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383章 我可以拥抱你一次吗?

    顾念泠的人也出动。,终于在一辆灰色的面包车,找到了攰攰。

    攰攰只是被人迷昏了,暂时没有什么危险。

    知道攰攰没事,苏纤芮的精神不由的松了下来。

    她伸出手,摸着攰攰的脸颊,将攰攰紧紧的抱在怀里。

    “攰攰,对不起,是妈妈不好,妈妈让你被人带走了。”

    “好了,等下司徒霖会过来给攰攰做一个检查。”席祁玥看着苏纤芮这么激动的样子,伸出手,轻轻的摸着苏纤芮的脸颊道。

    苏纤芮红了眼眶,看着席祁玥,抿唇道:“好。”

    席祁玥靠近苏纤芮的唇瓣,亲吻着苏纤芮的嘴角道:“攰攰回来就好了,你先去好好休息一下,我看你好像是很累的样子。”

    “嗯。”苏纤芮点点头,将攰攰交给席祁玥之后,才回房去休息。

    席祁玥将攰攰交给管家,让管家抱到楼上的婴儿房,五分钟之后,司徒霖便以最快的速度过来了。

    “怎么了?听说攰攰出事了?现在怎么样了?”司徒霖看着席祁玥,担心道。

    “已经找回来了,你上去帮攰攰检查一下身体。”

    “好。”

    半个小时之后,司徒霖给攰攰里外都检查了一下之后,才起身对着席祁玥说道?:“攰攰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被药水迷晕了。”

    “话说,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究竟是谁将攰攰抓走?目的是什么?”

    司徒霖蹙眉,看着面色阴郁暗沉的席祁玥问道。

    席祁玥的眼眸阴冷的异常可怕,他冷嗤了一声,面色冰冷道:“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的,任何一个伤害苏纤芮和攰攰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司徒霖看着席祁玥眼底的猩红,知道这一次,这些人,是彻底的惹毛了席祁玥了。

    ……

    “怎么会让人找到这个野种?你的人怎么办事的。”

    “席祁玥的动作太快了,顾念泠的人也出现了,没有办法,只能放弃这个计划。”祁洛手中摇晃着一杯红酒,轻轻的抿了一口之后,对着安尔说道。

    安尔闻言,眼底带着些许怒火,一把将祁洛手中的酒杯拿走了。

    祁洛的眼眸划过些许淡淡的猩红色,可是安尔却没有注意道。

    “你为什么一点都不着急?你说过会帮我的?可是现在,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纤芮和席祁玥恩爱,却什么都没有办法做,你不是答应过我,会帮我的?”安尔的脸上带着些许羞恼,怒视着祁洛道。

    祁洛面无表情的看着安尔嗤笑道:“你这么心急做什么?席祁玥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心急?你是想要将我们之前做的所有事情都暴露出来吗?”

    “你要知道,席祁玥不仅是席祁玥,他身边还有一个顾念泠,顾念泠的心思可是比席祁玥还要的深沉,他之前一直派人跟踪你,我想,这件事情,你应该也察觉到了吧?”祁洛的话,让安尔原本难看的脸色更是蒙上一层阴霾。

    她也是前几天才发现,自己竟然被人跟踪了。

    而派人跟踪她的人,毫无疑问,只有一个可能……

    “最近你自己小心一点,我不想要出现任何的差错。”祁洛起身,捏住安尔的下巴,对着安尔冷冷道。

    安尔有些恼怒的看了祁洛一眼,用力的握紧拳头。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一点,但是,什么时候,才可以将苏纤芮从席祁玥的身边赶走?还有,那个野种,我恨不得他立刻消失。”

    听到安尔的话,祁洛的眼眸泛着些许异常冷淡冰冷的气息,他邪冷的挑眉,盯着安尔的眼睛,声音沉冷道:“快了,我比你更想要看到席祁玥和苏纤芮两人痛不欲生的样子。

    “那就好。”听到祁洛这个样子说,安尔不由得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

    她走进祁洛,伸出手,暧昧的摸着祁洛的俊逸的脸,对着祁洛吐气道:“我们好几天没有做了,你想要我吗?”

    最近因为一直被人跟踪,安尔好几天没有和祁洛厮混了。

    一看到祁洛,安尔就会想到那种极致的感觉,她的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的沸腾了起来。

    “不必了,我最近没有这个心情。”祁洛有些厌恶的推开了安尔的手,拒绝了安尔的求欢。

    安尔还以为,祁洛会像是以前一样将她扑倒在地上,谁知道,祁洛竟然这个样子拒绝了她?

