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362章 你真是一个疯子

    “嗯,我要去教训一下不听话的病人,小糯米乖乖在这里照顾小宝宝,知道吗?”

    顾念泠摸着小糯米的头发,朝着小糯米说道。

    “好。”小糯米乖巧的点点头。

    顾念泠让人备车,直接便去了御景湾。

    他过去的时候,司徒霖带着两个助手正在别墅门口,他们被别墅外面的保镖拦住了。

    保镖不允许司徒霖进门,司徒霖看到顾念泠之后,哭丧着脸道:“顾少,你可来了,你说祁少这是做的什么混账事啊?”

    “开门。”顾念泠扫了司徒霖一眼之后,直接对着保镖命令道。

    顾念泠是什么身份,保镖自然是知道,但是席祁玥刚才进门的时候,对他们下了死命令的,他们也不敢房顾念泠和司徒霖进来。

    “二少,真的对不起,大少有命令,任何人都不可以进来。”

    “我说,开门,没有听到?嗯?”顾念泠漫不经心的卷起自己的袖子,身上那股骇人的寒气,直接朝着说话的那个保镖奔涌而来。

    那个保镖完全被顾念泠身上那股气息吓到了,哆嗦嘴唇,和左侧的那个保镖对视了一眼。

    他们不敢得罪顾念泠,也不敢得罪席祁玥,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将别墅门打开。

    看到别墅门被打开之后,司徒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拍着顾念泠的肩膀道:“得了,还是你有办法,你说你大哥怎么这么混账?”

    “进去。”顾念泠蹙眉,冷眼推开司徒霖的手,领着他们进门。

    别墅内。

    苏纤芮被席祁玥拷在床头,苏纤芮也不知道,席祁玥哪里拿的手铐,她生气的看着身上正在流血的席祁玥叫道:“席祁玥,你疯了?你想要死吗?”

    席祁玥的伤口肯定撕裂了,再不去医院,真的会出事情的。

    “苏纤芮,你就这么爱祁亚吗?嗯、”

    席祁玥目光阴森森的看着苏纤芮,他的眼前有些模糊,后背已经濡湿了一片。

    其实从刚才开始,席祁玥就一直在隐忍。

    他其实很难受,伤口很疼,脑袋也很疼,可是,那些嫉妒的火,一直充盈着席祁玥的整个大脑。

    席祁玥想要将一切毁掉,将祁亚留给苏纤芮的一切都毁掉。

    “是。”

    苏纤芮看着席祁玥,声音嘶哑道。

    “席祁玥,我不爱你了,你就算是强迫我和你在一起,我也不爱你。”

    “不爱啊?”席祁玥低笑一声,高大的身体重重的摇晃了一下。

    苏纤芮被席祁玥这个样子吓到了,后背一紧。

    席祁玥抬起头,眼睛被血红色的血丝包裹起来。

    这个样子的席祁玥,真的非常恐怖,也吓到了苏纤芮。

    苏纤芮抖着唇,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席祁玥不知道从哪里摸到了一把刀子,轻轻的摇晃了一下。

    看着那把刀子,苏纤芮吓得冷汗直冒。

    “不爱我,就杀了我吧。”

    席祁玥抿着青紫色的唇瓣,对着苏纤芮嘶哑道。

    “你……这个疯子。”

    男人偏执甚至是疯狂的话语,吓到了苏纤芮,苏纤芮从未见过这么偏执的人,席祁玥真的是苏纤芮见过的最偏执的人了。

    “既然不爱我,就杀了我,你不是一直觉得是我杀了祁亚吗?好啊,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苏纤芮,我给你机会。”席祁玥朝着苏纤芮怒吼一声,他用钥匙解开了苏纤芮的手铐,抓住苏纤芮泛着青紫的手腕,将刀子放在苏纤芮的手中。

    “不是很想要我死吗?我死了,你就跟着你的祁亚走,你不是一直处心积虑的就是这个结果吗?”

    “席祁玥,你总是这个样子,你做事情,从来不经过我的允许,从来也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苏纤芮看着席祁玥阴沉俊美的脸,忍不住扯着嗓子,低吼了起来。

    席祁玥目光阴沉沉的盯着苏纤芮,将刀尖对准了自己的胸口。

    “只要一刀,就结束了,不是恨我吗?既然恨我,就杀了我吧。”

    没有苏纤芮,他也不想要活了。

    妈妈说,爱一个人就是这么痛苦和甜蜜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我这么努力的想要她爱上我,她还是没有办法爱我?

    妈妈……你不是说只要泠泠努力了,就会成功的吗?

