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417章 为什么我不会怀孕

    “区静。”顾念泠有些狼狈的抱着区静,楼下的佣人一个个看的目瞪口呆。

    顾念泠绿眸一扫,那些人不敢在看下去了,一个个退出了大厅。

    看到那些佣人离开之后,顾念泠才按压了一下难受的太阳穴,伸出手,轻柔的摸着区静委屈的脸蛋道:“乖,我没有不要你,现在在外面,你要是想要我,我们回房间去,好不好?”

    听到顾念泠的话,区静扁着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顾念泠。

    “你真的没有不要我。”

    “我哪里不要你了?”顾念泠失笑的看着像个孩子一样的区静。

    他抱着区静,回到房间,给区静放水,可是区静却将顾念泠压在瓷砖上,像是小兽一般,咬着顾念泠的脖子。

    “我想要你,你用力一点也没有关系,我就想要你。”区静动作急切的将顾念泠的裤子推掉,自己运动起来。

    没有一点的前兆,让区静很难受,顾念泠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见区静一张脸都皱成一团,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扶着区静的腰肢,缓慢的推动着。

    “念泠……好厉害……念泠……”区静红着眼睛,疯狂的摇摆着,对着顾念泠娇媚道。

    顾念泠看着区静疯狂的样子,眼睛隐隐透着一股的红色。

    他将区静压在地板上,两人在浴室里疯狂的运动,一直到彼此都没有力气之后,顾念泠才给区静洗澡。

    区静慵懒的眯起眼睛,将手伸进顾念泠的腹部,轻轻的摸着。

    顾念泠看着区静的手,声音粗嘎道:“别胡闹了,你身体承受不住的。”

    刚才他都有些过分,还用了那种姿势,不过那种销魂的滋味,顾念泠现在还能够体味。

    “为什么我不会怀孕。”区静抽回手,安静的看着顾念泠道。

    顾念泠闻言,高大的身体倏然绷紧,他抿着薄唇,看着区静,眉梢带着浅浅的波光。

    “你想要怀孕?”顾念泠盯着女人漂亮的眼睛,声音沉沉道。

    “我想要怀上你的孩子,可是,我们明明每天都会做,为什么我就是没有怀上孩子?我去医院做检查,医生说我的身体没有问题,我们从来不做措施,我也没有吃避孕药,为什么我没有怀孕。”区静茫然的看着顾念泠,难过道。

    这就是今天区静反常的缘故吗?

    顾念泠叹了一口气,拥着区静的身体,将头靠在区静的脖子上,低声呢喃道:“我们这样很好,不需要孩子。”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区静看着顾念泠,漂亮的脸上隐隐带着一抹悲伤。

    既然她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原因不应该是她的身体,唯一的可能就是顾念泠在区静没有知觉的时候,做了什么手脚。

    “是。”顾念泠没有隐瞒,淡淡的看着区静。

    区静的脸色倏然一白,她握紧拳头,对着顾念泠怒吼道:“为什么要这个样子做?”

    “我不想要孩子。”顾念泠垂下眼帘,冷漠道。

    “顾念泠,你爱我吗?”区静推开顾念泠,从床上起身。

    她没有穿衣服,却没有一点的羞涩,她只是看着顾念泠那张俊美的脸,对着顾念泠怒吼道。

    顾念泠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撇头,隐藏起眼底的痛苦。

    “我恨你,顾念泠,我恨你。”区静见男人不说话,以为男人是默认了。

    她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之后,气冲冲的离开了卧室。

    听到门被重重甩上的声音,顾念泠的表情带着一抹的悲伤和痛苦。

    他的双手,撑着额头,想到区静愤怒的样子,顾念泠却只能够苦笑的摇头。

    傻瓜,区静,我要是不爱你,怎么会和你在一起?

    ……

    “和区静吵架了?”第二天,席祁玥带着攰攰过来顾家吃饭,看着面无表情的顾念泠,忍不住低笑道。

    “你知道了?”顾念泠看了席祁玥一眼,脸上带着一抹尴尬。

    “区静昨晚上给我打电话,说要我转告给你,她要和你分手。”席祁玥好整以暇的撑着下巴,对着顾念泠笑得意味深长道。

    区静很爱顾念泠,顾念泠同样也是,只是顾念泠不是一个会善于表达自己情感的男人。

    “我说,你平时做别的事情挺聪明的,怎么就在感情的问题上,总是不开窍?”

    席祁玥的话,让顾念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绷紧一张脸,嘴唇动了动,却始终没有说一个字。

    见顾念泠这个样子说,席祁玥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爸爸……我要找妈妈。”攰攰吃的满嘴都是,根本就不知道大人的忧愁。

    他扁着嘴巴,对着席祁玥委屈可怜道。

    席祁玥原本还带着戏谑的眼眸,在听到攰攰的话之后,变得有些阴郁痛苦起来。

    顾念泠见状,忍不住道:“今天正好要去那边,不如过去看看。”

    “嗯。”席祁玥点点头,抱紧怀中的攰攰。

    下午,席祁玥和顾念泠他们到了苏纤芮的店外面,相比较在市区中心,这里显得更加热闹,毕竟这里一条街都是商业街,到处都是买衣服和摆地摊的。

    那些味道,飘进来,攰攰吸了吸鼻子,一脸馋猫的样子。

    “爸爸……攰攰想要吃。”攰攰扯着席祁玥的手臂,可怜兮兮的看着席祁玥道。

    席祁玥看到攰攰漂亮的眼睛,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些东西吃了会肚子疼,攰攰还是想要吃吗?”

