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272章 去西夏

    我看着泠泠上前一把将泠泠紧紧的抱在怀里。我爱怜的摸着泠泠的头发,低头吻着泠泠的额头:“泠泠,你爸爸生气了。”泠泠眨巴了一下眼睛,只是圈住我的脖子,用脸蛋蹭了蹭我的脖子。我看着泠泠的动作,不由得苦笑了一声,只好托着泠泠的小屁股,走进别墅去。“夫人,小少爷,你们终于回来了。”管家看到我抱着泠泠回来,开心的不行,对着我恭敬道。“管家,席慕深刚才是不是上楼去了。”我看了管家一眼,尴尬道。“老爷好像是很生气的样子,夫人……你身上的伤需要我叫医生过来吗?”管家看了一眼我手臂和脸颊上的擦伤,担忧道。我眨巴了一下眼睛,摇头道:“不需要,这些伤,对于我来说,完全没有问题。”其实我是想要利用这些伤,制造一个苦肉计,席慕深现在肯定是很生气,为了让席慕深不生气,我只好不包扎了。“管家,你让佣人给泠泠洗澡。”我将泠泠交给管家道。泠泠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之后,又恢复了以前一样那么的粘着我,他抱着我的手臂,怎么都不肯松手。管家看到泠泠的举动,似乎很高兴的样子。“小少爷和夫人的感情,终于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了。”“泠泠乖,妈妈去看看你爸爸,这一次妈妈这么鲁莽的行为,已经让你爸爸非常生气了。”我摸着泠泠的头发,有些无奈的对着泠泠解释道。泠泠眨巴了一下眼睛,扁着嘴巴,委屈的点点头:“那妈妈,今晚要陪着泠泠一起睡觉,泠泠很久没有听妈妈讲故事了。”“好。”我看着泠泠漂亮精致的脸,心中一阵温暖起来。泠泠被管家带走之后,我便直接上楼去找席慕深了。席慕深正在书房,我过去的时候,阿漠从书房出来,看到我之后,立刻行礼道:“夫人身上还有伤,需要我让人给你看一下吗?”“不用,你先下去吧。”我斟酌了一下,对着阿漠摇头道。阿漠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缓缓道:“这一次夫人你突然不见了,老板被吓到了。”“我知道。”我点点头,捏了捏拳头道。这一次的却是我没有考虑周全,才会让席慕深那么生气。我站在席慕深书房大门口,伸出手,想要敲门,却又不敢敲门,犹豫了许久之后,我还是推开了书房。我进去的时候,席慕深背对着我坐在旋转的椅子上,从我的视线中,只能够看到席慕深异常冰冷孤寂的侧脸。“席慕深。”看着席慕深有些孤傲甚至是冷漠的背影,我的鼻子莫名的一阵酸涩。我上前,一把抱住了席慕深的腰肢,将下巴靠在席慕深的肩膀位置。席慕深的身体因为我的动作不由得一颤,他回头,漆黑的凤眸里面,充斥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我看着席慕深的眼睛,伸出手,摸着席慕深的俊颜道:“对不起,席慕深,我以后,再也不会了。”席慕深在害怕,他在害怕,会再次失去我,所以露出这种孤寂的表情。“慕清泠……如果你出什么事情,我也绝对不会独活。”席慕深抓住我的手,目光冰冷固执的盯着我的眼睛道。听到席慕深说出这么悲伤坚定的话语,我的眼眶不由得一红。“傻瓜,我不会让自己有事情的,绝对不会。”我将脸埋进席慕深的胸膛,艰涩道。我想要和席慕深一辈子在一起,永远在一起,我不会这么轻易的让自己出事的,绝对不会。“慕清泠……不要离开我。”席慕深紧紧的抱住我的身体,哑着嗓子道。“不离开。”黑暗的书房内,我和席慕深就像是两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一样,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互相汲取各自的温度。……泠泠和我冰释前嫌,像是以前一样粘着我,我特意带着泠泠回方家看妈妈。方浩然知道我和泠泠恢复到了以前的感情之后,对着我笑呵呵道:“你们两个人,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爸,妈妈的情况还是老样子吗?”我让泠泠一个人去玩,和方浩然一起坐在叶然的房间聊天。我看着叶然依旧没有什么血色的脸,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问道。“医生说,可能一辈子不会醒过来。”