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409章 会找到的,你相信我

    “小叔,攰攰想爸爸。”攰攰抱着顾念泠的脖子,用脸颊蹭着顾念泠的脖子说道。

    顾念泠轻轻的摸着攰攰的脸蛋,看了云染和阿施一眼,便带着攰攰离开了这里。

    看着攰攰和顾念泠离开,云染牵着阿施的手道:“阿施,我们也走吧。”

    阿施点点头,任由云染牵着,她的眼睛,盯着顾念泠离开的背影,杏眸弥漫着一层的迷茫。

    那种感觉,很微妙,她自己都说不出来,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可是,在看到那个男人,和那个孩子的第一眼的时候,她的心,莫名的出现了那种感觉?

    她是不是认识那个孩子?还有那个男人?

    阿施攥紧了云染的手,将所有的情绪,都压下来。

    ……

    “阿强,调查一下刚才的那两个人。”顾念泠将攰攰带上车之后,他眯起绿眸,看着已经离开的阿施和云染。

    阿强没有问为什么,只是点点头,启动车子,开车离开了这里。

    席祁玥去国外开会一个月,一直都没有在京州,今天是席祁玥从国外回来的日子,攰攰一个月没有看到席祁玥了,心情自然是无比的激动。

    席祁玥刚回到别墅,攰攰便已经朝着席祁玥扑过去,一把抱住席祁玥的身体,用脸蛋蹭着席祁玥的胸膛。

    席祁玥伸出手,轻轻的摸着攰攰柔软的发丝,看着攰攰稚嫩漂亮的脸蛋,席祁玥的唇角慢慢的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攰攰有没有乖乖的听小叔的话。”

    “有,攰攰很听话,攰攰一直在等着爸爸回家。”攰攰脆生生的点点头。

    席祁玥俊脸泛着浅浅的温柔。

    “攰攰很乖,爸爸就放心了。”

    “爸爸……攰攰看到妈妈了哦。”攰攰靠在席祁玥的怀里,突然用异常认真的眼神看着席祁玥。

    席祁玥原本带着笑意的脸,倏然沉凝了下来,唇边的笑也渐渐的隐没起来。

    苏纤芮五年杳无音信,对于席祁玥来说,是一个打击。

    席祁玥的双腿好了之后,便经常去凤凰山找苏纤芮的下落,每一年都没有落下,但是让席祁玥失望的是,足足找了五年,却还是没有找到苏纤芮。

    席祁玥没有放弃,他也没有自暴自弃,他知道,苏纤芮还活着,一定活在世界的一个角落,在一个他看不到,摸不着的地方活着。

    他必须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照顾攰攰,只有这个样子,苏纤芮回来的时候,才会开心。

    “攰攰,在哪里看到妈妈?”攰攰会讲话开始,见到女人就会喊妈妈。

    所以席祁玥并未多想,只是以为今天顾念泠估计带他出去了,攰攰看到什么女人又叫妈妈。

    “在广场,中央广场,攰攰看到了妈妈,可是,攰攰没有叫妈妈。”

    攰攰扁着嘴巴,表情带着些许委屈道。

    看到攰攰这么可怜兮兮的样子,席祁玥的心中隐隐有些疼痛。

    男人的眼眸深处,更是弥漫着一层阴暗和沉痛。

    他很想苏纤芮,真的很想。

    “大哥。”顾念泠从餐厅出来,看到目光暗淡的席祁玥,他叹了一口气,将攰攰从席祁玥的身上抱下来。

    攰攰察觉到席祁玥失落的表情,大大的凤眸有些难过:“爸爸,是不是攰攰不乖?攰攰不说妈妈的事情了,好不好。”

    攰攰一直都很懂事,他四岁的时候生病了,要找妈妈,席祁玥就告诉攰攰,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还没有回来,只要攰攰乖乖听话,当一个乖孩子,妈妈就会回来。

    那个时候,攰攰就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心,一定要当一个乖孩子。

    因为只有乖孩子,妈妈才会回来和他们团聚。

    “没有,攰攰一直很乖。”席祁玥回过神,脸上满是温柔。

    攰攰有些无措的看着顾念泠。

    顾念泠让管家带攰攰上楼去做功课,坐在了席祁玥的身边。

    “大哥又想起大嫂了吗?”

    席祁玥点点头,他看向窗外,喃喃道:“二弟,我不知道,纤芮现在在什么地方。”

    “会找到的,相信我。”顾念泠看着席祁玥这幅样子,就想到了今天遇到的那个女人,那个和苏纤芮很像,却用陌生的目光看着自己的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不是苏纤芮吧?

    “是的,她会回来的,她舍不得攰攰和我。”

    席祁玥摇摇头,再度恢复了原谅的样子。

    顾念泠看到席祁玥恢复过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佣人将红酒放下,便下去了,顾念泠喝了一口红酒,便听到席祁玥的话。

    “你和区静,怎么样了?”

