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281章 不要离开我,席慕深的泪

    我抓住泠泠的手,对着泠泠摇头道:“妈妈没事,妈妈只是很想很想你爸爸。”

    “我听到爸爸的声音了,爸爸过来接我们了,妈妈,我们去找爸爸好不好。”

    “好。”我要见席慕深,不管我现在是什么情况,我都想要看到席慕深。

    我抱着泠泠,吃力的朝着门口走去,但是,还没有走出去,就被门口的保镖拦住了。

    顾夜爵在离开之前,不准我离开房间,我现在也不知道顾夜爵在和席慕深说什么。

    “小姐,爵爷说,不许你出房门一步。”两边的保镖,用一种非常严肃的目光看着我说道。

    我皱眉,看了保镖一眼,拳头不由得握紧:“如果我非要出去呢?”

    “请你不要让我们两个为难。,”保镖目光深沉的看着我说道。

    “妈妈。”泠泠看着保镖的架势,也有些被吓到了,忍不住轻轻的扯着我的衣服。

    我伸出手,轻轻的摸着泠泠的脑袋,示意泠泠不要担心。

    “我要出去,你们是拦不住我的,除非你们想要我死在这里。”我这样,我这样,算是在威胁他们两个。‘

    果然,听了我的威胁,两人的脸上都带着些许的难看。

    “我要见席慕深,见我的老公,我想要做的事情,就连顾夜爵都拦不住,更何况是你们两个人?”我侧头,看着他们,冷漠道。

    他们两个人听我这个样子说,便纷纷让开了路。

    看来,他们也是知道我的身体状况,不敢激怒我。

    “泠泠我们去找爸爸。”

    我牵着泠泠的手,对着泠泠说道。

    “好。”泠泠开心的点点头。

    看着泠泠稚气的脸,我忍不住红了眼睛。

    泠泠……妈妈不想要离开,不想要死,怎么办?我究竟要怎么办?

    “慕清泠。”当我带着泠泠下楼的时候,一个黑影,在我没有看清楚的时候,已经朝着我扑了过来。

    他紧紧的抱住我的身体,像是要将我的腰肢给掐断一般。

    我伸出手,无力的拍着席慕深的肩膀道:“席慕深,你弄疼我了。”

    “慕清泠……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你想要吓死我吗?”

    “我知道。”我看着席慕深憔悴不堪的俊脸,心疼的伸出手,轻轻摸着席慕深的脸。

    “慕清泠,我真的很想要掐死你,真的很想要。”席慕深怒火冲冲的看着我,却只是低下头,缱绻的吻着我的唇瓣,像是用他的温度来安抚我一样。

    “席慕深,这里不适合。”我红着脸,推着席慕深的身体。

    席慕深这才松开了我。

    他喘息着,目光沉凝的凝视着我的眼睛。

    “慕清泠,我们回家。”

    “站住,先将贺兰琴交出来。”

    顾夜爵不知道站在我们背后看了多久,在席慕深说要带着回家的时候,顾夜爵伸出手,拦住了席慕深和我。

    我看着顾夜爵,垂下眼睑。

    “顾夜爵,贺兰琴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不需要插手这件事情。”

    “你想要做什么?席慕深,贺兰琴是唯一可以救慕清泠的,你想要怎么做?”

    “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你将慕清泠和我的儿子带来这里关起来的事情,我还没有和你算账。”席慕深冷下脸,目光冰冷似寒冰一般的看着顾夜爵。

    顾夜爵也丝毫不退让,阴沉着脸道:“这还不是都是你的错,如果你可以细心一点,慕清泠现在UI病入膏肓吗?席慕深,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在慕清泠的身边,你将她还给我,我会救她。”

    “我的老婆,不需要你救。”

    “席慕深。”

    “顾夜爵。”

    席慕深和顾夜爵两个人怒目相对,明明是双生子,却像是仇人一样。

    我看着席慕深和顾夜爵两个人的样子,有些生气,刚想要阻止他们,喉咙涌起一股猩甜,我忍不住,哇的一声,将血全部都吐出来了。

    “慕清泠。”

    “妈妈。”

    泠泠和席慕深还有顾夜爵的声音,在我的耳边,我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只感觉,眼前的所有一切,似乎都在晃动的样子,我看不清楚了。

    我张开嘴巴,想要叫席慕深的名字,结果,我一个字还没有说出来,整个人就晕过去了。

    醒来之后,我就看到了席慕深的脸。

    席慕深看到我醒来了,松了一口气,紧紧的抱住我。

    “慕清泠,慕清泠。”

    “我在。”

    我无力的伸出手,拍着席慕深的肩膀道。

    “不要离开我,求你了。”

    席慕深将脸埋进我的肩窝,身体微微颤抖道。

    “不离开。”

    我刚说完,就感觉有冰冷的液体,从我的脖子慢慢的滑落。

    席慕深哭了?

