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351章 祁亚死了

    ……

    一连好几天,祁亚都会过来继续找苏纤芮,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就拖着一瘸一拐的身体过来。

    苏纤芮站在窗子边上,看着被人驱赶的祁亚,心疼的难以自拔。

    她蹲下身体,扯着自己的头发,痛苦不堪,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一个月,一个月之后,苏纤芮怀孕,席祁玥开心的不行,而苏纤芮则是面如死灰。

    她想要将孩子打掉,席祁玥告诉苏纤芮,要是苏纤芮敢把孩子打掉,就别怪他手下无情。

    苏纤芮不敢惹怒席祁玥,而自从那次之后,苏纤芮就没有在见过祁亚了。

    她想,或许祁亚已经放弃了,也说不定。

    席家。

    顾念泠安抚了一下小糯米,帮小糯米盖上被子之后,便从楼上下来。

    他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医院那边打来的。

    “什么事情?”顾念泠淡淡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端起桌上的红酒抿了一口道。

    “顾少,祁亚祁先生今天被送进医院,经抢救无效,确认死亡,能麻烦你过来一趟吗?”

    祁亚……死了?

    顾念泠拿在手中的酒杯,倏然一紧。

    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酒杯,和那边的医生说了一下,便开车去了医院。

    祁亚和苏纤芮,还有席祁玥的事情,京城的人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现在祁亚这个样子死了,又没有家属,只能拜托苏纤芮过来认领尸体了。

    “为什么会死?”顾念泠看着眼前盖着白布的祁亚,声音冰冷道。

    “听说是今天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车子不小心撞上的,那个司机喝了酒,没有看到祁先生,所以……”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眼底带着些许遗憾的解释道。

    顾念泠握紧拳头,看着祁亚双目紧闭的样子,想到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人,顾念泠的心中有些复杂。

    “我会让人好好安葬他,这件事,暂时先隐瞒下来。”

    “是。”

    顾念泠让手下好好安葬祁亚之后,便直接开车去了方氏集团。

    公司的人也不敢阻拦顾念泠,更何况,今天的顾念泠,表情异常的奇怪,他们更是不敢拦着顾小念。

    顾念泠一脚将办公室的门重重踢开,冰冷嗜血的绿眸,扫了正在给席祁玥汇报工作的高管。

    那些高管被顾念泠此刻的样子吓到了,一个个脸色惨白,看着席祁玥,似乎异常惶恐的样子。

    席祁玥蹙眉的看了顾念泠一眼,挥手让自己的手下离开,整理了一下文件之后,不悦道:“顾念泠,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进门也不知道……”

    “砰。”席祁玥的话还没有说完,脸上已经挨了顾念泠一拳了。

    席祁玥的下巴顿时乌青了一片,下巴处传来的刺痛,刺激了席祁玥的大脑,席祁玥将嘴巴的血渍擦掉之后,朝着顾念泠怒吼道:“妈的,顾念泠,你是不是想要找茬。”

    “席祁玥,看看你干的好事,你是不是非要害死人才甘心。”顾念泠眯起那双骇人的绿眸,走进席祁玥,一把抓住席祁玥的衣襟,朝着席祁玥怒吼道。

    席祁玥闻言,眉心不由得紧紧一皱。

    他有些不耐烦的看着顾念泠,冷冷道:“神经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要发疯就到别处去,别在我这里发疯。”

    “祁亚死了。”

    顾念泠看着席祁玥,冷冷道。

    一句,祁亚死了。

    让席祁玥的身体,倏然僵硬起来。

    他怔怔的看着顾念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样?这个结果,你是不是非常满意?”看着席祁玥僵硬的身体,顾念泠冷嘲道。

    “你费尽心机,用强硬的手段拆散了苏纤芮和祁亚,现在祁亚终于如你所愿的死掉了,你是不是很开心?知道祁亚为什么会死吗?因为他被你刺激了,你让苏纤芮怀孕了,囚禁苏纤芮,逼迫着苏纤芮,害的苏纤芮痛不欲生,祁亚怎么会相信苏纤芮对他说的那些话,他每天浑浑噩噩,就连公司都不管了,每天就知道喝酒,结果……过马路的时候,被醉酒的司机撞死了,你没有杀祁亚,但是,祁亚却因为你的自私死掉了。”

    “那又如何?祁亚的死,是一个意外,和我有什么关系。”席祁玥仅仅只是一瞬间,很快,便回过神。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之后,对着顾念泠冷嘲道。

    看着席祁玥不知悔改的样子,顾念泠冷笑道:“席祁玥,要是苏纤芮知道祁亚死了,你觉得她能够承受吗?爱一个人,是希望她幸福,你看看你现在做的事情。”

    “我要做什么,和你没有关系,滚。”席祁玥像是被顾念泠的话刺激了一般,用力将面前的椅子一脚踢飞。

    看着被席祁玥踢飞的椅子,顾念泠只是沉下眼眸,深深多看了席祁玥一眼,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口走去。

    “你自己好自为之。”冷漠的丢下这句话之后,顾念泠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目送着顾念泠离开,席祁玥的眉宇间,充斥着一股浓重的戾气。

    他看着地上的椅子,像是疯了一般,用力的一脚踢过去。

    祁亚死了?要是苏纤芮知道的话,能够承受住吗?

