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279章 被顾夜爵囚禁

    看到泠泠睡着了,我不由得笑了笑,低下头,吻着泠泠的额头。“咔擦。”就在我坐在车上等着顾夜爵的时候,顾夜爵将贺兰琴扔到另一辆车子,自己朝着我这辆车子走过来。我经过这些折腾,也有些疲惫了,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顾夜爵,等下就将贺兰琴送到警局去。”“慕清泠。”顾夜爵突然看着我,那双浅浅波光的绿眸,莫名的让我心一寒。“怎么了?”顾夜爵的神情突然变得这么古怪,让我不安起来。“对不起。”顾夜爵没头没尾的对着我道歉,然后便没有在说话了。我不明所以的看着顾夜爵,完全不理解顾夜爵想要做什么。直到……“顾夜爵,这不是回席家的路,你想要带我去哪里?”我看着车子从林琳的家离开之后,根本就不是朝着席家或者是方家走,顾夜爵究竟想要带我去什么地方。“机场。”顾夜爵缓慢的吐出两个字,幽深的眼眸凝视着我。“你疯了?你带我去机场做什么?”我一听,着急道。我这么晚没有回去,席慕深肯定着急了,而且我的手机还丢了,席慕深找不到我肯定会担心的。“我要带你离开这里。”“我不走。”顾夜爵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要做出这种事情?这个样子的顾夜爵,不像是我认识的顾夜爵。“顾夜爵,你现在马上送我回到席慕深的身边,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看着顾夜爵,深呼吸一口气,冷冷道。“知道我刚才和贺兰琴做了什么交易吗?”顾夜爵不为所动,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才掀起薄唇道。闻言,我眉心一跳,抱紧怀中的泠泠。“贺兰琴会得到席慕深,而我,会得到你,至于我们怎么做,你只要看着就可以。”“顾夜爵,不要让我看不起你。”顾夜爵不应该这个样子的人,他究竟是怎么了?难不成贺兰琴真的有蛊惑人的技术?将顾夜爵变成这个样子?“明天过后,贺兰琴和席慕深两人上床的事情,会在整个京城轰动,而你会因为伤心和席慕深提出离婚,离开席家,和我在一起。”“做梦。”我一听,气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顾夜爵,你这个样子做,一点意义都没有,不要让我看不起你,现在马上给我掉头,听到没有。”“已经来不及了,席慕深已经去会场的路上了,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没有人可以抵抗住这个药效,这个可是雅美达旗下的研究室研究出来的强力春药,它会让席慕深将贺兰琴当成你,慕清泠,席慕深马上就会背叛你们的婚姻和感情了。”“顾夜爵。”我被顾夜爵的话气的发抖,上前朝着顾夜爵的脸上就是一巴掌。顾夜爵没有闪躲,只是沉默不语的看着我,良久之后,顾夜爵抓住我的手,将我紧紧的抱住,轻声道:“慕清泠,我不行吗?我和他原本就是双生子,我们的样貌身材都是一样的,我就不行吗?”“放手。”我一直将顾夜爵当成了好朋友,当成了家人,没有想到,顾夜爵竟然真的对我做出这种事情来?“顾夜爵,你听好了,不管你们的计谋多么的天衣无缝,我都相信席慕深,绝对不会因为药效和贺兰琴那个女人下床的,这个世界上,有着你们没有办法突破的壁垒,那就是我对席慕深的思念,思念的力量。”“你对席慕深就这么有自信?慕清泠,看来,是你太不了解男人了,在那种情况下,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承受住的,席慕深也不可以。”“我相信席慕深。”我扭动着手腕,对着顾夜爵怒吼道。顾夜爵的眼神变得越发的恐怖,他用力的攥住我的手,我有些厌恶的甩动着手,心脏却在这个时候,剧烈的疼痛起来。“唔。”“慕清泠。”我难受的抱住怀中的泠泠,发出一声闷哼,顾夜爵看到我这个样子,慌张的叫着我的名字。我抬起头,看了顾夜爵一眼,痛苦不堪道:“药……给我……药。”这几天我的身体很奇怪,尤其是心脏的位置,经常会传来这种剧烈的疼痛,明明以前都不会这个样子的,我也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吃这个。”顾夜爵拿出一个浅紫色的瓶子,将里面黄褐色的药丸递到我的嘴巴,我张口,吃掉了那个药之后,原本撕裂的心脏渐渐的缓和了不少。