    “席慕深。”

    我抖着唇,哑着嗓子,叫着席慕深的名字。

    席慕深慢慢的抬起头,狭长的凤眸,弥漫着些许的薄雾。

    他凝视着我,随后伸出手,轻轻的婆娑着我的唇瓣:“慕清泠,不管贺兰琴说出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她,只要你可以活着。”

    “你敢。”

    我沉下脸,抓住席慕深的手。

    贺兰琴想要什么,我再清楚不过了。

    “我知道贺兰琴和顾夜爵设计,在我的酒里下药,我没有喝,没有和贺兰琴发生任何关系,那个报纸,也只是顾夜爵伪造的,但是,贺兰琴对你下毒这件事情,我没有办法阻止,她说,只要我和她结婚,就会救你。”

    席慕深的话,让我怒火攻心,心脏的位置,隐隐又觉得难受了。

    “席慕深,你给我听清楚了,你要是敢答应贺兰琴,我就立刻死在你的面前。”

    “慕清泠,你他妈的敢。”席慕深似乎被我的话刺激到了,原本难看到了极点的脸色,此刻涌动着些许骇人的寒气。

    “你看看我敢不敢?我警告你,你要是真的敢做出这种事情来,我死在你的面前,贺兰琴被你带来这里来了,对不对?”我抿唇,看着席慕深道。

    席慕深看着我,没有说话,可是双手,却紧握成拳。

    我看着席慕深的样子,再度开口道:“是不是。”

    “你想要见贺兰琴。”

    “让我见一下她。”我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压下心脏的刺痛道。

    “慕清泠,我要救你。”

    “你要是用这种方式救我,我宁愿死,我们说好的,席慕深,你忘了吗?”我看着席慕深的眼睛,逼视着他说道。

    最终,席慕深妥协了。

    他抱着我,带着我去见贺兰琴。

    我们走出去的时候,顾夜爵和泠泠都不在,我刚想要问,席慕深却像是知道我心中所想的一样,对我说道:“顾夜爵正在照顾泠泠。”

    听到泠泠和顾夜爵在一起,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席慕深,我的事情,不要告诉泠泠。”

    泠泠还这么小,要是知道我马上就要离开他,肯定会哭的。

    “你不会有事情。”

    席慕深沉下脸,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我看着席慕深的眼睛,苦笑一声,有些无奈的看向了窗外:“生死有命,我们在怎么样,都拗不过天。”

    贺兰琴在打什么主意,我在清楚不过了。

    席慕深搂紧我,低下头,亲吻着我的眼帘道:“相信我,慕清泠,你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

    “好,我会没事的,为了你和泠泠,我也一定会没事的。”

    我看着席慕深沉凝俊美的脸,有些心酸的扯了扯唇。

    我现在,也只能够这个样子安慰席慕深,安慰我自己。

    席慕深带着我去了关押贺兰琴的地方,贺兰琴现在有些狼狈,她坐在地下室的地板上,一身艳红色的裙子,也显得有些脏兮兮的,那张原本精致漂亮的脸,也蒙上些许的灰尘。

    在门打开的时候,她看到我和席慕深走进来,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对着我和席慕深嘲讽道:“席慕深,慕清泠,你们两个人终于出现了。”

    “贺兰琴,你什么时候将我的药对调了。”

    我的药,就连佣人都没有办法碰一下,贺兰琴究竟是什么时候将我的药对调了。

    “那天宴会上,你应该不陌生吧?”贺兰琴一脸得意的看着我,一点都没有身为阶下囚该有的害怕,我忘记了,贺兰琴原本就是这么一个女人,她现在当然是有恃无恐?因为她觉得肯定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吧?》

    “原来,你就是在那个时候将我的药换掉了,你知道我的心脏有问题。”

    “你认为有什么事情是我贺兰琴调查不出来的吗?”贺兰琴看着我,讥讽道。

    我沉下脸,没有说话。

    席慕深上前,掐住贺兰琴的脖子,眼神冰冷道:“贺兰琴,我的耐心已经没有了,将你的配方交给我。”

    配方,就是可以抑制我的心脏的一种药,席慕深想要贺兰琴将这个配方交出来,延缓我心脏衰竭的程度。

    “行啊,席慕深,我之前就和你说了,想要我救慕清泠,你要马上和慕清泠离婚,和我结婚,我就将配方给你,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有办法抑制她衰竭的速度,没有我,慕清泠只会死的更快。”

    “只要我和席慕深离婚,你就会将配方给我们?”

    我平静的看着贺兰琴,冷漠道。

    “当然,只要你马上和席慕深离婚,我自然会将……”

    “贺兰琴,你是认为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你一个人有脑子是不是?”我冷漠的打断贺兰琴的话,嘲笑道。

    贺兰琴的脸微僵,原本就漂亮的眼眸,闪烁着些许看不清楚的光芒盯着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