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411章 是妈妈

    看着攰攰的样子,席祁玥的眉尖一拧,立刻追了过去。

    阿施和云染正在这里挑选衣服,原本想要买一些生活用品,等到结婚时候用的,谁知道,这个时候,攰攰突然从外面冲过来,一把抱住了阿施的双腿。,

    “妈妈,妈妈。”攰攰一脸渴望的看着阿施,稚嫩漂亮的脸上满是兴奋。

    “攰攰,谁让你跑到这里来的。”席祁玥追着攰攰,终于找到了攰攰,看到攰攰抱着阿施的双腿,席祁玥一张脸倏然一黑。

    “妈妈……爸爸,是妈妈啊。”

    攰攰扭动着身体,委屈的指着阿施说道。

    席祁玥慢慢的扭头,当看到阿施那半边的脸之后,席祁玥感觉心脏的位置,仿佛被什么东西,剧烈的刺激一般。

    纤芮?是苏纤芮回来了吗?

    “纤芮,苏纤芮……”席祁玥像是疯了一般,朝着苏纤芮扑过去,一把抓住了苏纤芮的肩膀。

    阿施原本就被攰攰突然的动作吓到了,又看到席祁玥冲过来,阿施整个大脑都处于一种死机的状态,完全没有反应。

    反观席祁玥,特别的兴奋,抓住阿施的身体,一双眼睛,特别认真和激动。

    云染好脾气的上前,将阿施拉到自己的身后,礼貌道:“先生,她不叫苏纤芮,她是我的妻子,叫阿施。”

    “滚开,你算什么东西?她是我的妻子。:”

    席祁玥目光凶狠的看着云染,声音冰冷嗜血道。

    云染被席祁玥这么一顿说,依旧好脾气道:“我想先生你搞错了吧?她真的是我的妻子,她叫阿施,不是苏纤芮。”

    “苏纤芮,我是席祁玥,你怎么了?”席祁玥目光猩红的看了云染一眼,便将目光看向了站子啊云染身后的阿施,他见阿施好像是真的不认识自己,一副怯生生的样子,立刻怒吼道。

    为什么苏纤芮不认识自己了?明明她就是苏纤芮啊?为什么……不认识他了?

    席祁玥的拳头,紧紧的握紧成拳,心脏的位置,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痛苦。

    他绷紧一张脸,盯着阿施,阿施则是紧紧的抓住云染的手,那种依赖和信任,刺痛了席祁玥的眼睛。

    “苏纤芮,你究竟怎么了?我是席祁玥啊?你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不认识我?难道你连我们的儿子都不要了吗?”见阿施依旧不肯说话,席祁玥的心脏仿佛被刀割一般,他抱起攰攰,对着苏纤芮严厉的指责道。

    阿施眼底满是迷茫的看着席祁玥那张俊美成熟的脸,又看了看红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攰攰。

    她用力的掐住手心,没有说话。

    见阿施还是不肯说话,席祁玥的眼神变得异常冰冷。

    他腾出一只手,就要将阿施拽到自己的怀里,却被云染给挡住了。

    “先生,你在这个样子,我真的要报警告你了。”

    “你凭什么告我?将我的妻子还给我。”席祁玥目光轻蔑的看了云染一眼,不死心的还想要去抓阿施。

    可是,阿施看到席祁玥,只是不停地后退。

    席祁玥原本凶狠的眼眸,渐渐的蒙上一层阴鸷。

    云染俊逸温和的眸子,也涌起一股的愠怒。

    他抓住阿施的手,对着席祁玥冷冷道:“先生只怕出门之前忘记吃药了,阿施,我们走。”

    说着,云染抓着阿施,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苏纤芮。”

    “站住,苏纤芮,你给我站住。”

    席祁玥抱着攰攰追着云染他们,但是云染走的很快,刚好看到有公交车,云染拉着阿施便上了公交车。

    而席祁玥根本就没有办法抓住阿施和云染,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阿施和云染离开。

    “爸爸……妈妈不要我们了吗??”攰攰看到阿施没有理会自己,忍不住哭了起来。

    席祁玥回过神,看着哭泣的攰攰,紧紧的抱住攰攰道:“不会的,妈妈不会不要我们的,是爸爸做错事,妈妈正在生气,等气消了,妈妈就会回来的。”

    “真的吗?”攰攰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席祁玥道。

    “嗯,真的。”席祁玥抱着攰攰,重新回到车子边,开车离开。

    那个女人,不管怎么说,席祁玥都不相信,那个女人不是苏纤芮,她肯定是苏纤芮,一定是苏纤芮的。

    可是,为什么不认识他了?究竟是为什么?

