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390章 烧死

    “的却是有些便宜,但是,事情总是会有出乎意料的一面。”

    祁洛把玩着手机,低笑了一声。

    看着祁洛脸上的阴森和古怪,胡毅的眸子不由得微微沉凝了下来。

    “你打算怎么做?”

    “这一次,死与不死,就要看他们两个人的造化了,我赌席祁玥,死不了。”

    祁洛低笑一声,脸上满是运筹帷幄的阴沉。

    “一切都听你的。”

    祁洛自然有自己的打算,胡毅只需要在祁洛想要他出手的时候出手就可以了。

    ……

    “将这个女人给我烧死。”安尔挂断了祁洛的电话之后,回头对着手下命令道。

    “是。”那些人都是祁洛交给安尔的,听从安尔的命令。

    坐在地板上,双手双脚都被束缚住的苏纤芮,在听到安尔异常凶狠恶毒的话之后,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她摇摇头,身体不断的瑟缩着:“安尔,你疯了吗?放开我。”

    “席祁玥马上就会过来了,我怎么可能会让他过来找到你?所以,你还是去死吧,苏纤芮。”安尔抬起高跟鞋,重重的踢了一下苏纤芮的大腿,苏纤芮吃痛的发出一声闷哼。

    看着苏纤芮表情难受的样子,安尔不由得笑了起来。

    “我真的应该将你现在的样子拍下来,欣赏一番。”

    “疯子。”闻言,苏纤芮不由得对着安尔吐了一口口水,安尔摸着脸上的口水,原本凶狠的面容隐隐透着一股骇人和阴狠。

    她抬起脚,用力的朝着苏纤芮踢过去。

    “你敢对我吐口水?贱人。”

    “安小姐,席祁玥过来了。”

    苏纤芮被安尔用力的踢打着,正痛苦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T的男人朝着安尔走过来,慌张道。

    “怎么这么快?”安尔闻言,脸上带着些许的慌张。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先将这个女人烧死……”

    “砰砰砰。”

    安尔的话还没有说完,席祁玥已经单枪匹马的将把守外面的保镖给踢飞了。

    他的面容,阴狠甚至是恐怖,一枪将那些人都解决掉了。

    男人身上还穿着医院特有的病人服,他的脸色白的有些骇人,脸上布满着汗水,拿着手枪的手不断颤抖着,没有人知道,席祁玥现在的伤口很疼,可是,他的动作却非常迅速的将想要偷袭自己的人,一个个都解决掉了。

    “安尔,你他妈的想要找死。”席祁玥闯进了关押着苏纤芮的房间的时候,看到苏纤芮被人打成这个样子,眼底充斥着一股猩红。

    “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安尔有些被席祁玥脸上的凶狠吓到,可是很快,安尔便冷静下来,状似轻松道。

    “你敢对纤芮出手。”席祁玥一脚踢飞了拦在安尔面前的一个男人,安尔看着那个男人,被席祁玥一脚踢飞,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她抖着嘴唇,神情惶恐的看着席祁玥。

    “你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你对纤芮做了什么,我就对你做什么?你这个贱人。”

    席祁玥一脚将安尔踢到了对面的墙壁上,安尔闷哼一声,一张脸都惨白惨白。

    她趴在地上,看着眼前凶狠的像个野兽一般的席祁玥,吓得双腿不断颤抖着。

    “席祁玥……这一切都要怪你,我比苏纤芮好看,比苏纤芮干净,为什么你的眼里只有苏纤芮?为什么没有我。”安尔的嘶吼,让一边的苏纤芮一阵苦涩。

    这种莫名的嫉妒,最是骇人、。

    有些人,总是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哪里都好,所以就会去嫉妒,而安尔就是这一类的人。

    “因为你丑。”席祁玥阴冷的笑了笑,一脚踩在安尔的心窝处。

    安尔痛苦的倒吸一口气,看着踩着自己,脸上没有表情的席祁玥,浑身都在颤抖。

    “席祁玥,你以为你可以将苏纤芮救走吗?我一定会苏纤芮死无葬身之地的。”

    “就凭你?”席祁玥轻蔑的看着安尔,蹲下身体,举起手枪,便要打爆安尔的头的时候,从窗子那边,突然窜出了几颗子弹,那些子弹,都是朝着席祁玥射过去的。

    席祁玥立刻避开,抱起地上的苏纤芮,在地上寻找遮蔽物。

    一下子烟雾缭绕,席祁玥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只能够感觉到有子弹扫射过来。

    安尔得到这个空隙,立刻爬离了这个地方,她走到工厂外面,看到外面几罐的汽油,安尔的眼底带着疯狂。

    很好,席祁玥,既然你这个样子羞辱我,我就让你和苏纤芮一起下地狱,你不是很爱苏纤芮的吗?就一起下地狱去吧。

    “轰。”

