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387章 这是不是报应

    顾念泠绷紧一张脸,面无表情的靠在墙壁上。

    “纤芮怎么样了?”

    良久,整个走廊变得异常安静,田雅和管家都没有继续说话,直到顾念泠打破眼前的沉寂。

    “少夫人现在正在别墅,她好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我让佣人好好照顾她。”

    顾念泠眸子一暗,他直起身体,看了正在抹着眼泪的田雅说道:“田姨,你在这里好好看着大哥,我先去一趟席家,大哥有任何的事情,一定要告诉我。”

    “好。”田雅对于顾念泠做事情一直都是比较放心的。

    毕竟顾念泠从小就不用田雅操心了。

    ……

    “少夫人,小少爷哭找要找你。”佣人抱着一直扯着嗓子大哭的攰攰,走进房间,对着目光呆滞的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的眼眸微微转动了一下,她绷紧身体,声音嘶哑道:“将攰攰给我吧。”

    她伸出手,将攰攰抱过来的时候,整个手臂都是僵硬的。

    攰攰哭的一张脸都通红通红的,看起来异常的可怜。

    看着攰攰可怜兮兮的样子,苏纤芮低下头,亲吻着攰攰的眼皮低声道:“攰攰乖,妈妈在这里。”

    “少夫人,你不去医院看看少爷吗?”佣人见苏纤芮只有在面对着攰攰的时候,才会放松心情,忍不住开口道。

    听到席祁玥三个字,苏纤芮的脊背,再度一颤。

    她轻轻的握紧拳头,唇瓣抿的很紧。

    “少爷他,现在还在抢救,也不知道究竟怎么样了,哎。”见苏纤芮这个样子,佣人只是摇头叹了一口气,便离开了苏纤芮的卧室。

    安静的卧室,仿佛还飘散着一股血腥味一样,苏纤芮的后背,绷紧的厉害,不仅是身体绷紧的厉害,就连整个身体,都绷紧。

    苏纤芮深呼吸一口气,苦涩的笑了笑,眨巴了一下眼睛,泪水顺着女人苍白的脸颊,慢慢滚落滴在ie攰攰的脸上。

    攰攰眨巴了一下红肿的眼睛,咿咿呀呀的摸着苏纤芮的眼帘。

    孩子柔软的手指,拂过苏纤芮的眼帘的时候,让苏纤芮的身体不由得微微绷紧。

    她爱怜的亲吻着攰攰的眼皮,自言自语道:“攰攰,妈妈究竟要怎么办?妈妈很怕,很怕失去你,也很怕失去你爸爸。”

    “既然这么害怕失去,为什么要封闭自己。”淡淡的嗓音,在门口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苏纤芮的后背一阵僵硬。

    她慢慢的回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目光锐利的直视着自己的顾念泠。

    看到顾念泠的一瞬间,苏纤芮的呼吸,不由得微微的颤抖起来。

    她用力的捏住拳头,闷闷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刚从医院过来,想要看看你现在怎么样。”顾念泠迈着双腿,笔直的朝着苏纤芮走过去。

    苏纤芮的呼吸,在听到医院两个字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一颤。

    她僵着双手,紧紧的抱住怀中的攰攰,淡色的唇瓣,给人一种非常脆弱的感觉。

    “想要知道大哥现在的情况吗?”

    顾念泠目光幽深的看着苏纤芮淡色的俏脸,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了苏纤芮身边。

    苏纤芮抬起头,看着顾念泠,一直压抑的情绪,在顷刻间发泄出来:“我不知道要怎么办。”

    “我知道,纤芮,以前的事情应该要过去了,那些事情,不应该成为你的包袱,大哥知道错了,他做错了,应该接受惩罚,如果你不打算爱着大哥,我也不会怨你什么,我只是想要知道,你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你是不是真的想要离开大哥身边?你不想要和大哥在一起?”顾念泠的话,让苏纤芮的鼻子一酸。

    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说要离开席祁玥,她只是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

    “我觉得自己很脏。”苏纤芮摸着攰攰柔软的发丝,喃喃自语道。

    “不,你一直都很干净。”顾念泠摇头,祖母绿的眼眸在淡淡的阳光下,带着一股流光溢彩。

    “如果你想要冷静下来,我可以帮你,等你想清楚了,在回来,攰攰我会照顾的。”

    “好。”顾念泠似乎很理解苏纤芮,他知道,此刻的苏纤芮,只想要好好的休息,她要思考一下,自己以后究竟要怎么做。

    就像是上一次一样,这一次的苏纤芮,也悄悄的一个人离开了席家。

    ……

    席祁玥这一次很幸运,没有造成很严重的伤害,刀子只是擦破了皮罢了。

    席祁玥醒来的时候,面色异常平静,只是一双眼睛,却紧紧的盯着门口。

    看到席祁玥这幅样子,顾念泠怎么会不知道席祁玥在等谁。

    “给她时间吧。”顾念泠将一个苹果递给席祁玥淡淡道。

    听到席祁玥的话,席祁玥的身体微微绷紧。

    他抿唇,抬起眸子,看了顾念泠一眼,哑着嗓子道:“你说,她会放下吗?”

