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267章 方浩然醒了

    “爵爷和席太太孤男寡女……”“贺小姐是有耳聋的毛病吗?难道你刚才没听到我说的话吗?爵爷刚才喝醉了,我让他醒酒用冷水浸泡,难不成,贺小姐觉得我会对自己的小叔子做什么事情?顾夜爵可是席慕深的亲生弟弟?我在怎么禽兽,也不会对自己的小叔子出手。”我夸张的看着贺兰琴,轻笑道。要比演戏,我也不会比贺兰琴差,既然贺兰琴非要将脏水朝着我和顾夜爵的身上泼,我也不会客气。贺兰琴的脸一僵,那些记者也吓到了,随后沸腾道:“席太太,请问你说的是真的吗?爵爷是席总的亲生弟弟。”“没错,顾夜爵就是席慕深的孪生弟弟,当初被人带走了,我们也是前些日子才知道的。”我一脸诚挚的看着那些记者。很快,记者便将顾夜爵给包围了起来。顾夜爵黑着一张脸,看着我。“顾夜爵,你就好好和记者说一下,你和席慕深兄友弟恭的事情哦。”我对着顾夜爵狡黠道。不管如何,顾夜爵是席慕深的孪生弟弟这件事情改变不了,虽然不清楚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希望,席慕深和顾夜爵的关系能和普通的兄弟一样,两人的关系曝光,也是情理之中。因为顾夜爵和席慕深的关系曝光之后,那些人就没有揪着我和顾夜爵的关系,反而追问顾夜爵和席慕深的关系上了。我被挤到了门口,刚好和贺兰琴撞到一起。贺兰琴冷嘲的看着我,丢出一句意味不明的语句道::“慕清泠,我还真的是小看你了。”“我也高估了贺小姐。”我嘲笑的看着贺兰琴道。想出这种卑劣的手段想要毁了我,贺兰琴也不看看我现在是谁了?“不过,我们的战争才要刚刚开始呢,慕清泠。”贺兰琴丢下这句话,离开了这里。看着贺兰琴离开的背影,我不由得沉下眼眸。贺兰琴这个女人,绝对不能够小看,我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你和顾夜爵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次的新闻发布会,还真是危险重重,我和席慕深回去的时候,席慕深坐在车上,冷着脸,捏住我的手问道。在那些记者胡编乱造的时候,席慕深没有立刻出现,我知道,他将空间给我,他相信,我可以处理好。可是,席慕深心中还是有些不爽吧?“你说呢??”我靠近席慕深,在席慕深的下巴重重的咬了一口道。“他亲你了?”席慕深眯起眼睛,握住我的下巴,俊美的脸上隐隐带着不悦道。“亲了几口,不过被我打了几巴掌。”我老实的回答道。席慕深的脸,顿时黑沉沉起来,非常难看。“但是他还是亲了你。”席慕深满脸醋味的盯着我的嘴巴看。我有些好笑的看着席慕深,摸着席慕深的脸,语带轻佻道:“席先生的醋味真大。”“哼,以后不许靠近那个混蛋了。”“他是你弟弟。”我睨了席慕深一眼,有些无语道。“他自己都不想要承认是席家的人。”席慕深冷哼,用力的咬住我的唇瓣道。“席慕深……当年……他为什么会在外面?我也从未听说说过,席家有两个孩子?我一直以为,你是独生子?”我被席慕深这么用力的咬住嘴巴,嘴唇发麻,轻轻的推着席慕深的身体询问道。席慕深闻言,只是越发用力的扣住我的腰肢,却没有回答我的话。“怎么了?不能够告诉我我吗?”我之前也是问过席慕深这个问题,席慕深也没有回答我?难不成这个事情,对于席家来说,非常的重要还是这是一个秘密?“我也不清楚,但是我问了以前在席家的老佣人,他们说因为他的眼睛,当时被曾爷爷扔出去了。”扔出去?就因为顾夜爵那双罕见的绿眸?“曾爷爷是一个非常迷信的人,而且,非常专制。”就是席家的创始人吗?以前我听过他的传闻,听说是一个拥有着铁血手腕的人,就算是老年的时候,依旧雷厉风行,掌管着整个席家。当时要是他的命令,只怕就连爷爷都只能够答应,那个人,也活了一百多岁好像是。“顾夜爵不是太可怜了吗?”难怪顾夜爵对席家那么的厌恶。“当时将顾夜爵带走的人,是爷爷身边的一个亲信,我想,爷爷应该也是于心不忍,却又不能够违背自己父亲的意思,便只能够让自己的亲信,将顾夜爵带走,但是,那个人原本就居心不良,他将顾夜爵培养起来,想要利用顾夜爵对付席家,却没有计算到,顾夜爵压根对于这种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听了席慕深的解释,我不由得一阵唏嘘。不过,顾夜爵是靠着自己的本事,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地步吧。“今天是有人给顾夜爵下药了。”我凌冽的看着席慕深道。“顾夜爵不会傻傻的被人利用,敢对他下药,那个人的命也不长了。”席慕深嗤笑一声,暧昧的婆娑着我的眼睑道。我笑了笑,觉得席慕深说的有道理。