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282章 接受心脏移植吧

    “你不爱席慕深,只是觉得席慕深对你不屑一顾,你觉得自尊心受损了,就想要得到席慕深罢了,贺兰琴,你这种女人,我看多了,无非就是觉得自己长得漂亮,认为全天下的男人都应该喜欢自己,试问一下,你除了这张脸,还有这个身材,有什么吸引别人的?”

    “你……”

    “哦,我都忘记说了,现在社会上,最不缺的,就是美女。”

    “慕清泠,你想要找死吗?”

    “席慕深,将她送到警局去,我不想要和贺兰琴废话。”

    这种恶心的女人,我一点都不想要见到。

    “慕清泠,你真的想要找死吗?没有我刚你延缓衰竭的话,你很快就会死,就算是顾夜爵和席慕深找到方法帮你换心脏,你也等不到……”

    “其实,你根本就没有配方。”

    我打断贺兰琴的话,冷凝道。

    贺兰琴的睁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我看着贺兰琴,冷漠道:“贺兰琴,你的这种手段,瞒不过我,你根本就没有配方,之前给我吃的那些药,表面上可以延缓,其实,根本就没有从根本上治疗我的心脏,你就是想要夺走席慕深,不过,就算是你有,我也不会将席慕深交给你的,因为你这种恶心的女人,我就算是死,也要拉着你一起。”

    “你……疯了……”贺兰琴被我阴森的话吓到了,抖着唇瓣,目露惊恐道。

    “要论疯的话,我只怕比不上你。”我冷嘲的看了贺兰琴一眼,转头看着一直没有说话的席慕深。

    “席慕深,将她送到京城的监狱去,关一辈子,这种疯子,一旦放出来,那些男人就惨了。”

    “慕清泠,你有什么资格将我送到监狱去?我可是贺兰家的千金小姐,我姑姑是霍家的掌权人……”

    “你以为,你现在没有利用价值,雅美达会为了你,得罪席慕深和顾夜爵?”

    我打断贺兰琴的话,贺兰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也不想要和贺兰琴继续废话下去,疲惫不堪的对着席慕深说道:“将她带走。”

    “慕清泠……你要是放了我,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关于你妈妈的秘密。”

    贺兰琴就要被人带走的时候,突然对着我扯着嗓子叫道。

    关于妈妈的?

    我睁大眼睛,将目光看向了贺兰琴。

    “你想要说什么?”我咬唇,盯着贺兰琴冷冷道。

    “你妈妈的事情,你一直都在调查对不对?没有我,你永远都不知道凶手是谁,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将凶手告诉你。”贺兰琴挣扎着,对着我叫道。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我歪着脑袋,看着贺兰琴道。

    “因为你必须要相信我,除非你想要凶手逍遥法外。”贺兰琴一脸得意洋洋的看着我说道。

    “条件。”我捏紧拳头,冷漠的看着贺兰琴。

    妈妈的事情,我一直都有让阿漠去调查,但是,却一直没有什么进展。

    妈妈的事情果然是和贺兰琴有关系吗?既然和贺兰琴有关系,是不是意味着,这件事情的背后凶手,就是……

    “证据在京城,我的条件是,你必须将方氏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我。”贺兰琴放弃席慕深,直接想要方氏集团的股份了。

    “你找死。”席慕深阴着脸,声音充斥着戾气道。

    方氏集团的股份给了贺兰琴这么多,岂不是贺兰琴随时都有可能掌握方氏集团。

    她的野心,果然不是一般大。

    “席慕深,既然你不想要我,我也对你没兴趣了,我对方氏集团近期开发的那个项目非常感兴趣,男人我要多少有多少,既然你不肯跟着我,那么我就选择股份。”

    贺兰琴果然是一个善变的女人。

    “你就算是不告诉我,我照样可以找到凶手,带走。”我勾唇,看着贺兰琴得意洋洋的样子,嗤笑一声。

    贺兰琴大概是觉得自己拿捏住了我的肋骨了吧?

    可惜了……我慕清泠,不喜欢被威胁。

    “慕清泠,你竟然不帮你妈妈报仇?慕清泠……”贺兰琴凄厉的声音,在安静的地牢显得异常清脆响亮。

    我听着那些回音,有些厌恶的皱眉,回头对着席慕深说道:“派人看着贺兰琴,这个女人,绝对不可以放过。”

    贺兰琴这个女人,必须要提防才行。

    “嗯。”席慕深摸着我的脸,淡漠的点头,抱着我离开了这里。

    处理了疯子贺兰琴之后,我的情绪就有些不好了。

    因为病情越来越严重的关系,我基本上每天都会咳血很多次,医生说,那些药已经没有办法在抑制这种衰老的速度,就算是勉强给我注射,也没用。

    我就知道,贺兰琴果然是骗人的。

    那些药,在前期还是有用的,到了后期,根本就没有办法遏制了。

    心脏衰老的程度,就像是滋长的藤蔓一样,会将我的整个心脏都紧紧的包裹住。

    席慕深将我带回了京城,顾夜爵也带着医疗团队回来,外界的人都不知道我的病情,就连乔栗和叶谦我都是瞒着的,爸爸那边,更是保密。

    妈妈的事情已经让爸爸很操心了,要是我在出事,我担心爸爸会承受不住这种打击。

    “妈妈……泠泠要看妈妈。”