    席祁玥的眼底隐隐带着一抹的阴暗,原本冰冷的眸子,在此刻,更是显得森冷非常。

    到了席家之后,席祁玥让管家好好的照顾攰攰,他便去了书房,让人将云染他们的资料交给自己。

    阿强将资料交给席祁玥之后,犹豫了一下,说道:“大少,二少曾经也调查过这个人的背景,难不成你和二少都怀疑,这个女人,是少夫人吗?”

    顾念泠当初看到阿施和云染的时候,也派人调查过一次了,现在席祁玥也调查阿施和云染,难不成他们都认为,那个阿施,是苏纤芮。

    “不是怀疑,我可以肯定。”席祁玥抬起头,目光拙冷道。

    阿强闻言,不敢说话了。

    “我知道,她就是苏纤芮,不会错的,她一定是苏纤芮。”

    席祁玥像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一般,喃喃自语道。

    阿强怜悯的看着席祁玥,摇摇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退出书房。

    一个人,不沾染情爱的时候,他会是一个非常理智甚至冷血的人。

    但是,一旦沾染情爱之后,就会面目全非。

    席祁玥就是这个样子,以前的席祁玥,浪荡不堪,可是,在知道喜欢上了苏纤芮之后,却为了苏纤芮生死相许。

    或许,这就是爱情吧。

    ……

    “阿施,我们要离开这里了,去别的地方生活,你愿意陪我一起吗?”

    晚上,云染握住阿施的手,对着阿施说道。

    阿施眨巴了一下眼睛,对着云染重重的点头。

    她也不知道云染今天是怎么了,但是,阿施很敏感的察觉到,从上午回来之后,云染的情绪变得很奇怪,他似乎很害怕的样子,阿施也知道,是不是因为中午看到的那个俊美男人和孩子。

    那个孩子,阿施自然不陌生,毕竟之前还遇到过,缘分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是妙不可言,没有想到,竟然会再次遇到,可是,陪着那个孩子的男人,却不是之前那个有着罕见绿眸的男人。

    只是……今天遇到的那个男人,用那种沉痛的目光看着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用那种目光看着她?

    阿施的眼底,隐隐带着些许的迷茫。

    云染看出了阿施眼中的迷茫,他的心中顿时隐隐透着一股的不安。

    他用力的抓住阿施的手,俊雅的脸上带着一抹坚定道:“阿施,你是我的阿施,我们说好,一辈子过平凡的日子,好不好。”

    阿施目光柔柔的看着云染,重重的点头。

    云染有些颤抖的抱住阿施,轻声道:“阿施,我会对你好的,我们会很幸福,以后我们还会生很多的孩子,很多很多。”

    云染在幻想自己的未来,他不会让人将阿施抢走的。

    他孤独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阿施,绝对不会让人破坏。

    云染有一个直觉,今天遇到的那个男人,绝对是认识阿施的,说不定,阿施真的是他的妻子。

    那个男人气质穿着都不凡,一看就是非常有钱的人,如果阿施跟着那个男人,肯定不会在受苦,可是,云染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想要自私一回,只想要自私一回。

    ……

    第二天,云染起了一个早,打算带着阿施回自己的老家。

    云染的老家,在西北地区一个小农村,当初云染来到了京城,就没有回去过了,可是这一次,云染想要带着阿施回老家那边,那边那么平静,肯定不会有人去打扰他们。

    云染是这个样子想的。

    当云染收拾一切,就要带着阿施出门的时候,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豪车。

    看到那辆价格昂贵的豪车,云染的手指不由得一凉,男人原本俊逸的脸,隐隐带着一股阴暗和冰冷。

    阿施察觉到云染的情绪变化,怔怔的将目光看向了车子。

    车门打开之后,阿施看到了席祁玥从车上下来,男人依旧是一身西装笔挺。

    原本就俊美的五官,此刻看起来更是好看。

    阿施的呼吸,有些微弱的颤了颤。

    她重重的咬唇,一言不发的看着席祁玥。

    席祁玥走进云染,云染反射性的将阿施拉到自己的身后,绷紧神经,目光警惕的看着席祁玥。

    “先生,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我只要苏纤芮。”席祁玥冷淡的看着云染,声音冰冷道。

    云染的呼吸不由得一阵紊乱,他用力的掐住手心,深呼吸一口气之后,冷冷道:“先生只怕是搞错了,阿施不叫苏纤芮,阿施是我的未婚妻,请先生你不要在纠缠阿施了。”

    “她真的叫阿施吗?五年前,你将她从凤凰山捡回来的,对不对?”

    席祁玥已经调查清楚,阿施是云染从凤凰山捡回来的。

    这是一个多么巧的巧合,当初苏纤芮从悬崖摔下去的地方,就是凤凰山,而阿施就是那个时候被云染捡回去的?阿施一定就是苏纤芮,这一点,席祁玥确定无疑。

    “她叫阿施。”云染没有回答席祁玥的话,只是目光坚定的对着席祁玥淡漠道。

    阿施看着云染,又看了看脸色渗人的席祁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