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353章 你根本不懂爱

    “大哥,你也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小糯米从顾念泠的怀里跳下来,朝着席祁玥走过去,席祁玥最近心情不是很好,面对着小糯米却没有显露出来。

    他蹲下身体,抱住小糯米道:“大哥没有生气。”

    “小宝宝可好玩了,小糯米当姑姑了,大哥当爸爸了,所以,大哥要对漂亮姐姐好,乔姨说,大哥应该要学会怎么哄女孩子,大哥不要和桐桐一样,桐桐讨厌。”小糯米皱了皱鼻子,掰着手指头道。

    “好。”席祁玥听着小糯米稚气的话,原本阴沉沉的俊脸,渐渐的泛着些许浅浅的温柔。

    “小糯米明天去医院陪纤芮,好不好。”

    “好,小糯米帮大哥追老婆。”小糯米小大人一样拍着自己的胸脯道。

    小糯米稚气的举动,让席祁玥和顾念泠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糯米上楼之后,席祁玥脸上的微笑,瞬间消失不见了。

    顾念泠淡淡的扫了席祁玥一眼,起身道:“你自己好好想清楚,你究竟是想要什么。”

    丢下这句话,顾念泠便离开了,席祁玥目光阴暗的盯着顾念泠离开的背影,闭上眼睛,脑海中,都是苏纤芮痛不欲生的表情。

    苏纤芮,我们就这个样子一生一世在一起,好不好?

    医院,灯火通明。

    安静的走廊,透着一股死寂一般的气息。

    席祁玥从电梯走出来,守在苏纤芮病房门口的保镖,立刻朝着席祁玥行礼。

    “祁少。”

    “她今天的情况怎么样?”席祁玥站在病房外面,透过微微开启的门缝,朝着里面看过去,淡漠道。

    “小姐今天情绪和以前一样,没有多大的变化。”

    “我知道了。”席祁玥的手紧了紧。

    他轻轻的推开房门,轻手轻脚的走进去。

    这个时候,苏纤芮一般都已经熟睡了,席祁玥每天晚上差不多都是这个时间段过来看苏纤芮。

    他知道,苏纤芮不愿意看到自己,所以,席祁玥也不想要出现在苏纤芮的面前,每天只要看苏纤芮的睡颜就好了。

    席祁玥坐在苏纤芮的床边,伸出手,刚想要摸苏纤芮的脸的时候,原本双目紧闭的苏纤芮,却在这个时候倏然睁开了眼睛。

    席祁玥的手停在半空中,顿时僵住了。

    “你……醒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还是……饿了?”空气渐渐的变得异常僵硬,席祁玥尴尬的看着苏纤芮,声音嘶哑道。

    苏纤芮淡漠的扫了席祁玥一眼,便将目光移开,女人淡漠的侧脸,带着一股令人难以言喻的冰冷和疏离。

    席祁玥的后背不由得僵住了,原本冷峻的五官蒙上一层淡淡的悲伤。

    “祁亚的死,我有责任,对不起。”

    席祁玥闷闷的垂下头,道歉道。

    苏纤芮的后背僵住了,女人隐藏在被子下面的手,用力的握紧成拳,她始终都没有开口,像是拒绝说话一般。

    “苏纤芮,我们的儿子已经一个月了,后天就是满月酒,我给他定了最好的酒店,邀请了很多人,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等满月酒之后,我们两个人就结婚,好不好?”

    席祁玥见苏纤芮不说话,迟疑了一下之后,还是将手包住了苏纤芮的腰身。

    突然被席祁玥抱住,苏纤芮浑身一颤,她僵着身体,表情异常古怪。

    因为苏纤芮背对着席祁玥,所以席祁玥不知道苏纤芮此刻的表情,究竟有多么的隐忍和难过。

    他将唇瓣,移到苏纤芮的脖子上,自言自语道:“对不起,我不懂爱,我很自私,我自私的不想要你被任何人抢走,祁亚的死,我也应该负责人的,可是,我却不后悔用这种强迫的手段将你留在我的身边,苏纤芮,我真的……喜欢你。”

    “席祁玥,你根本就不懂爱。”许久之后,苏纤芮回头,那双清冷的杏眸,带着冰冷的光芒盯着席祁玥。

    女人犀利的目光,像是要将席祁玥整个人凌迟一般,席祁玥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他抿了抿薄唇,才喑哑着嗓子开口道:“我……没有,我会努力学着爱一个人,苏纤芮,我会对你好的,我以前很混账,我知道,但是,我会对你好的,我们在一起,我妈妈也会开心的。”

    “住口,不要提起夫人,你这种人,怎么会是她的儿子?”苏纤芮情绪激动的对着席祁玥怒吼道。

    席祁玥的眼眸带着些许的阴霾,他看着苏纤芮,最终松开了苏纤芮的身体,低喃道:“我会改的,苏纤芮,不管你恨我还是怎么样,我都会接受,我想要和你在一起。”

    丢下这句话之后,席祁玥便离开了病房。

    为了防止苏纤芮会做出什么傻事,席祁玥在病房安装了很多监控,就是为了以防万一,这也是为什么苏纤芮没有做出任何事情的原因。

    苏纤芮嗤笑一声,娇俏苍白的脸上弥漫着一层淡漠和沉凝。

    席祁玥,既然你这么喜欢我,我就成全你。

    祁亚的罪,你必须要赎!

