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237章 我是他的妻子

    “唔。”席慕深温柔的摸着我的眼帘,吻着我的眼皮,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席慕深突然发出一声闷哼。

    看到席慕深这么痛苦的样子,我心一慌,立刻抱住席慕深的身体。

    “席慕深,你怎么了?席慕深……”我着急的叫着席慕深的名字,惶恐不安道。

    席慕深痛苦的推开我,抱着身体,朝着墙壁撞击。

    “好难受……给我……将东西给我。”

    席慕深又想要吸入白粉了吗?

    看着这个样子的席慕深,我摇摇头,用力的捏住拳头道:“不可以,席慕深,你必须要克服这种痛苦,我在这里陪着你,好不好?我在这里。”

    我上前,想要抱住席慕深,却被席慕深用力的推开。

    席慕深已经失去了控制,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乔栗从浴室跑出来,看到我趴在地上,惊慌的就要扶起我。

    “夏天,你有没有怎么样。”

    “我没事,席慕深……席慕深很痛苦。”我借着乔栗的手臂,慢慢的爬起来,看着席慕深痛苦不堪的样子,我不由得哭了起来。

    乔栗看着我想要朝着席慕深扑过去,立刻抓住我的手臂,漂亮的眼睛带着些许沉凝的看着我。

    “夏天,给他注射吧。”

    乔栗以前在那些地方待过,她知道毒瘾对于人来说,是非常难控制的。

    就像是爱抽烟的人,你让他戒烟,这个过程,也是非常痛苦的。

    “不。”我拒绝了乔栗的话,用力的摇头。

    “不可以……席慕深必须要迈出第一步,只有第一步成功了,后面才会好起来,为了席慕深好,我不可以让席慕深再度沾染那些东西。”

    “可是,席总现在很痛苦。”乔栗为难的看着我,看向了那边不断自残的席慕深。

    “我会陪着他,不管多么痛苦,我都会陪在席慕深的身边。”我用力的捏住拳头,深呼吸一口气道。

    乔栗看着我这个样子,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我就看到了席慕深竟然朝着放着手术刀的地方走去,席慕深拿起一把手术刀,朝着自己的手臂重重的划过去。

    “席慕深。”我看着鲜血从席慕深的手臂流出来,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

    “夏天,你现在不要过去,席总已经失去控制了。”

    乔栗看到我想要朝着席慕深扑过去,抓住我的手臂,对着我大叫道。

    我用力的摇头,看着乔栗,低吼道:“放开我,我要去阻止席慕深。”

    “不行,现在席总和你危险,他已经分不清楚你是谁了,他会受伤……”

    “我是他的妻子,乔栗,我是他的妻子。”

    我看着乔栗,坚毅道。

    乔栗看着我,像是被我眼底的目光震慑到了一般,她慢慢的松开我的手,我得到空隙之后,立刻朝着席慕深扑过去。

    席慕深举起手中的刀子,还想要朝着自己的手臂上用力的划过去的时候,我一把抓住了那个刀子。

    “夏天。”

    利刃从我的掌心中穿过,鲜血慢慢的流出来,我能够感觉到一股尖锐的刺痛感觉。

    乔栗对着我,发出一声尖叫,我隐忍着剧痛,看着我的鲜血,和席慕深的鲜血混合在一起的样子,微微扯动了一下唇,看着席慕深,哑着嗓子道:“席慕深,我陪你痛苦,好不好。”

    “泠泠……泠泠。”

    席慕深那双泛红的眼睛,渐渐的恢复到了以前的清明,他放下手中的刀子将我紧紧的抱住。

    我看着抱着我的席慕深,伸出手,用力的搂住席慕深的腰身。

    “席慕深……不管多么的痛苦,我在这里。”

    我紧紧的抱住席慕深的身体,对着席慕深低声道。

    “泠泠……我爱你……”

    席慕深咬住我的脖子,低哑道。

    我知道他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他不想要伤了我。

    就算是被那些毒瘾操控着,可是,席慕深还是不忍心伤害我的。

    这样就足够了!