一切都停止之后,我昏昏欲睡的靠在顾夜爵的怀里。“慕清泠……别怕,我会救你的。”顾夜爵……我不需要你救,你只要将我送回席慕深的身边就可以了。……“小叔,妈妈怎么还在睡觉。”“她有些累,泠泠乖,不许吵到她。”“爸爸什么时候接泠泠和妈妈回家?泠泠想要回家。”“小叔当你的爸爸不好吗?”“才不是,小叔就是小叔,妈妈说,小叔和爸爸是双胞胎,是爸爸的弟弟,不是爸爸。”是泠泠和顾夜爵的声音?我有些吃力的睁开眼睛,就看到抱着泠泠站在我床边的顾夜爵。泠泠看到我睁开眼之后,似乎非常开心的样子,他挥舞着手臂,对着我发出甜甜的微笑道:“妈妈,你终于醒了,泠泠好怕。”“泠泠。”我有些难受的张口,却感觉喉咙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我咳嗽了一声,顾夜爵端起桌上的水杯,递到我的面前。我仰头,一口气将那些水都喝光了,才呼出一口气,目光冷凝的看着顾夜爵。“顾夜爵,送我回去吧,不要在闹了。”“不。”顾夜爵同样看着我,散漫阴邪的眼眸,不带着丝毫温度。“这里是我的私人岛屿,席慕深找不到这个地方,而且……”顾夜爵说着,停顿一下,将怀中的泠泠放在床上,转身拿了一份报纸递给我。“这是京城最新的报纸,席慕深和贺兰琴的事情,已经在网上曝光了。”我抖着手指,看着报纸上的内容,如遭雷击。怎么可能?席慕深……怎么会中计?不可能的,席慕深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中计的。“慕清泠,男人终究只是男人,抵不过药物的作用,就算是席慕深在怎么不愿意,他和别的女人有关系这是事实。”“住口,我不相信,我一点都不相信,顾夜爵,不要让我看不起你,你现在马上送我回京城,听清楚没?”我将手中的报纸捏的变形,愤怒的看着顾夜爵道。“不可能,既然席慕深已经和贺兰琴在一起了,慕清泠,你就成为我的妻子吧,我会将泠泠当成我的儿子一样爱护。”“啪。”我怒不遏制,上前一巴掌扇到顾夜爵的脸上。顾夜爵目光阴鸷的盯着我,举起手,我还以为顾夜爵要打我。可是,他只是看着我,缓缓的放下手,目光沉凝的对着我说道:“慕清泠,我永远,都不会放开你,我只是想要你和我在一起罢了。”丢下这句话之后,顾夜爵便离开了房间。我坐在房间,浑身的力气顷刻间被抽干。顾夜爵,为什么你要做出这种事情,为什么要打破我对你的信任。“妈妈。”泠泠伸出手,怯生生的扯着我的衣服。我回过神,擦干眼泪,将泠泠紧紧的抱在怀里。“泠泠,妈妈在这里,别怕。”“泠泠不怕。”泠泠用脸颊蹭着我的胸口,稚气的抬起头道。看着泠泠稚嫩的脸蛋,我的心脏浮起些许难以言喻的疼痛。席慕深,我在这里,你知道吗?报纸上的内容,我一点都不相信,席慕深绝对不会被人设计的,绝对不会的。……我在这个不知名的岛屿,关了很久很久,久到我自己都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了。顾夜爵派了很多人看着我,这里什么电信设备都没有,而且,这里的佣人什么,都没有手机,所以我脸寻求帮助的可能性都没有。要离开这里,也只能够坐船,顾夜爵就是算准了这一点,将我带到这种鬼地方。顾夜爵自从那一次之后,就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了,每天除了佣人给我送饭之外,就没有别的人过来打扰我了。泠泠也很乖,每天安静的陪着我,无聊的时候,就去沙滩玩。顾夜爵之所以这么放心,是因为整个岛屿都在他的掌控,知道我根本就没有能力离开这个岛屿。“妈妈,我想爸爸了。”我坐在沙滩上,看着不远处的大海发呆的时候,泠泠来到我的身边,委屈的看着我说道。“是吗?泠泠想爸爸了啊?”闻言,我伸出手,轻轻的摸着泠泠的脸。“妈妈,小叔什么时候带我们去看爸爸,这里一点都不好玩,泠泠想要去上课找桃子玩,这里没有桃子,没有爸爸,也没有外公,泠泠不喜欢这里。”泠泠扁着嘴巴,表情委屈的看着我说道。我伸出手,摸着泠泠的头发,惆怅道:“很快就能够离开这里了,你爸爸他,肯定可以找到我们的。”晚上,佣人再次给我们送饭,我抓住佣人的手,发火道:“让顾夜爵过来见我。”我必须要回去,在这里待下去,我真的要疯了。佣人惶恐的看着我,然后便对着我摇头,表情异常恐惧的样子。看着佣人这幅样子,我再度想要开口,心脏却在此刻,涌起撕裂的疼痛。“妈妈,你怎么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