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389章 我等着你要我的命

    顾念泠闻言,只是淡笑道:“很好,这几天小家伙吃的比较多,吃完就睡觉,也很少闹。”

    “那就好了。”闻言,席祁玥的眼底带着一抹难以言喻的柔和。

    “等她想通了,就会回来的,毕竟还有攰攰。”

    顾念泠知道席祁玥心中其实还在担心苏纤芮,无奈之下,他只好这个样子安慰席祁玥。,

    “我知道。”席祁玥淡淡的扯唇,目光异常坚定的看着顾念泠。

    “我会给纤芮时间的,就算是她一辈子不想要见我,也没有关系,只要她觉得幸福就好了。”

    席祁玥的话,让顾念泠的眸色微微暗沉下来。

    席祁玥变了,变得越来越多了。

    以前的席祁玥,是绝对不会说出这些话的,但是现在席祁玥却会说出这些话。

    “晚上你将攰攰带过来吧,我好几天没有看到攰攰了。”

    “好。”

    顾念泠走出席祁玥的病房之后,脸上那抹温和,瞬间被冰雪覆盖了。

    他让手下去调查苏纤芮的行踪,结果却调查到,苏纤芮被人带走了。

    具体是谁将苏纤芮带走的,顾念泠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很有可能是安尔将苏纤芮带走了。

    不管怎么样,他都绝对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席祁玥的。

    “顾少。”贝克见顾念泠走出来,脸色隐隐难看的样子,立刻恭敬道。

    “吩咐下去,不许任何人泄漏苏纤芮失踪的消息给大哥,听到没有。”

    “是。”

    顾念泠离开医院,开车往席家的方向驶去,却在半路的时候,看到了周梓恩带着一个女孩,那个女孩的脸……

    “撕拉。”

    顾念泠急急的踩下刹车,整个人都朝着前面的挡风玻璃撞过去。

    他打开车门,看着四周来来往往的人群,眼底带着些许迷茫。

    小糯米?难不成是他的错觉吗?

    他刚才,好像是看到了小糯米了。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泠泠有什么事情吗?”晚上,顾念泠和田雅吃饭的时候,田雅见顾念泠没有什么胃口的样子,不由得担心道。

    顾念泠抬起头,看着田雅道:“田姨,我怀疑……小糯米可能没有死。”

    “念泠。”田雅许久没有听到小糯米的名字了,自从小糯米出事之后,所有人都避免提起小糯米这三个字。

    “我有一种直觉,告诉我,小糯米还活着,肯定还活着。”

    顾念泠异常固执的看着田雅,声音沉沉道。

    “我知道你和小糯米的感情很好,但是有时候,我们应该要接受现实,不是吗?”田雅看着顾念泠,唇角带着些许淡淡和无奈道。

    顾念泠目光沉凝的看了田雅许久,才放下手中的筷子,径自的离开了餐厅。

    田雅看着顾念泠有些孤冷的背影,眼底满是苦涩和惆怅。

    顾念泠其实和他的父亲一样,都是心地很好的人,明明一脸冰霜,其实心善。

    顾念泠的身世,对于田雅来说,一直都是一根刺。

    她也答应过慕清泠,不会将这个事情告诉顾念泠,不想要顾念泠难过。

    ……

    “小糯米,你真的死了吗?”顾念泠坐在房间的椅子上,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中的小糯米,只有八岁,是在普罗旺斯那边拍的。

    那次他们一起在普罗旺斯那边玩,照片中的小糯米笑得很开心,和慕清泠站在一起,画面出奇的好看。

    顾念泠的眼眸,带着淡淡的悲苦,他苦笑一声,手指轻轻的婆娑着照片中的小糯米,一下一下。

    小糯米,哥哥保护不了你,你是不是恨这么没用的哥哥呢?

    第二天,顾念泠让人将周梓恩带过来,周梓恩在知道顾念泠要见自己时候,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被大老板叫上楼。

    她战战兢兢的来到了总裁办公室,在看到顾念泠那张熟悉俊美的脸之后,周梓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总裁,你叫我来……请问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吗?”沉默许久之后,周梓恩才结结巴巴的对着顾念泠询问道。

    顾念泠单手撑着下巴,面无表情的看着周梓恩。

    周梓恩被顾念泠用这种目光看着,感觉整个身体都绷紧的厉害。

    她舔了舔唇瓣,整个身体渐渐的僵硬,最后还没有办法动一下,就在周梓恩不知所措的时候,顾念泠起身,走进周梓恩,冷淡道:“我想要问你,家里还有什么人?昨天我看到你带着一个小女孩路过棉花街那边,那个小女孩是你什么人?”

    顾念泠的话,让周梓恩有些迷茫。

    她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顾念泠俊美的脸,讷讷道:“那个是我的妹妹。”

    “你的妹妹?你有几个妹妹?”

