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367章 小糯米出事?

    简桐走到乔栗的身边,扯着乔栗的衣服道:“妈妈,桐桐错了,桐桐会找到小糯米的。”

    “好了,乔,我们先回去吧,桐桐也知错了。”

    简夏成热打铁,擦干乔栗的眼泪道。

    乔栗吸了吸鼻子,和顾念泠歉意的说了一声抱歉,便和简夏一起离开了席家。

    顾念泠让阿强立刻去找小糯米,一定要找到小糯米。

    ……

    “小糯米?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苏纤芮正好和祁洛去外面吃饭,两人吃完饭看了一个电影,往回走的时候,就看到了坐在路边长椅上的小糯米。

    小糯米长高不少,小脸蛋也没有以前的那种肥嘟嘟,变得尖细精致。

    此刻,小糯米红肿着眼睛,低垂着脑袋,表情格外委屈的蹭着眼睛。

    听到苏纤芮的话,小糯米抬起头,在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苏纤芮之后,小糯米像是看到了亲人一样,朝着苏纤芮扑过去:“漂亮姐姐,小糯米被人欺负了,呜呜呜。”

    “小糯米乖,谁欺负你了。”

    苏纤芮温柔的抱着小糯米的身体,轻轻的拍着小糯米的后背道。

    “简桐是个大坏蛋,呜呜呜……”

    小糯米越哭越伤心,漂亮的脸上满是泪痕。

    苏纤芮闻言,一下子就知道了欺负小糯米的人是谁了。

    她搂着小糯米,抬起头看了祁洛一眼,祁洛温和道:“带她一起回去吧,小孩子一个人很不安全的。”

    “好。”

    苏纤芮点点头,便带着小糯米一起回家。

    一个小时之后。

    “好点了吗?”

    “嗯。”小糯米大吃特吃了一顿之后,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脸上带着稚气的微笑道。

    苏纤芮看着小糯米嘴边的残渣,爱怜的拿出纸巾,轻轻的擦拭着小糯米的唇角。

    小糯米瞅了瞅苏纤芮,才扁着嘴巴道:“漂亮姐姐,小糯米是不是让人很讨厌。”

    小糯米的五官集合了席慕深和慕清泠两个人的基因,五官自然是非常出色的,尤其是那双漂亮的黑眸,用这种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人的时候,更是让人心口一软。

    “小糯米这么可爱,怎么会讨厌你?不要想多了,我想桐桐也不是故意要这个样子说你的。”苏纤芮无奈的对着小糯米说道。

    “我……差一点害死攰攰。”

    什么?

    苏纤芮听了,手中的杯子差一点拿不住了。

    “我……不是故意的,攰攰饿了,我和桐桐吵架了,我就给攰攰吃饼干,然后攰攰吐白沫,乔姨将攰攰送医院去了,我好怕……好怕攰攰会出事情。”

    “攰攰住院了。”

    苏纤芮顾不上什么,立刻起身道。

    “我陪你去医院看一下吧。”

    祁洛善解人意的上前,搂着苏纤芮的肩膀道。

    苏纤芮闻言,眼底带着些许薄雾道:“李洛,谢谢你。”

    “傻瓜,谢什么。”

    祁洛摸着苏纤芮的头发,目光温和道。

    苏纤芮让小糯米在家里好好待着,便和祁洛一起离开了。

    祁洛在离开之前,眯起眼睛,看着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小糯米,男人的唇角诡谲阴森的弯起。

    还想着怎么将小糯米弄到手,没有想到,自己送上门来了?

    这样也好,也省去了那些麻烦了。

    祁洛的手,在自己口袋里面,轻轻的按了一下。

    而身边的苏纤芮,根本就不知道祁洛做了什么事情。

    ……

    “不进去吗?”祁洛陪着苏纤芮来到了医院,到了攰攰病房的这一层楼之后,苏纤芮远远的看着席祁玥正在陪着攰攰,攰攰好像是正在哭,席祁玥抱着攰攰,正在哄攰攰。

    苏纤芮从不知道,原来席祁玥也会哄孩子。

    苏纤芮看着出神,身边的祁洛,见苏纤芮露出这种恍惚的表情,忍不住问道。

    苏纤芮摇摇头,目光带着痛苦道:“还是……不要了,我知道攰攰没事就可以了。”

    “既然这么想念孩子,就去看看孩子吧,孩子是父母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知道你很想要看攰攰,只是看攰攰而已。”祁洛体贴的对着苏纤芮这个样子说,目的就是不想要苏纤芮有任何的压力。

    祁洛的体贴,让苏纤芮的心中莫名的有些愧疚。

    这半年来,她和祁洛就像是家人一样相处,虽然外面的人都以为她和祁洛是情侣,其实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更像是家人,不可或缺的家人。

    “我陪你进去吧。”

    祁洛握住苏纤芮的手,拉着她朝着攰攰的病房走去。

    苏纤芮最终没有拒绝。

    “攰攰乖,妈妈很快就会回来陪我们的。”席祁玥摸着孩子柔嫩的脸蛋,轻声安抚道。

    攰攰睁着红红的大眼睛,表情异常可怜。

    席祁玥拿起一边的奶瓶,就要给攰攰喂奶的时候,门口的位置,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席祁玥回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苏纤芮和祁洛,在看到苏纤芮的一瞬间,席祁玥的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纤芮,你来了。”

