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296章 顾夜爵,死了?

    慕清泠的身体,像是被什么刺激了一般,浑身僵硬。慕清泠非常清楚,这个口红,绝对不是她留下的?不是她的话?还能够是谁?席慕深在外面有女人?忠贞不渝的婚姻?会因为第三者的介入,陷入危机吗?慕清泠的想法,席慕深一点都不知道,他憋着一团火,从酒吧回来,就是想要在慕清泠的身上发泄。“慕清泠……慕清泠……”席慕深喑哑着嗓子,一遍遍的叫着慕清泠的名字,撕开了慕清泠的睡衣,动作粗鲁而急切的动作,伤到了慕清泠。慕清泠按住了席慕深的手,皱眉冷冷道:“席慕深,你给我清醒一下,我肚子里还怀着孩子,你想要一尸两命吗?”慕清泠清冽的声音,刺激了席慕深的心脏,让原本还失去理智想要求欢的席慕深,渐渐的冷静下来。席慕深睁着一双猩红的凤眸,看着皱眉冷眼看着自己的慕清泠,男人的喉结,滚动些许之后,渐渐的平复下来。良久之后,席慕深才趴在慕清泠的脖子上,用力的咬了一口,才起身,沉闷的离开了卧室。看着席慕深离开的背影,慕清泠的心脏隐隐有些难受。她的拳头,用力的捏住,脸上带着些许的难受。席慕深,他忍不住吗?慕清泠闭上眼睛,脑海中很自然的就会出现那枚艳红色的吻痕,那个是女人的口红。席慕深刚才是不是,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想到这里,慕清泠有些气闷的将睡衣穿上,看着无名指的戒指,眼底泛着酸涩。世界上,真的没有像是叶然和方浩然他们两人的爱情吗?方浩然爱了叶然一辈子,不管叶然变成什么样子,对于方浩然来说,叶然都是最美的。慕清泠曾经以为,她和席慕深也会这个样子,可是,现在看来,婚姻好像是正在慢慢走近变质胡同里。……“夫人,你今天的精神,好像很不好的样子?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一下。”第二天,因为昨晚上一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好的关系,慕清泠整个人都有些精神恍惚。管家见慕清泠的脸色这么难看,忍不住开口问道。慕清泠抬起头,看了管家一眼,目光带着些许虚弱无力道:“不用了,我还好。”“等下你让司机准备车子,我要出去一趟。”慕清泠按压了一下难受的太阳穴,对着管家说道。“是。”管家点点头,立刻出去安排。慕清泠这些日子,基本上都是待在别墅,很少出去,偶尔才会和以前的那些同事出去逛逛街。这些年,乔栗一个人也过得很好,她和叶谦离婚之后,原本遇到了一个很好的男人,很可惜的是,那个男人在一次飞机事故中丧生了,那次之后,乔栗便一个人过,她接下了索马里集团,成为了索马里的女董事长。“夏天,你很久没有找我出来了。”慕清泠来到了以前和乔栗一起去逛的咖啡厅。慕清泠到的时候,乔栗早就已经到了,乔栗比以前还要的漂亮,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魅力。“最近一直在别墅里修养。”慕清泠点了一杯的牛奶,轻轻的搅拌,笑容带着些许苦涩道。乔栗很少看到慕清泠露出这种表情,她看着慕清泠,蹙眉道:“怎么了?是不是和慕深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你儿子的事情?我听说你儿子和慕深的关系不是很好?两父子究竟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乔栗,你说,人的感情,是不是很容易改变。”慕清泠放下手中的勺子,抬头看着乔栗问道。慕清泠突然的问题,一下子将乔栗问住了。乔栗撑着下巴,看着慕清泠的脸说道:“夏天,你今天很奇怪?是和慕深遇到了什么感情问题吗?”“我感觉,席慕深外面,有别的女人。”慕清泠叹了一口气,对着乔栗说出了自己的疑惑。“夏天,你说什么呢?怎么可能?”乔栗摇摇头,仿佛在说慕清泠在开玩笑一样。席慕深对慕清泠的感情,乔栗也是看在眼里的,要是席慕深在外面真的有女人的话,那乔栗觉得,这个世界上,真的就没有爱情了。如果连席慕深都出轨的话,还有什么幸福可言?那个会为了慕清泠丢掉性命都在所不惜的男人,在结婚二十多年之后,出轨别的女人?想想都会觉得心寒。“昨晚上……我看到席慕深的脖子上有别的女人的吻痕。”慕清泠捏住拳头,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将昨晚的事情告诉了乔栗。乔栗听了之后,面色严肃道:“因为你怀孕了,又是高龄产妇,而席慕深……现在才四十多岁,是一个男人的黄金年龄阶段,在加上席慕深原本长得好,又是方氏集团的董事长,周围围绕着很多女人,我想,他是不是,最近想要那种事情的欲望比较大?所以……”“他原本在这种事情上,就不会节制的。”慕清泠苦笑了一声,看着乔栗自言自语道。乔栗听了之后,眉梢隐隐有些担忧。