    “她爱你。”顾念泠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坎是爱办不到的。

    “我会等她的。”席祁玥淡笑的看着顾念泠说道。

    顾念泠看着席祁玥,低笑道:“这个样子的你,变得比以前更加内敛了,我几乎有些怀疑,我认不认识你?你还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席祁玥吗?”

    “你说呢?”席祁玥挑眉,邪肆道。

    顾念泠失笑的摇头,两兄弟的感情心照不宣。

    “安尔那个女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查到了?”

    “差不多,不过,上一次的那群人,我找到了,他们说是受了安尔的指使,至于视频这件事情,目前我还不清楚是谁做的。”

    “封杀,赶出京城,我要她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抬头做人。”

    席祁玥面色冷静,眼底仿佛集聚寒冰一般,冷的异常可怕。

    顾念泠闻言,目光幽深的对着席祁玥说道:“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去处理。”

    安尔既然敢做出伤害苏纤芮的事情,自然别想要逃过一劫。

    ……

    “祁亚,你说,这是不是一个报应呢?”苏纤芮离开了席家,其实没有去什么地方,她坐上了计程车,直接来到了墓地那边。

    她先是去祭拜了一下慕清泠和席慕深,还有顾夜爵,然后便来到了祁亚的墓地。

    她坐在祁亚的墓地面前,伸出手,摸着墓碑上祁亚的脸,想到祁亚对她的温柔和体贴,苏纤芮的心情泛着一层层的疼痛。

    四周涌起一股的微风,从苏纤芮的身边,轻轻的划过。

    苏纤芮的眼睑位置,带着浅浅的波光,她似痛苦一般,闭上了眼睛。

    如果从未遇见,就不会这么痛苦了,如果从未深爱,就不会承受灼心之痛。

    这一切,都是惩罚,不是吗?

    “你还有脸过来祭拜吗?你不是很爱席祁玥吗?爱上那个让保镖强奸你的男人?”

    一道阴森森的声音,在苏纤芮的背后响起。

    苏纤芮听到这个古怪而带着沙哑的声音,立刻回头,就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一身黑衣的人。

    来人浑身裹着黑色的斗篷,脸上带着面罩,身形消瘦,苏纤芮看不真对方的样子,却可以感觉到,这个人,对自己怀着非常强烈的恨意。

    “爱上让保镖强奸你的男人?滋味怎么样?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放荡?”那个人靠近苏纤芮,对着苏纤芮阴森森的吐气道。

    “你是谁?”苏纤芮起身,眯起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神秘诡谲的人。

    她全副武装,甚至还戴了变声器,苏纤芮更加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仇人了。

    “想要你命的人。”黑衣人低笑了一声,从斗篷拿出一根注射器,在苏纤芮没有反应的时候,已经将注射器,重重的刺进了苏纤芮的身体里。

    苏纤芮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便昏死了过去。

    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苏纤芮,黑衣人隐藏在黑布之下的唇角,异常冰冷鬼魅的掀起。

    她拍了拍手,便有人过来扶着苏纤芮离开祁亚的墓碑,一阵风吹过,仿佛有人在呜呜呜的哭泣一般。

    ……

    “不在这里?”顾念泠带着人,原本是想要处理掉安尔的,谁知道,安尔的住处竟然没有人,顾念泠让手下去附近打探一下,得到的消息就是安尔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回来,具体去哪里了,没有人知道,就连公司那边也找不到安尔。

    “是的,周围的邻居也不知道安尔小姐去哪里了,而且,安尔最好的朋友就是少夫人。”

    顾念泠的眸色微微一冷,他启唇道:“苏纤芮现在在哪里?”

    “顾少不是说,让我们……不要跟着少夫人?”保镖抬起头,迟疑了一下,为难的看着顾念泠道。

    顾念泠想要给苏纤芮绝对的自由和空间,没有让保镖跟着苏纤芮,因为顾念泠也很清楚,苏纤芮是绝对不会一个人离开京城,所以还是比较放心。

    “让人去找,看看纤芮去什么地方了。”

    顾念泠丢下这句话,便坐上了车子,让司机将自己送到祁洛的住处。

    祁洛听到敲门声,打开门,见站在门口的人是顾念泠之后,祁洛不由得温和道:“顾少今天怎么会有空过来?是找我有什么事情?还是有什么案子需要我帮忙。”

    “苏纤芮有没有在你这里?”顾念泠冷眼看了祁洛一眼,径自的走进了祁洛的住处。

    男人锐利的目光,扫了祁洛的房间一眼,冰冷的眸子,泛着丝丝的寒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