贺兰琴竟然这个样子对顾夜爵做出这种事情,以顾夜爵的性格,怎么可能会这个样子轻易的放过贺兰琴?……“泠泠,还是不肯靠近我。”我看着扭着身体,不远看我的泠泠,有些悲伤的回头看着乔栗。“会好的。”乔栗握住我的手,轻声道。“乔栗,泠泠用那种厌恶的目光看着我,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真的很难过。”我红着眼睛,对着乔栗说道。“我知道,夏天,泠泠只是一个小孩子,很快就会好的,相信我。”乔栗知道我心中的难过,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我,只好这个样子说。我蹲下身体,看着泠泠,低声道:“泠泠,你真的这么不愿意看到妈妈吗?”“林琳,泠泠要林琳。”泠泠扭头,看着我,大叫道。泠泠和林琳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我心酸的看着泠泠苍白漂亮的脸。泠泠因为上一次洗胃之后,身体就一直没有恢复,每次都在闹着要找林琳。而林琳因为上一次自杀的事情之后,我便没有强制的送走林琳。“乔栗,去将林琳带过来吧?”最终,我妥协了,面对着泠泠,我只能妥协。“夏天。”乔栗担心的看着我,似乎有些不理解我此刻的举动一样。“泠泠只有在看到林琳的时候,才肯吃饭,为了让泠泠吃饭,我只能够让林琳陪着他。”我看着乔栗解释道。乔栗叹了一口气,便让佣人去叫林琳。林琳自从上一次之后,的却是收敛了不少,目前我也没有发现她和贺兰琴有什么交集。贺兰琴最终只怕也是非常头疼,谁让贺兰琴竟然这么不知死活的设计顾夜爵。贺兰琴大概是真的以为,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中吧?却忘记了,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贺兰琴一个人有脑子的。顾夜爵因为上一次的时候,一直对贺兰琴展开一系列的报复,贺兰琴现在忙着应付顾夜爵,应该没有这个时间去勾引席慕深。“林琳。”我正想的出神的时候,林琳已经被管家带过来了。看到林琳之后,泠泠睁大漂亮的眼睛,朝着林琳扑过去。我看着泠泠的动作,不由得一阵心酸。泠泠什么时候会这个样子对我了?每次看到我,泠泠都是一脸厌恶和不开心,甚至是还骂我是坏女人。我知道,泠泠只是一时之间,没有办法接受我罢了,但是一想到以前那个粘着我的孩子,现在却用这种讨厌的目光看着我,心中难免隐隐作痛。,“泠泠怎么又不开始吃饭了?”林琳看了我一眼,抱起泠泠,像是在挑衅一般。,我沉下眼眸,冷淡道:“既然泠泠只有你在才会吃饭,你好好照顾泠泠吃饭。”林琳脸色有些难看,似乎有些不悦的样子。我拉着乔栗,朝着门口走去,走了几步之后,回头看着林琳道:“林琳,有些事情,我不说,并不代表我不知道,你最好好自为之,不要触怒我的底线。”说完这些,我也不看林琳变得僵硬的脸,直接离开。我和乔栗一起去看叶然,叶然被我请的医疗团队的人每天照顾着。叶然依旧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一点起色都没有。但是我相信,叶然总有一天,会醒过来的。我坐在床边,拿着柔软干净的毛巾,轻轻的擦拭着叶然的手指。“妈,泠泠一直都不愿意原谅我,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如果你在这里电话,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我红着眼睛,看着叶然白玉一般的脸。叶然是真的长得很漂亮,而且很有气质,就算是到了中年,依旧散发着成熟女人独特的魅力,有些人,年纪越大越是有魅力,我想,叶然大概就是这一种吧?“妈,你要快点好起来知道吗?我一直在等你醒来,爸爸也是,你不可以抛弃我和爸爸,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爸爸都不会……”“夏天,夏天……”我正陪着叶然说话,乔栗从外面跑进来,我被乔栗突然激动的样子吓到了,不由得回头,黑着脸道:“乔栗,你做什么?吓死人了。”“司徒傲……司徒傲说,你爸爸醒了。”轰!乔栗的话,就像是一急闷锤,重重的砸下来,我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乔栗。乔栗说,爸爸醒了?“是真的,我们快点去医院吧。”乔栗走到我的身边,抓住我的手臂道。我回过神,回头看了安静的躺在床上的叶然一眼,忍不住哭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