    ……

    “够了,祁少。”司徒霖睡的好好的,被席祁玥一个电话催过来,来到水晶宫的包厢,就见席祁玥一个人已经喝了很多酒。

    看着席祁玥不要命一样,作为医生的司徒霖,再也看不下去了。

    他伸出手,将席祁玥手中的杯子拿掉,眉心微微皱了皱道:“你这个样子喝也于事无补,就算是你喝死了,苏纤芮也不会原谅你。”

    “滚开。”席祁玥的脸色一寒,猩红的眼眸满是怒火的瞪着司徒霖。

    司徒傲被席祁玥这么用力的推开,心情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抓起席祁玥的衣服,怒气冲冲道:“你要是喜欢喝,我就陪你喝个够。”

    说着,两个人便开始拼酒。

    席祁玥一向都浪荡不羁,从年少开始身边女人就没有断过,自从和苏纤芮在一起之后,席祁玥就没有找过别的女人了,司徒霖相信,席祁玥一定是很喜欢苏纤芮,只是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苏纤芮已经放下对席祁玥的感情,想要重新开始,但是席祁玥不肯,最终害了祁亚。

    “司徒霖,我要怎么做……纤芮才会原谅我。”

    两个人,坐在地板上,四周都是酒瓶子,安静的包厢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酒香。

    席祁玥拎着酒瓶子,俊美的脸上弥漫着一层狂肆和阴霾。

    司徒霖闻言,勾起唇瓣道:“女人啊,只要哄一下就好了,毕竟她曾经这么喜欢你,你要是好好对她,很快她就会重新喜欢你,你改改你的脾气,女人都喜欢温柔的男人,你对他温柔就好了。”

    温柔?

    席祁玥的眼眸危险的眯起,祁亚似乎就是一个非常温柔的男人?

    是不是他变成祁亚那种气质温柔的男人,苏纤芮就会原谅他?和他在一起呢?

    ……

    第二天,苏纤芮出院,席祁玥特意推掉了所有的工作,一大早就过来苏纤芮的病房。

    “漂亮姐姐,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小糯米缠着苏纤芮,对着苏纤芮奶声奶气道。

    苏纤芮对小糯米不像是对别人一样,一直没有表情的脸,渐渐的带着温柔道:“我没有不舒服。”

    “纤芮,我们回家吧。”席祁玥见苏纤芮终于露出微笑了,心中不由得一动,上前就要握住苏纤芮的手,却被苏纤芮避开了。

    席祁玥的脸微微一僵,小糯米察觉这一点之后,娇憨的抱着苏纤芮的手臂,用力的蹭了蹭:“漂亮姐姐,我们回家吧,今天荣嫂做了好多吃的。”

    “好。”苏纤芮牵着小糯米的手,径自的朝着前面走。

    席祁玥面色阴郁的跟在苏纤芮的身后,拳头不由得死死的握紧。

    一路上,席祁玥都绷紧一张俊脸,而苏纤芮,只是抱着小糯米,一直看着窗外,无形中,狭小的车厢内,弥漫着一股令人难以言喻的死寂和僵硬。

    小糯米扭动了一下身体,漂亮的杏眸带着一抹狡黠的在苏纤芮的胸部摸了一下。

    苏纤芮吓了一跳,耳根不由得一热:“小糯米……”

    “漂亮姐姐,你这里好像是长了好大,是不是很多奶水?”

    轰!

    小糯米的话,让苏纤芮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的脸颊燥热难当,却不知道要怎么和小糯米解释。

    最近她的胸部的却是有些涨涨的,可能是因为生了孩子的关系,孩子现在不用苏纤芮喂,估计很快就会封吧。

    “小宝宝很可爱哦,和漂亮姐姐很像,漂亮姐姐想要见他吗?”小糯米见席祁玥一直盯着苏纤芮的胸部看,笑嘻嘻道。

    大哥是不是特别喜欢漂亮姐姐的胸部?感觉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不用了。”苏纤芮的身体一僵,脸上的潮红渐渐的褪去,她有些冷漠的摇头。

    苏纤芮突然变得异常冷淡的态度,也让席祁玥的身体倏然一阵绷紧。

    他的拳头用力的握紧,眼睑的位置,涌动着些许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阴霾。

    小糯米察觉到席祁玥和苏纤芮异常古怪的气氛,轻轻的扯着苏纤芮的手臂,小声嘟囔道:“漂亮姐姐是不是不喜欢小宝宝。”

    苏纤芮垂下眼帘,抬起手,轻轻的摸着小糯米,却没有在说话。

    车厢内的气息,一下子变得异常诡异。

    二十分钟之后,车子停在了席家院子外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