    攰攰重重的点头,对着席祁玥一本正经道:“攰攰肚子饿了。”

    席祁玥挑眉,牵着攰攰去买烤串,那种东西,席祁玥是不爱吃的,但是攰攰似乎很喜欢。

    席祁玥也没有买很多,就买了一串,刚将烤好的烤串递给攰攰,攰攰突然推开席祁玥,朝着不远处跑过去。

    “攰攰。”

    见攰攰突然跑走了,席祁玥立刻追了上去,但是这个地方人流比较多,攰攰身子小,一下子就不知道哪里去了。

    顾念泠听到席祁玥着急的声音,朝着席祁玥走过去。

    “大哥,怎么了?攰攰呢?”

    “攰攰那个孩子刚才不知道听到什么声音,突然就跑了出去。”席祁玥黑着一张脸,让手下的人立刻将攰攰找回来。

    所有人都出动去找攰攰,却还是没有找到攰攰,席祁玥担心的不行,一张脸全程都是黑色的。

    直到云染打电话过来,席祁玥才和顾念泠一起去了苏纤芮的店里,看到了一直缠着苏纤芮的攰攰。

    看到攰攰缠着苏纤芮,席祁玥的眼眸泛着些许的沉痛。

    他上前,沉默不语的将攰攰抱了起来。

    攰攰扭动着小小的身体,向来都乖巧的他,此刻却显得异常的调皮。

    “我要妈妈,爸爸快点放我下来。”攰攰涨红了一张精致的脸蛋,似乎很生气席祁玥这个样子对自己一样。

    席祁玥危险的眯起眼睛,冷冷道:“给我闭嘴。”

    攰攰闻言,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脖子,委屈的瞅着席祁玥。

    席祁玥绷紧一张脸,掩下心中的沉痛,对着苏纤芮淡淡道:“抱歉,这个孩子突然就跑到你这里来了。”

    席祁玥一改以前的那种亲昵,变得有些疏离甚至是冷淡,苏纤芮怔讼的看着席祁玥,嘴唇微微抿了抿之后,朝着席祁玥摇头。

    “爸爸,为什么妈妈不和我们回家?”席祁玥近乎贪婪的看着苏纤芮的脸,似乎想要看清楚苏纤芮一样。

    可是,他不敢,也不能够。

    他担心自己最后会控制不住。

    无奈之下,席祁玥只好隐忍心中的那股冲动,抱着攰攰,朝着店门口走去。

    攰攰趴在席祁玥的肩膀上,一双大大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苏纤芮,眼底弥漫着一层的渴望。

    席祁玥听到攰攰的话,手指微微动了动,他的眸子,略微有些暗沉,俊脸绷紧的厉害。

    “攰攰想要和妈妈在一起,呜呜呜。”攰攰突然伸出手,想要要抓住苏纤芮一样,看着这个样子的攰攰,席祁玥的心脏隐隐难受至极。

    他紧紧地抱住怀中的孩子,声音沉沉道:“在哭我就将你扔到马路上。”

    “哇哇哇……坏爸爸,攰攰讨厌你。”攰攰扯着嗓子,放声大哭起来。

    顾念泠有些无奈的看着攰攰哭泣的样子,将目光看向了苏纤芮,苏纤芮一直不敢过多的靠近席祁玥和攰攰,现在听到攰攰的大哭声,苏纤芮的身体绷紧的厉害。

    她有些紧张的看着席祁玥,看到攰攰哭的一双眼睛都通红通红之后,苏纤芮顾不上什么,立刻朝着攰攰走过去。

    她将攰攰从席祁玥的怀里抱过来,温柔的拍着攰攰的后背,攰攰抽了抽鼻子,将脸颊用力的在苏纤芮的怀里蹭了蹭。

    “妈咪……妈咪。”攰攰红着眼睛,大大的凤眸带着可怜兮兮的看着苏纤芮。

    看着孩子委屈可怜的样子,苏纤芮感觉自己整个心脏都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难过。

    她的手指,轻轻的婆娑着攰攰白嫩的脸蛋,亲吻着攰攰的额头。

    “大哥,就让攰攰在这里玩吧。”顾念泠叹了一口气,拍着席祁玥的肩膀道。

    席祁玥眼神阴郁的看着苏纤芮抱着攰攰的样子,手指一直在颤抖。

    良久之后,席祁玥才用粗嘎的声音,对着苏纤芮说道:“麻烦你,照顾他。”

    说完,席祁玥便扭头离开了。

    苏纤芮闻言,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她从攰攰的怀里抬头,却只能够看着席祁玥离开的背影。

    看着席祁玥离开,苏纤芮的眼眶弥漫着一层水雾。

    “妈妈,你怎么了?”
Back to Top