    区静自从看上了顾念泠,更是明目张胆的追求顾念泠,不仅缠着他去公司,还缠着顾念泠回家,席祁玥看着区静,顿觉有趣,也希望顾念泠有一个好归宿。

    “我和那个疯女人没有什么关系。”提起区静,顾念泠的脸上有些不自在道。

    他一直冷情冷心,除了对家人,谁知道,区静每每都能够挑战顾念泠的耐心,好几次让顾念泠失去理智,失去风度。

    “我觉得区静挺好的,她是区氏集团的大小姐,和她在一起,对你的事业很有帮助。”

    “大哥绝对我会将区区一个区氏集团放在眼里吗?好了,你不要操心我的事情了,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念泠,你也不小了,是时候找一个女人了,我想,这也是妈妈的心愿。”见顾念泠似乎不喜欢谈感情婚姻的事情,席祁玥按了按太阳穴,朝着顾念泠温和道。

    顾念泠走到门口的脚步,不由得顿住了。

    他回头,看着席祁玥,微微颔首道:“我知道,我会处理的。”

    看着顾念泠离开之后,席祁玥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

    他疲惫的将身体靠在沙发上,伸出手指,看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

    戒指还在这里,但是,人却不见了。

    席祁玥的眸子,弥漫着一层孤寂和悲伤,痛苦不堪。

    他捂住脸,像是哭泣一般,将自己的头,紧紧抱住。

    这个样子的席祁玥,很落寞,也很让人心酸。

    ……

    “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顾念泠开车回到顾家,就被区静拦住了。

    区静穿着一身皮裙,性感漂亮的嘴唇撅起,漂亮的眼睛弥漫着一层委屈的看着顾念泠。

    顾念泠皱眉,冷淡道:“我说过,不要在靠近我了,滚。”

    “你越是这个样子,我越是喜欢你,顾念泠,我追了你五年,你以为这个样子就可以让我打消这个念头吗?”区静固执的抓住顾念泠的手臂,怎么都不肯松开。

    “我说过,我不喜欢你。”顾念泠沉下脸,用力的甩开区静。

    区静的脸上带着一抹红色,她倔强的抬起头,目光冰冷道:“那么我们之间算是什么?床伴?还是炮友?”

    “是你自己送上门的。”顾念泠残忍的对着区静冷嘲。

    区静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不见。

    她突然朝着顾念泠扑过去,一把抱住了顾念泠的身体,重重的咬住了顾念泠的嘴巴。

    “顾念泠,你扪心自问,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吗?如果不喜欢我,怎么会和我保持五年的床上关系?你不要欺骗自己了,你的身边就只有我一个女人,你是爱我的,为什么不接受我?”区静恼怒的咬住顾念泠的嘴巴,将顾念泠压在车身上。

    周围那些保镖,看到区静这么豪放的动作,一个个吓得不敢上前,面面相觑的不知道要怎么做。

    顾念泠沉下脸,挥手让那些保镖离开。

    保镖离开之后,顾念泠抬起脚,一脚将区静踢开,区静没有反抗,被顾念泠踢到地上,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顾念泠也没有想到,区静竟然不闪躲,看到区静趴在地上,顾念泠的手心不由得一紧。

    他强迫自己狠下心肠,声音沉冷道:“谁说我身边只有你一个女人?区静,你不要自以为是了,我说过,你想要找我上床,我可以满足你,但是其他的,休想。”

    顾念泠迈着步子,坚定的走进别墅,区静趴在地上,双手握紧成拳,她抬起头,杏眸闪烁着固执和倔强。

    她第一眼看到顾念泠,就喜欢上了顾念泠的那种眼神,那种同类一般的眼神,他们两个人是一样的,沈村在黑暗中,只能够拥抱彼此。

    她能够看懂顾念泠心中的孤独和寂寞,她想要给顾念泠温暖,这股想法,非常强烈。

    所以,她对顾念泠死缠烂打,终于接近顾念泠,终于爬上顾念泠的床,可是,这五年来,除了床上的交流,区静觉得自己离顾念泠越来越远了,她没有办法接触顾念泠的心,没有办法体会顾念泠心中的痛苦,区静很难过,也很痛苦。

    她不知道,还有谁,可以帮自己,不知道,究竟还有谁可以帮自己。

    别墅内,顾念泠坐在书房,他的手指,僵硬的握紧成拳。

    窗外不知道何时,开始下起大雨,轰隆的雷声,听起来有些吓人。

    佣人将一杯咖啡放在顾念泠的桌上,见顾念泠一直绷紧一张俊脸,佣人叹了一口气,将目光看向窗外道:“少爷,区小姐一直在外面,我看她好像是受伤了。”

    顾念泠的身体倏然一紧,他冷漠道:“不必理会,她喜欢待在那里,就待在那里算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