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415章 现在的苏纤芮,很开心

    是她的错觉吗?这个男人,怎么会露出这种孤寂脆弱的表情。

    一个天之骄子,要什么没有?怎么会……

    难道是因为他死去的妻子?

    她偷偷的搜集了一些新闻,知道席祁玥有一个很爱很爱的妻子,后面出了事故死掉了,所以席祁玥当初才会这么失控?因为她长得和那个女人很像?

    能够被这么好的男人喜欢,那个女人……真幸福。

    苏纤芮和云染坐在车上的时候,她一直偷偷的观察着席祁玥的表情。

    席祁玥始终都看着窗外,路边斑驳的树影,落在男人那张脸上,显得那么的柔和。

    全然没有那种冷硬和冰冷,有的只是孩子一般的脆弱。

    “阿施,你在看什么?”云染察觉到苏纤芮的目光一直都在席祁玥的身上,男人俊逸的脸上带着一抹的慌张,他用力的握住苏纤芮的手,恐惧道。

    苏纤芮回过神,知道自己刚才一直看席祁玥出神的时候,苏纤芮有些懊恼,甚至是难过,她觉得自己太过分了,竟然看着别的男人出神?实在是太对不起云染了。

    见苏纤芮面带愧疚,云染轻轻的捏着苏纤芮的手心道:“对不起,阿施。”

    苏纤芮抬起头,对着云染摇头,靠在云染的怀里,娇憨的像个少女。

    这个样子的苏纤芮,很幸福,也很开心。

    席祁玥感觉心脏传来一阵难受,他用力的掐住手心,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才慢慢的吐出一口浊气。

    妈妈说过,爱一个人,应该是希望那个人幸福,现在纤芮在云染的身边很幸福,纤芮她,喜欢和云染在一起的那种感觉,他不应该打扰两人的幸福,不是吗?

    可是,妈妈,泠泠心里也很难过,泠泠知道错了,泠泠究竟要怎么做,才可以不难受?

    ……

    “妈妈,妈妈……”攰攰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坐在自己床边的苏纤芮。

    孩子白嫩漂亮的脸上满是兴奋,他伸出双手做出一个抱抱的姿势,紧紧的抱住了苏纤芮的身体。

    苏纤芮看着攰攰,伸出手,温柔的摸着攰攰的额头。

    “妈妈,你回来了吗?妈妈是不是不会在离开攰攰和爸爸了。”攰攰的声音,让苏纤芮有些落寞,她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孩子。

    “攰攰乖,妈妈的喉咙受伤了,暂时说不出话,攰攰要乖乖听话,要不然妈妈就会离开。”席祁玥靠在墙壁上,看着攰攰开心的样子,冷峻的脸上带着些许淡淡的光芒道。

    攰攰这才乖乖的抱着苏纤芮,睁着那双和席祁玥一样的凤眸,小心翼翼道:“妈妈,攰攰不疼,有妈妈在,攰攰一点都不疼。”

    孩子稚嫩的话,莫名的让苏纤芮有一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事实上,眼泪就在这个时候,不经意间,慢慢的流出来,渐染了女人整个眼眶。

    见苏纤芮突然哭了起来,席祁玥慌张的直起身体,第一次露出慌张甚至是无措的举动。

    “好端端的怎么哭了?”席祁玥看着苏纤芮,想要去抱苏纤芮,又不敢。

    苏纤芮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默默的落泪。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只是看到攰攰,莫名的觉得心中难受。

    “攰攰不疼,妈妈不哭。”攰攰见苏纤芮哭了,伸出胖乎乎的手,帮苏纤芮擦眼泪。

    感觉孩子柔软的手,苏纤芮的眼泪更加止不住了。

    她紧紧的抱住怀中充满着奶香味的孩子,将头埋进攰攰的肩膀。

    席祁玥目光柔和的看着苏纤芮,抬起手,想要去摸苏纤芮,却又不敢碰苏纤芮。

    他很想要抱苏纤芮,却害怕看到女人带着憎恨的目光。

    现在的苏纤芮,很开心。

    席祁玥落寞的转身,离开了病房。

    席祁玥靠在医院走廊的墙壁上,慢慢的抽烟。

    那些烟雾,缭绕在席祁玥的身体四周。

    朦胧了男人一张脸。

    顾念泠看着席祁玥带着孤寂落寞的背影,眼底带着淡淡的光芒。

    他走进席祁玥的身边,伸出手,拍着席祁玥的肩膀道:“怎么了?心里很苦闷吗?”

    “我想要留着苏纤芮,想要用强硬强迫的手段将她关在别墅里,我想要告诉所有人,苏纤芮是我的女人。”席祁玥掐住手中的烟管,对着顾念泠露出猩红骇人的气息道。

    顾念泠撑着下巴,目光透着一抹冷凝。

    “然后呢?”

    席祁玥的手指僵住了,他闷闷的将头靠在墙壁上,俊美的脸上带着一抹挣扎和痛苦。

    “我受不了了。”许久之后,席祁玥才看着顾念泠自言自语道。

    顾念泠抿着薄唇,轻声道:“就算是恨你,也没有关系吗?”

