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292章 泠泠的叛逆和憎恨

    慕清泠抓住席慕深的手臂,恳求的看着席慕深道:“席慕深,我们生下这个孩子,好不好?”席慕深的唇瓣,紧抿成线,他有些烦躁的看着慕清泠,似乎在考虑慕清泠说的话一样。许久之后,席慕深才伸出手,婆娑着慕清泠的脸颊道:“泠泠,对于我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你知道吗?”“我知道我现在生下孩子,陪不了孩子几年,可是,我想要这个孩子陪着泠泠,那个孩子,这些年,很寂寞。”出生在豪门大家族的孩子,一直都是很寂寞的,泠泠也不例外。慕清泠一直想要给泠泠一个幸福的生活,可是,当她的事业处于巅峰的时候,忘记了要关心泠泠,也就是因为这个样子,才会让泠泠变得越来越偏激了。十八岁的孩子,已经成年了,泠泠却显得越来越叛逆,这种叛逆,让慕清泠难过。“席慕深,你答应我,好不好。”慕清泠抓住席慕深的衣服,见席慕深不肯回答自己,忍不住再度说道。席慕深低下头,看着女人眼眶中隐隐涌动着的泪水,最终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搂住慕清泠的腰肢,沉声道::“先观察一段时间,要是这个孩子对你的身体带来很严重的危害,我便会立刻拿掉这个孩子。”“好。”席慕深这个样子说,就是已经妥协了。慕清泠摸着自己的肚子,低下头,唇角微微弯起。宝宝,你一定要争气,好不好?……京城最大的娱乐城,帝王包厢。席祁玥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衬衣的扣子解开,露出少年精致漂亮的锁骨。他的身下,有一个长相异常妖冶的女人,趴在席祁玥的胯下,不断摇晃着腰肢。“哦……祁少,你好厉害。”席祁玥在京城可以说的上是太子爷了,毕竟整个京城,最大的家族就是席家,任何人看到席祁玥都要给席祁玥三分面子。席祁玥是大家心目中的纨绔子弟,从十五岁开始,就一直玩女人,大家给席祁玥取名花心大少。“没用的东西,就这个样子就不行了。”席祁玥看着已经气喘吁吁的女人,不耐烦的一脚踢开了女人。被踢开的女人,脸上带着潮红,似乎被席祁玥的话伤到自尊一样。“祁少……”女人扭着腰肢,还想要攀上席祁玥,席祁玥却拉上裤子,俊美邪肆的脸上带着不悦道:“滚。”他玩女人,只玩一次,不喜欢多玩。女人那张精致漂亮的脸,被席祁玥这么一说,顿时僵硬了起来。她咬唇,屈辱的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之后,慌张的离开了包厢。“怎么?刚才那个妞侍候的不好?”一个有着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的少年上前,拍着席祁玥的肩膀道。这个少年叫司徒霖,是司徒傲的儿子,比席祁玥小了一岁,是司徒傲的私生子。“这种货色,我已经玩腻了。”席祁玥不耐烦的推开了司徒霖的手,坐下来,喝了一口酒。司徒霖看着席祁玥这个样子,笑嘻嘻道:“原来已经玩腻了啊,我知道这里有刚来了一批女人,水灵灵的,应该很美味,我让经理给你送上来。”“不要庸脂俗粉。”席祁玥看了司徒霖一眼,不耐道。第418章司徒霖看了席祁玥一眼,无奈的摊手道:“我知道你的口味,放心,绝对正点。”席祁玥安静的喝酒,面对着不远处那些奢靡的场景视而不见,十分钟之后,司徒霖果然带着一群打扮异常清纯的女人走了过来。席祁玥冷眼扫了那些女人一眼,似乎有些兴致缺缺的样子,直到看到了站在最末尾的那个长相勉强算的上清秀,却有着一双灵动清澈眼眸的少女之后,席祁玥指着隐匿在人群中的乔乔,淡漠道:“这个女人,我要了。”司徒傲顺着席祁玥的手指看过去,却见一张清汤挂面的脸,忍不住说道:“你换口味了?”席祁玥以前挑选的对象,哪一个不是妖媚美艳的类型的?这个女人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有一种发育不良的感觉。“你有意见?”席祁玥冷眼看了司徒霖一眼道。“没,你好好享受,我要这个女人。”司徒霖缩了缩脖子,干笑一声,便搂着一个大胸的女人离开了。那些没有被挑中的女人,一脸失望的离开了,包厢内,就剩下席祁玥和乔乔。乔乔有些局促的看着席祁玥那张阴邪诡谲的脸,结结巴巴道:“祁少。”她来这里的时候经理就说了,要她好好伺候祁少,说能够被选中的人,都很幸运。“以前伺候过男人吗?”席祁玥漫不经心的看了乔乔一眼,面无表情道。“没……没。”乔乔有些害羞的看了席祁玥一眼。