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345章 最后的时光

    “泠泠,你感觉怎么样?怎么下床了?为什么不好好休息?你现在身体很虚弱,要是磕到碰到……”

    “我没事,我现在很好。”慕清泠打断了席慕深慌张的话语,不由得摇头道。

    听到慕清泠这个样子说,席慕深张了张嘴巴,他伸出手,像个脆弱的孩子一般,将慕清泠紧紧的抱在怀里。

    “慕清泠,求你了,不要留下我一个人,求你了。”

    席慕深嘶哑的声线,震动了慕清泠的心脏,慕清泠感觉自己的心脏,很难受,真的……很难受。

    她抬起手,抱住席慕深精瘦的腰身,将脸埋进席慕深的怀里,轻声道:“席慕深,你怎么和孩子一样?我们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你在这个样子,我真的生气了。”

    “泠泠,我要怎么办?”

    “席慕深,你冷静一点听我说。”

    慕清泠被席慕深慌张不已的样子弄得特别的无奈。

    她伸出手,摸着席慕深俊美的脸,淡淡道:“我很开心。”

    女人说的话,让席慕深整个身体都颤动了。

    “我真的很开心,能够和你相守一辈子,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开心了。”

    慕清泠踮起脚尖,亲吻着席慕深的唇角。

    “席慕深,我们相爱,这样就足够了。”

    一切,都要看命运的安排了。

    司徒傲看着紧紧拥吻在一起的席慕深和慕清泠,眼底满是艳羡。

    这种超脱一切的感情,世界上,能有多少?

    没有人知道,这种爱究竟有多么的深沉,能够知道的,只有他们自己。

    ……

    “清泠,你的身体不好,怎么不在医院好好躺着。”慕清泠在医院呆了半个月出院,出院的第二天,便来到了顾家。

    田雅看到慕清泠过来,握住慕清泠的手,忍不住皱眉道。

    慕清泠看着田雅,淡淡的问道:“田雅,我想要见见顾夜爵。”

    “好。”

    田雅闻言,有些怔讼的看了慕清泠一眼,随后点点头,便带着慕清泠去见顾夜爵。

    慕清泠坐在冰棺面前,看着顾夜爵的脸,苦笑一声,喃喃道:“顾夜爵,你后悔了吗?”

    “不会。”

    田雅看着慕清泠,认真而坚定的回答了慕清泠。

    她代表着顾夜爵,将顾夜爵的心情,告诉了慕清泠。

    顾夜爵绝对不会后悔的,永远都不会觉得后悔。

    他一生的爱情,都消耗在了慕清泠一个人的身上。

    “清泠,还有一件事情,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你,这是我无意中,从爵锁住的日记本里找到的。”

    田雅犹豫了一下,对着慕清泠说道。

    慕清泠听到田雅的话,有些疑惑的看着田雅。

    田雅拉着慕清泠,离开地下室,直接去了自己的房间。

    她从梳妆镜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异常精致复古的小木箱。

    木箱的上面,刻画着非常精致繁琐的花纹。

    光是这个样子看着,就知道,这个木箱的历史非常久远。

    “这个是我在爵死后一个月无意中发现的,我一直保存到现在,前几天,我按耐不住,将锁弄开了,才看到了里面的这些东西,我想,这些是爵要留给你的。”

    顾夜爵,留给她的?

    “你和爵,在很小的时候,就遇到过,是不是?”

    田雅看着慕清泠道。

    她和顾夜爵?好像是没有吧?

    她十二岁遇到的人是席慕深,没有见过顾夜爵啊。

    “但是,爵这里有你的照片,很小时候的照片。”

    田雅将盒子打开之后,慕清泠看到了上面的照片和笔记本,甚至,还有一个发夹。

    那个发夹的样式很久很久的,但是保存的非常完好。

    慕清泠拿起照片,当看到上面稚嫩可爱的脸之后,慕清泠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个照片……好像是……她十岁那年照的吧?

    “爵在日记里说,他因为训练不成功,被干爹惩罚,浑身是伤的躺在草丛里,遇到了一个小女孩,那个小女孩照顾她,还说会过来找他,但是女该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小女孩?受伤的小男孩?

    好熟悉的片段。

    慕清泠敲了敲脑袋,沉沉的思索了许久之后,终于想到了被她遗忘的事情。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她在十岁那年上山去玩,当时慕家还在农村呢,慕清泠跟着村里的孩子乱跑,结果迷路了,遇到在草丛里休息的小男孩,小男孩浑身是伤,脸还黑黑的,还有血迹,当时慕清泠也不知道男孩长什么样样子,看男孩痛苦,就拖着男孩去了附近的山洞,拿了家里的棉签之类的给男孩治疗伤口。

    她无意中将头发里的发夹弄丢了,原来是在顾夜爵的手中,顾夜爵当时发烧,慕清泠很害怕,就下山想要去找爸爸,让爸爸救这个男孩,男孩当时抓住慕清泠的手,问慕清泠还会回来找她吗?

