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254章 席慕深,你骗我

    舱门打开之后,外公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背着手,面无表情的对着情绪失控的霍骁沉声道。

    “你为什么要阻止我?都是因为你,然才会离开我,我杀了你。”霍骁疯了一样,对着外公就要开枪。

    我看着霍骁的举动,惊呼道:“外公。”

    就在霍骁就要开枪的时候,席慕深动作非常迅速的来到了霍骁的面前,他一脚踢向了霍骁,霍骁吃痛的甩开了手枪,和席慕深打了起来。

    “席慕深。”我看着席慕深和霍骁两个人缠斗的样子,有些担忧的想要上前,却被外公抓住了。

    “这里交给席慕深处理,我们先离开这里。”

    见外公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只好点头,和叶然一起坐上了直升飞机。

    可是,霍骁却在这个时候,抓住了我的手,将我从直升飞机扯了出来。

    “霍骁,你疯了。”

    叶然看着霍骁的动作,不可置信的叫道。

    “然,我只要你嫁给我,可是,你真的很不乖怎么办?”

    “霍骁,你已经无路可逃了,放了她。”

    席慕深阴沉着脸,冷峻的脸上浮起一层戾气。

    许久没有见到席慕深,再次看到席慕深的脸之后,我有些激动。

    席慕深的身体是彻底好了吗?真好……席慕深……

    “呵呵?无路可逃?你以为,我霍骁会这么轻易的被你们抓到吗?”

    霍骁冷嗤一声,拿出一个遥控器,重重的按下之后,我看到别墅的头顶竟然出现了一架小型飞机。

    “霍骁,不要在执迷不悟了,也不要逼我对你痛下杀手。”外公目光异常锐利和冰冷的看着霍骁道。

    霍骁似乎有些不屑的看着外公,讥讽道:“叶老爷子,当年要不是你,然现在早就是我的妻子了,我们两个会很幸福,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一切都是你,你们叶家,我不会放过的。”

    “当年是你自己咎由自取,你不珍惜然儿。”

    外公冷下脸,不悦的看着霍骁。

    “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要不然,我就将慕清泠杀了。”霍骁阴沉着脸,对着外公他们叫道。

    “霍骁,我求你了,你放了我的女儿,我跟你走,我可以和你结婚,我会和浩然离婚,你放了清泠。”

    “妈。”听到叶然无助的哭泣,我忍不住叫道。

    我怎么可以让叶然这么委屈?要是爸爸知道的话,肯定会非常难过的。

    “可是,你一次次的骗我,然,我已经不相信你说的话了,我会带着她道瑞典我们以前的别墅居住,你要是真的想要和我在一起,就来瑞典找我,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将方浩然杀了,你要是不肯,我就杀了你的女儿。”

    霍骁实在是太狠了,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我看了看四周,等待着机会,在霍骁就要带着我上直升飞机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咬住了霍骁的手臂。

    “啊。”霍骁大概也是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做出这种举动来,他发出一声尖叫声,将我用力的推开。

    “清泠。”

    “泠泠。”

    “砰。”

    盛怒之下的霍骁,举起手枪,朝着我开了一枪。

    我看到席慕深惊恐万分的神情还有叶然几欲昏厥的样子。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急速下降……

    好冷……

    对了,这个地方的下面,是一个万丈悬崖,从这里掉下去的话,我肯定是必死无疑吧?

    席慕深……

    “慕清泠。”就在我要掉下去的时候,一双手臂紧紧的抓住了我。

    “席慕深……”我仰头,就看到了紧紧抓住我手臂不让我坠落的席慕深。

    “抓住我,我马上将你拉上来。”席慕深吃力的拉着我,满头冷汗道。

    我被霍骁打中了胸口的位置,鲜血治疗,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

    我眷恋的看着席慕深的五官,张口咳嗽道:“席慕深……好好……的……照顾泠泠和爸爸妈妈,还有外公……你也要好好的……知道吗?”