    席祁玥目光有些贪恋的看着苏纤芮漂亮的脸蛋道。

    苏纤芮被席祁玥用这种目光看着,心肝的位置,猛地一颤。

    她用力的捏住拳头,深呼吸一口气,佯装没有看到一般,只是伸出手,将一直在哭的攰攰,抱在自己的怀里。

    “攰攰乖,不疼了。”苏纤芮隔了半年之后,再度抱着自己的孩子,整个心都在颤抖。

    孩子带着奶香的身体,刺激了苏纤芮的大脑。

    苏纤芮感觉自己的眼眶都变得湿润了一片。

    明明说好,就算是看到攰攰,也会假装没有看到,但是真正要做起来,却非常的困难。

    攰攰,你也想念妈妈?对不对?

    苏纤芮吻着孩子满是泪痕的脸蛋,看着攰攰手臂上的针孔,心中一阵酸涩。

    攰攰抓住苏纤芮的头发,像是知道抱着自己的女人是自己的妈妈一样,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苏纤芮好笑的看着攰攰,轻轻的摸着攰攰的发顶。

    “攰攰只是有些轻微的食物中毒,已经没事了,医生说,休息几天,就会好的。”席祁玥目光温和的看着苏纤芮抱着攰攰的样子,这一幕,让席祁玥原本冷硬的心,渐渐的变得异常温暖起来。

    一边的祁洛,从刚才进来就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观察着席祁玥的表情,见席祁玥目露温柔的看着苏纤芮,祁洛的唇角古怪的弯起。

    “纤芮,下午的拍摄就取消吧,你在这里好好陪着攰攰。”祁洛看了席祁玥一眼,亲昵的上前,搂着苏纤芮的肩膀道。

    席祁玥原本还带着温柔的脸,在看到祁洛对苏纤芮亲密的动作之后,笑意顿时消失不见。

    他用力的握紧拳头,一双眸子,冷的异常可怕。

    “攰攰没事,我就放心了。”

    苏纤芮没有看到席祁玥和祁洛两人之间带着火药味的气氛,她看攰攰已经开始闭上眼睛睡觉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她将攰攰交给席祁玥,淡笑道。

    “你不想要在这里好好陪一下攰攰吗?”

    席祁玥抱着攰攰柔软的身体,看着苏纤芮道。

    苏纤芮闻言,只是轻轻的摇头道:“不用了,我下午还要开始拍摄新片,攰攰有你照顾就可以了,我有时间会过来看攰攰的。”

    “好。”席祁玥没有强行阻止苏纤芮离开,只是对着苏纤芮轻轻的点头道。

    苏纤芮和祁洛离开之后,席祁玥的一双眸子,变得孤寂和清冷起来。

    他重重的握紧拳头,苦笑一声,敛眸看着怀中正在睡觉的攰攰,自言自语道:“攰攰,你妈妈一定会回到我的身边,对不对?”

    回答他的,只是长时间的冷漠和孤寂。

    ……

    “还是没有找到?你们干什么吃的?连人都找不到?”

    顾念泠一脚踢飞了跪在自己面前的手下,深刻俊美的五官,弥漫着一层骇人的寒气。

    被顾念泠踢飞的手下,惶恐不安道:“我们调查了一下四周的监控,发现小姐拦了一辆私家车,但是去向不明,我们找到了那辆私家车,对方说,小姐在市区下车了,他也不知道小姐去什么地方。”

    “小糯米要是出什么事情,我要你们好看,继续给我找,直到找到小糯米位置。”

    顾念泠面色阴沉的低吼道。

    “是,我们现在马上就去调查。”那些人离开之后,田雅从楼上下来,看到顾念泠披着一身寒气,脸色难看至极的样子,上前拍着顾念泠的肩膀道:“念泠,别担心,小糯米这么聪明,一定会没事的。”

    “要是妹妹出什么事情,我怎么和妈妈交代。”

    顾念泠苦笑的看着田雅道。

    田雅知道顾念泠很疼爱小糯米,毕竟是唯一的妹妹,小糯米年纪又这么小。

    “一定会没事的。”田雅看着顾念泠,安慰道。

    “但愿吧。”

    晚上,天突然下起了一道闷雷,电闪雷鸣,特别的可怕。

    一辆黑色的车子,行驶在马路上,一道闪电劈过来,车子突然发生故障,整个车子都发生了侧翻。

    “砰。”一声巨响之后,火光四射,而同时间,新闻开始播放这一则的交通事故。

    “你说什么?你他妈的给我再说一遍?”

    顾念泠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钟,给顾念泠打电话的是顾念泠在警局的朋友,他告诉顾念泠,在盘山公路那边发生了一起交通意外,司机和一个女孩死掉了,而他们警方那边证实,那个女孩身上的衣服穿着,和小糯米身上的大致相同,包括小糯米手腕上的手镯,那个手镯,是席慕深特意让人定制给小糯米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目前尸体被烧焦,除了少量的衣服和配饰可以看出是小糯米失踪那天穿戴的,其他结果,还要过些日子才会出结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