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299章 父亲在等你

    席祁玥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席慕深有这么浓烈的恨意。慕清泠从来都不知道。“爸爸?他不配,他不配……”席祁玥愤怒的起身,看着慕清泠,发出一声尖锐的怒吼道。“泠泠。”慕清泠看着满脸阴鸷骇人的席祁玥,眼睛泛着些许的忧虑。“妈,他和林琳的事情,你还记得吗?”席祁玥看着慕清泠悲伤的表情,极力的压制自己的脾气,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之后,看着慕清泠问道。慕清泠的身体不由得一僵。林琳吗?这个名字,慕清泠到现在还记得。“泠泠,你应该也还记得,这个林琳吧?”“对啊,我还记得,但是,这个男人,和林琳组成了一个家庭,在你不知道的情况,这下你知道吗?”席祁玥捏紧拳头,对着慕清泠说道。“你误会你爸爸了。”慕清泠平静的看着席祁玥说道。“误会?妈,你还是不了解男人,你以为爸爸对你的爱,真的是永远不会变的吗?这么久了,你敢保证,爸爸对你的心,始终如一?”面对着席祁玥犀利的话语,慕清泠却一句话都回答不出来。要是以前,慕清泠肯定会坚定不移的说是。可是……慕清泠的脑海中,闪现出席慕深脖子上的口红印,那个红艳艳的口红印,就像是在告诉慕清泠,席慕深的心,或许已经开始变质了。他也会像是那些有权有势的男人一样,面对着那些鲜嫩少女的诱惑,会把持不住吗?“你自己也犹豫了不是吗?”“够了,泠泠,他是你父亲。”“我不承认,妈,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就我们两个人,我们两个相依为命,离开这个男人。”席祁玥看着慕清泠,眼底带着狂热和偏执道。“泠泠,你让妈妈想一下好不好?”为了安抚席祁玥,慕清泠只能这个样子说。“妈,只要和你在一起,泠泠去哪里都愿意,好不好。”席祁玥上前,抱住慕清泠的身体,贪婪的呼吸着慕清泠的气息。慕清泠伸出手,摸着席祁玥的发丝,轻声道:“好。”慕清泠的承诺,让席祁玥一直阴郁的五官,变得生动明媚起来。他在慕清泠的脸上亲了一口,自言自语道:“妈,放弃那个男人,我们也可以一辈子生活在一起的。”面对着席祁玥的偏执,慕清泠苦笑了一声。慕清泠好不容易安抚席祁玥离开之后,一个人摸着肚子,站在窗子边上。窗外的天色,渐渐的变得暗淡下来,很快,一道闪电劈过来,慕清泠没有闪躲,只是安静的看着。“顾夜爵……你这个傻瓜,你究竟想要我欠你多少?”慕清泠捂住心口的位置,一想到自己此刻这颗会跳动的心脏,是顾夜爵给自己的,慕清泠心如刀绞。顾夜爵那个傻瓜,超级大傻瓜,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来?究竟是为什么?“父亲他,一直在别墅等你。”在慕清泠沉浸在自己的悲伤和痛苦中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顾念泠来到了慕清泠的身后。慕清泠的身体,猛地一颤。她慢慢的回头,就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顾念泠。顾念泠那张脸,和顾夜爵很像,尤其是一双眼睛,更是和顾夜爵一模一样。慕清泠看向顾念泠,脑海中仿佛出现了顾夜爵的样子。她红着眼睛,走进顾念泠,伸出手,摸着少年英俊的五官道:“念泠,你爸爸……他……”顾念泠的话,是在说,顾夜爵的尸体还在京城?没有火化吗?“田姨用冰棺将父亲的遗体封存了起来,父亲一直住在别墅地下室,你想要去看看父亲吗?”“好。”慕清泠看着顾念泠,重重的点头。顾念泠闻言,目光落在了慕清泠的肚子上:“你又怀了小宝宝吗?”“念泠,你先带我去看你的父亲吧。”慕清泠神情复杂的看着顾念泠。对于顾念泠说他是她生下来的,慕清泠只是觉得有些玄幻。毕竟她从未和顾夜爵发生什么关系,怎么可能会生下顾念泠?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有田雅知道了。顾念泠看着慕清泠,眼睑的位置,低垂着些许淡淡的光芒。他带着慕清泠,去了顾家。在地下室下面,慕清泠看到了沉睡的顾夜爵。男人的样子,停留在了十二年前,依旧那么的俊美,他就这个样子,安静的躺在冰棺里,看着这个样子的顾夜爵,慕清泠的情绪有些激动。“为什么……没有将他火化。”慕清泠伸出手,摸着冰棺里的顾夜爵,轻声道。“因为我不想要他就这个样子离开,我想要每天这个样子看着他。”田雅看着慕清泠,脸上带着些许的悲伤。“田雅。”慕清泠闻言,眼眶泛红的看着田雅。“清泠,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你,你得到了顾夜爵完全的爱,他在下决心要将自己的心脏给你的时候,我就已经阻止了,可是,顾夜爵说,如果他不出手的话,席慕深肯定会牺牲自己救你,如果席慕深没有了,你会哭,或许会跟着席慕深一起离开,他说,这场没有结果的爱情,就由他终结算了,他死了,对你们的生活没有一点影响,没有他,你还有席慕深,但是,没有了席慕深,你就什么都没有了。”顾夜爵……田雅的话,让慕清泠的心脏变得越发的尖锐难受。