    “你在胡说什么?你给我听清楚了,你一定会没事的,不要松开我的手,我马上救可以将你拉上来了。”

    身体悬空,拉力变得非常大,我的眼前渐渐的变成了一片的模糊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我咬唇,看着席慕深俊美好看的五官,这个我爱了一辈子的男人,依旧这么迷人。

    “席慕深,我爱你。”我用力挣脱席慕深的手,身体急速下降。

    “慕清泠。”席慕深发出一声尖叫,回荡在我的耳边。

    席慕深,如果有来世,我也一定会爱上你的,一定会的……

    ……

    “慕深,我来了。”幽静的餐厅内,我穿着一条月牙白的长裙,激动不已的看着走进来的席慕深。

    我和他结婚已经三天了,可是,他一个好脸色都没有给我,今天好不容易约我出来吃饭,我怎么可能不激动。

    “喝酒。”席慕深看了我一眼,冷峻的脸上不带着丝毫感情,他指着面前的酒,对着我说道。

    我激动的没有注意到席慕深眼底的情绪,立刻端起酒杯喝了起来,这个酒劲头有些猛烈的样子,喝完了之后,我整个脑袋都晕乎乎的了。

    “慕深,我好像是有些晕。”我撑着桌子,看着席慕深那张模糊的脸嘀咕道。

    “慕清泠,对不起。”

    一个冰冷的怀抱,将我紧紧的抱住,耳边是席慕深类似叹息和痛苦的道歉。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为什么你总是说对不起?

    “杀了你,杀了你……”

    不……不是我,那个拿着刀子的女人,不会是我的……

    那些记忆,就像是潮水一般,不断的涌进我的大脑,很难受,快要将我整个人都折磨疯了。

    席慕深……为什么隐瞒着我这件事情……为什么将我的肾给了方彤……

    就算是你为了愧疚,为了报恩,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为什么……

    “动了,有反应了。”

    “马上去告诉爵爷。”

    好吵……

    有人一直在我的耳边说话,吵死了,我好累,只想要……好好睡一觉。

    我好累好累。

    席慕深……你骗我,你骗我……你骗我……

    ……

    “终于,醒了吗?”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是一片白茫茫,我以为,自己已经到达了天国,直到我看到了顾夜爵那双幽冷诡谲的绿眸。

    “顾……”

    “喝口水。”顾夜爵给我倒了一杯水,递到我的嘴边。

    我将那些水喝完之后,咳嗽了一声,顾夜爵轻轻的拍着我的后背,眼眸幽深道:“有没有更好一点。”

    “这里……是……哪里?”

    “英国。”顾夜爵缓慢的吐出两个字,淡淡的看着我说道。

    我怎么跑到了杭州?我记得……我被霍骁打中了,为了不连累席慕深,我将席慕深的手挣脱了,然后……

    “你已经睡了半年了。”顾夜爵蹙眉,摸着我的脸说道。

    “半年……现在已经半年过去了吗?”

    “你应该庆幸,我也找到了霍骁的位置,刚好看到你坠落,让人去悬崖下找到了你,将你带回来,只差一点点,你就真的完蛋了。”

    顾夜爵说这个的时候,尾音不由得带着些许颤抖。

    “谢谢……你。、”

    顾夜爵再度救了我一次,我已经说不出什么话了。

    “好好休息,你胸口再次受伤,有些严重,以后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后遗症。

    我慢慢低下头,看着自己胸口的位置,这里之前也受伤了,没有想到,竟然再次在同一个位置受伤。

    “命虽然是捡回来了,但是,医生说,以后就很有可能会出现心悸的状况,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心痛。”

    “我……知道,能够……活着,就好了。”我有些无力的闭上眼睛。

    “因为你当时受伤很严重,我没有将你送到京城去,而是直接让人给你处理伤口,飞英国来治疗,席慕深他们还不知道你活着的事情。”

    “是吗?”

    席慕深……

    一想到脑海中那些碎片,我不由得用力捏紧拳头。

    方彤的话,就像在撕裂我的心脏一般,很难受。

    我真的……没有办法忍受这些,真的……没有办法忍受。

    “不要想那么多,现在的你,只需要好好休息就可以,听到没有。”顾夜爵蹙眉,对着我命令道。

    我闭上眼睛,僵硬的握紧拳头。

    席慕深,我们暂时,先不要见面吧?

    因为我真的不想要见你。

    ……

    养伤的期间很无聊,好在顾夜爵会带着很多有趣的东西给我看,渐渐的我原本压抑的心情也变好了不少。

    “顾夜爵,我杀人了。”

    在我修养了第二十天,精神更好的时候,我对着顾夜爵说道。

    “这不是你的错。”顾夜爵好像是已经知道一般,对着我皱眉道。

    “可是,我杀了她。”我看着顾夜爵,苦笑道。

    我杀了一直恨我入骨的方彤,还是以那种残忍的方式,将方彤杀了,当着泠泠的面,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泠泠不要我抱他了,我当时疯狂的样子,一定对泠泠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吧。

    “那是霍骁启用了心理黑暗催眠。”

    顾夜爵冷淡的看着我,扬唇道。

    “不管如何,我杀人了。”

    霍骁将我的手沾染了鲜血,让我变得这么可怕,我有些厌恶这个样子的自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