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286章 乔栗的婚姻

    我跪在地上,双手捂住脸,忍不住痛哭起来。“泠泠,妈妈只是感应到了爸爸死了,她不想要活了,你知道吗?”席慕深双手撑着我的肩膀,看在我的眼睛说道。“你爸爸被送进医院的时候,你妈妈的情况就开始不对劲了,她是感应到了你爸爸死了,所以没有一点求生意志了,知道吗?”“可是,她还有我,不是吗?为什么要这么残忍。”我咬唇,看着席慕深道。“傻瓜,你有我,这样,对于他们两个人说,是最好的结局,你妈妈想要和你爸爸在一起,你明白吗?”席慕深温柔的擦拭着我眼角的泪水,对着我说道。“席慕深,我好难过。”我知道,妈妈的心情,妈妈想要和爸爸在一起,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想要和妈妈在一起,为什么妈妈要这么快离开这里?为什么……“有我在这里,慕清泠,我会一辈子陪着你的。”席慕深低沉好听到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只能抱着席慕深,失声大哭。……“清泠。”我在一片白雾茫茫中,看到了穿着白色长裙的妈妈,她依旧和以前一样,优雅高贵,脸上始终都噙着让人舒服的微笑。“妈妈。”我红了眼睛,朝着妈妈扑过去,妈妈没事,真好。“清泠,傻孩子,你都是当妈的人了,不可以随随便便哭。”妈妈伸出手,温柔的摸着我的脸说道。“妈妈,我梦到你死了,我好怕。”我抱住叶然,有些害怕道。“清泠,我和你爸爸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了,我们两个人会一直在那里,你要和慕深好好生活,知道吗?”“妈妈你不要我了吗?”我看着妈妈,有些害怕道。“傻瓜,妈妈怎么会不要你,妈妈只是要和你爸爸一起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妈妈爱怜的摸着我的头,而这个时候,爸爸出现了,他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我,牵着妈妈的手,对着我说道:“清泠,你是我和然最骄傲的孩子,我和你妈妈很幸福,知道吗?”“妈妈和爸爸这个样子,真的会很幸福吗?”听到方浩然的话,我怔怔的继续问道。“是,我们很幸福,清泠,你是我们两个人最骄傲的孩子,所以,你一定也要幸福,知道吗?”叶然温柔的看着我,随后便渐渐的消失在我的眼前。我看着叶然和方浩然渐渐消失的影子,惊慌失措的叫着方浩然和叶然的名字,可是,四周一片的茫然,我什么都看不到。“泠泠。”我听到了席慕深的声音,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席慕深那张俊美成熟的脸。我眨巴了一下眼睛,眼泪忍不住落下来。席慕深伸出指腹,轻轻的婆娑着我的眼睑,心疼道:“傻瓜,哭什么?”“席慕深,我梦到爸爸和妈妈了。”我哑着嗓子,伸出手,抱住了席慕深的腰身,喃喃道。席慕深闻言,目光泛着些许的幽深,他抱紧我,将下巴抵在我的额头上,无奈道:“没事了,慕清泠。”“爸爸和妈妈说,他们现在很幸福,就像是你说的那个样子,他们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幸福。”或许,就像是席慕深说的那个样子,只有这样,他们才可以干干净净的在一起,这就是叶然和方浩然他们的心愿?我作为他们的女儿,应该要祝福他们的。“嗯。”席慕深缱绻的吻着我的唇瓣,手指轻轻的婆娑我的唇瓣,目光沉沉的对着我说道:“慕清泠,我们也会幸福的,知道吗?”“我知道。”虽然心里还是很难过,但是我现在已经没有之前那种撕裂的疼痛了。我相信爸爸妈妈他们,现在过得非常幸福,只要知道他们过得很幸福,我就安心了。……三天后,是方浩然和叶然的葬礼,这场葬礼,不算是很豪华,我只是简单的邀请了叶家那边的人,大舅和叶谦都过来了,让我要节哀顺变,葬礼这天的天气很好,我看着墓碑上的照片,露出浅浅的微笑。其实,这样也好,不是吗?爸爸和妈妈,可以一辈子都在一起,永远不分开了。葬礼过后,我的身体就像是虚脱一样,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的后遗症,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席慕深让司徒傲给我检查了一下身体,证明我身体是没问题,只是最近的精神绷的太紧造成的。席慕深勒令我要在别墅好好休息,我也只好听话了。泠泠越长越高了,五官和席慕深也越来越相似,活脱脱的就是小版的席慕深。但是,泠泠的性格不知道随了谁,特别的调皮,可以说是越大越调皮。