    “不。”苏纤芮的手指一阵僵硬,她拿着刀柄的手,一直在都。

    仿佛得了帕金森病的病人一样。

    “杀了我,帮你的祁亚报仇,你处心积虑的不就是想要我的命吗?我成全你,成全你们两人的爱情。”席祁玥疯狂的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苏纤芮惊恐万分的看着席祁玥,直到席祁玥将刀子重重的刺进自己的心窝。

    苏纤芮发出一声尖叫:“不……”

    “砰。”

    顾念泠和司徒霖两人走上楼,在听到苏纤芮的尖叫之后,两人再也顾不上,疯狂的朝着楼上狂奔,谁知道,却看到席祁玥浑身鲜血,而苏纤芮的手中,拿着倒刺刺进席祁玥的心窝。

    “大哥。”

    “祁少。”

    顾念泠和司徒霖两个人失控的叫着席祁玥,两人朝着席祁玥扑过去,席祁玥呕出一口血,喃喃自语道:“苏纤芮……这样……可以了吗?这个样子……可以吗?”

    “该死的,你真的是一个疯子。”司徒霖按住席祁玥的胸口,气急败坏的让自己的助手马上带着席祁玥去医院。

    席祁玥说完那些话之后,已经失去了意识,他闭上眼睛,任由司徒霖带着自己离开。

    房间内,弥漫着一股血腥味,那么的浓烈,苏纤芮僵着手,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都没有动,这个样子的苏纤芮,仿佛是一尊蜡像一样。

    顾念泠起身,祖母绿的眼眸泛着一股淡淡的阴霾,他盯着苏纤芮,目光犀利道:“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不……没有……我没有想要他死的,我没有。”苏纤芮目光脆弱无助的看着顾念泠,眼泪肆虐女人整个脸庞。

    “苏纤芮,你走吧。”顾念泠叹了一口气,看着苏纤芮道。

    或许,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个人真的不适合在一起,他们之间,有太多没有办法跨过的横沟了,顾念泠真的不想要两人走上相爱相杀的地步。

    “大哥已经为了祁亚的事情,偿还了,如果他死了,就是赔给祁亚一条命,如果没死,是老天爷不让他似,再多的怨恨,也应该消失了,我等下会让人送你去机场,既然想要离开,就走的越远越好吧。”

    顾念泠丢下这句话,径自的朝着门口走去。

    苏纤芮呆呆的看着顾念泠的背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张口,想要说什么,最终,却只能颓然的耸肩。

    她能够说什么?什么都说不出来吧,什么……都没有办法说出来。

    苏纤芮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席家,小糯米正在哄着小宝宝睡觉,看到苏纤芮回来,小糯米欣喜道:“漂亮姐姐,你回来了?今天宝宝很乖哦,都没有闹。”

    苏纤芮牵强的笑了笑,她上前,看着被小糯米抱着的孩子,眼泪忍不住流出来。

    宝宝,妈妈对不起你,以后你爸爸会好好照顾你的,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长大,知道吗?

    苏纤芮捏紧拳头,捂住嘴巴,转头上楼去了。

    她怕自己在看孩子一眼,就舍不得离开孩子了。

    顾念泠说的对,她和席祁玥,必须要解决,祁亚的死,不仅是席祁玥有罪,她也有罪,她没有资格得到幸福。

    “漂亮姐姐怎么了?”小糯米看着苏纤芮离开的背影,不明所以的眨巴了一下眼睛。

    ……

    席祁玥再度重伤被送进医院,乔栗他们匆匆的赶到医院,顾念泠将事情的经过和乔栗他们说了一下,乔栗叹息道:“感情的事情,我们没有办法插足,说到底,席家终究还是欠了纤芮,既然纤芮要离开,就让她离开吧,我相信,泠泠经过这件事情,也应该要长大了。”

    乔栗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下来,但是田雅他们,却非常赞同乔栗说的话。

    席祁玥在经过了四个小时的手术之后,终于被推出来,而苏纤芮,在同一时间,坐上了前往维也纳的飞机,从此离开了京城。

    三天之后,席祁玥醒来,顾念泠将事情和席祁玥说了一下,席祁玥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窗外,淡漠道:“我知道了,这样也好。”

    该放手的时候,就应该放手,这也是爱情,不是吗?

    席祁玥的改变,所有人都看在眼里,那个张狂的不可一世的男人,突然变得温文儒雅起来,这种转变,让大家一时之间,有些受不了。

    只有顾念泠知道,席祁玥究竟在模仿谁?

    可是,顾念泠却说不出任何话,只能看着席祁玥越陷越深。

    一晃,半年时间,这半年,席祁玥的生意越做越大,人也越来越沉稳,他没有了以前那种骄奢的生活,除了工作,就是回家陪着攰攰和小糯米。

    “攰攰,来,叫安姨。”安尔经常会来席家看望攰攰,来的勤快了,席家的人便将安尔也当成了家人一样,安尔也经常在席家做饭给席祁玥吃。

    席祁玥回到别墅,就看到安尔抱着攰攰逗弄他。

    看到自己的儿子渐渐长大,席祁玥的目光不由得变得异常柔和。

    “祁少,你回来了。”安尔抱起正在地上爬来爬去的攰攰,起身朝着席祁玥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