    顾念泠的话,让席祁玥的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他甚至,就连呼吸都忘记了。

    恨?怎么可以?他不要苏纤芮恨自己?

    他只是想要和苏纤芮在一起,只是想要和苏纤芮成为平复的夫妻,为什么就连这个要求,都这么难?

    “大哥,如果大嫂爱你,你们会在一起,如果她想要忘记,只能说明你们两个人,有缘无分。”

    顾念泠说的没有错,如果苏纤芮爱席祁玥的话,一定会想起来的,如果苏纤芮刻意的想要忘记这一切的话,那么……只能说明,席祁玥和苏纤芮两个人,有缘无分。

    ……

    攰攰这一次受伤还算是挺严重的,住在医院里,哪里都不可以去。

    小孩子的心性不定,在医院这么无聊的地方,自然呆不长,总是要闹,不过有苏纤芮在的时候,攰攰就不会闹了。

    云染也没有阻止苏纤芮照顾攰攰,每天都会陪着苏纤芮过来看攰攰。

    席祁玥很多时候,只是沉默不语的看着苏纤芮,神情落寞而孤独。

    “妈妈,攰攰想要去坐旋转木马。,”攰攰受伤的两个星期,伤口已经愈合,但是还需要观察一段日子才可以出院。

    攰攰按耐不住,抓住苏纤芮的手,对着苏纤芮一脸渴望道。

    苏纤芮犹豫了一下,看向了坐在不远处,在工作的席祁玥。

    席祁玥为了更好的和苏纤芮和攰攰相处,就连工作都搬到了病房。

    接收到了苏纤芮的目光之后,席祁玥只是将电脑关上,起身来到了苏纤芮和攰攰的面前。

    “爸爸,攰攰想要去坐旋转木马。”攰攰睁着漂亮的眼睛,看着席祁玥。

    席祁玥伸出手,将攰攰抱了起来:“好。”

    “爸爸最棒了。”听到席祁玥同意了,攰攰整张脸都变得异常明媚动人。

    看到攰攰开心,席祁玥那张冷峻的脸,也不由得柔和了起来。

    苏纤芮呆呆的看着席祁玥,似乎没有想到,席祁玥竟然会这么宠爱孩子。

    席祁玥低下头,见苏纤芮呆呆的看着自己,解释道:“以前我妈妈生了一个妹妹,妹妹也是我和二弟一起照顾的,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孩子其实很可爱的,攰攰是我和她的孩子,是我最宝贝的孩子。”

    苏纤芮看着男人眼底的温柔和宠溺,心中莫名的有些惆怅。

    她突然无比的羡慕那个女人,那个可以让席祁玥这么温柔的女人,真的非常羡慕。

    攰攰憋在医院两个星期了,现在好不容易可以出来,整个人都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

    席祁玥一直抱着攰攰,不让攰攰乱跑,毕竟攰攰身上还有伤,怎么可以乱来。

    攰攰扁着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席祁玥。

    “爸爸,攰攰想要和妈妈走。”攰攰将目光看向了苏纤芮,苏纤芮迟疑了一下,伸出手,抱住了攰攰。

    五六岁的孩子,体重还是有些重的,抱了一会,苏纤芮就开始喘息了。

    席祁玥见状,立刻将攰攰抱过来,对着苏纤芮淡笑道:“小家伙有些重,我来就可以。”

    苏纤芮腼腆的看着席祁玥,半边脸印出一点的红霞。

    席祁玥目光幽深的看着苏纤芮,盯着苏纤芮看了许久,男人直白的目光,让苏纤芮整颗心都不由自主的跳动起来。

    “妈妈,我们去坐旋转木马好不好?”就在席祁玥和苏纤芮互相对视的时候,攰攰突然轻轻的扯着苏纤芮的衣服,眨巴着眼睛,看着苏纤芮。

    苏纤芮刚想要摇头,席祁玥温暖的手,已经抓住了苏纤芮。

    “一起吧。”席祁玥定定的看着苏纤芮道。

    苏纤芮感觉男人掌心的温度,像是要将她灼烧一般,莫名的,在面对着席祁玥的目光的时候,苏纤芮说不出一个拒绝的词语。

    她和席祁玥抱着攰攰坐上了旋转木马,攰攰坐在两人的中间,有那么一瞬间,苏纤芮觉得,自己是攰攰的母亲。

    席祁玥的目光一直都很温柔的看着攰攰,看着孩子开心的样子,男人原本不苟言笑的脸也泛着浅浅的微笑。

    这个样子的席祁玥,真的很好看,也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所有人都看向了席祁玥,甚至有人在拍照。

    苏纤芮的脸颊带着一点点的光晕,她想要将手从席祁玥的手中抽回来。

    刚才席祁玥一直抓着苏纤芮的手,让苏纤芮完全没有办法将手抽回来。

    “别怕我。”席祁玥轻轻的搂住苏纤芮的身体,将嘴唇靠近苏纤芮的耳边。

    男人的身体一直在颤抖,他想要亲苏纤芮,却又怕自己的动作会吓到苏纤芮。

    他很怕……

    ……

    “阿施,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吃饭?今天的饭菜不好吃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