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385章 苏纤芮,开门

    席祁玥离开之后,整个卧室瞬间安静了下来,攰攰靠在苏纤芮的怀里,睁着一双漂亮的凤眸,清澈的瞳孔倒映着苏纤芮苍白虚弱的样子。

    苏纤芮低下头,含泪的吻着怀中的攰攰,自言自语道:“攰攰,妈妈要怎么办呢?”

    她和席祁玥两个人,还能够像是以前一样相处吗?

    她极力的想要忘记的事情,再度被曝光在人前,苏纤芮已经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了。

    ……

    席祁玥和苏纤芮两人的婚礼,原本就受到整个京城万众瞩目的目光,但是……苏纤芮和那些保镖不堪入目的视频被曝光了,那个视频究竟是怎么回事,没有人知道,就连席祁玥自己都不知道。

    婚礼上,席祁玥已经警告过媒体,不许播放出来,但是,第二天,京城还是流出了婚礼上的那些传言。

    那些犀利的言辞,开始抨击苏纤芮,席祁玥昨晚上,一直在餐厅等着苏纤芮,但是苏纤芮至始至终都没有过来。

    第二天,席祁玥刚回到席家,就接到了自己助手的电话,说是婚礼那天的事情,被曝光了。

    席祁玥的一双眼睛,冷的异常可怕,他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公司,助手将今天最早的早报,递给了席祁玥。

    报纸上的内容,就是昨天婚礼上的场景,甚至还有视频的影印版,席祁玥握紧手中的报纸,原本恐怖阴森的表情,透着些许骇人的寒气。

    “这些报纸,是怎么回事?”

    席祁玥沉下脸,声音犀利的对着助手冷冷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今早这些报纸就开始在整个京城开始流传……”助手小心翼翼的看了席祁玥一眼,结结巴巴的解释道。

    “立刻收购所有发行这些报纸的报社,还有,调查一下,是谁将资料卖给报社的。”

    将他的警告当成耳边风?看来,这个人,是真的很想要找死了。

    “是。”助手看了席祁玥一眼,便退出了办公室。

    助手离开之后,席祁玥重重的一掌拍在了办公桌上。

    “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办?”顾念泠在看到报纸的时候,立刻给席祁玥打了一个电话。

    席祁玥抿着薄唇,手指轻轻的按了按难受的鼻梁,淡漠道::“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最好是这个样子的,我现在怀疑,有人……针对苏纤芮。”顾念泠的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子,目光沉凝的看着席祁玥说道。

    “我知道。”

    如果不是有人针对的话,苏纤芮不会连续受到这么多的攻击。

    可是,对方究竟是谁?席祁玥曾经让人去调查,却没有调查出什么?这个攻击苏纤芮的人,隐藏的非常好,就连席祁玥都没有办法调查出来。

    “我现在已经有两个怀疑的对象了,你最近自己小心一点,好好保护苏纤芮。”顾念泠说完,便将电话挂断了。

    “顾少,现在是要去哪里?”阿强见顾念泠将电话挂断了,恭敬的对着顾念泠问道。

    顾念泠的眼眸,泛着淡淡的寒光,面无表情的看向了窗外?:“去律师楼。”

    律师楼?阿强困惑不已的看着顾念泠,似乎没有想到,顾念泠会突然去律师楼。

    但是阿强很聪明,没有追问。

    顾念泠到了律师楼,直接说想要找李洛,很快,祁洛便过来了。

    祁洛穿着一身制服,俊逸的五官带着浅浅的笑意,他伸出手,绅士道:“顾少找我是有什么案子需要我处理吗?”

    “李先生好本事。”顾念泠和祁洛握手之后,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对着祁洛嗤笑道。

    祁洛闻言,仿佛听不懂似的摊手:“顾少你这是在说什么?我怎么有点听不懂?”

    “听不懂?听不懂是最好的,你最好祈祷我永远抓不到你的尾巴,要不然,单单凭你做的那些事情,我便不会轻易放过你。”

    顾念泠冷冷的起身,对着祁洛嗤笑了一声之后,便转身离开了这里。

    看着顾念泠离开的背影,祁洛的眼眸阴暗下来。

    果然,顾念泠已经开始怀疑到他的身上了?是从什么时候怀疑他的?

