竟然会是方彤,你果然还是太善良了,当初就应该对方彤赶尽杀绝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卷土重来。”

    “慕清泠,你听清楚了吗?就算是你现在站在席慕深的身边,得到你失去的一切,但是,这一切,还是以前的样子吗?”顾夜爵眯起眼睛,撑着我的双肩道。

    我怔怔的看着顾夜爵,眼眶弥漫着泪水,我拼命地摇头,不相信这个事实。

    方彤怀孕了?她怀了席慕深的孩子……

    这不是真的,一定是骗人的,一定是骗我的。

    “慕清泠,有时候,人真的应该要接受现实。”顾夜爵看着我这个样子,伸出手,将我眼眶中的泪水擦拭掉。

    “你的脸现在不可以碰水,不管你心中有多么的不敢相信,但是,事实就是事实,慕清泠,席慕深背叛了你们的爱情,背叛了,这个男人,配不上你这么真心的对待。”

    顾夜爵的话,撕扯着我的心脏,我感觉心脏被人用力的撕扯着,很疼。

    我无力的靠在床上,睁着眼睛,空洞的看着前方。

    席慕深,你告诉我,一切都不是真的对不对。

    “好好休息,过些日子,你的脸就会恢复了。”

    顾夜爵淡淡的看着我,轻声道。

    顾夜爵离开之后,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发呆。

    我的脑海中,都是顾夜爵说的那些话。

    我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穿上鞋子之后,我便离开了房间。

    我找到了乔栗,让乔栗掩护我出去。

    乔栗和我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我们心意相通,乔栗很清楚我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夏天,你说你要出去一趟?让我帮你。”

    乔栗为难的看着我说道。

    我点点头,张嘴无声道:“乔栗,帮我。”

    “你将手机带着,不要去很久,也不要去很远的地方,要快点回来,要是迷路或者遇到危险的话,记得要打我的手机。”

    乔栗握住我的手,对着我吩咐道。

    我感激的看着乔栗,我知道,只要求乔栗的话,一定可以成功的。

    乔栗成功的将守在门口的保镖引开了,我跑了出去,拦了一辆出租车,将乔栗帮我写好的地址交给了那个司机。

    我让司机带我到了席家。

    车子到了之后,付钱之后,我便从车上下来。

    我看着面前熟悉的别墅,眼眶泛着些许的红色。

    不管顾夜爵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我要亲自问席慕深。

    我站在席家的门口,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席慕深的车子过来。

    我惊喜的从地上爬起来,便要朝着席慕深跑过去。

    但是,却在看到席慕深牵着方彤的手出来的时候,我浑身一颤。

    我抖着嘴唇,目光悲伤的看着从车上下来的席慕深,浑身冰冷。

    “席慕深,你干嘛这么紧张,孩子还很小。”

    “这可是我们第二个孩子,当然紧张了。”席慕深宠溺的看着怀中的方彤,俊美的脸上带着异常醉人的气息。

    我看着席慕深搂着方彤走进别墅的样子,双腿失去力气的跪在地上。

    输了……

    一切都输了。

    最终,我输的一败涂地。

    PS:又任何一件,可以给我留言,或者加我的微信和扣扣群,13237689115,只加365好书的读者,任何盗版的读者,不要加我,365好书,唯一正版网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