    “我有两个妹妹,一个周子琳就是上一次拜托你帮忙的,还有一个是……我小小,周小小。”

    “哦。”

    听到周梓恩这个样子说,顾念泠的眼眸带着淡淡的暗沉。

    如果是周梓恩的妹妹的话,那么肯定是他看错了吧。

    想到这里,顾念泠摇摇头,背对着周梓恩道:“没事了,你可以出去了。”

    “哦。”周梓恩看着顾念泠突然变得孤冷的背影,心中隐隐有些担忧。

    但是毕竟她只是一个小人物,也不敢说什么,只能离开了顾念泠的办公室。

    她之前被人怼到了公司,顾念泠没有将她开除,她已经是千恩万谢了。

    ……

    “你来干什么?”席祁玥皱眉的看着拎着水果篮走进来的祁洛,冷哼道。

    对于祁洛,席祁玥一直都没有什么好感,尤其是祁洛和祁亚那么像的脸,更是让席祁玥对祁洛没有半分好感。

    “听说祁少受伤住院,我当然应该过来看看。”

    祁洛笑容温和无害道。

    “现在看完了?你可以走了。”席祁玥不客气的抬起下巴,指着门口说道。

    “祁少对我还真是不客气呢。”祁洛笑吟吟的看着席祁玥一点都没有被席祁玥的那种态度给吓到。

    席祁玥的目光阴冷的盯着祁洛,眼神锐利的像是要将人刺穿。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直接说出你的目的。”

    “我的目的……我的目的就是……”祁洛慢悠悠的将手中的水果篮放在一边的桌上,倾身靠近了席祁玥的身体。

    男人的呼吸,带着些许阴森和薄冷,席祁玥的眸子危险的眯起,盯着祁洛那张看似无害的脸。

    祁洛靠近席祁玥的耳边,缓慢而阴凉道:“我的目的,就是你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你和祁亚是什么关系?”席祁玥可以感受到祁洛对自己的恨意,那股恨意非常强烈。

    世界上,真的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祁洛会这么恨自己,肯定是有原因的。

    而席祁玥直觉这个恨,和祁亚有关系。

    祁洛直起身体,唇角带着淡淡的玩味,却没有立刻回答席祁玥的话。

    “我和祁亚是什么关系,就不方便和祁少你说了,等你哪天下了地狱之后,就会明白了。”

    “哦,对了,你知道现在纤芮在什么地方吗?一个疯女人,可是要纤芮的命,你要是在不过去救纤芮,他可就要死了。”

    祁洛目光诡异的看着席祁玥,见席祁玥的脸色变得格外难看,祁洛只是懒洋洋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便迈着修长的双腿,朝着门口走去。

    “李洛,你要是敢伤害纤芮一下,我要你的命。”

    席祁玥一听到苏纤芮有事情,什么都顾不上了。

    祁洛闻言,停下脚步,慢慢的回头,看着席祁玥,低笑道:“哦……是吗?好啊,我等着你要我的命,只是不知道,到时候,究竟是你要我的命,还是……我要你的命。”

    丢下这句话之后,祁洛彻底的离开了席祁玥的病房。

    席祁玥按住胸口的伤口,看着正在流血的伤口,男人原本猩红的眼眸,看起来异常的恐怖。

    他发出一声难受痛苦的低吟声,凶狠的表情隐隐透着一股冷凝之气。

    “丁零。”就在席祁玥想要找顾念泠过来的时候,手机却在这个时候收到一条信息,上面是一个地址。

    “城北公园202.”

    城北公园?纤芮就在城北公园那边吗?

    席祁玥顾不上什么,从床上起来,咬牙的翻身下床。

    他的身体还很虚弱,但是祁洛的说的那些话,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苏纤芮铁定是出事了。

    可恶,要是当时他可以警惕一点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

    “你通知了席祁玥?”安尔正想要今天解决苏纤芮,却接到祁洛的电话,祁洛告诉安尔,他将苏纤芮现在的位置,告诉了席祁玥。

    “我想要他们一起死,这样不是更壮烈吗?”祁洛坐在沙发上,意味深长道。

    “你说过,会让我成为席家的少奶奶,你怎么可以将席祁玥引到这里。”

    安尔生气的对着祁洛怒吼道。

    “你想要当席家的少奶奶也不是没有可能,就看你怎么做,好好享受吧。”

    祁洛说完,便将电话挂断了。

    胡毅见祁洛挂断电话,摸着下巴,不理解道:“你怎么将席祁玥引到那里去?就这个样子杀了席祁玥,未免有些便宜了一点。”

    祁洛费尽心机待在苏纤芮的面前,就是制造机会,分开席祁玥和苏纤芮,让他们两个人产生误会,然后相爱相杀,祁洛曾经说过,享受这种彼此相爱却又不能够在一起的感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