    ……

    席慕深自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之后,我便将席慕深带到了别墅,席慕深的毒瘾很严重,我请了国际上有名的戒毒专家,都没有办法帮助席慕深。

    我很痛苦,不知道要怎么办,每天看着席慕深痛苦嘶吼的样子,我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叶然和方浩然知道席慕深活着,立刻飞回来,叶然抱着我,不断安慰我,说会好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也相信,一切都会好的,我和席慕深经历了那么多,一定会过去的。

    公司的事情很多,我一边要照顾席慕深,一边要承受着来自顾夜爵的攻击,心力交瘁,最终病倒了。

    “妈,你怎么……在这里?”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守在我床边的叶然。

    叶然见我醒来,摸了摸眼角的位置,雍容漂亮的脸上带着些许难过道:“有风吹进了我的眼睛。”

    叶然看着我,撇头不让我看到她红肿的眼睛。

    我知道她是在担心我,我有些无奈的伸出手,握住了叶然的手,轻声道:“妈,我知道,你在担心我,你放心,我没事的。”

    “还说没事?医生说你最近贫血严重,心理压力过大,要是你出什么事情,让我……”

    “妈,我会没事的,席慕深和泠泠需要我照顾,我不会垮掉的。”

    “我……打算去求你的外公。”叶然红着眼睛,像是下定决心一样。

    “不可以。”我摇摇头,认真道:“外公的气还没有消,我会让外公知道,我是他最骄傲的外孙女,所以,我不会就这个样子气馁的。”

    “清泠……”叶然眼眶泛红的看着我,情绪有些激动。

    我看着叶然,上前抱住她纤细的身体道:“妈,我是你和爸爸最骄傲的女儿,不是吗?”

    “是,你是我们最骄傲的女儿。”

    叶然看着我,温柔的摸着我的脸说道。

    “妈,我会保护你和爸爸的,我会撑起整个公司,不管有多大的困难,我都会坚持下去。”

    我看着叶然,坚定道。

    “清泠,你长大了。”叶然叹息的看着我说道。

    我对着叶然吐着舌头道:“我本来就长大了,早就已经长大了。”

    叶然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

    “妈妈……爸爸好可怕。”

    泠泠在这个时候从外面跑进来,委屈的对着我说道。

    听到泠泠的话,我有些担心的就要下床,叶然握住我的手,对着我摇头道:“清泠,慕深那边我去看看,你现在只需要养好自己的身体就可以。”

    “那,妈,席慕深那边就麻烦你了。”

    听了叶然这个样子说,我不由得点点头。

    因为担心席慕深会自虐,所以我让人将席慕深用铁链拴住了,这个样子,就算是席慕深想要发狂甚至是发疯都没有办法伤害自己的身体。

    叶然离开之后,我摸着泠泠的头发,眼底带着些许的惆怅。

    席慕深的毒瘾,要治疗,很麻烦,问了好几个医生,都没有办法。

    就算是这个样子,我也绝对不会就这个样子放弃的。

    “妈妈,爸爸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泠泠仰头,睁着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我说道。

    我摸着泠泠的脑袋,轻声道:“爸爸生病了,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那,爸爸会好吗?”

    “会的。”我坚定的看着泠泠说道。

    “妈妈,等泠泠长大之后,泠泠就保护爸爸妈妈,好不好?”

    孩子童稚的话语,让我的心中充满着温暖。

    席慕深,我和孩子都在给你加油,所以不管治疗的过程多么的痛苦,你都要坚持下去,知道吗?

    ……

    “你……怎么会过来?”顾夜爵自从对我的公司施加压力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顾夜爵了。’

    现在看到顾夜爵出现在这里,我有些迟疑道。

    “慕清泠,你就这么固执吗?”顾夜爵沉下脸,那双泛着些许幽冷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我。

    “对不起。”我知道顾夜爵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垂下眼帘,对着顾夜爵苦涩道。

    “席慕深回来了。”顾夜爵扫了我一眼,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淡漠道。

    “你都知道了。”

    “你以为,你身边发生的事情,有多少可以瞒过我。”顾夜爵抬起冷冽的下巴,嗤笑道。

    “顾夜爵,你和席慕深,是双生子?”我看着顾夜爵的脸,轻声道。

    席慕深已经调查处了顾夜爵的身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顾夜爵会和席慕深分开?

    而且,我以前也从未听过王兰生了双生子啊?

    “我不是。”顾夜爵有些厌恶的皱眉,似乎对于席家非常厌恶的样子。

    我看着顾夜爵那副样子,有些无奈道:“我看你的样子,明明就是。”

    “我说了,我不是。”顾夜爵冷下脸,原本幽冷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我说道。

    见顾夜爵好像是真的生气了,我只好摆摆手道:“好吧,我知道了,你不是,你不是好了吗?”

    顾夜爵抿着薄唇,冷漠道:“他在哪里。”

    顾夜爵是想要见席慕深吗?

    我带着顾夜爵上楼,来到了席慕深的房间。

    席慕深不发病的时候,也只是安静的待在房间,他的身体很虚弱,差不多都是在房间里待着。

    “你来了。”我们过去的时候,席慕深正站在窗子边上。

    他听到开门声,回头,在看到站在我身边的顾夜爵之后,席慕深淡漠的勾起唇瓣。、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让我的心情有些复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