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384章 我只是,很开心

    “我只是,很开心。”苏纤芮有些尴尬的用手指将眼睑的泪水擦干净。

    “傻瓜。”席祁玥怎么会不知道苏纤芮为什么会流泪。

    他低下头,亲吻着苏纤芮的眼睑,眼底涌动着淡淡的光泽。

    安尔看着席祁玥完全将他们给忽视了,拳头不由得用力的握紧。

    她沉下眼眸,漆黑的眼珠子,蒙上一层阴鸷。

    “少爷,订婚宴就要开始了,你和苏小姐要上去了。”管家过来提醒席祁玥时间到了。

    席祁玥点点头,伸出手,牵着苏纤芮的手,一步步朝着台上走去。

    今天参加婚礼的人,很多都是席祁玥商界上的朋友,还有顾念泠乔栗他们都出席了。

    乔栗看着席祁玥和苏纤芮两人和和美美的模样,眼泪差一点流出来了。

    简夏在一边,见乔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不由得伸出手,握住了乔栗的手,声音沉沉道:“他现在很幸福,你不是应该要开心吗?”

    “嗯,我很开心,我相信,夏天和慕深也很开心。”乔栗回过神,看着简夏道。

    “嗯,我相信,他们已经看到了,看到了他们的孩子幸福的样子。”简夏温柔的搂住乔栗的腰身,轻声道。

    “简夏,我有没有说过,这辈子,可以和你结婚做夫妻是我最开心的事情。”乔栗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简夏俊逸的五官道。

    “我也是,这一辈子,最爱的就是你了。”简夏伸出手,轻轻的摸着乔栗眼角的皱纹道。

    一边的田雅看着简夏和乔栗这么恩爱的样子,眼底带着一抹的羡慕。

    “田姨,那个摄影师,很不错。”

    顾念泠看着站在台上,正在给苏纤芮戴戒指的席祁玥,对着田雅淡淡的说道。

    田雅闻言,脸不由得一红:“念泠,你……怎么会……知道?”

    田雅开了一家画廊,有一个法国摄影师,每天都会来田雅的画廊,顾念泠很早之前就发现了,他毕竟是男人,自然很清楚,那个摄影师,其实是看上了田雅。

    顾念泠倒是非常乐意,他也找人调查了一下那个摄影师,目前没有发现那个摄影师有任何的问题。

    “田姨,父亲也希望你可以放下他。”顾念泠目光灼灼的盯着田雅,田雅的眼底带着些许恍惚。

    她垂下头,目露温和道:“嗯,我知道,他是一个不错的人,我会考虑的。”

    “天,这些是什么?原来苏小姐之前是这种人?”

    “我之前就听说过她还和自己妹妹的主治医生上床,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些事情?看来祁少也是被蒙在鼓里。”

    “这下真的有好戏看了。”

    顾念泠听到会场突然传来了一阵吵闹,他正不明所以的时候,就看到了在自己对面的那个大荧幕上播放出了苏纤芮被那些保镖玩弄的场景,这是当时席祁玥虐待苏纤芮的视频。

    当时席祁玥,真的是气疯了,而且原本个性就非常的扭曲和偏激,才会对苏纤芮做出这种过分事情。

    “纤芮。”席祁玥看着苏纤芮变得惨白的脸,他的脸也变得惨白了一片。

    他们一直都想要将这件事情忘记,却没有想到,今天在订婚宴上,会出现这种视频?

    “将那个关掉,听到没有,关掉。”席祁玥回头,目光猩红的对着工作人员怒吼道。

    “今天的事情,谁要是敢说出去,我要你们好看。”

    席祁玥搂住苏纤芮的腰身,对着那些人发出一声怒吼道。

    会场里的所有人都不敢出声,但是,那些人的目光,在看着苏纤芮的时候,露出了异常鄙夷的目光。

    苏纤芮被那些人的目光看着,后背僵硬的厉害。

    她的嘴唇,一直在颤抖,脸色像是浸入了漂白水中一样,惨白惨白。

    他以为,自己可以忘记那天发生的事情,因为太爱席祁玥了,哪怕被席祁玥这个样子对待,苏纤芮都觉得,是她自己自找的,如果她不被那个医生威胁的话,就不会做出这种对不起席祁玥的事情。

    “纤芮,我们回家。”

    席祁玥见苏纤芮的脸色惨白一片,伸出手,握住了苏纤芮的手,声音嘶哑道。

    苏纤芮抿着嘴唇,像是一个木偶一般,任由席祁玥扶着自己自己离开会场。

    安尔坐在人群中,看着苏纤芮面如死灰的样子,唇角微微弯起。

    女人的勾唇浅笑的样子,让一边的顾念泠很快的扑捉到了。

    顾念泠的目光泛着些许冷凝的盯着安尔,安尔察觉到顾念泠的目光之后,很快便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对着顾念泠浅笑,一脸牲畜无害的样子。

    顾念泠的眼眸泛着一股阴冷。

    这件事情,实在是有些奇怪,顾念泠可是一点都不相信,没有人操控。

    但是,操控这一切的人,究竟是谁?