席祁玥的眼底闪现出些许的阴霾,他嗤笑一声,起身走进乔乔,掐住乔乔尖细的下巴,上下打量着乔乔的脸。“长得的却是太普通了,不过身体很干净,脱掉衣服。”男人霸道冷酷的话,让乔乔浑身僵硬。她抖唇,颤抖着手指,将身上的衣服脱掉了。看着面前雪白的胴体,席祁玥似乎很满意的样子,将乔乔推到地毯上,拉开女人的双腿,没有一点怜惜的占有了乔乔的纯真。“啊。”撕裂的疼痛席卷了乔乔的身体,她尖叫一声,眼泪倏然流出来。“闭嘴。”席祁玥阴着脸,掐住乔乔的脖子,原本就恐怖的眼睛,此刻更是弥漫着骇人的寒气。妈妈……席祁玥有些迷恋的看着身下这张脸,梨花带雨,带着些许妩媚姿态的女人,和记忆中的那个女人,那么像。妈妈……妈妈……席祁玥眼底的痴迷,渐渐的变成了憎恨,男人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乔乔承受不住,发出一声惨叫之后,昏死了过去。包厢内弥漫着一股渗人而暧昧的气息,不知道过了多久,包厢内才渐渐的沉寂下来。原本失去理智的席祁玥,眼底的猩红渐渐的褪去。他抽身从乔乔的身上下来,看着双腿大张,神态异常可怜凄楚的乔乔,席祁玥冷哼一声,套上衣服,无情的离开包厢。“少爷,要回去吗?”保镖看到席祁玥出来,立刻跟上去。“和经理说一下,那个女人,我包下了。”席祁玥没有回答保镖的话,脚步停顿之后,对着保镖命令道。“是。”这是席祁玥第一次想要包下一个女人,以前的那些女人,都是自己送上门,席祁玥睡了一次就没有兴趣了,看来,这个叫乔乔的女人,对于席祁玥来说,非常满意?席祁玥离开之后,顾念泠便出现了。他的面前,是一个电脑,里面的画面,正是刚才席祁玥包厢的画面,顾念泠看到地上那个狼狈不堪,脸色惨白的女人,邪肆如恶魔一般冷酷的脸上浮起一层寒冰。“黑鹰,调查一下这个女人的背景。”顾念泠指着乔乔,淡漠的命令道。“是。”黑鹰恭敬的看着顾念泠,随后开口道:“少爷,我们该回去了,要不然夫人会担心的。”“嗯。”顾念泠冷漠的关上电脑,那双绿色的眸子,隐隐闪烁着些许的光芒。“黑鹰,你说,我究竟是为什么出生的?”顾念泠自言自语的话,让黑鹰的身体,不由得绷紧。他抿着唇,安静的看着少年完美精致的侧脸,却一句话都回答不出来。“席祁玥这种玩世不恭的人,能够得到她最大的关爱,他们每天都可以在一起,可是,我却只能够隐藏在暗处,当一个没有名分的私生子?你说,我究竟是为什么出生的?田姨说,我是因为爱出生的?可是,为什么她不记得有我这个儿子?”“少爷。”黑影闻言,有些担心的看着陷入疯狂和愤恨中的顾念泠。顾念泠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虽然年龄很小,却已经掌握了意大利那边的黑手党势力,可是,他的心里,有一个心结,无论是谁,都没有办法打开。“我的父亲,那个枭雄一般的男人,究竟是为什么……让我出生?”顾念泠讥讽的笑了笑,朝着前面走去。黑影看着少年挺拔冷傲的背影,心中涌起一股的无奈和担心。京城,顾家。顾念泠回到别墅,佣人已经上前,帮顾念泠换上鞋子。顾念泠扫了大厅一眼,对着佣人问道:“田姨又在地下室吗?”“是的,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佣人一板一眼的对着顾念泠回答道。是的,今天的却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顾念泠垂下眼眸,眼神闪烁了些许的光芒。“你们都下去。”顾念泠挥手,四周的佣人都离开了,安静奢华的大厅,给人一种死寂沉沉的感觉。顾念泠拿出手机,抿唇拨通了一个号码。“喂,我是慕清泠。”几秒钟之后,电话接通了,慕清泠低柔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听到慕清泠柔和的声音,顾念泠的心脏猛地一颤。他用力的握紧拳头,那双祖母绿的眼眸,隐隐带着些许的渴望。“说话?是泠泠吗?”慕清泠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对方说话,慕清泠试探性的问道。慕清泠的话,让顾念泠的眼眸蒙上一层寒冰。他阴着脸,啪的一声,将电话挂断了。“嘟嘟嘟。”电话那边传来嘟嘟声,让慕清泠有些迷茫。她盯着手机,漂亮的脸上,隐隐带着些许的难过。泠泠……你究竟是怎么了?“怎么?肚子不舒服吗?”席慕深从浴室出来,看到慕清泠脸色苍白的看着手机,以为慕清泠肚子不舒服,立刻上前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