她感觉自己的呼吸,渐渐的变得异常困难起来。她用力的捏紧拳头,表情痛苦不堪。慕清泠这个样子,让田雅的心情多少也变得难受起来。她走上前,抱住了慕清泠的身体,对着慕清泠说道:“清泠,你要活下去知道吗?要漂亮的活下去,因为,这是爵的心愿。”“田雅,我好难过。”慕清泠靠在田雅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真相这么残酷,慕清泠不知道,顾夜爵竟然为自己做出这种事情。那个阴邪的男人,竟然会为了他,做出这种事情。“爵很开心,因为他可以一辈子和你在一起,这种荣誉,可是连席慕深都做不到的。”田雅温柔的擦拭着慕清泠的脸,安静的看着慕清泠漂亮的脸说道。“田雅,你恨我吗?”田雅是一个死心眼的女人,这些年,她究竟是以什么心情守着顾夜爵的?“恨啊,我恨你,但是,我不能够恨你,因为这是爵的选择,我没有办法改变爵对你的感情,就像是我没有办法改变,自己对爵的感情一样。”田雅看着慕清泠,自言自语道:“清泠,他原本不让我告诉你这些事情的,现在因为年龄的关系,我也只能够告诉你,念泠是你和爵的孩子,请你一定要好好爱念泠。”“念泠……怎么会是我……和顾夜爵的孩子?”慕清泠看着田雅,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是你和爵的孩子,这一点,毋庸置疑,这个孩子,从小就很偏激,其实,他很寂寞的。”“你将他带在身边好吗?”田雅握住慕清泠的手,轻声道。慕清泠早已经被田雅说的话,刺激了整个大脑。她不知道,顾念泠究竟是为什么会成为自己的孩子?不,准确的来说是,念泠是怎么出生的?慕清泠不记得自己有和顾夜爵有什么关系,也不记得……难道顾念泠是……“你已经猜出来了吗?清泠,请你一定要瞒着念泠,要是知道自己是以这种方式出生的,他会崩溃的。”田雅看出慕清泠已经猜出了顾念泠是怎么出生的,握住了慕清泠的手。“他……真的是疯了吗?”慕清泠抖着嘴唇,看着田雅,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或许吧,他在爱上你的时候,就已经疯了。”“你和他的哥哥在一起,他曾经说过,他永远都是被抛弃的那一个,刚出生的时候,是被席家抛弃,遇到你之后,是被你抛弃,可是,他还是克制不住爱你的心情,他说,让我告诉念泠,自己是爱的结晶,弥补他的遗憾,清泠,这件事情,你不要告诉念泠,念泠的名字,是爵取的,你应该听出来了,他取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吧?他在临死的时候,喃喃自语说,念着你,想着你,你是我一辈子最爱的泠。”“不要……再说了。”慕清泠抱住脑袋,摇头,对着田雅哽咽道。这种残忍的真相,慕清泠不愿意继续听下去了。她痛苦不堪的揪住手指,呼吸渐渐急促。“这是他唯一的念想,虽然他这个样子留下念泠很过分,说到底,他就是想要留下一点和你的血脉,哪怕,这个血脉是以这种方式出生的。”“田雅……可以让我陪顾夜爵一下吗?”慕清泠捏住拳头,深呼吸一口气之后,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后,红着眼睛,看着田雅说道。田雅点头,看了慕清泠许久之后,才转身离开了地下室。顾夜爵躺在地下室十二年,终于,等到了自己最想要看到的女人了,田雅想,顾夜爵现在,肯定会很开心吧?……“慕深,你今天怎么了?和慕清泠吵架了吗?”司徒傲看着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说话的席慕深,有些担心道。席慕深眯起眼睛,抬起下巴,看着司徒傲,自嘲的掀起唇瓣道:“司徒傲,你知道吗?慕清泠和顾夜爵有一个孩子。”“什么?”司徒傲被这个爆炸性的新闻吓到了,忍不住跳起来。“我也是……才知道的,她竟然和顾夜爵有一个孩子?”席慕深的表情渐渐的变得异常阴鸷和恐怖,拿在手中的酒杯,越发用力的握紧。“慕深,这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我没有见过慕清泠怀孕啊?”司徒傲结结巴巴的看着席慕深说道。席慕深没说话,只是盯着手中的就被,自嘲道:“可是,那个孩子,是顾夜爵和慕清泠的。”“这件事情,还是要调查清楚比较好,你先不要生气,慕清泠现在怀着孩子,顾夜爵的事情又在这个时候被曝光出来,你要是和慕清泠闹,你们两人的关系会变得很僵硬的。”司徒傲分析的没有错,现在慕清泠和席慕深两人平静的生活,在顾念泠的出现之后,开始逐渐被打破。尤其是顾夜爵的死披露之后,慕清泠对顾夜爵的愧疚,也是……“我暗中调查一下那个孩子,是不是慕清泠的孩子,你先不要着急。”司徒傲的话,让席慕深的眼眸微微幽暗了下来。“还有,你和林琳又是怎么回事?泠泠会这么讨厌你,说是因为你出轨?”司徒傲听自家的儿子说的,席祁玥喝醉酒的时候,一直嚷着要杀了席慕深,因为席慕深对不起他的母亲。泠泠从小就很维护慕清泠,也非常粘着慕清泠,一想到自己的母亲被自己的父亲背叛了,也难怪泠泠从长大开始,就和席慕深对着干。“你觉得我会出轨吗?”席慕深斜睨的看了司徒傲一眼,神情隐隐带着些许不悦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