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295章 席慕深的反常

    席祁玥用力的捏住拳头,看着脸色泛白的慕清泠,最终,他狠狠的看了席慕深一眼,扭头离开了餐厅。“泠泠。:”看着席祁玥愤然离开的背影,慕清泠的眼底涌动着些许的泪水。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要怎么做,才可以缓和席祁玥和她的关系了。看到席祁玥这个样子,慕清泠的心脏隐隐有些难受,尤其是席祁玥离开时候,那种充满看在憎恨和厌恶的目光,更是撕裂了慕清泠的心脏。“不要去管那个臭小子,他敢这个样子对你,我会立刻让人将他扔到国外去。”席慕深阴着脸,看着慕清泠发红的眼睛,他上前,紧紧的抱住慕清泠的身体,声音冰冷道。“不可以,泠泠还这么小。”“小?都十八岁了,你觉得他还是小孩子吗?慕清泠,他必须要好好管教一下,我会停掉他所有的银行卡,将他赶出席家,没有了席家的庇护,我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能耐。”“席慕深,你疯了?”席慕深的话,让慕清泠的震惊不已,她捏住拳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席慕深道。“他越来越过分了,不好好教训一下,只会越来越嚣张。”席慕深目光阴沉沉的看着慕清泠,声音沉冷道。席慕深的话,让慕清泠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她抓住席慕深的衣服,看着席慕深道:“泠泠现在正在青春叛逆期,你不许胡来,你这个样子,只会加深他对你的怨恨,我不想要你们两父子,走上互相敌对的日子。”慕清泠也不知道,为什么泠泠会对席慕深的仇恨这么大?这些恨意,究竟是哪里来的?难不成,和林琳有关系?林琳究竟对他说了什么?“你以为,我会怕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他是我席慕深的儿子,要是他再敢做出任何让你伤心的事情,我便不会认他。”席慕深沉下脸,丢下这句话,离开了这里。“席慕深。”看着席慕深也怒火冲冲的离开,慕清泠顿时觉得头昏眼花。“夫人。”身后的管家,看到慕清泠摇摇欲坠的身体,立刻上前扶着慕清泠。“先扶我出去。”慕清泠有些难受的呼出一口气,抓住了管家的手臂,对着管家淡淡的说道。“是。”管家扶着慕清泠出去之后,为难的看了慕清泠苍白的脸色一眼之后,想要打电话给席慕深,却被慕清泠阻止了。“我没事,不用麻烦席慕深,他现在也正在烦,你打电话给司徒傲,让他过来一趟,给我看一下,今天一整天都在生气,我真的担心影响到肚子里等孩子。”“是。”因为这个孩子来的不容易,慕清泠比任何时候都要小心,只要有一点的不舒服,慕清泠都会让医生给自己看。……“啊……祁少……”在京城一处精致小巧的公寓内,传来一道猫咪一般的娇喘声。一个小时之后,火热的气息渐渐的消散,躺在地板上的两个人影,渐渐的分开。乔乔那张满是潮红的脸蛋,此刻更是显得娇艳欲滴起来。她的身体上满是男人的痕迹,看起来触目惊心,整个人都带着靡丽和抚媚。“祁少,你要走了吗?”乔乔好不容易缓过神,却见刚才还和自己水乳交融的男人,已经起身穿衣服了。看着少年冷漠的背影,乔乔有些心酸道。“这是你可以问的事情吗?”席祁玥回头,冷漠的脸上满是讥讽的看着乔乔的身体。“我包养你,只是为了发泄罢了,对我来说,你就是一个发泄的工具罢了,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你应该很清楚,还有,不要让我看到你的眼睛里有一丝一毫的迷恋,就你这种女人,以为我会喜欢吗?”席祁玥带着恶劣的嘲笑,让乔乔的脸色白了几分。她咬唇,从地上爬起来,捡起地上的衣服,沉默不语的传来。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席祁玥尖锐恶毒的话语了。多少次,席祁玥从她的身上发泄之后,一脚将她踢开。乔乔知道,席祁玥从未爱过自己,他想要的,只是自己的身体罢了。就算是这个样子,乔乔也心甘情愿,因为她真的……很喜欢席祁玥。哪怕,这个少年,没有心。“下一次,你要是敢在我的面前露出这种表情,我就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在乔乔出神的时候,席祁玥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乔乔的身边,掐住乔乔的下巴,目露阴冷的对着乔乔残冷威胁道。乔乔被席祁玥阴冷的声音吓到了,整个身体都绷紧的厉害。