“泠泠,你在调皮,妈妈可真的要生气了?”我看着不做功课,在看电视的泠泠,忍不住开口道。泠泠扁着嘴巴,漂亮的大眼睛满是委屈道:“妈妈,那些功课都好简单,泠泠不要做。”“那也不能看电视,过来。”我头疼的看着泠泠,这么小的孩子,每天盯着电视手机电脑这些,我真的担心他会近视眼。“妈妈,我想小叔了。”泠泠这一次没有跑,而是走到我的身边,抱住我的腰身,一脸落寞和孤寂道。泠泠和顾夜爵似乎一直都玩的挺好的。听到泠泠带着些许落寞的话,我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摸着泠泠的头发:“泠泠想念小叔了?”“嗯,小叔会给泠泠带好多很好玩的玩具,小叔怎么还没有回来,他答应泠泠会买很多限量版的玩具给泠泠的。”泠泠仰头,可怜的看着我。我捏了捏泠泠的脸蛋道:“不清楚,可能是国外有什么事情吧,下一次我打电话问问。”顾夜爵自从和田雅结婚之后,就没回到京城,就连田雅都没有回来,我也觉得有些奇怪了。已经大半年了,竟然一次都没有回来,也不知道顾夜爵现在和田雅过的怎么样。晚上,我特意和席慕深说了一下关于顾夜爵的事情,想要从席慕深的口中知道一点顾夜爵和田雅现在的情况,毕竟我之前打过几次电话,顾夜爵都没有接听,我想着国外的时差问题,就没有在意了。今天要不是泠泠说起来,我差一点就忘记了。“他正在和田雅两人过二人世界,好像是环球旅行去了。”席慕深搂着我,淡淡的说道。“原来这个样子,难怪我每次打电话都不接,想不到顾夜爵竟然这么浪漫。”我听了席慕深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席慕深没有回答我,只是用力的搂住我的腰身,我没有看到席慕深眼底的悲伤,也不知道席慕深心中的无奈和痛苦。……我的设计,在国际上引起很大的影响力,巴黎设计展的时候,我以第一名的优胜,成为了巴黎婚纱设计大师,第一次站在国际上的舞台上,成为设计界新晋的设计师。席慕深原本想要陪着我一起过来巴黎的,被我拒绝了,方氏集团在席慕深的管理下,规模越来越大,一刻都离不开席慕深,而且,我一个人就可以,所以没有让席慕深跟着我过来巴黎。这一次来巴黎,主要是和一个大公司谈合作,顺带带着泠泠和乔栗过来旅行。乔栗最近和叶谦的婚姻生活,似乎不是很和谐的样子,我便带乔栗出来散散心。我和客户谈完合作之后,下午便带着泠泠和乔栗去逛巴黎,巴黎毕竟是一个古老浪漫的城市,在这里,可以放松一下心情。我们走过了主题公园,坐在长椅上吃东西,乔栗却至始至终都一副神情恍惚的样子。乔栗这个样子,让我不由得皱眉:“乔栗,你怎么了?”我就是为了让乔栗放松心情,才会带着乔栗过来一起散心的,谁知道,乔栗每天都露出一副失了魂魄的表情。“夏天,我可能……要和叶谦离婚了。”良久,乔栗抬起头,目露苦涩的看着我。我一听,手中的冰淇淋差一点掉了,泠泠也是。“乔栗阿姨,什么是离婚?可以是的吗?”泠泠稚气的话,让我有些好笑。我摸着泠泠,打了一个电话,让助手过来一趟。我让助手将泠泠先带回酒店,我则是陪着乔栗散步。“乔栗,夫妻之间,总是会有摩擦的,因为每天都在一起,就会发现对方的缺点,这是在所难免的,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各自退一步,相互理解,这才是夫妻之道。”我回头,看着乔栗带着些许暗淡的脸劝解道。叶谦对乔栗很好,我都看在眼里,不知道他们最近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吵架。“但是,我没有办法原谅出轨的男人。”乔栗淡淡的看着我,眼睛带着坚定和苦涩道。什么?出轨?乔栗现在是在说叶谦出轨吗?听了乔栗的话,我被刺激的不行。叶谦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会出轨的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乔栗,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叶谦怎么可能会出轨?”我结结巴巴的看着乔栗,完全不相信,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没有误会,我亲眼看到了。”乔栗摇摇头,那双原本明媚的大眼睛,在此刻,涌动着酸涩。“我没有办法生孩子,叶谦很想要一个孩子,我们在一个月之前,因为孩子的事情大吵了一架,然后叶谦说,既然你没有办法生孩子,你就没有资格阻止我在外面找别的女人生,我的一个情妇已经怀了我的孩子,现在已经两个月了,我希望你可以大度一点,到时候我会将孩子交给你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