    “不许。”

    “哇哇哇……叔叔是坏蛋,我要告诉爸爸,叔叔欺负人。”

    “小鬼,你在哭,信不信我将你的嘴巴封起来。”

    我刚醒来,就听到门口传来泠泠的大哭声,我皱眉,忍不住伸出手,按压了一下难受的太阳穴,对着门口叫道:“顾夜爵,让泠泠进来吧。”

    因为我身体不好的关系,顾夜爵和席慕深两个人,都尽量不让我见泠泠。

    他们的用心良苦,其实我都清楚,他们只是不想要泠泠看到我这个样子罢了。

    “妈妈。”泠泠红着眼睛,被顾夜爵抱了过来。

    他在看到我之后,直接伸出手,朝着我扑过来。

    我看着泠泠稚嫩的脸蛋,伸出手,轻轻的将泠泠抱在怀里。

    “泠泠是男子汉,怎么可以动不动就哭?”

    “泠泠好几天,没有看到妈妈。”泠泠趴在我的怀里,委屈的嘟起嘴巴道。

    我摸着泠泠柔软的发丝道:“妈妈知道,泠泠是乖孩子,妈妈最近身体不是很舒服,忽视了泠泠,是妈妈不好。”

    “妈妈……你哪里痛?泠泠给你吹吹。”泠泠闻言,担心的看着我,伸出胖乎乎的小手,轻轻的摸着我的脸问道。

    看着泠泠稚气可爱的样子,我整个心都变得暖呼呼的,虽然最近心脏偶尔会传来剧烈的疼痛,在看到泠泠这个样子之后,我觉得这一切都不算是什么。

    我的生命正在慢慢的流逝,我想要活下去,可是……却很难……

    就算是在怎么不甘心,我也只能够妥协,我现在唯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想要尽量用多一点的事情,陪着泠泠和席慕深,用我最后的时间。

    “泠泠今天想要去游乐园吗?”

    我摸着泠泠的发丝,温柔道。

    “想。”泠泠一听,漂亮的凤眸倏然一亮。

    看着泠泠兴奋的样子,我笑道:“那今天妈妈带你去游乐场玩一天,好不好。”

    “慕清泠。”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顾夜爵,忍不住沉下脸,叫着我。

    我知道,顾夜爵在担心什么,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其实不适合去任何地方,现在还要劳累的带着泠泠去游乐场玩,顾夜爵自然是非常生气的。

    我回头,看了顾夜爵一眼,淡淡道:“我没事的,我还可以撑得住,如果现在不陪着泠泠,我不知道,还能够什么时候陪着泠泠了。”

    顾夜爵闻言,俊美深刻的脸上弥漫着些许我看看不懂的光芒。

    因为要去游乐园,泠泠很开心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帽子什么。

    我在楼下等着泠泠,我化了一个淡妆,涂了一点口红,才让原本有些萎靡的气色,变得好了一点。

    顾夜爵站在我身边,看着我这个样子,眼眸微凉道:“慕清泠,你的身体,撑得住吗?”

    “可以的,不是还有你吗?”我状似没心没肺道。

    顾夜爵的拳头握紧,声音沉沉而带着沉痛道:“接受心脏移植吧,慕清泠。”

    “我不要。”

    我看着顾夜爵,眼神冰冷道:“我知道你们在打什么主意,我也已经告诉席慕深了,他要是敢做傻事,我立刻死在你们面前。”

    “这是唯一可以救你的办法。”

    “可是这个办法要一命换一命。”

    我冷冷的打断顾夜爵的话。

    顾夜爵的脸色变得格外难看,拳头也被他用力的捏的咯吱咯吱的响。

    “妈妈,叔叔,我们可以去游乐场了。”我和顾夜爵互相对视的时候,泠泠从楼上下来。

    看到背着一个小背包的泠泠,我收敛了情绪,看着泠泠,温柔道:“好,泠泠,我们走吧。”

    我牵着泠泠的手,走在顾夜爵的前面,顾夜爵走在后面,上车之后,顾夜爵都没有在说话了。

    他一直盯着窗外,完美冷然的侧脸,给我一种非常冷酷的气息,我知道,顾夜爵在生气。

    但是,我不会让顾夜爵和席慕深这个样子做,他们两个人密谋的事情,我一清二楚。

    我很想要活,但如果我要活着,是用席慕深的命换来的,我宁愿死。

    游乐场很多人,太阳有些热,顾夜爵跟在我的身边,寒着一张俊脸,撑着伞,站在我的身边。

    我感激的看了顾夜爵一眼,顾夜爵却假装没有看到我的目光,冷眼看向了远处。

    看着顾夜爵这么别扭的样子,我有些无奈的摇头。(19lou.hk)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