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248章 外公

    方浩然的情况转危为安,已经正在好转,但是,要清醒,可能还要一段时间。

    我亲自去了光集团,想要找霍骁问清楚,是不是霍骁将妈妈带走的,却总是在光集团的门口,被人拦下来,不让我进去。

    “夏天,你不用担心,我相信夫人吉人自有天相的。”乔栗看我每天因为叶然的事情伤心难过,不由得对着我说道。

    我看着乔栗,苦笑道:“我知道,只是,妈妈一直没有找到,我……真的很担心。”

    一天没有找到叶然,就说明叶然可能身处在危险的漩涡。

    “你先走应该要做的就是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你怎么将方夫人找到。”乔栗不满的握住我的手说道。

    “而且,最近泠泠情绪很大,说你总是不陪他。”

    “我知道了,我会振作起来的。”我看着乔栗,坚定的点头道。

    现在我只能够走一步算一步了。

    一个月之后,叶然还是没有找到,爸爸依旧在昏迷中。

    我一边和霍骁的公司周旋,一边让人找叶然。

    而席慕深,已经去了荷兰,我们每天都用视频聊天,看着席慕深,一天天变得好起来,我的心总算是放心下来。

    “慕总放心,席总我会好好照顾的,还有一段日子,他就可以完全恢复了。”说话的是司徒傲的大学同学,叫林爽,是一个长相很漂亮的女人。

    “谢谢你,林医生。”听到席慕深马上就会康复,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需要谢我呢,席总有很大的毅力,一般的病人,完全挺不过来,可是他很厉害,每天都坚持做治疗。”

    林爽带着一抹钦佩道。

    我和林爽讲完,便将视频关掉了,泠泠抱着一个枕头,冲进我的房间,朝着我扑过来。

    “妈妈,泠泠要和妈妈一起睡。”

    “泠泠洗完澡了?”

    “乔栗阿姨给泠泠洗澡了。”

    泠泠稚气的看着我,在我身上滚来滚去。

    看着泠泠精致漂亮的脸,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泠泠,你爸爸马上就会回来了,开心吗?”

    “开心。”

    泠泠睁着那双漂亮的凤眸,看在我,兴奋道。

    他最近也很想念席慕深,每天都在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我关灯,抱着泠泠,闭上了眼睛。

    午夜时分,我听到叶然在叫我。

    “清泠……救我……我好难受……我被……关起来了……清泠……”

    “妈妈。”

    “夏天,你怎么了。”

    我睁开眼睛,尖叫了一声,就听到了乔栗有些疑惑的声音。

    我怔怔的看着乔栗,脸色一白道:“乔栗,我……梦到了妈妈……她说自己被关起来了,要我去救她。”

    “你最近可能太累了。”

    乔栗蹙眉的看着我,一脸担忧道。

    “不……不是太累了,那种感觉,很真实,妈妈被人关起来了,我要去救妈妈。”

    我慌张的从床上起来,被乔栗一把按住了。

    “夏天,你先冷静下来,你现在去哪里救?你知道方夫人在什么地方吗?”

    乔栗的话,让我瞬间冷静了下来。

    我捏住拳头,张了张嘴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夫人,外面有人想要见夫人。”

    就在我和乔栗对视的时候,门口传来了管家的声音。

    听到管家的声音,我不由得微怔。

    “管家,是谁?”乔栗走到门口,将门打开,看着门口的管家问道。

    “那位老爷说,他叫叶陵硫。”

    叶陵硫?是谁啊?我完全不认识啊?

    我懵逼的看着乔栗,乔栗让管家将人请进来,就和我一起下楼。

    我下楼的时候,才想起醒来没有看到泠泠,乔栗才解释说,泠泠已经去上课了。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我和乔栗一起下楼,看着这个叶陵硫究竟是谁,很快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一脸威严之气的老者。

    “您好,我是慕清泠。”

    我被老者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有些吓到了,这个人身上的那股气势,要怎么说呢?

    就像是电视上说的那种,大概就是不怒自威,说的就是这种,只是这个样子安静的坐在那里,却可以给你一种强而有力的压迫感。

    “小丫头,你知道我是谁吗?”他抬起头,威严的面容带着些许的锐利,一头白发,没有一点沧桑,反而凌冽吓人,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始终都挺立的军人,特别的有气势。

    “你是外公!”我敛下心中的敬畏,迟疑了一下之后,对着老者问道、。

    我记得叶然说过,叶家是一个高干家庭,叶老爷子曾经是首长,所以身上应该随时都带着这种上位者的气魄。

    “不错,不愧是我叶陵硫的外孙女。”

    叶陵硫看着我,一脸赞赏道。

    “外公。”

    我看着叶陵硫,朝着他扑过去。

    对于这个素未谋面的外公,我没来由的,心中一阵亲切,这个大概是那种割不断的血缘吧?

