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262章 视频

    “你这个样子叫做没事?”席慕深阴冷的眯起寒眸,冷漠道。我将受伤的手臂,藏到了背后,对着席慕深摇头道:“我没事的,泠泠只是……不喜欢我罢了,我现在离开就好了。”“不许。”席慕深沉下脸,扣住我的腰身,将我带到了泠泠的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泠泠道:“泠泠,你给我听清楚了,这是你的妈妈,生你的母亲,当年为了生你,知道她受了多少苦?你现在竟然敢这个样子对她,你是不是想要我打你。”“哇哇哇……”泠泠大概也是第一次被席慕深用这种凶狠的话语警告,他捏紧拳头,忍不住发出撕心裂肺的大哭声。看着泠泠哭了,我着急的就要去安抚泠泠的情绪,却被席慕深抓住了手。“让他哭,这小子,越大越不像话了,在不好好管教,真的要爬到我们头上了。”“席慕深,他还是一个孩子。”我摇摇头,苦涩道。“他伤了你。”席慕深抿着薄唇,目光冰冷道。“我没事,只是一些小伤,你好好陪着泠泠,我先回去给林琳熬汤。”我摇头,让席慕深好好陪着泠泠。席慕深亲吻着我的唇角道:“这件事,交给我处理,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些人。”“嗯。”我点头,便离开了泠泠的病房。我让司徒傲给我包扎了一下伤口,司徒傲看着我手臂上的牙印,不由得摇头啧啧道:“这个牙印,不会是你家的小鬼咬的吧?真是够狠的。”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伤口,自言自语道:“不怪他。”说到底,还是我的错,我当时……竟然会受到霍骁的催眠。“那件事情,我都知道了,根据你的那种症状表明,霍骁是一个很厉害的催眠高手,竟然能够在无声无息的情况下催眠你杀人,不过,这件事情,严格意义下来,不是你的错。”“可是,我杀了方彤。”“那是她咎由自取,她当时也想要杀你,你算是正当防卫。”司徒傲的话,让我心中更好受一点。方彤不止一次想要杀我,她有这个下场,我一点都不觉得同情她。“只是,你最近小心一点,关于杀方彤的视频,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出现在网络上,很有可能,有人故意制造这些事情,想要对付你。”司徒傲将一个平板放在我的手中,点开之后,果然有一个很小的视频,视频虽然不是很清楚,却可以模糊的看到我的影子,在加上有很多人在下面抨击说那个人就是我,引起了很大的骚动。“我知道,我会注意的。”我看着那个视频,将平板还给了司徒傲。这种情况,是有人故意针对我的?这一次泠泠中毒?莫非也是这个人?……“慕清泠小姐吗?你好,我是京城警局的李队,我们想要就方彤死亡的事情,请你随我们回去协助调查。”我刚从医院回到别墅,就听管家说有两位警官找我。我下楼,李队便亮出警察证,对着我说道。听到李队提到方彤死亡的事情,我的心猛地一跳。果然,这件事情,还是惊动了警方这一边?那个在网上到处散播视频的人,要的就是这个目的吧?“好。”我看了李队一眼,垂下眼睑,就要跟着李队去警局的时候,李队接了一个电话之后,神色异常严肃的挂断了电话。我见李队这么严肃的样子,有些疑惑道:“怎么了?”“刚才有人来警局自首了,说那个视频中的人,是她。”什么?怎么可能?杀死方彤的人明明是我?怎么会……另有其人。“请问,那个人是谁?”“她说她叫林曼。”轰!李队的话,让我的大脑如同遭到雷击一般,我不敢相信的看着李队,身体僵硬的像个石头一样。怎么会?林曼,究竟是为什么要这个样子做?“既然已经有人自首,我们就不便打扰了,刚才真是抱歉,怀疑席太太。”李队对着我歉意道。“我想要去见林曼。”我看着李队,轻声道。李队点头,便带着我一同去了警局。到了警局之后,便有人将林曼带了过来。我看着林曼,神情复杂道:“林曼,你疯了吗?”“我知道你会来的。”林曼的脸上,露出异常轻松的微笑。“清泠,我一直想要帮你做什么事情,现在我终于有机会了。”“这件事情,是我做的,我不会让你顶罪。”林曼的话,让我的心情更加的复杂,当初林曼跟方彤联手,想要对付我的时候,我对林曼的却是非常失望,可是,林曼救了妈妈,我很感激林曼。