    大火被点燃之后,几个油气灌发出了巨大的声响,火花四射,大门已经被大火给包围了起来。

    “咳咳咳。”苏纤芮靠在席祁玥的怀里,不断的咳嗽,痛苦不堪。

    席祁玥伸出手,摸着苏纤芮红肿的脸颊,低声道:“别怕,我在这里。”

    “席祁玥……对不起。”

    苏纤芮慢慢的抬起头,看着席祁玥那张俊美的脸,讷讷道。

    如果她可以坚强一点,就不会让人钻了空子,现在也不用连累席祁玥了。

    “傻女人,你是我的老婆,你忘记了吗?我们打了结婚证的,我还戴着我们的戒指,你也是,不是吗?”席祁玥的手,轻轻的婆娑着苏纤芮的脸颊,低声的呢喃道。

    听到席祁玥的话,苏纤芮的眼眶不由得泛着淡淡的红色。

    一股股的浓烟,弥漫了整个工厂,苏纤芮难受的一直在咳嗽,外面的火很大,席祁玥想要带着苏纤芮冲出去都非常困难。

    席祁玥紧紧的抱住苏纤芮的身体,看着窗外那些火光,随后低下头,直视苏纤芮的眼睛道:“苏纤芮……你愿意……陪着我一起……吗?”

    就算是死,只要身边有苏纤芮陪着,他觉得……很好很好……

    苏纤芮咬唇,看着席祁玥重重的点头道:“我……愿意,不管去哪里,我都愿意,下一辈子……我一定会干干净净的,一定会的……”

    “我也是,对不起,以前那个样子伤害你,对不起。”

    席祁玥紧紧的抱住苏纤芮,他的伤口很疼很疼,疼的浑身都在颤抖,可是,即使这个样子,他还是在保护苏纤芮。

    横梁掉下来,席祁玥将苏纤芮压在身下,带火的横梁,砸到了席祁玥的后背上,他发出一声闷哼,俊脸狰狞扭曲。

    “席祁玥,起来,听到没有,起来。”听到席祁玥痛苦的闷哼生,苏纤芮的身体不由得一颤。

    她想要保护席祁玥,而不是一直被席祁玥保护。

    可是,席祁玥的手很用力的抱着苏纤芮,怎么都不敢松开苏纤芮。

    所有的东西都砸到了席祁玥的身上,一块水泥块重重的压在席祁玥的大腿上,苏纤芮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苏纤芮大哭道:“席祁玥,不要……席祁玥……”

    “只要……还有一口气……在这里……我就一定会……保护你的……”

    他的声音,喑哑的厉害……可见他现在究竟又多么的痛苦。、

    又是一根横梁冲下来,苏纤芮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推开席祁玥将那根横梁挡下。

    可是,席祁玥似乎知道苏纤芮想要做什么一眼,他抱着苏纤芮,硬生生的承受了,鲜血从男人的额头蜿蜒下来,很多血,爬满了席祁玥整张脸,男人的五官,在此刻,看起来有些狰狞。

    苏纤芮的眼眸满是恐惧,她抖着嘴唇,发出一声尖叫:“席祁玥……席祁玥……”

    “苏纤芮……记住,我爱你,很爱你……”

    男人深深的说完,脑袋无力的趴在了苏纤芮的怀里。

    四周是滋滋的火光的声音,那么的清楚甚至是尖锐。

    苏纤芮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她在害怕,甚至在惶恐。

    她的拳头,紧紧的握紧,脸色白的异常吓人。

    浓烟弥漫开来,苏纤芮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她的泪水,似乎早就已经干涸了一般,她紧紧的抱住怀中的席祁玥,慢慢的闭上眼睛。

    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吧,席祁玥。

    ……

    “抓到了没有?”顾念泠赶过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一片的火海,他们将火浇灭了之后,看到了紧紧抱在一起,受伤严重的席祁玥和苏纤芮。

    将两人送到医院之后,顾念泠阴沉着一张脸,对自己的手下冷冷道。

    “抱歉,顾少,我们……没有抓到安尔。”

    “继续给我找,一定要将这个女人找到,找到之后,直接送到警局,我要她一辈子都待在牢里,生不如死。”顾念泠沉下眼眸,目光阴狠甚至是恐怖道。

    安尔敢这个样子对席祁玥做出这种事情,顾念泠自然不会就这个样子轻易的放过安尔。

    贝克他们见顾念泠浑身充斥着一股浓烈的戾气,点点头,立刻粉夫人马上就去找安尔,安尔这一次,是自掘坟墓,敢伤害席祁玥和苏纤芮,简直就是找死。

    医院内!

    “念泠,泠泠和纤芮的情况怎么样?”

    受到席祁玥和苏纤芮受伤的消息之后,田雅和乔栗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过来医院。

    顾念泠将身体靠在墙壁上,唇瓣微微抿紧成一条线。

    外面的光线,落在顾念泠的身上,带着淡淡的光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