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297章 爸爸太可怜了

    慕清泠看着不远处的顾念泠,忍不住开口道。田雅的目光带着悲伤的看着慕清泠,然后移开目光,点头道:“是我和爵的孩子。”“那……他为什么说……”“爵,因为几年前的一场事故,已经……”田雅说到一半,眼泪忍不住流出来。慕清泠的大脑轰的一声,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红着眼睛正在哭泣的田雅。她觉得,一定是哪里错了。顾夜爵那么强大的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死?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田雅,不要和我开玩笑了,这个玩笑,真的一点都不好笑。”慕清泠用力的捏紧拳头,看着田雅,目光带着些许虚弱无力道。田雅目露悲伤的看着慕清泠道:“这是真的,清泠。”“不……”慕清泠恐惧的起身,像是拒绝相信田雅说的这件事情一样。“他不想要你难过,所以让我们瞒着你。”田雅看着慕清泠脸上悲伤欲绝的表情,嘴角隐隐带着些许的酸涩。“席慕深……知道吗?”慕清泠安静的看了田雅许久,像是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一样,她红着眼睛,看着田雅问道。“嗯。”田雅点头,慕清泠却有些奔溃。顾夜爵出事,席慕深知道,所有人都知道,可是,偏偏所有人都瞒着她?慕清泠用力的捏住拳头,深呼吸一口气,对着田雅说道:“多久之前的事情。”“很久了,清泠,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在提了,念泠这个孩子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我替他给你……”“田姨,为什么不告诉她,父亲是十二年前死的。”田雅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顾念泠打断了。顾念泠走到田雅和慕清泠的身边,冰冷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的冷漠道。他要让慕清泠知道,顾夜爵究竟是为了谁死掉的。这些年,父亲一直在等着她回来,一直在等着……“念泠。”田雅看着顾念泠的架势,吓出了一身冷汗,她起身,眼带恳求的看着顾念泠。顾念泠捏住拳头,看着田雅,似乎在挣扎的样子。慕清泠早就已经被顾念泠的话吓到了,脸色一白,整个人都倒在沙发上。“清泠。”看到昏过去的慕清泠,田雅有些慌张,立刻让管家备车,将慕清泠送到医院去。顾念泠看到慕清泠昏倒,也有些担心,面上却一副不在乎的样子。田雅看着顾念泠固执冷漠的样子,眼底隐隐带着些许的担心。“念泠,你爸爸的意思,你应该很清楚,他已经瞒了十多年了,你为什么要告诉她真相。”“田姨,你不觉得,爸爸太可怜了吗?”顾念泠握紧拳头,看着田雅,那双和顾夜爵如出一辙的眸子,闪烁着些许的不甘心。田雅被顾念泠的话震慑到了,后背不由得僵硬了起来。“父亲等了一辈子,一直在等着她,就算是现在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但是,父亲还是很寂寞,她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父亲怎么死的,甚至连父亲死了的事情都不知道。”“父亲他,太可怜了,我要将她留在顾家陪着我和父亲,她一直陪着席慕深和席祁玥,却从未将时间分给我一点点,我想,父亲应该也会很开心的吧?你说对吗?”“念泠。”田雅听着顾念泠的话,有些头疼的想要阻止,可是,顾念泠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他决定的事情,一般就很难改变了。顾念泠看着田雅,眼眸带着深沉的对着田雅说道:“田姨,她必须要在这里陪着我和父亲,要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念泠,你这个样子,你父亲也会伤心的。”田雅不愿意顾念泠这么执着,顾夜爵的意思,只是想要有一个念想罢了。他只想要慕清泠和席慕深过得很好,从来不想要破坏慕清泠和席慕深的生活。生下顾念泠,也仅仅只是顾夜爵的私心罢了。“父亲他和我一样,都想要她留在我们身边,我没有做错。”顾念泠的话,让田雅苦恼不已。她不知道,要怎么打消顾念泠偏执的想法了。……席慕深刚开完一个视频会议,就接到田雅的电话,说慕清泠现在正在医院。席慕深吓坏了,放下手中的工作,直接奔到医院。看到田雅的时候,席慕深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你和她说了什么?”田雅看到席慕深冰冷的脸色,苦笑道:“我没有和清泠说什么,只是告诉清泠,爵在几年前就去世了,但是,念泠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顾夜爵的孩子?”