她看着席祁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席祁玥冷眼看了乔乔一眼,厌恶的一把推开了乔乔,刚想要离开的时候,乔乔面色粉白的对着席祁玥说道:“祁少……我可以……问你借十万块钱吗?我奶奶……需要做手术,我……还差十万块钱,我会打工还给你的。”乔乔跟着席祁玥,席祁玥也没有少给乔乔钱,只不过,乔乔都将自己的钱给自己生病的奶奶了。席祁玥蹙眉,拿出一张银行卡,扔到地上,冷漠道:“密码是六个八,里面的钱,你想要多少就拿多少。”丢下这句话之后,席祁玥便离开了。看着席祁玥离开的背影,乔乔秀气的脸上带着些许的落寞。她不愿意问席祁玥拿钱,可是,现在除了席祁玥之外,她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还可以问谁拿钱了。乔乔蹲下身体,捡起地上的银行卡,用力的握住银行卡之后,起身看向了门口。她卑微的爱着一个永远都不会爱上自己的男人,是她的悲哀。……“今天怎么了?你很久没有找我过来喝酒了?”司徒傲靠在沙发上,摸着下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席慕深说道。席慕深的却是很少出来应酬,有时候,司徒傲自己烦闷的想要出来喝酒想要找席慕深出来,席慕深都会拒绝,现在席慕深竟然主动约自己出来喝酒,也难怪司徒傲会这么奇怪了。席慕深淡漠的看着手中的杯子,目光闪烁着些许阴霾道:“司徒傲,我看不懂慕清泠。”“什么?”司徒傲闻言,不由得多看了席慕深两眼。席慕深和慕清泠两人的感情,好的就连司徒傲都羡慕的不行。现在席慕深突然这个样子对司徒傲说看不懂慕清泠,也难怪司徒傲会被吓到。“我看不懂她,将我放在什么位置。”席慕深撑着下巴,看着司徒傲,自言自语道。司徒傲看着席慕深带着暗沉的脸,忍不住说道:“是不是你们相处太久了?你也知道,夫妻之间,或许最先开始是爱情,但是到了后面,就只剩下亲情了,哪里还有什么爱情?所以说,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女人出去找小三?因为从小三的身上,他们可以得到不一样的快感还有当初的恋爱感觉。”“或许吧,我现在有些烦。”席慕深皱眉,按压了一下太阳穴,靠在身后的沙发上。司徒傲摇晃了一下酒杯,眼睛不由得一亮,随后用一种非常暧昧的目光看着席慕深,笑嘻嘻道:“要不然,我帮你找一个女人放松一下?这里可是刚到了一批的少女,感觉不错,偶尔放松一下也是好的。”司徒傲一向风流惯了,就算是结婚了,也改不掉风流的毛病,而司徒傲的妻子,也是一个非常能够忍的女人,只要司徒傲不过分,基本两人是可以相安无事的。“司徒傲,你找死。”席慕深只是想要过来喝喝酒,没有想过要找女人,司徒傲现在竟然怂恿他找女人,也难怪席慕深的脸色会变得这么难看、。“我这不是为了你着想吗?你想想,慕清泠现在怀着孩子,离生产还要好几个月呢,你能够忍得住?憋久了对身体一点都不好,你在这里放松一下也是天经地义的啊,而且,我看你这个样子,也很想要放松,那些少女的滋味,可是熟妇比不起的,怎么样?你要是想要,我现在马上就去安排。”“滚。”席慕深一脚踹开了司徒傲不耐烦道,司徒傲无奈,只好自己一个人喝酒,也席慕深似乎很烦躁的样子,陷入沉思。……“唔。”慕清泠半夜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被什么压着。她有些难受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压着自己不断亲吻自己身体的席慕深。席慕深狂野难耐的动作,让慕清泠身体有些难受。在席慕深的手渐渐往下时候,慕清泠一把抓住了席慕深的手,难受道:“席慕深,你做什么?”之前席慕深明明会忍耐的,今晚的席慕深,给慕清泠一种非常暴躁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席慕深猩红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异常恐怖。他赤红的眼睛,透着一股深沉盯着慕清泠,声音嘶哑道:“给我,给我……”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马上就要爆炸了,席慕深渴望慕清泠的身体,他要狠狠的占有慕清泠。“席慕深……”席慕深的力气很大,被席慕深抓住手臂,慕清泠苦不堪言。她扭动着腰肢,想要避开席慕深的亲吻,却还是没有办法,只能够任由席慕深亲吻自己的脖子。慕清泠正打算安抚席慕深躁动的身体的时候,却发现席慕深的脖子口红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