要是这个样子的话,很有可能会造成感情危机。毕竟现在那么多光鲜亮丽的女孩,而且,那些女孩的手段都不是盖的。乔栗现在有些担心慕清泠和席慕深的感情生活了。“夏天,或许是我们想多了也说不定,我看你是因为怀孕,所以变得疑神疑鬼了吧。”乔栗看着慕清泠的肚子,眼底带着羡慕。她也想要一个孩子,可惜的是,乔栗注定一辈子都没有办法生孩子了。“如果真是想都了就好了,我希望,一切都是我想多了。”慕清泠看着乔栗,淡笑道。慕清泠脸上的微笑,让乔栗隐隐有些担忧。她叹了一口气,没有在说话。乔栗和慕清泠两个人聊了一会之后,乔栗有些事情要处理就先离开了。慕清泠一个人走出咖啡厅,到处逛。她来到了主题公园,坐在一边的长椅上,看着不远处正在玩闹的那些孩子,不知道为何,脸上隐隐带着些许浅浅的微笑。“没事吧。”慕清泠看久了之后,原本烦闷的心,渐渐的好了起来,她看了一下时间,觉得自己要回去的时候,在起身的时候,因为眩晕的关系,差一点就昏过去了,好在一双手,在这个时候,搂住了慕清泠的腰肢,才免了慕清泠摔倒的危机。慕清泠刚想要和来人道谢,却在看到顾念泠那张脸之后,神情有些怔讼起来。“你……”慕清泠哑着嗓子,张口迟疑道。“今天是他的生日。”顾念泠看着慕清泠,俊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光芒。他?是顾夜爵的生日吗?慕清泠疑惑的看着顾念泠,似乎不明白顾念泠在说什么一样。顾念泠看着慕清泠,那双沉沉而渗人的绿眸,却突然在这个时候,涌动着些许慕清泠看不懂的光芒。少年握紧拳头,极力的克制自己心中的怒火,俊脸阴沉道:“你不记得?对不对?”就连爸爸的生日,她都可以狠心的不记得?他怎么可以忘记爸爸的生日?是不是因为有了另一个家庭,所以,她可以忘记爸爸,忘记他?“念泠,你爸爸也回到了京城吗?”慕清泠听到顾念泠带着些许尖锐的声音,脸色不由得带着些许的苍白色,她舔着唇瓣,看着顾念泠,讷讷的问道。顾念泠冷下脸,转身背对着慕清泠。他就像是在抗拒慕清泠一样,那种感觉,让慕清泠有些愧疚。,“他和田雅回来了?怎么都不和我说?我……”“我爸爸死了,你不知道吗?”顾念泠回头,冷冷的对着慕清泠讥笑道。死了?顾念泠在说什么?他说谁死了?顾夜爵吗?慕清泠的瞳孔猛地一缩,盯着顾念泠俊美的脸,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反应?“你还真是狠心,竟然连他的事情漠不关心?呵呵……”顾念泠看着慕清泠震惊的样子,心中涌起一股报复的快感。田雅不让他告诉慕清泠,顾夜爵早就已经死掉的事情,可是,顾念泠受不了。每次一想到慕清泠和席慕深还有席祁玥一家三口那么开心的样子,顾念泠便嫉妒的发疯。凭什么他要和爸爸两个人生活,而席祁玥却可以占了她这么多年?他爸爸明明也是这么爱她的,为什么她不喜欢他的爸爸?“你……说什么?你在说一遍,顾夜爵……死了?”她双手放在腹部的位置,像是在保护肚子里的孩子一样,脸色却白的仿若透明,身体剧烈颤抖着,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去的样子。“清泠。”就在顾念泠还想要说出更加憎恨的话语的时候,田雅过来了。这是隔了十多年之后,慕清泠第一次看到田雅。田雅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腼腆清纯的小女人了,此刻站在慕清泠面前的田雅,给人一种非常成熟而有魅力的感觉。她穿着一件白色碎花的雪纺裙,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她看着慕清泠,再度叫道:“清泠,好久不见。”慕清泠张了张嘴巴,似乎想要叫田雅的名字,却始终一个字都叫不出来。看着慕清泠这个样子,田雅伸出手,握住了慕清泠用力握紧的拳头,浅浅道:“清泠,先去我家吧。”慕清泠呆呆的任由田雅拉着自己,从顾念泠的身边走过。顾念泠看着慕清泠,绿色的眼眸,隐隐带着些许的憎恨和痛苦。他应该报复这个女人的,可是他不能够让父亲难过。父亲一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就是她了,哪怕这些年,这个女人从未陪在父亲的身边,可是,顾念泠却很清楚,顾夜爵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慕清泠的。……顾家。“算起来,我们应该有近十多年没有见面了呢。”顾家的客厅内,田雅放下手中的杯子,看着慕清泠,脸上带着些许温柔的对着慕清泠说道。“是啊,我们的却是,很久没有见了。”慕清泠抿了一口牛奶,看着田雅脸上温柔的微笑,忍不住有些酸涩道。当年田雅和顾夜爵结婚之后,慕清泠就不知道,田雅和顾夜爵,究竟过的好不好。“田雅,念泠,是你的孩子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