    苏纤芮……会疯掉吧?

    ……

    “苏小姐,这是少爷吩咐我们的,请你一定要喝掉。”

    “拿走。”苏纤芮厌恶的看了佣人手中的安胎药,声音不由得冷了几分道。

    佣人闻言,有些为难道:“苏小姐,这些都是对孩子好的,请你不要让我们为难。”

    “我说出去,没有听到吗?”苏纤芮冷下脸,不耐烦道。

    佣人被苏纤芮身上那股不悦吓到了,互相对视了一眼,才离开了房间。

    苏纤芮看着自己的肚子,原本苏纤芮千方百计的想要这个孩子流掉的,可是,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苏纤芮甚至可以感受到孩子在自己肚子里的感觉,这种感觉,让苏纤芮想到了之前流掉的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对于苏纤芮来说,真的……很可惜,她笑得异常艰涩,手有些僵硬的放在肚子上。

    这个孩子,她真的要生下来吗?

    祁亚……你现在过的好吗?忘记我,好吗?

    苏纤芮不知道,那个她愧疚的男人,早已经死掉了,她缅怀着过去,目露悲伤。

    祁亚的死被顾念泠隐瞒了下来,主要是考虑到苏纤芮现在的情况,要是苏纤芮知道祁亚死了的话,只怕会一尸两命。

    但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在苏纤芮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因为祁亚已经离开,所以席祁玥也没有禁锢苏纤芮的活动,苏纤芮很闷的时候,就会和小糯米还有乔栗一起逛街。

    在逛街的时候,苏纤芮无意中看到了关于祁亚死掉的那个报道,苏纤芮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孩子也提前生产。

    席祁玥知道苏纤芮现在正在医院抢救之后,吓得连公司的事情都没有管,直接往医院去了。

    到了手术室门口,席祁玥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双手,抓住乔栗的手,声音颤抖道:“乔姨,苏纤芮怎么样?”

    “目前还不知道情况,别担心,一定会没事的。”乔栗神情异常复杂的看着席祁玥说道。

    “一定会没事的,苏纤芮,一定会没事。”席祁玥看着乔栗,自言自语道。

    看着席祁玥这个样子,乔栗伸出手,握住了席祁玥冰凉的手。

    席祁玥和苏纤芮的纠葛,乔栗大致上也明白,她很清楚,席祁玥不是一个懂得爱人的男人,虽然这个样子,乔栗也希望苏纤芮可以原谅席祁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直到几个小时之后,医生从手术室出来,席祁玥比乔栗的动作还要快的朝着医生扑过去,抓住医生的衣服,声音颤抖道:“苏纤芮怎么样了?我的孩子怎么样了。”

    “孩子早产,因为不足月出来的,我们需要送进治疗室保温,至于苏小姐,她的身体很虚弱,我们需要进一步观察。”

    知道孩子出来,苏纤芮也平安,乔栗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乔栗拍着席祁玥的肩膀,无奈道:“泠泠,别怕,已经没事了。”

    “乔姨,我想要守着苏纤芮。”席祁玥看着乔栗,声音嘶哑道。

    “好。”乔栗神情复杂的看了席祁玥一眼,便和顾念泠还有小糯米一起离开了这里。

    乔栗和顾念泠离开之后,席祁玥一个人守着苏纤芮,看着苏纤芮苍白的脸色,席祁玥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住一般,很疼很疼。

    他伸出手,爱怜的摸着苏纤芮的头发,看着女人惨白的脸色,席祁玥将脸埋进苏纤芮的掌心中。

    “苏纤芮,祁亚就真的这么好吗?我知道我以前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可是,我真的想要爱你,你爱我好不好?求你了。”

    他很怕,祁亚的死曝光之后,苏纤芮是不是再也不会原谅自己了?

    想到这里,席祁玥有些害怕,他不想要和苏纤芮分开,一点都不想。

    他学着去爱一个人,却不知道这种爱人的方式正不正确。

    慕清泠和他说过,爱一个人,是甜蜜的,同时也是痛苦的?是这个意思吗?

    窗外的风,从男人俊美的脸上拂过,带着些许令人难以言喻的心酸和惆怅,这个高傲的男人,终于如同孩子一般,抱着女人放声大哭起来。

    ……

    “纤芮,你醒了。”苏纤芮浑浑噩噩的睁开眼睛,便看到了靠近自己的乔栗。

    乔栗看到苏纤芮睁开眼睛,非常开心的扶着苏纤芮,苏纤芮因为早产的关系,身体非常虚弱。

    “来,喝点水。”乔栗端起一边的水,递到苏纤芮的嘴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