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240章 乔栗的身世

    我疲惫的收回视线,看着乔栗道:“乔栗,你和维克多两个人怎么样了?”

    顾夜爵虽然离开了,但是维克多好像是还留在京城的样子,应该是为了乔栗留下的吧?

    “我和他,不可能。”乔栗的脸上带着些许悲伤,不过很快,便带着轻快明媚了起来。

    听到乔栗的话,我忍不住蹙眉道:“为什么不可能?你们之前不是很好吗?”

    我看得出来,维克多也是非常喜欢乔栗的,既然这个样子,为什么会不可能?

    难不成是因为维克多其实还是嫌弃乔栗以前的工作?

    “总之,就是不可能,好了,你不用担心我,我想要一直陪着你就可以。”乔栗似乎不想要在和我继续聊维克多的事情,握住我的手,对我说道。

    我见乔栗这个样子,想要说什么,也只能够苦笑摇头。

    “对了,乔栗,我问你一件事情。”

    我看到乔栗精致漂亮的脸,才想起自己之前就想要问的事情。

    “什么?”乔栗端起一边的水喝了一口之后,疑惑的看着我问道。

    “你的身世,你之前说,自己是一个孤儿对不对。”

    “嗯,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乔栗点点头,淡淡道。

    “你的腰间,我记得,有一个心形的胎记。”我指着乔栗腰间的位置,再度问道。

    “是啊,怎么了?”乔栗不明所以的看着我说道。

    “我需要验证一下。”我解开了乔栗的衣服,乔栗脸颊发红,却没有阻止我的动作。

    将乔栗的衣服微微解开之后,我果然看到了乔栗腰间的那个心形的胎记。

    乔栗难不成就是林浅和索马里的孩子?不会……这么狗血吧?

    “夏天,怎么了?我的胎记有什么问题吗?”乔栗见我盯着她看,忍不住对着我问道。

    我勉强的回过神,看着乔栗,扯了扯唇道:“不……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我需要缓一缓。”

    我起身,离开了客厅,拿出手机,给自己的秘书打了一个电话,让她现在马上去禹城调查一下乔栗的身世。

    随后,我便去了索马里的别墅,询问了一下索马里,关于那个婴儿的事情。

    “这个就是她当时百岁的照片,这里就是胎记的位置。”索马里听了我的要求,虽然很奇怪,却还是将孩子的照片拿出来,指着照片中孩子带着胎记的地方说道。

    我看着那个胎记,想着乔栗腰间的胎记位置,唇瓣微抖道:“索马里董事长,我想,我找到你的女儿了。”

    “你说真的?”索马里董事长找了二十多年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孩子,现在听我这个样子说,自然是惊讶不已。

    “是的,为了验证我心中的想法,我希望你和贵夫人一起去医院,亲自做一个DNA检测。”

    “好,我现在马上和浅浅说。”

    索马里董事一直云淡风轻的脸上露出异常激动的情绪。

    我和索马里董事长约定明天去医院做检查,便离开了。

    我回去的时候,管家说席慕深已经稳定下来了,虽然用链条锁着席慕深,但是席慕深发病的时候,力气很大,那些链条,还是弄伤了席慕深的身体。

    我过去的时候,席慕深已经醒了,林琳正在席慕深的床边服侍着席慕深。

    看到林琳,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气闷。

    “慕清泠。”

    席慕深抬起头,看到我之后,俊美消瘦的脸上带着浅浅的温柔。

    我走上前,握住席慕深的手,淡淡道?:“感觉怎么样?”

    “已经好多了。”

    席慕深伸出手,将我拉进他的怀里。

    闻着席慕深身上那股淡淡清冽的气息,我忍不住闭上眼睛,双手紧紧的环住席慕深的腰身。

    “席慕深,坚持下去,就会好的。”

    每次看到席慕深痛苦的样子,我都很难过。

    可是,这是必须要走的过程。

    席慕深必须要挺过去,才可以。

    “为了你和泠泠,我会挺过去的。”席慕深吻着我的眉心,低声道。

    “阿深。”在我享受着席慕深的亲吻的时候,一边的林琳不甘寂寞的开口了。

    “林琳,谢谢你照顾我,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席慕深看了林琳一眼,对着林琳说道。

    林琳委屈的看着席慕深,抱住席慕深的手臂,却怎么都不肯放开。

    “我不要……阿深,我们一起,不好吗?”