    不过,就算是顾念泠想要调查他,也是徒劳的。

    他的所有背景资料,都调查不出任何的异状。

    ……

    “顾念泠原本就已经开始怀疑了,这一次的事情,我有些担心。”中午,易天咖啡厅,vip包厢内。

    安尔戴着墨镜走进来之后,听了祁洛的话之后,安尔的脸上越发的担心。

    她一直都知道,顾念泠好像是将矛头对准了自己,只是没有想到,顾念泠的直觉会这么的敏锐。

    想到这里,安尔整个人都陷入了不安。

    “最近你自己放聪明一点。”祁洛冷眼看着安尔,声音冷然道。

    “婚礼上的爆料,对于苏纤芮来说,绝对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我会让苏纤芮,主动离开席祁玥的。”安尔勾起红艳的嘴唇,眼底闪烁着一抹志在必得。

    “最好是这个样子。”祁洛的眸子,微微闪了闪。

    “我找你要的东西,你带来了吗?”安尔伸出手,对着祁洛说道。

    “这种东西,无色无味,药效挥发之后,就会消失,就算是事后检测,也没有办法检测出来。”祁洛将手中的一个玻璃瓶交给安尔,淡漠道。

    安尔看着手中的玻璃瓶,紧紧的握住之后,对着祁洛问道:“药效如何?我只想要怀上席祁玥的孩子。”

    有了席祁玥的孩子,苏纤芮和席祁玥就不可能了,到时候,她就可以成为席家的少夫人了。

    “就算是在怎么有自制力的男人,都没有办法抵抗住这种药效。”

    祁洛起身,勾起一抹阴暗的微笑道。

    看着祁洛脸上的微笑,安尔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有了这个药,就不怕席祁玥会不和她上床了。

    只要席祁玥尝了她的味道,自然就会忘记苏纤芮那个贱女人。

    ……

    “原来少夫人是这种女人?”

    “真是的,不明白少爷是怎么想的?之前和那么多男人乱搞,难不成小少爷其实不是少爷的孩子。”

    “看不出来啊,表面看起来挺清纯的,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浪荡,果然人不可貌相。”

    “都在这里叽叽歪歪说什么?不想要干了吗?”

    一群佣人凑在一起,手中拿着一份报纸在讨论,管家面色严肃的走过来,严厉的呵斥道。

    听到管家的声音,那几个原本还在聊得热火朝天的佣人,立刻将报纸收起来,一个个表情尴尬的看了管家一眼,便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管家沉下脸,转身就要吩咐厨房给苏纤芮熬一碗鸡汤的时候,就看到苏纤芮站在楼梯口,面色惨白,一双眼睛,更像是空洞一般。

    苏纤芮这个样子,让管家吓了一跳,刚才那群口没遮拦的佣人说的那些话,苏纤芮不知道听了多少。

    “少夫人,你不要在意,佣人乱嚼舌根……”

    “管家,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让人上来打扰我。”苏纤芮目光平静的看了管家一眼,如同幽魂一般,离开了楼梯。

    看着苏纤芮空荡荡的表情,管家叹了一口气,有些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

    席祁玥回来的时候,就听到攰攰在哭,席祁玥放下手中的公文包,换上鞋子之后,直接朝着客厅走去。

    攰攰被佣人抱着,佣人一直在安慰攰攰,可是,攰攰却还是捏着小小的拳头,扯着嗓子放声大哭。

    “怎么回事?为什么他在哭?”席祁玥沉冷的声音,吓到了一边的佣人,佣人紧张的起身,对着席祁玥摇头道:“少爷……我们也不知道,小少爷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哭,我们怎么劝都没用,也不肯吃东西。”

    “纤芮呢?”席祁玥将攰攰抱在怀里,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苏纤芮的影子之后,席祁玥的一张脸倏然冷了下来。

    佣人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了席祁玥一眼道:“少夫人一个人在房间里,谁都不见,我们叫了好几声,她都不肯出来。”

    席祁玥的眼眸一暗,他低下头,拍着攰攰的后背安抚道:“攰攰乖,是爸爸回来了,不哭。”

    攰攰扁了扁嘴巴,表情异常可怜兮兮的看着席祁玥。

    席祁玥让佣人去冲牛奶过来,便找来了管家,询问管家苏纤芮现在的情况。

    “是吗?吩咐下去,换掉那一批的佣人。”席祁玥听到管家说一群佣人在别墅里面嚼舌根,冷笑一声。

    “是。”管家有些惊悚的抬起眼皮,见席祁玥那张脸,冷的异常可怕,顿时觉得整个后背都凉飕飕的。

    “你先抱着攰攰,我上楼去看看她。”

    “是。”

    管家将攰攰抱在怀里,目送着席祁玥上楼。

    二楼的主卧室内。

    苏纤芮一个人待在里面已经一整天了。

    她坐在电脑面前,看着面前的文档许久,迷离的眼眸,带着惶恐甚至是害怕。

    那些画面,在苏纤芮的脑海中不断盘旋着,不管苏纤芮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将那些画面给摇散。

    苏纤芮的拳头,用力的握紧,她深呼吸一口气,用手臂,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身体。

    “苏纤芮,开门。”在苏纤芮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不可自拔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席祁玥淡淡沉冷的声音。

    男人用力的拍打着门扉,声音冰冷的叫着苏纤芮的名字。

    苏纤芮一动不动,只是用力的抱住自己的身体,她将头埋进臂弯了,脸上露出脆弱和绝望。

    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席祁玥,不知道要怎么爱席祁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