方浩然那张俊朗的脸,在此刻,蒙上些许的暗沉,给人一种非常悲伤和沧桑的感觉。我看着方浩然悲苦的眼神,伸出手握住他的手坚定道:“不会的,我相信妈妈,不会这么狠心的丢下我们。”叶然的心这么好,绝对不会就这个样子抛下我和爸爸两个人的。“清泠,你外公前几天给我打电话,说要你去一趟西夏。”外公还不知道叶然的事情,我们都隐瞒着外公,没有告诉外公。要是外公知道妈妈的事情,只怕会怒火攻心,毕竟他年纪也这么大了。“去西夏?”我怔讼的看着方浩然。“你外公说,他可能没有几天日子了,想要见你和你妈妈,但是你妈妈现在的情况,我自然不能够让你外公知道,就扯谎说你妈妈这几天感冒有些严重,没有办法去。”“外公怎么了?”我抖唇,看着方浩然。外公在上一次见面的时候,身体不是很好吗?虽然已经七八十岁了,身体还算是非常硬朗的不是吗?怎么会?“人到了这个年纪,也算是走完了,你外公唯一的心愿,就是想要见你。”方浩然叹了一口气,像是回忆一般道:“你外公一直都不喜欢我,觉得我配不上然,这是他第一次主动给我打电话,还和我说,对不起,你知道吗?你外公原本就是一个犟脾气,他是绝对不会和人说对不起,而且你外公原本就是一个非常强势专制的男人,这一次,他和我说对不起,我想,你外公是真的原谅我了。”“爸,你要和我去西夏吗?”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虽然心中很难过,但是这是命,谁都没有办法改变。我唯一能够做的,就像是方浩然说的那个样子,陪着外公。“我要陪着你妈妈,你将然然带过去吧,他很喜欢然然,他可能,活不了几天了,叶家恐怕要大变了。”方浩然的目光带着些许忧愁道。“怎么会?不是说叶家还算是和睦吗?”上一次叶谦过来,我觉得叶家应该是一个非常和睦的大家庭。“清泠,一个大家族,有着我们说不出来的黑暗,这些黑暗,外界的人是不知道的,而且,你知道叶家的家族多么庞大吗?之前是因为你外公支撑着整个家族,现在你外公垮了,那些家族的宗亲,就要开始争夺财产了。”这种豪门争斗,在电视上也经常演,我没有想到,现实生活中,我竟然还要经历这种豪门争斗。“总之,你去那边,一切都要小心,你有席慕深和顾夜爵保护,爸爸还是比较安心的。”“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晚上,我和席慕深说了一下外公病危的事情,席慕深皱眉握住我的手说要陪我一起过去。“那怎么行。”我摇头,亲了亲席慕深的下巴道。“你怎么可以抛下公司?你是方氏集团的总裁,作为一个合格的管理者,是不可以抛下公司乱来的。”“你和泠泠去,我不放心。”席慕深沉下脸,不满道。“不必担心,你可以让阿漠跟着我,阿漠身手好,而且,乔栗也会跟我一起过去。”我和乔栗说了要去西夏,乔栗就迫不及待的整理行李要和我一起出发了。“她跑过去干什么?”席慕深的俊脸一黑,不满道。“陪我不行啊?你干嘛对乔栗这么大的意见?”我白了席慕深一眼,有些无语道。乔栗明明这么可爱,为什么席慕深总是用一种非常冷淡的态度对着乔栗。“我怀疑乔栗是不是喜欢你?要不然干嘛每次都粘着你不放?”席慕深用一种犀利狐疑的目光看着我,眼眸微微暗沉道。:“瞎说什么?”席慕深的疑心病,让我有些哭笑不得起来。我白了席慕深一眼,鼓起腮帮子道。“对了,我和贺兰琴的对决压后,我已经和贺兰琴说了一下,没有想到,贺兰琴竟然这么爽快就同意了。”之前我因为接受贺兰琴的挑衅,打算和贺兰琴比赛的,因为我要去西夏,也没有这个功夫和贺兰琴斗了。“这件事情,你不需要担心,我已经派人警告贺兰琴了,她要是在敢找你的麻烦,我就直接解除和贺兰琴的一切合作。”席慕深沉下脸,冷嘲道。“你疯了?那可是很大的一笔工程。”我不满的看了席慕深一眼。虽然我不喜欢贺兰琴这个女人,但是,贺兰琴和方氏集团签订的工程,的却是一个大合同,换成任何一个大公司,都不会这个样子轻易的得罪贺兰琴的。席慕深蹙眉,不悦道:“她挑衅你。”“我接受了她的挑战,而且,我们还有赌约,你别帮我将事情给搞砸了。”我有些无奈的扯着席慕深的脸,气呼呼道。席慕深没有说话,只是将我压在身下,灼热的呼吸,划过我的脖子四周。“慕清泠,我想要……亲你。”席慕深浅浅的呼吸,让我的身体忍不住微微瑟缩。我睁着水润的眼睛,看着席慕深俊美的脸,闭上眼睛,害羞道:“轻一点。”席慕深最近总是那么粗鲁,每次都弄得我腰酸背痛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