    “林琳,我知道你对席慕深好,你救了席慕深,照顾了席慕深三年,我真的非常感激你。”

    我看着林琳红红的眼睛,淡淡的说道。

    林琳消瘦清秀的脸带着些许粉白,原本就单薄的身体,似乎因为我的话,变得微微晃动了一下。

    “虽然我很感谢你,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和席慕深保持距离,毕竟他是我的丈夫。”

    我看着林琳,目光犀利道。

    任何对席慕深有念想的人,我必须立刻打消他们的念想,将他们赶得远远的。

    “阿深,我想要留在你的身边,好不好。”林琳脸色苍白,目光虚弱的看向了席慕深。

    我蹙眉,实在是不想要林琳陪着席慕深,虽然林琳的智力不及常人,但是,林琳对席慕深的感情太深了,难免会让她钻了空子。

    “林琳,听泠泠的话。”

    席慕深看着林琳,狭长的丹凤眼,带着我看不懂的温柔。

    席慕深对林琳,似乎特别的有耐心。

    林琳委屈的看着席慕深,一双眼眸泫然若泣,我的心,不由得一沉。

    我让阿漠先带林琳出去吃饭,林琳虽然百般不愿意,在席慕深的劝解下,还是离开了。

    林琳离开之后,整个卧室,就剩下我和席慕深两个人了。

    席慕深看出了我心情似乎很不好的样子,不由得将我压在床下,用厚实的胸膛压着我。

    之前席慕深很瘦很瘦,最近被我养的更好一点了。

    “怎么了?生气了?”席慕深低下头,叼起我的嘴巴道。

    “你在病发的时候,吻了林琳,而且很用力。”我恼怒的推开席慕深的脸,想到席慕深当着我的面和林琳接吻,异常生气道。

    席慕深闻言,低笑一声,抓住我的手,放在唇边,亲吻道:“我病发的时候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就连我做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慕清泠,对不起。”

    “哼,别以为你说对不起就可以了,我警告你,你下一次要是还敢吻林琳或者是她以外的任何女人,我要你好看。”

    “这么凶?”席慕深揶揄的看着我说道。

    “你答不答应。”见席慕深还是一副轻佻的样子,我不由得生气的抓着席慕深的耳朵道。

    席慕深无奈的吻着我的唇角道:“好,我答应你,算我怕了你。”

    听到席慕深这个样子说,我不由得得意道:“这还差不多,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为了林琳忽视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席慕深将手伸进我的裙子下面,灼热的手让我浑身一颤。

    “干嘛。”我抓住席慕深的手,双颊滚烫道。

    虽然和席慕深已经在一起很久了,但是每次面对着席慕深的这种攻势,我总是没有什么招架能力。

    “你说我想要干什么?嗯??”席慕深将手指伸进里面,轻轻的刮弄着,面上却一本正经道。

    我最讨厌的就是席慕深这个样子了,明明做这么下流的事情,却总是一本正经的。

    “给我住手……啊。”我刚想要阻止席慕深的时候,席慕深却已经伸进去了,巨大的刺激,让我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泠泠,我想你了。”

    席慕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将我的裙子给拉开了,就连他的衣服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他一个深入,我激动的叫了起来。

    “混蛋……等下会有……人进来的。”

    我夹住席慕深的腰肢,忍不住喘息道。

    “他们不敢这个时候进来的,乖,张开一点,让我开心一下。”诱人的声音,让我忍不住发出一声声惊呼声,最终,我还是没有办法抵住席慕深的力度,只能够沉沦在席慕深的身下。

    云雨过后,我浑身酸痛,而席慕深则是神清气爽。

    看着席慕深那张俊美的脸,我顿时一阵气闷,觉得这个样子的席慕深,实在是有够欠扁的。

    难不成是因为我老了?所以体力不支了?现在每次和席慕深欢爱,我都觉得腰酸背痛了,席慕深却乐此不疲,果然,年龄对于女人来说,是一个致命伤。

    “还疼?”席慕深见我皱眉,一脸不悦的鼓起腮帮子的样子,伸出手,细细的婆娑着我的脸颊道。

    我白了席慕深一眼,哼出一口气道?:“混蛋,谁让你……这么用力的。”

    如果他不这么用力的话,我就不会这么疼了,每次都这么猛,差点没有将我榨干了。

    “慕清泠,难不成,你老了?”席慕深咬住我的胸口,炙热的大手捏住我的胸部道。

    我被席慕深这么捏住,浑身燥热,忍不住生气道:“你才老了,我正直年轻。”

    “三十岁啊,不算年轻了。”席慕深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说道。

    我一听,差点没有哭出来。

    “你嫌弃我了是不是?”我黑着脸,对着席慕深怒视道。

    他要是敢说嫌弃,我绝对要席慕深好看。

    年纪对于女人来说,本来就是一个禁忌。

    而且,男人三四十都是一枝花,可是女人可就惨了,所以很多男人都会找年轻的辣妹填补激情。

    “不老,我的泠泠,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席慕深抬起我的下巴,将滚烫的唇瓣凑近我的耳垂,低声呢喃了一声之后,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我看着席慕深,听到他前面的话,我忍不住弯了唇角,面上却一副不在意道:“那么什么?你倒是说啊?”

    “真要我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