    “清泠,外公一直都没有出现,你会不会怪外公?”

    “没有,我知道外公其实很想要见妈妈和爸爸,只是拉不下脸皮。”我靠在叶陵硫的怀里,俏皮道。

    “咳咳咳……”一声清亮的咳嗽,从我的背后响起,我回头,就看到一个身姿挺拔的青年,握拳抵唇,一脸笑意的看着我。

    “叶谦,过来。”叶陵硫尴尬的看了我一眼之后,便虎着脸,对着叶谦叫道。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叶谦。

    他也看着我。

    青年的五官非常清俊,给人一种非常谦和的感觉。

    “这是你大舅的小儿子,叫叶谦,你应该叫他表弟。”

    外公对着我介绍道。

    “你好啊,表弟。”我对叶谦的感觉还不赖,忍不住对着叶谦打招呼道。

    叶谦闻言,清俊的眉头不由得微微皱了皱道:“外公,我明明和她差不多大。”

    “你比清泠小了两岁。”

    外公不客气道。

    叶谦的脸色不由得一僵,看着我异常委屈。

    我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没有想到,叶家的人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相处。

    “外公,你这一次过来是,是因为妈妈的事情吗?”我看着外公,轻声道。

    “嗯,然儿出事了,我当然要出面,这些年……我一直很想她,可是,这个丫头倒好,我说不不许她回家,她真的一次都没有回来过。”外公气呼呼的看着我,非常生气。

    我看得出来,外公其实还是很疼爱妈妈的,只是,外公一直身居高位,妈妈那个时候,选择了和爸爸一起,忤逆了外公,外公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以至于二三十年,都不想要见到叶然。

    “对不起外公,都是我不好,我找不到妈妈。”我垂下眼帘,看着外公苦笑道。

    “傻孩子,这件事情,不能够怪你,你妈妈现在应该是在霍骁那里。”外公伸出手,拍着我的手背道。

    “外公你也知道霍骁。”

    我很想要知道霍骁和妈妈之间,当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妈妈和霍骁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霍骁是霍家的继承人,我们两家又是世交,那个时候,我和霍家的老爷子,都有意愿结成亲家,你妈妈和霍骁的感情也非常好,长大之后,两个人就相爱了,可是,在你妈妈怀孕的时候,霍骁却和别的女人乱来,你妈妈失望流产,没有原谅霍骁,你妈妈一度抑郁寡欢,差一点就得了抑郁症,也就是那个时候,认识了在医院打工的方浩然。”

    原来,叶然和方浩然是那个时候认识的?霍骁竟然在妈妈怀孕的时候乱搞?要是我的话,我也绝对不会原谅。

    “霍骁从小长得好,家庭条件也好,身边围绕的女人更是数不胜数,他也非常花心,换女人换的很快,你妈妈因为喜欢霍骁,一再的忍受,可惜的是,霍家那个小子,实在是太不争气了,竟然敢在你妈妈怀上孩子的时候,和他的情妇上床,还被你妈妈当场抓到,你妈妈当场就流产了,后面霍骁不管说什么,你妈妈都不愿意原谅她了,你妈妈爱上了贫穷的方浩然,我不愿意答应,给她定了另一门的亲事。”

    以叶家的身份地位,看不起方浩然,也是情有可原的。

    “但是你妈妈爱上了细心照顾她的方浩然,然后就和方浩然私奔,让整个西夏的人都看我们叶家丢脸。”

    外公说着,似乎异常愤慨的样子。

    我尴尬的看着怒火冲冲的外公,果然,到了今天,外公对于当年妈妈跟着爸爸走的事情,还是非常生气。

    “外公,妈妈喜欢爸爸,而且,爸爸现在也很有成就。”我看着外公,立刻给他倒了一杯水道。

    外公气呼呼的喝完,大马金刀道:“成就?不就是一个方氏集团吗?这种公司,我随便就有两三个。”

    外公的话,让我一阵窘迫。

    我知道叶家很有钱,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有钱。

    “好了爷爷,你吓到清泠了。”一边的叶谦,见外公还是气鼓鼓的,忍不住含笑道。

    外公回过神,看着我说道:“外公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解决你妈妈的事情,霍骁这小子,这些年贼心不死,以前是他对不起然儿的,现在还敢抓走然儿,我非要他好看不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