    安尔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她用力的握紧拳头,却无可奈何。

    她阴着一张脸,佯装无所谓的对着祁洛说道:“那好吧,我先回去了,免得被人怀疑。”

    祁洛抬起眼皮,看了安尔一眼,在安尔离开之后,祁洛厌恶的拿过一边的面巾纸擦了擦手。

    会碰安尔,主要是想要利用安尔罢了,现在他对安尔,没一点的兴趣了。

    ……

    “攰攰。”苏纤芮做了一个噩梦,然后被噩梦给惊醒了。

    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夏天的太阳比较的惹,就算是六点钟,窗外还是亮堂堂的。

    席祁玥原本正在不远处的办公桌工作,听到苏纤芮的惊呼之后,男人立刻将手中的文件放下,朝着苏纤芮走去。

    “醒了?”席祁玥见苏纤芮满头大汗,心疼的伸出手,摸着苏纤芮的额头上。

    苏纤芮一把抓住了席祁玥的手,抖着嘴唇道:“攰攰呢。”

    “已经醒了,我让人将他抱过来。”

    “不要,我要亲自过去。”见席祁玥就要让佣人将攰攰抱过来,苏纤芮立刻摇头。

    “我陪你一起。”席祁玥见苏纤芮这么着急的样子,有些无奈的按压了一下太阳穴道。

    苏纤芮看了席祁玥一眼,也没有拒绝,便下床穿上拖鞋,直接去了攰攰的卧室。

    苏纤芮进去的时候,攰攰精神很好的趴在婴儿床里面,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个摇铃,一个人玩的不亦乐乎。

    看到攰攰这么有精神,苏纤芮的眼眶不由得红了。

    她一把上前,将攰攰紧紧的抱在怀里,低下头,亲吻着攰攰的额头:“攰攰,对不起,是妈妈不好,妈妈差一点将你丢了。”

    一想到因为自己的失误,差一点将攰攰弄丢了,苏纤芮的整个心脏都扭曲成一团。

    攰攰不明所以的看着苏纤芮,咧嘴流出口水。

    看着攰攰稚气可爱的样子,苏纤芮有些好笑的拿出纸巾给攰攰擦嘴巴。

    攰攰窝在苏纤芮的胸口,手指还抓住苏纤芮的头发。

    “攰攰放心,妈妈再也不会将攰攰丢掉了,再也不会了。”

    苏纤芮抱住攰攰的身体,喃喃自语的对着攰攰说道。

    席祁玥看着攰攰稚气可爱的样子,心中不由得微微一暖。

    他走上前,一把搂住了苏纤芮的腰肢,爱怜的亲吻着苏纤芮的脖子道:“攰攰没事,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我今晚想要陪着攰攰睡觉。”苏纤芮抬起头,看着席祁玥道。

    一下子是她出事,一下子是攰攰出事,苏纤芮的神经,一直都处于一种绷紧的状态。

    席祁玥摸着苏纤芮的头发,轻轻的点头道:“好,随你喜欢,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

    席祁玥目光灼灼的看着苏纤芮说道。

    “嗯。”席祁玥陪着苏纤芮和攰攰一个小时之后,便去工作了。

    苏纤芮一晚上都抱着攰攰,仿佛只要自己松开,攰攰就会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一样。

    经历了攰攰突然失踪的事情,苏纤芮便越发的警惕和小心。

    每天都要看着攰攰,才会放心。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一个月。

    一个月后,席祁玥和苏纤芮的订婚典礼。

    原本席祁玥是想要办的很盛大,可是,苏纤芮不喜欢,所以只能办的简单一点。

    订婚这天,到场的人很多,祁洛和安尔也早早的就到了。

    安尔脸上没有多余的失落,在看到苏纤芮的时候,安尔面带微笑和祝福的握住苏纤芮的手说道:“纤芮,祝福你。”

    “谢谢。”苏纤芮温和的点点头道。

    “纤芮,如果不幸福的话,或者他欺负你,一定要告诉我。”祁洛看着苏纤芮,俊逸的眼眸闪烁着温和的光芒道。

    苏纤芮看着祁洛那张脸,仿佛看到了祁亚一样,苏纤芮压下心中的酸涩,对着祁洛点头道:“我知道的,你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我可以,最后拥抱你一次吗?”祁洛深深的看着苏纤芮,声音带着淡淡的嘶哑道。

    苏纤芮主动伸出手,抱住了祁洛,这个男人,在她绝望痛苦的时候出现,对于苏纤芮来说,祁洛就是家人,很重要很重要的家人。

    “纤芮,你一定要幸福,知道吗?”

    “李洛,你也是,我希望你可以比我幸福。”苏纤芮红着眼眶,目光异常坚定复杂的看着祁洛道。

    “我会的。”祁洛笑了,让男人原本儒雅的面容,此刻更是显得异常的温润好看。

    看着祁洛脸上温柔的微笑,苏纤芮感觉心中的难过越发的严重,而这个时候,席祁玥走过来,他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装,俊美的五官散发着幸福和柔和的光芒。

    看到祁洛和安尔,席祁玥只是淡漠的点头,便亲密的搂住了苏纤芮的腰身。

    “怎么哭了?”席祁玥见苏纤芮的眼睑带着湿意,眉心微拧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