席慕深知道,田雅给顾夜爵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孩子,席慕深曾经也是派人调查过了。“席总,这件事情,只怕也是瞒不下去了,一直瞒着清泠,我也觉得对清泠不公平,我想要将事情告诉清泠。”田雅看着席慕深,像是鼓足勇气一样对着席慕深说道。“不行。”席慕深冷冷的拒绝了田雅的话。这件事情,席慕深不想要告诉慕清泠,尤其是在慕清泠怀孕的情况下,知道这个事情,对慕清泠来说,打击肯定很大。“但是,清泠肯定已经怀疑了,与其这个样子,不如将整件事情都告诉清泠吧。”田雅看着席慕深,淡淡道。其实,田雅也是有私心,之前一直不愿意说出来,是因为顾夜爵不肯,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里,田雅不想要顾夜爵被人遗忘。她实在是不忍心自己爱的男人,被心爱的女人彻底的遗忘,她觉得这个样子的顾夜爵,实在是太可怜了。“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要隐瞒她?你是担心她知道真相,会离开你吗?”一道冷嘲从席慕深的背后响起,听到顾念泠的话,席慕深回头,在看到站在自己身后,面带嘲讽的顾念泠之后,席慕深的那双眼眸,划过些许的戾气。“你知道你要叫我什么吗?”“哼……”顾念泠哼出一口气,明显是一点都没有将席慕深放在眼底。“我会带她回到我们的家,回到我父亲给她建立的家,你已经拥有了她太久了,她应该要属于我的父亲的。”顾念泠虽然年纪比较小,但是身上那股气势,却非常惊人。席慕深阴冷的笑了笑,就像是嘲笑顾念泠一样:“要不是看在你是顾夜爵的孩子,你以为,我会让你在这里撒野?”“就凭你?”顾念泠嘲笑的看着席慕深,挑衅的看着席慕深。席慕深一张脸,倏然冷了下来。他刚想要出手教训一下顾念泠的时候,司徒傲已经推着慕清泠走出来。“怎么样?”席慕深目光阴沉的看了顾念泠一眼之后,便将视线看向了司徒傲。司徒傲呼出一口气道:“放心吧,只是受了一点点刺激,孩子还是很平安的,你们注意一点,慕清泠毕竟是高龄产妇,现在胎儿月份还小,要是后面出什么事情,大人小孩都会有问题的。”席慕深抿唇,走到了慕清泠的面前,他刚想要握住慕清泠的手,就已经被顾念泠挡住了。“不许碰她。”顾念泠看着席慕深,对着席慕深怒吼道。“滚。”席慕深沉下脸,眼神阴冷嗜血的朝着顾念泠不耐烦道。“念泠。”田雅看着顾念泠固执的样子,眼底隐隐带着些许的担心。她很清楚,顾念泠想要做什么,可是,以慕清泠现在的状况,就像是刚才司徒傲说的那个样子,现在将当年的事情告诉慕清泠,对于慕清泠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席慕深,我说过,她已经在你的身边太久了,我要将她带到我爸爸那边,我爸爸等了她太久了。”顾念泠像是没有听到田雅的话一样,目光固执的看着席慕深。“你他妈的胡说什么?我妈妈凭什么要被你带走。”知道慕清泠被送到医院的席祁玥,接到电话之后,第一时间来到了医院,谁知道,刚道医院,就听到了顾念泠对席慕深说的话,这一下,就像是点燃了炸药一样,让席祁玥整个人都充斥着暴怒。“没用的废物,上一次揍你的时候,你忘记了?”顾念泠冷眼看着席祁玥,讥讽道。“他妈的臭小子,我杀了你。”顾念泠不说,席祁玥都要忘记了自己在夜店和顾念泠打架的事情,当时光线暗,所以席祁玥没有看清楚顾念泠的样子,现在看清楚顾念泠那张脸,竟然和自己那么像,席祁玥心中的怒火更是旺盛到了极点。两个同样出色,五官也有些相似的少年,就在医院的走廊打了起来。看着身手同样不凡的两个少年,司徒傲在一边看的津津有味,田雅则是担心的叫着顾念泠的名字。“念泠,够了,住手。”他们两个人,怎么可以在这种地方打架?他们可是兄弟啊!“你的身手不错嘛。”席祁玥阴着脸,一脚踢向了顾念泠。顾念泠那双祖母绿的眼眸,划过一抹的讥讽,动作利落的踢开了席祁玥,甚至是在席祁玥不知道时候,一脚踢到了席祁玥的胸口,将席祁玥踢到地上。“唔。”“泠泠,你没事吧。”田雅看到顾念泠的动作这么粗暴,将泠泠一脚踢到地上,惊呼一声,就要朝着席祁玥走过去。可是,顾念泠手下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含糊,出手再度朝着席祁玥挥过去。看着顾念泠的动作,田雅吓得一张脸都白了,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一边没有动静的席慕深,已经伸出手,挡住了顾念泠的动作,男人一个用力,顾念泠便被扔到了一边。“走开,不需要你。”席祁玥从地上爬起来,擦掉了嘴角的鲜血,满脸怒火的对着席慕深怒吼道。面对着自己的父亲,席祁玥没有一点的尊敬,有的只是浓浓的厌恶。田雅看着席祁玥和席慕深两个人,眼底隐隐带着些许的担心。田雅早就知道席祁玥和席慕深两个人的关系非常的恶劣,没有想到,会恶劣到了这个地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