    ……

    “纤芮,对不起,对不起。”席祁玥坐在车上,紧紧的握住苏纤芮冰冷的手,苏纤芮的身体一直在颤抖,像是陷入了恐惧中一样。

    席祁玥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苏纤芮来说,一直就像是一根刺,刺在苏纤芮的心脏,没有办法拔出来。

    席祁玥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祈求苏纤芮原谅。

    “当年是我不好,我偏激,残忍,你打我,好不好?”席祁玥抓住苏纤芮的手,朝着自己的脸上挥过去。

    可是,苏纤芮至始至终都没有动手打席祁玥一下,她只是淡淡的看着席祁玥,脸上阻止没有丝毫的表情。

    席祁玥看着苏纤芮这个样子,唇角满是苦涩:“纤芮,我以前……很渣,我身边有很多女人,我的身体不干净,对于我来说,你很干净,是我不好,我将你推进了深渊中,一切,都是我的错。”

    “你要是恨我,我也不会怪你,可是我爱你,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放弃你,纤芮,我们说好,会忘记以前所有的事情,重新开始的,你答应过,会好好的和我在一起的,不是吗?”

    “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我们有孩子,我们一家三口,要幸福的在一起。”席祁玥摸着苏纤芮的脸,声音嘶哑的低喃道。

    苏纤芮的眼睛没有转动一下,她像是没有听到席祁玥的话一样。

    看着面无表情的苏纤芮,席祁玥的心脏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似得。

    “我们结婚了,纤芮,我是你老公。”席祁玥将脸埋在苏纤芮的脖子上,喃喃自语道。

    苏纤芮没有说话,只是任由席祁玥抱着自己,车子一直到了席家,佣人一个个都站成两排,迎接着席祁玥和苏纤芮回来。

    今天是席祁玥和苏纤芮大好的日子,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个人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喜色。

    看着两人的样子,佣人一个个都战战兢兢起来。

    “小少爷已经醒了,正在朝着要见少夫人。”管家抬起头,看了席祁玥一眼,小声道。

    席祁玥看了管家一眼,又将目光看向了像是幽魂一样,朝着楼上走去的苏纤芮。

    他抿唇道:“将攰攰抱过来。”

    他们还有孩子,有攰攰在这里,苏纤芮肯定不会露出这种表情,今天的事情,他会查清楚的。

    任何人想要破坏他和苏纤芮的感情,他都不会放过的。

    苏纤芮坐在床上,空洞迷离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前方。

    她的脑海中,不断闪现出刚才那些视频的内容,那些男人带着下流的声音,席祁玥愤怒的眼神,一切的一切,不断盘旋在苏纤芮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女人的手指非常用力的掐着自己的手指,因为太用力了,在自己的掌心留下一道道的痕迹。

    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心中过度情绪,她想要忘记,想要和自己说,放下这一切,那些都已经过去了,这些年,她不是照样熬过来了?

    可是今天的视频,却撕裂了苏纤芮的伤疤,让苏纤芮,根本就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麻麻……”就在苏纤芮陷入痛苦的深渊之际,一道稚嫩清脆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苏纤芮的脊背不由得一颤,放在大腿上的手,更是剧烈的抖了抖。

    席祁玥目光深邃的看着垂着脑袋,将自己的表情隐藏起来的苏纤芮,他抱着怀中的攰攰,朝着苏纤芮走过去。

    “纤芮,攰攰想你了。”

    席祁玥声音带着颤抖的对着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的肩膀,不由自主的一阵瑟缩了一下,她的嘴唇,重重的咬住,粉白娇媚的脸上透着一股挣扎和痛苦。

    “妈咪……”攰攰见苏纤芮不像是以前一样过来抱自己,不由得扁着红艳艳的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苏纤芮。

    苏纤芮被攰攰可怜兮兮的声音刺激到了,脊背不由得僵住了,拳头也不由得握紧成拳。

    “纤芮,攰攰想要你抱抱他。”见苏纤芮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席祁玥的眼底带着些许的暗淡。,

    “你出去。”

    苏纤芮吐出一口气,一直没有说话的她突然对着席祁玥淡漠的命令道。

    席祁玥突然听到苏纤芮带着淡淡冷漠的声音,眼眸隐隐带着些许的暗淡。

    他用力的握紧拳头,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扯了扯唇瓣道:“好,我先出去,晚餐你想要吃什么?我在维也纳酒店订了蜜月套房,今天是我们大婚的日子,我想要给你一个惊喜,我先去酒店等你,好吗?“

    席祁玥的话,让苏纤芮的后背一阵绷紧。

    她抱住怀中的攰攰,一句话都没有说。

    “纤芮,脏的人,是我。”席祁玥深深的看了苏纤芮许久之后,缓慢的闭上眼睛,跌跌撞撞的离开了苏纤芮的卧室。

    【手机用户请浏览 m.read8.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