    慕清泠信誓旦旦说,一定会回来的。

    但是,命运就是这么残忍。

    慕清泠回到家的时候,才知道,爷爷因为心脏病被送进医院,她也跟着慌张起来,一阵兵荒马乱之后,慕清泠就将这件事情忘记了,也忘记了还有一个人,一直在等着她。

    “爵说,他很早就遇到你了,一直在找你,可是,找不到你,后来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是席慕深的女人了。”

    “他说,明明是他先遇到你的,为什么……你却变成他哥哥的妻子了?”

    “对不起。”慕清泠捧着那个发夹,眼眶泛红道。

    “不,这个就是命运。”田雅也蹲下身体,将慕清泠脸上的泪水擦干净。

    “爵虽然是第一个遇到你的,但是,却还是错过了,你们两个人是有缘无分,怨不得任何人。”

    “现在的爵,很开心,最起码,他可以一辈子陪着你,我想这就是他的希望。”

    “田雅,放顾夜爵,自由吧。”许久之后,慕清泠擦干眼泪,从地上慢慢的爬起来。

    她红着眼睛,对着田雅轻声道。

    将顾夜爵葬了,也是放田雅自由,田雅不应该在这个样子一辈子。

    “好。”田雅轻轻的点点头,对着慕清泠说道。

    田雅突然这么干脆,倒是让慕清泠有些错愕,她之前一直劝田雅,田雅非常固执,说这是顾夜爵的心愿,一定要留在这里等我回家。

    “因为,这也是爵的心愿。”田雅转身,背对着慕清泠,自言自语道。

    慕清泠看着田雅的背影出神,直到楼下传来佣人的声音,说是席慕深过来接她回去。

    慕清泠将木盒带走了,和席慕深离开,田雅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久久都没有回神。

    晚上,慕清泠将自己和顾夜爵的相遇告诉了席慕深,席慕深听了之后,沉默下来。

    他用力的抱住慕清泠的身体,贪恋的呼吸着慕清泠发间的幽香,低喃道:“慕清泠,我很庆幸,命运将我们绑在一起。”

    “我对不起他。”

    “不,对不起他的人是我,不是你的错。”

    席慕深婆娑着慕清泠眼睑的皱纹,自言自语道。

    听到席慕深的话,慕清泠不由得落泪道:“席慕深,我们明天去海景房吧,很久没有去沙滩了。”

    “好。”席慕深目光悲伤的看着慕清泠,轻轻的点头。

    慕清泠这几天的状态很好,让席祁玥和顾念泠都非常放心。

    第二天,席慕深带着慕清泠去京城海域那边的海景房,这里是席慕深以前给慕清泠买的,他们偶尔会到这里来享受海风。

    只是,现在的他们都跑不动了,只能一步一步的走在沙滩上。

    海浪还是和以前一样,翻滚着,从慕清泠的脚下划过。

    慕清泠感觉到那股冰凉的海水,抬起头,看着蓝天。

    “真舒服。”

    “喜欢吗?”席慕深抱着慕清泠坐在沙滩上,轻声道。

    “喜欢,今天的天气,真好。”慕清泠的肤色,在淡淡的阳光的照射下,如同白玉一般,漂亮而有光泽。

    “怎么一直看着我?”慕清泠见席慕深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忍不住说道。

    “因为你漂亮,我的泠泠,真的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席慕深拥着慕清泠,吻着女人眼角的皱纹道。

    “年轻时候没有听你说这么甜蜜的话,现在怎么开窍了?”慕清泠好笑的朝着席慕深说道。

    “慕清泠,和我在一起,你真的快乐吗?”

    席慕深目光沉沉的看着慕清泠道。

    他一直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么美好的慕清泠,但是他很贪心。

    “傻瓜,要是不快乐,我们的孩子哪里来的,我啊……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和你一起白头大佬,你看,我们两个人都有白头发了,真好。”

    慕清泠从席慕深的怀里起来,从后面抱住席慕深的脖子。

    席慕深转头,吻着慕清泠的唇瓣,自言自语道:“慕清泠,我爱你。”

    “我也是。”

    两个人忘情的拥吻着,直到呼吸困难之后,席慕深才松开了慕清泠,慕清泠露出一抹年轻时候的调皮道:“席慕深,我要你背我走沙滩。”

    “好。”席慕深宠溺的看着慕清泠,蹲下身体,将慕清泠背起来。

    慕清泠趴在席慕深的背上,看着席慕深的脚印,她回头,看着一排一排的脚印之后,眼眸带着些许浅浅的光芒。

    这些就象征着她和席慕深的爱情,不是吗?

    崎岖,却甜美。

    跌宕,却美好。

    “席慕深……下辈子,我们还会在一起吗?”

    “会的,我们会生生世世都在一起。”

    “真好,能够爱上你,真好。”

    “我也是,慕清泠,我爱你,席慕深爱慕清泠。”

    席慕深对着大海大吼起来,淡淡的回音,钻进了慕清泠的耳朵。

    PS:《爱如死局,无路可逃》么么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