“清泠,你听着,这件事情,是有人针对你的,他们就是想要将你送进监狱,你还有爸爸妈妈要守护,你还要和席总幸福的生活,所以,你不可以出事。”林曼看着我,目光坚定道。“不要觉得对不起我,我在自首的时候,提交了我之前帮着方彤做的那些事情,我说,我和方彤因为这些事情起了争执,她想要杀我,我才会还手的,我不会被判很久的。”“我只是想要帮你做点事情,想要弥补,当初我做的事情,清泠,我们……还是好朋友吗?”林曼红着眼眶,看着我说道。我垂下眼帘,然后抬起头,坚定的看着林曼道:“傻瓜,我们……不是一直都是朋友吗?”“谢谢你,清泠,我曾经……走上了歧路,我先走回头,还来得及的对不对?”林曼上前,抱着我说道。“林曼,这件事情,交给我,我会和警察说清楚的,不管如何,谢谢你。”“不要。”我原本就不想要林曼帮我顶罪,不管幕后人想要做什么,我都毫不畏惧,我当时是受到催眠,在这种情况之下做出的自卫举动,警方那边,肯定可以谅解的,而且,方彤之前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只要我提交这些证据的话,法庭也会酌情谅解,可是,却被林曼拒绝了。“清泠,你听我说,他们想要对付你,便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的。”“他们?”林曼的话,引起我的注意,我看着林曼,眯起眼睛道。难不成林曼其实知道一些什么?“我前几天刚好去酒吧喝酒,无意中听到了两个人的谈话内容,知道有人想要利用这一次的事情打击你,你不可以伤了那些人的当。”林曼抿唇,目光坚定的看着我。“林曼,你这个样子,真的值得吗??”林曼的话,让我有些无奈。有人想要对付我,我是知道的,虽然现在还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但是很有可能和雅美达和贺兰琴有关系。“值得的,我只是想要赎罪,你放心,我不会有事情的。”林曼看着我,轻轻的摇头道。“林曼,你知道那两个人是谁吗?”“我不认识,以前也没有见过。”“这个样子吗?”果然是不认识的,现在想要针对我的人,除了司徒傲说的那两个人之外,我实在是想不出别的人。毕竟一直恨我入骨的方彤已经死了,我怀疑的对象,只有那个没有见过面的贺兰琴了。不过,可能,还有一个人……我闪烁了一下眸子,和林曼说了一声,便离开了警局。这一次,林曼帮我顶罪,我也不会让林曼真的陷入牢狱之灾。我联系了京城最有名的一个律师,打算管理林曼的这个案子。这个案子原本就疑点重重,想要对林曼判罪,也是不可能的。我现在只能够委屈林曼代替我在警局周旋,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去医院了?”我回到别墅,原本想要找林琳的,管家却说,林琳在一个小时之前,已经离开了。听了管家的话,我不由得沉下脸。“是的,林琳说想要给小少爷送汤,就去医院了。”管家恭敬的回答道。听了管家的话,我挥挥手,示意管家可以先离开。我拿出手机,给阿漠打了一个电话,让阿漠送我去医院。最近我不会去公司,公司毕竟在席慕深的手中非常好,所以我也没有必要在插一手。我现在就想要治好叶然,然后希望泠泠可以再度和我亲近。“泠泠好喝吗?”“好。”我来到泠泠的病房的时候,林琳正在给泠泠喂汤,泠泠一改在我面前的那种厌恶,在林琳的面前,显得异常乖巧。,我看着泠泠对林琳露出甜甜微笑的样子,手臂上被泠泠咬了的伤口,似乎更加的难受了。我捏了捏拳头,苦笑一声,深呼吸一口气,轻轻的推开了病房门。我的出现,让原本还温馨的两个人瞬间回头。泠泠在看到我之后,漂亮的脸上似乎带着些许的不悦。林琳则是目露挑衅的看着我:“慕总怎么会过来?”“泠泠,妈妈过来看你。”我看着泠泠,无视林琳。“我不想要看到你,你走开,坏人。”泠泠捏着拳头,对着我大叫道。我看着满是愤怒的泠泠,心脏隐隐约约有些熟悉的痛感。我压制住那股疼痛,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朝着泠泠说道:“泠泠不管你讨不讨厌我,我都是你的妈妈,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事实。”“你不是我的妈妈,我的妈妈才不是坏蛋,我的妈妈,不是杀人犯,不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